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本小说让你恋恋不忘:老书虫书单里好看不火的玄幻言情小说

subtitle 原创网文 05-02 12:02

又是一篇很出色的女强文,没有缓慢的变强之路,只有由强变得更强,如果书虫们也喜欢快节奏,剧情丰满的玄幻言情,那么发表在起点的《乱世枭雄之青青子衿 》一定要收藏!

与其说是一本小说,倒不如划分为更适合出版实体书一类,作者细腻的文笔,宏观的布局,诡测的人心描述都恰到好处,时刻吊着所有人的胃口,作者笔控能力有红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影子,但格局更大。小说男女皆宜,感情细腻真挚,前面很多细节伏笔铺垫,里面很多细节需慢品。

起点小说:《乱世枭雄之青青子衿》

作者:青城微山

阅读整本小说:https://book.qidian.com/info/1020436953

小说简介:

身为降妖师,林子衿非但不降妖,反而还养妖,生前两次拯救天下,这出现了一个令人谈之色变的鬼间之王,就被众人抛之脑后。可众人没想到的是,这鬼间之王,竟然就是林子衿,天下又将陷入一片风云变幻之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小说精彩章节:

离上次饕餮台大战已经整整过去五年,乱世枭雄林子衿的热度还没消,这又突然出现了一个令人谈之色变,闻风丧胆的鬼间之王。

可怜林子衿两次的忧公忘私,为天下人舍身忘己,这不,鬼间之王一出现,众人就早已将他抛到脑后了。

不过,也不能全怪人们无情,这鬼间之王也确实来头不小。传闻这鬼间之王有两大邪门神器,一个是代表死神之音的约至,这约至意为如约而至,鬼间之王手上常年戴着一红色手链,上面还有一个金色铃铛,尽管只有红豆般大小,可要是细看,上面竟雕刻有龙腾图案,体态矫健,龙爪遒劲,似是奔腾于云雾波涛之中,栩栩如生。而其腰带上也系着不少的金色铃铛,只要听到铃铛之声,死神便会如约而至,闻其声者七窍流血,从无例外。

另一个便是他的魑魅之刃,大小同普通的匕首差不多,不过是一把弯刀,刀尖处有一个小孔,形状是不规则的圆形,和人的眼睛十分相像,据说魑魅有灵,曾经那小孔里还流出过血泪。刀柄则是一个无脸鬼人的模样,据说魑魅之刃,伤者血流不止,无药可救,直至血尽而死。

约至摄魂,魑魅夺命就是这样来的。不过这些都是民间传说,真正见过这鬼间之王的人,少之又少,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但是越神秘的东西,就越能勾起人的兴趣,因而这鬼间之王现在可谓是人尽皆知。

但凡有一点修为的降妖之人,自然将鬼间之王认为是理想的铲除对象,若是能见这鬼间之王一面,光凭他一张嘴,就可以在五门中混出不小的名堂,更别说能和鬼间之王过过招啥的。不过也没人敢和那鬼间之王过招啊,只怕剑都还没拔出来,脑袋就已经落了地。尽管这鬼间之王还没闹出什么风浪,甚至没有伤害过一草一木,就已经被列入五门的铲除对象之列了。

现在天下五门并立,分别是仙门,道门,药门,蛊门,盗门。各门之中有有许多小派别。总之呢,大大小小加起来,五千个门派总是有的。

不过能上问鼎风云榜的,也就一百个门派。现在位居榜首的陌金书旗下的绝仙阁,派属仙门。想当初,陌金书的绝仙阁不过刚刚进入问鼎风云榜,幸而没什有被解散兼并。从倒数第一,做到了正数第一,陌金书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之前陌金书被多少人指着鼻子骂,以为这样就和七星阁拉近了关系似的。可他若真的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被骂得狗血淋头的也没什么,可人家不就是投错了胎嘛,这又不是他能决定的,虽然父亲是七星阁的阁主,可谁让人母亲是魔族的人。最后母亲被陌映寒亲手杀死不说,自己也被赶出了七星阁,成了一个流浪汉,乞讨为生。也难怪陌金书说,自尊,那是强者才配提的,当你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时候,跟人谈自尊,那是扯淡。而现在的陌金书也不必口口声声再提自尊这二字了,毕竟多少人阿谀奉承,快把他捧上天了。

不过看着以前那些拿鼻孔对着他唾沫横飞,骂得陌金书找不着北的人,现在一个个笑得跟个傻子似的,就为了能在五门中有一点立足之地,听话得跟条狗似的,这其中的乐趣可不小呢。

经历了那么久的血雨腥风,五门都损失惨重,现在都各自韬光养晦呢。

不过近日又出现了一件怪事,那就是南安村近日出现了吃人妖怪。众门派接连派去了不少弟子,可都是无功而返。各门各派本来就已经受到重创,各门宗主现在一心想着如何重震威力,恢复到两次大战之前的实力呢。这时候这烂摊子,自然没人愿意管。况且一听这妖物来头不小,便更不愿意去趟这趟浑水了,这不等于自掘坟墓吗。

虽然众门派都是如此,不过赤羽阁除外,谁让现在的阁主是素有“心系民生”之称的雅南君呢。就算是搭上自己的命,雅南君也不会坐视不管。这不,雅南君立刻派门生弟子前去查看。其实赤羽阁的上一位阁主是文茵君,两人是亲兄弟,可谁让沈斯年看错了人,之前为了救林子衿,手筋脚筋都被挑断,功力全无,最后那林子衿还断了沈浮生的双腿。

就算沈浮生即为鸾靛双君之一,鹊枝三仙之首,可人断了双腿还有什么用,不就是废人一个吗。这样说那沈斯年不也是废人一个吗,可人现在有朱雀之石在手,手筋脚筋被挑断算什么,人还是一样地厉害。

沈彬作为大弟子,相当于是班长了,自然要起到带头作用,班主任一句话,沈彬就带着几个弟子,说一不二,立刻就去了南安村。

南安村本来也挺繁荣富足,不过最近出了吃人妖怪之后,冷清了不少。这天才刚黑,也不算晚,大家却还是家门紧闭。

不能这样无头无绪地就去降妖啊,总得先问问情况吧。于是班长便道:“你们去敲敲门,看有没有人在。”

那些个小弟子立马就行动了起来,谁让这赤羽阁的规矩严,从小就把这些弟子教的恭恭敬敬的,那些胡闹玩心重的差生根本在赤羽阁呆不下去,在赤羽阁修行,跟念经似的,日子过的还没那些个光头和尚好。可谁让赤羽阁厉害呢,从赤羽阁出来的弟子,就算是脓包废物也能把你改装成一个社会精英。所以赤羽阁可谓是五门中的整容大咖。

沈栩作为副班长,这时候自然要和班长讨论一下了,“虽说是有吃人妖怪,可这里的妖气并不重。”

沈彬点了点头,“按理说应该是三等妖物,可这三等妖物,又怎会让那么多人都无功而返?”

这妖物分为三等,一等乃上古妖兽,其不寿者,千年,也就是说,最年轻的一等妖物也是活了一千年的。要是这是个一等妖物,那这些小弟子在那妖兽眼里,就跟几只蚂蚁似的,轻轻松松就给踩死了。二等妖物则居于千年和百年之间。若非功力修为极高者,恐怕也是有去无回。而这三等妖物嘛,则是不足百年,就很适合这些小弟子了。

可是要真是个三等妖物,那之前也有大大小小的门派派过人来,怎么会降不住呢,不可能将肥肉留给他们啊,想想就不对劲。

沈栩脑袋一转道:“又或者,不是妖物,可能是灵。”

沈彬道:“灵就更不可能了,你见过哪个灵是专吃人的?”

沈栩挠了挠头道:“也对哦。”

这副班长的脑子有时好有时坏,这么说呢是因为他有时十分灵敏机智,连雅南君都夸过他机敏过人,可他要是犯起糊涂来,也是无人可比的了,至于什么时候智商在线,这得看运气,不过现在,一看就是处于智商欠费。

这时一弟子喊到:“大师兄,这里有人。”

几人便走了过去,屋主人是一个中年男子,中等身材,四方脸庞。男子见这群弟子仙气飘飘,月牙白衣一尘不染,衣襟绣有幽兰图案,皎胜云间月,朝如白月光。男子眼睛一亮,激动地说道:“你…你们是来降妖的吗?”

沈彬便道:“在下仙门中人,赤羽阁弟子。”

赤羽阁几乎家喻户晓,毕竟是享誉盛名的仙门大家,在问鼎风云榜上排名第二。多少人都想拜入赤羽阁门下,可每年招收的弟子有限,平凡之资是进不去的。所以赤羽阁又被称为是天才集中营。

男子一听,眼里的光更亮了,仿佛是遇到了大罗神仙一般,“原来是赤羽阁的弟子啊,其实先前也来了不少降妖之士,可是这吃人妖怪太过邪门,他们也降不住啊。”

沈彬道:”那你可曾见过这吃人妖怪?”

男子道:“没有,这吃人的怪物,来去无踪,就像是只有一个影子,可是它能碰到你,你却触碰不到它,只要被它盯上,你就会被它直接生吞下去,连骨头都不吐。”

其实众人早已知道这妖物非同寻常,虽然有些心理准备,不过现在上了前线,这人又描绘地这般邪门,众人也都升起了一丝恐惧之感。

沈栩道:“它一般什么时候出来。”

男子道:“这我们也不清楚,它什么时候饿了,自然会出来吃人了,不过晚上的次数多一些。”

这会天色漆黑一片,而四周又是幽静无声,风打树叶的声音听着都显得极为诡异,这吃人妖怪晚上又经常出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它吃了,一阵冷风吹过,冰寒刺骨,不由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沈彬作为班长,自然要有好的承受能力,不可能这样就给吓破胆儿呢,那还怎么带领弟子驱魔降妖,于是又继续问道:“既然这吃人妖怪在南安村,那你们为何不离去,寻个别的去处。”

听到这话,男子一副苦不堪言的样子:“我们怎么没想过离开呀,只是邪门得很,但凡走出了村门的人,都莫名横死,然后一到晚上,那尸体就会被悬挂在自己家的门前。”

众弟子听得有点发懵,毕竟他们也除过不少妖怪,什么厉鬼邪神没见过,这样邪门诡异的妖怪还是头一次见。

不过就算真碰到了个修为高深到可以掩盖自己妖气的一等妖物,几人也不可能退缩,还是得例行公事,沈彬道:“沈栩,你让他们在村子各处布下法阵,今天一定要将那妖怪绳之以法。”

沈栩道:“是。”

虽然不怕是假的,但是班长这脾气他们了解得很,倔脾气一个,如果雅南君没让他们回去,这沈彬非得把妖物降了才回去,既然班长已经吩咐了,几人也都干起了活来。

几人在村子里布满了法阵,任他是大罗神仙也跑不掉。众人两两一组,埋伏在村子各处。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班长还是满怀自信的,他倒要好好看看这吃人怪物长什么怪模样。

村子里虽然人口众多,却始终显得冷清荒凉,都没人敢点灯。整个村子里,全是黑漆漆的一片,只能就这月光,勉强能看清周围景象。

众人在这里已经守了好几个时辰了,却依旧不见那吃人妖物一眼。

几人躲在草丛树木里,腿都蹲麻了,时不时还有蚊子来个亲密接触,可他们也不好乱动,怕打草惊蛇。

一弟子小声道:“到底什么时候才出来啊,这吃人妖怪没饿,我倒是饿了。”

沈彬给了那人一道凌厉的目光,那人立刻闭了嘴。

就在众人有些疲弊之时,一个法阵突然有了动静。沈彬立马拔剑而出,只见那妖怪已经被法阵困住。

众人围着打量,这妖怪却是像影子一样,没有特定的形状,又像是一团黑烟。

一人道:“这就是那吃人妖怪啊,也就这样嘛,我还以为是个多厉害的角色呢。”

一人附和道:“就是。”

彼时那个男子突然出来了,有些怯怯地问道:“抓住了吗?”

沈彬道:“嗯,就是这个。”

闻言,又接连出来了十几个人,“真的抓住了吗?”

“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啊?”

“难不成这是个假的?”

众人都围着这个吃人妖怪讨论不休,像是看什么新鲜物件似的,毕竟被这吃人妖怪困扰这么多天,现在竟然就这样轻轻松松制服了,除了有些惊讶,自然也有几分扬眉吐气在里面。谁知一男子却突然拿着一把斧头就朝沈彬砍去,沈栩拔剑替他挡住了。

这时一人大声道:“吃人妖怪不见了!”

沈彬朝那法阵一看,里面空无一物,怎么可能呢,法阵完好无损,这吃人妖怪又是怎样逃脱出来的,又或者说,从一开始,就根本没抓住这吃人妖怪。难不成是那妖怪使的幻术,他们竟然就这样上当了。

沈彬拔出剑道:“大家小心,这男子可能被妖怪附体了。”

男子的眼睛全是黑色,没有眼白,这样看着就像是深不见底的潭水,脖子上蔓延着黑色纹理,看上去就像是一种古老的咒术,只见男子朝天大叫了一声,又突然朝他们不断砍来。

沈彬道:“保护人们不要受到伤害。”

现场一片混乱,有人想要跑回自己家里,谁知却被一抹黑烟给捆住丢了回来。看样子,这吃人妖怪是打算在这里将他们一网打尽。

沈彬打算牵制住那男子,谁知这男子竟然力大如牛,一斧头下来差点把沈彬的剑劈成了两半,还好沈彬伸脚拌了男子一下,力量不均,不过沈彬还一时不敌,摔到了地上,眼看着那男子举着斧头就要朝沈彬砍来,沈栩朝男子刺了一剑,沈彬才勉强脱险。

沈彬起身道:“他只是被邪物上了身,不要伤人。”

本来众人就不是男子的对手,现在班长还说不能伤到他,这样又不可使出全部灵力,那男子自然占上风。

这男子竟然一连打伤了十几个弟子,沈彬沈栩也受了伤。

众人启动法阵,可对他竟然一点作用都没有。

这妖怪还挺聪明,几乎都是砍伤的腿,这样他们就难以逃脱。

男子手起刀落,一颗人头落地。

“冉瑾!”一弟子痛声喊道。

男子又走到了沈彬面前,抬起了斧头,斧头落下之际,突然响起了一阵空灵清脆的铃铛声。

男子似是被定住了,站着一动不动,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而男子手中的斧头离沈彬的头只差一毫厘,铃铛声越来越近,伴随冷冽的风声,显得异常诡异。

一弟子道:“难道,难道是鬼间之王?”

众人一听,心中的好奇感飙升到了最大,死死地盯着传出铃铛声的方向。

随着那人的走近,空气竟也冷了几分,随后天空便下起了雪,还是红色的。这明明正值炎夏,怎么可能突然天降红雪,想必是与那鬼间之王有关。只见纷纷红雪中有一身影渐近,墨色衣襟轻柔飘扬,及肩以下皆绣了银丝花纹,其形也状若鬼厉符文,虽一身青黑,在月光的照耀下银丝散着细细碎光,周身恍若流光溢彩。不过右手的整个衣袖却是绯色,同这红雪相得益彰。右手则握着一柄半月弯刀,却比寻常的短些。而手腕上系着一红绳,上面有一金色龙腾铃铛,而腰间也有许多一样的铃铛。

待人走近些,可看清来人的面貌,带着金色半脸面具依旧雕刻着一腾飞黄龙图案,面具下的目光凛冽刺骨,给人一种难以忽视的压迫感。

那人从男子身旁走了过来,经过男子时,男子的头颅便落了地,而那人右手则握着的半月弯刀已经不见鞘柄,血液恰经过刀尖的小孔,仿佛流的血泪,清脆空灵的铃铛声响彻夜空。

一人道:“那,那是,魑魅。”

众人都只是听闻过鬼间之王,这会那么大名鼎鼎的鬼间之王就出现在面前,众人反而有些发虚。

沈栩道:“这真的是鬼…鬼间之王吗?”

沈彬想着此人未必就是鬼间之王,况且就算是鬼间之王,他方才也救了自己一命,看来应当不是穷凶极恶之徒。

沈彬从地上站了起来,“多谢阁下救命之恩。”

林子衿一眼便瞧见了沈彬额头上的寂莲逝印。心想到,真是好巧不巧,竟然是赤羽阁中之人。若是让他们知道这林子衿化作鬼间之王归来,恐怕,天下又得不太平了。虽然前世欠的债都还的差不多了,但是只怕那几人见到他,还是怨气满胸,很难不再找他算账。

沈彬再回头一看时,发现众人已经退到了三步之外。

林子衿有些好笑,虽然现在是鬼,可自己又没做什么杀人埋尸的事,何至于让他们怕到这个地步。

心想到这生死咒果然非同寻常,生前已经付出了那么多代价,众叛亲离,千夫所指,现在死了,还不得安宁。

沈彬道:“敢问恩公姓名?”

这么久了,竟然忘记给自己取一个新名字,真是败笔。

林子衿想了想道:“月归。”

众人见这鬼间之王还挺亲切的,于是一人鼓起勇气问道:“你,你真的是鬼间之王吗?”

其实吧,林子衿从来没给自己起过啥称号,这鬼间之王不过是民间那些人给他起的。但是看那些描述,应该是指的自己,于是林子衿点了点头。

林子衿一点头,众人就真的有些慌了,生怕自己像方才那个人一样。

沈彬道:“月归,那吃人妖怪已经除了吗?”

林子衿道:“妖物逃了,那个方向。”

话落,用手指了指。沈彬道:“多谢。”

只见林子衿转身就要走走了几步却又停下来,转过身道:“这妖物你们除不了,还是让你们家那位雅南君出马吧。”

众人就这样看着林子衿的身影消失在尽头,彼时红雪也突然停了。众人见鬼间之王走了,便立马放松下来。

沈栩走到沈彬身旁道:“这鬼间之王也没传说中的那么恐怖啊。”

沈彬道:“民间传言而已,孰真孰假还得亲眼所见。”

几人回到的清欢渡,将妖物遗体给带了回去。遇到了鬼间之王这件事传的沸沸扬扬,先是传遍了整个云中新竹,接着小到街头小儿,大到一门宗主,都知道了这件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