珠海上百辆百万豪车神秘失踪,车主竟毫不知情!交警四处寻回!

subtitle 娱乐超者 05-17 06:19 跟贴 46 条

提起交警,很多人的第一印象是指挥交通,查车抄牌。今天是周末,小编给大家讲一个交警的故事。这个交警很特别,他是专门帮人找车的。为什么呢?因为珠海近几年出现了一系列怪事件,先后有一百多辆车失踪了,而且清一色都是百万级的豪车。这些失踪的车,绝大部分都被交警天南海北地找了回来。而这个交警,他一个人就找回了49辆。

更令大家意外的,这些失踪豪车的车主,很多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有这些车辆。名下有100多万的豪车,这样的好事自己都不知道?是的,这一系列的怪事,又是怎么回事呢,且听小编一一道来。

车辆失踪多年,车主都不知情

先说这位交警吧。交警叫梁祖德,是拱北交警大队民警,大家都习惯叫他阿德,他的职责是重点车辆管理。交警部门对这些车辆管理之严格,与普通私家小车有很大的差异。普通车年审基本就是车主驾驶员自己操心,这些重点车年审,提前三个月阿德就要通知公司,赶紧报车单过来核对。

客运公司新聘了司机,阿德得亲自去查实身份,查验资格;至于车辆的违法记录处理、司机培训、更是三天两头都有。一旦这类车出了事故,无论大小,阿德都要亲自过问,了解全过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然,阿德作为交警,也不都是虎着脸搞管制,服务他也做,大车司机遇到违法或者深夜碰到事故,对责任认定有疑问,都会电话他,阿德来者不拒,哪怕三更半夜,电话也照接不误,久而久之,双方关系倒也不错。起初阿德上门,对方只会递瓶矿泉水,到了后来,会热情地泡茶。▼

话说有一天,一家客运公司一批大巴快年检了,阿德要公司报单过来,阿德一看清单上只有16台车,可当初他给这家公司登记造册的时候,明明是17台。多出的这一台也快到年检期了,为什么不入单?他立即电询公司负责人,负责人觉得奇怪,说我这公司一共就16台车啊,怎么会17台呢?▼

阿德调出车辆资料拿给公司负责人看,这辆车在车管所登记的资料上,车主赫然就写着是这家公司。负责人一发呆,车管所的资料是不会有错的,这台车肯定存在,但自己就是公司老板,却不知道。▼

这家公司因为经营问题,先后换了老板,到他这已经是第三任了。和前任交接的时候,也没听说啊。他赶紧查问,前任老板说,那辆车我早就卖了啊。负责人一听,大吃一惊。

这家公司名下10多辆车都是营运大巴。营运车辆的使用年限是8年,一过年限,就必须营转非。营转非之后,车主只能自用,不能再从事营运。那位前任老板说把车卖了,显然不是卖,只是私下转让了使用权。这种“卖”和之前大家说的小产权房一样,交易不受法律保护。

问题是,这辆车始终在公司名下,也就是说,这位公司负责人名下有车,却被蒙在鼓里。阿德一听这事,连忙提醒,这车现在还在外面跑,万一出了事,你是车主,要负连带责任啊。▼

阿德并非耸人听闻,前些年,有一家运输公司老板也是这样私下转让大巴,结果车刚卖出去就在平沙出事了,把一位老人撞成重伤,一下子赔进去几十万。那段时间,这位运输公司的老板可谓寝食难安。

找辆车不容易,拿回车更不容易

听到阿德的提醒,公司负责人也觉得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于是找到前任老板问他把车卖给谁了,对方提供了一个买车人的电话号码。阿德打过去,对方说:“我是买了车,可很快又转让了。”

“那卖给谁了?”

对方却回答:“当初转让时就留了一个电话,后来我手机泡水了,联系方式也丢了。”

线索中断,阿德再催,你当时是怎么认识这个买家的,再想想。对方说通过中介公司的,那就再找回中介问吧。中介倒也配合,查了下底单,找到了买主电话。▼

阿德打过去一问才知道,这辆车又被转卖出去了,而且情况一样,转卖时只留了电话号码,早弄丢了。他们认识也不是通过中介,就路边一个牛皮癣的小广告,两人一联系就交易了。这下,线索彻底中断了。

阿德回到大队,立即查询这辆车的轨迹,打开监控,竟然了无痕迹,说明车早就不在珠海了。再查违法记录,很干净,看来开车的人非常守法。只好等,过了大约两周,这台车忽然出现了违法记录,一查,是在西南某省。▼

光有违法记录没有用,得有人处理,处理的人自然会留下身份信息和联系方式。所以,阿德还得等。没过几天,有人上门处理了。阿德喜出望外,照着电话打过去,对方接了。阿德说,你是张某某吗?我是珠海交警啊。阿德话没说完,对方大声来了一句,你是交警,我就是公安局长。

第二遍再打过去,阿德反复解释,我是交警谁谁谁,警号多少,他照着违法记录里的照片说出对方的外貌,好说歹说,对方才勉强相信他不是电信诈骗分子。但随后一听说,阿德想要对方把车拿回珠海,对方就不客气了,敷衍着说,“行了行了,我知道,我很忙。”挂了电话。

要拿回车,只能软磨硬泡。阿德时不时就打电话过去,对方也时接时不接。偶尔阿德也关心一下地说,我查了你的车,昨天又有违法记录了,是不是开车不小心啊。车快年审了吧,不要忘了啊。

反反复复两个月,阿德坚持不懈,不断做车主的思想工作,司机态度开始有转变,偶尔他碰到事故了还会主动打电话给阿德询问,怎么定责,怎么理赔之类的。▼

到了后来,司机开口说实话:“阿SIR,我跟你实话说了吧,我才不想把车交回去啊,我这台车,现在就用来接一家企业员工上下班,一天也就工作4个小时,一个月下来有8000多块钱。这车我买来也就8000多啊。你想,我对生活要求不高,8000多块一个月够花啦,感觉过的神仙日子啊,干嘛把车给你?”

眼看司机干着非法营运的勾当,阿德不紧不慢,开始继续做思想工作:一天干4个小时,一个月8000多块,事情没你说的这么轻松吧?当地交通执法部门你以为吃白干饭的?非法营运一旦出了事故,后果你还不清楚吗?

苦口婆心说了很多,司机答应说,那我考虑考虑。考虑了一个多星期,阿德又打电话过去了:考虑好了没有。司机有些犹豫。阿德忽然来了句,我再告诉你一件事,这车当初签私下转让协议的时候,有1万块钱押金在车主那里,你把车退回来,这钱你就拿回去。

对方一听有钱,半是相信半是质疑地问,那1万块押金不是我交的啊,能给我吗?这话是有道理,因为最早和公司签协议交押金的是第一任买主,他是第三任,公司能不能认这个账,第一任买主会不会找麻烦?阿德满口答应:只要你把车开回来,所有的事情我来协调。

因为车辆早已过了8年营运期,最简单的办法当然是就地报废。阿德要求对方,办理报废手续后,拿着报废单来一趟珠海,然后和他一起去公司领1万块钱。



张某某还是犹豫,万一去了珠海钱又拿不到怎么办。“你来吧,我保证会处理好,你就是当来珠海旅游啊,珠海有长隆、温泉、还有珠海渔女,你来了还有钱拿,多好。”终于,张某某下定决心,把车在外地报废,拿着报废单来了珠海,阿德早已做通了公司和所有买主的工作,大家都签了协议,答应将1万元押金退回给最后一任买主的张某某。张某某领1万块也欢喜地回去了。

一台失踪多年的车就这样浮出水面,又妥善处理了。▼

帮忙找车的曲折一言难尽

这只是过去多年来,阿德帮忙找回的数十辆车中的一辆,每一辆车都是一个故事,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不少大巴公司在营运期限结束后,车辆一营转非,可以选择自用,也可以选择报废,但一些公司的负责人却打起了歪主意,将车辆转让给其他人使用,收取1万到5万不等的费用。

这些拿了车的人当然不会自己开大巴上下班,有的是用来接送自家员工,这不属于营运性质,倒也合法,但有的就用来搞非法营运的勾当。有的车辆多次转卖不知去向,原车主都搞不清楚,每次找车,短则一两个月,最长的阿德找了两年。▼

最惊险的一次是去年。有一家公司也被发现车辆不知去向,阿德开始追查,一路追踪,车辆被不断地转卖,他费尽周折终于找到了最后一位买主。等找到人时,买主说,阿SIR,你来晚了,车我已经卖给废品回收站了。▼

大巴卖给废品回收站按市场行情可以卖到1.2万,对于一辆即将报废的车而言,这笔钱很有诱惑。可是这位买主不知道,这辆车废品收购站之所以愿意出1.2万元高价,是因为这辆车的进口发动机如果拆下来就值上万块,前档玻璃起码可以卖1200元,还有座椅和冷气系统都是几千块一个。▼

问题是,这辆车并没有报废销户,他就拿去当废品卖了,在车管所的登记系统里,这辆车还是存在的。如果拆掉零件拿出去卖,比如发动机安装在其他的车辆上,做成拼装车满世界跑,甚至搞非法营运,一旦出事,将会严厉倒查。

阿德拍了拍这位买主的肩膀说,兄弟,你知不知道,前些年外省有辆大巴就是这样的拼装车,满载一车人,结果出了事故,死了几十个人。当初卖车的人、卖发动机的人全部判刑坐牢啊!

这话一说完,买主顿时吓得脸色惨白,他不知道事情有这么严重。连晚饭都顾不上吃,跑到废品收购站。不一会,阿德接到买主电话,那头带着哭腔说,怎么办啊,他们已经拆了车,车都散架,只剩一堆零件了啊。阿德冷静地说,别怕,你仔细看看,发动机还在不在,在的话,你让师傅去把发动机号和车架号割下来,记得全程视频录像取证。▼



第二天,车架号和发动机号给到了阿德,他带着车主顺利办完了车辆报废和注销手续。“晚一步,如果发动机被拆下卖掉,就很难追查了,发动机如果被装在其他车上,那就是一个流动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引爆。”

管理到位才会减少事故

阿德的工作其实是珠海交警近年来极为重视的重点车辆管理工作,也是珠海交警开展重点车辆源头隐患清零攻坚战的缩影。重点车辆管理做好了,就能有效减少与之相关的交通事故,这就是事故的源头管理。▼

当然,这项工作是一项系统性工程,重点车辆的所有资料都有系统管理,包括车辆信息、驾驶员信息、准行证信息,重点车辆的违法行为,警方又会有大量的监控视频核实排查,广东每年都有例行的专项检查行动,各地交警联合排查重点车辆的各类违法行为,涉及到的部门很多。

即便是各交警大队的路面管理,涉及重点车辆的这块也纷繁复杂,重点车辆管理工作纷繁复杂,找车只是区区一环而已,车辆的保养、平时行驶路线、GPS对车速的监控数据、驾驶员的管理、培训,公司的管理规范监督等,一旦车辆失去踪迹,天涯海角,“活要见车,死要见尸”。

正是因为工作相对专业且复杂,所以每个交警大队都有一个专门负责管理重点车辆的交警。阿德只是其中之一,只是他在这方面积累了大量经验,把服务和管理融为一炉,通过服务取得管理对象的支持,通过他们的支持开展更多工作,寓管理于服务之中。所以小编今天给大家讲这个故事。▼

身为交警,最希望出现的情形当然是永无事故,所以小编最欣赏那些源头管理的交警,每减少一单事故,既挽救人命,又减少金钱损失,那是多么美好的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