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手术费他把自己当成货物出售:老书虫推荐起点正统玄幻文

subtitle 原创网文 04-08 19:38 跟贴 31 条

作为热爱玄幻的书迷来说,玄幻网文看的就是一个“爽”字。跟随主角在一个庞大的世界架构

里打怪练功升级,虐渣打脸走向人生巅峰,身边佳人相伴,红颜知己和贴心爱人一路相随,而发表在起点的《帝邪天殇》满足书虫对玄幻爽文的所有期待。

故事剧情逻辑性很强,语言风格很正统,少见能把第一人称写得这么有代入感,所以看文不会出戏,也从这点可以看出作者文学功底上佳,写出了正统的奇幻玄幻小说。

作者的笔力很成熟,并没有胡乱安排人物,情节节奏处理的很好,扮猪吃老虎,打怪升级等普遍玄幻小说都有的基本设定写得流畅有爽点,从目前内容观看,世界格局不小,主角光环不弱,值得熬夜读。

起点玄幻文:帝邪天殇

作者:封天邪

免费看整本小说:https://book.qidian.com/info/1020239483#Catalog

小说简介:

无边的世界恒沙数的生灵智慧与智慧的碰撞,万物在时间中挣扎,无人不朽,无人无敌,直到那一日,流动的鲜血刻画着我的史诗,诸天的万民谱写着我的乐章,我坐在恒沙数世界,亿万兆位面,最巅峰的帝座上,令世间为我颂歌,吾之真名,无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序言:你知道所站立的地点,为什么永远无法看到世界之大!只因为你太过渺小。

当烈焰粉碎一切的童真与希望,你才会发现世界撕下面具后的残酷,而类似生死的痛苦仅仅微不足道……

曾经的我,天真,可笑,竟然感谢上天给予自己的宠爱,沐浴于阳光。

自己拥有一个温馨的家庭。

直到事实给了我狠狠一耳光,心都碎了的一巴掌,告诉我苍天是无情的,冰冷的机械,他就是个该被千刀万剐的王八蛋!我多少次丢弃尊严的祈求,多少次像个疯狂的迷徒。

那一年我只有七岁啊,还只是个需要父母关爱呵护的孩子。

可那场充斥着绝望的火焰,带着吞噬万物的疯狂,把我拖下了无尽深渊,我亲眼目睹着亲人们在火焰中绝望与无助的嘶吼,那一个个熟悉无比的身影被烈焰吞噬,我只能看见他们在火焰中挣扎,直到动作停止。

我的心也随之一止,因为我知道他们死了......

父亲把打湿的被子盖在我的身上,最后一次透着坚定的眼神,近乎咆哮。

“活着!!!”

说完,他又冲进火焰里,我看着在火焰里他逐渐消失的背影,可他就这么被火焰埋葬了,我没能看到他再次冲出火海。

毁灭的湿婆之舞,凄厉的炼狱惨叫,震碎我脆弱的心灵,恐惧,迷茫,我呆呆傻傻地望着前面,蒙了!只能不停哭泣,喊着。

“爸爸,妈妈,你们出来啊!”

“不要,不要,不要!别玩了!”

然而我却无能为力,除了无力地哭泣,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切在自己面前上演,我的心接受着万刀凌迟,千刀万剐的绞痛,刺透我的灵魂。

我已经看不到明天的光明与希望,我想要乞求自己能幼小一点,哪怕自私的无知,也比懂得承受这撕心裂肺的伤痛好上太多太多,我不知道自己哭出的是血还是泪,可牢牢记住了心疼的滋味。

烈焰化作来自地狱的魔鬼将我吞噬,我承受着灼烧的剧痛,放弃求生的希望。

哪怕就在这一刻死去,我也是幸福的,因为这样,我至少能陪着我的家人一同共赴黄泉,也不会有这持续的彻骨铭心的撕心裂肺的心痛。

可我并没有如愿地就此死去。

一个白袍怪人凌空站在火焰之上,看着我,没有说一句话,把我提起,在天空中化为一道流光。

我被白袍怪人带走,他白色的笑脸面具却有令我身心俱寒的诡异,他把我带到了一座阴冷、散发着莫名恶臭的实验室如同黑暗的魔窟。

隐约能听见无数人灵魂的哀鸣,让我的灵魂从深处颤抖,随着他们哀鸣。

一手把我扔进充斥着碧绿色液体的培养皿里,数以千计的针管刺入我的身体每一个穴道,改造着我被火焰烧得遍体鳞伤的身体。

死寂化成一张网将我笼罩,没有一丝光明,没有一丝希望,哪怕解脱也成为一种奢望。

我如同一只苟延残喘的哀犬在里面死寂地躺着,唯一走动的是玻璃罩的时间,八年,让我从反抗到妥协,再从妥协到绝望。而当我再一次出现,我知道,他已经令我成为了未知的,令人惊惧的异类。

十五岁。

他把我带到了这里”竞技场”,这里是......

“杀!”

在场外吵杂的嘶吼声下,迫使我再次从回忆中醒来,这就是我的故事,或许不是世上最悲惨的,却实实在在地毁了我的一生,想把垃圾放在脚下狠狠蹂躏。

望着白光透过的方向,我无可奈何的一笑:

“唉,又要去送人归西了,真不是给人干的活儿”。

嬉笑,却是习以为常,带着几分让人深入骨髓的冷酷。

血腥竞技场类似于古代罗马竞技场:

两个铁质门闸,人们站在竞技台的石质阶梯上从四周往下看去,石制竞技台那发青的岩石块也在一次次鲜血的洗刷下显得暗红。

门闸在铁质锁链的拉动下缓缓升起。

“叮,叮,叮!”

我从一边缓缓地拖着铁链走出门闸,带着一副骷髅状的黑铁面具,若无情的杀戮之神,即将挥起屠刀。

面具的来历也很无奈,当我站在竞技场上打倒了对手后,对看台上比起中指挑衅道。

“你们都是一群混蛋!”

他们怒了,竞技场为了消除他们的愤怒,让我带上了面具,亲手摧毁了一个酷似我的人,从此我便是“杀王”,而我的心随着我杀死的“我”也快被杀死了!

此时,人们疯狂地欢呼着

”王!王!王!”

我冷漠的向着欢呼的人群瞥了瞥,心里只有一种感情'厌恶'。

站在这里的人都不配称为人,他们只是披着人皮,说混蛋简直是在夸他们。

他们存在的只有欢呼,没有哪怕一丝丝微不足道的同情,这让我充满了失望与厌烦。

我眼前的世界一片黑暗,所接触皆是丑恶,本恶,本黑,那他真的还有存在的必要吗?有意义吗?我只能注视着黑暗与残暴,心也只能在这丑恶中笼罩下渐渐冰封…...

“咔,咔,咔”

对面的门闸也缓缓升起,从黑暗中走出一个两米多高的俄罗斯白人巨汉,他光着上身,肌肉下的青筋如同一条条小蛇般扭曲着,满脸狰狞地看着我。

“第一百四十三”。

“不!”

大汉发出这一生最后的一次嘶吼。

他的身体在惯性下冲出几米后,也沉沉地倒在地上,眼睛中的明亮渐渐被夺走,直到消失殆尽,死神仁慈地挥动了他的镰刀取走他那早已堕落的灵魂。

大汉却是在眼黑前的几秒,走过了自己的人生。

······

“爸爸,我好难受!”

瓷娃娃样的小女孩被白血病折磨着,躺在病床上,紧紧地抱着已经发黄崩出线头的棕色小熊。

俄国大汉捏紧了手里昂贵的手术单,就在今天他为了缴费把最后的吉普车也卖了,可也只是杯水车薪。

他耐下性子,温柔地抚摸着女孩被母亲细心打理的金色小辫子。

“珍妮,是最坚强的女孩子,等做完手术,爸爸带你去吃牛排。”

“好呀,好呀,爸爸最好了。”

珍妮笑得很开心,露出洁白的小牙齿,缺了一颗门牙,是在咬面包的时候掉的。

说了几句鼓励的话,俄国大汉忍住眼泪,几乎是跑着出门的,他都忘了,一家人有多久没吃过牛肉,是他没能力,害的珍妮比同龄的姑娘矮了足足一个头。

为了手术费他把自己当成货物出售,却也在这条路上堕落······

最后的一个念头,他想回去看看他的小珍妮有没有每顿都吃上牛排。

此刻的俄洛斯上的一个小镇。

小脸红扑扑的金发女孩坐在家门前,望着不远处的马路,正等着一个“巨人”回家,两手护着腮,不一会儿,沿着小嘴流下一滴一滴的口水,进入了梦乡,梦里“巨人”回家了,女孩抱着比自己还大的牛排坐在“巨人”的肩上

······

裁判平淡地走过来,站在中央十分陶醉,片刻后,举起手开始大喊道:

”王胜”。

”噢!噢!噢!噢!”

四周的人群开始无止境的狂欢,他们来到这并不在乎谁死谁活、谁输谁赢,他们在乎的只有刺激。

可我只希望一切是一场梦幻,会醒的,否则我该如何面对这样的世界?

绝对的暗,让我恐惧了。

我行尸走肉般走回了深渊般黑暗的牢笼,取下面具疯狂地折磨着自己的身体,只有疼痛才能证明我自己还活着,可我有活下去的意义吗?

我只是在脑海中不断浮现这那句。

“活着!”

父亲对我最后的希望。我只想有一天能跪在亲人的坟前,号啕大哭一次,告诉父亲,我活着!可我活着吗?

“轰”。

牢笼外,一声巨响!

久违的阳光,如天堂的接引之光。

“天使吗?额,警察叔叔吗?”

我对另一个世界的所有了解都来自一台黑白电视。

而我从出生以来,都没想像过炸弹的声音也有一天可以同天使的天籁般美妙,警察也会是我眼中的天使,因为我终于看到了盼望已久的解放和久违的自由!

一群特警吊着滑绳从竞技场上面落下,竞技场的人们疯狂了,男人的怒吼伴随着女人的呻吟。我冰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只因时候未到。”

一个手持冲锋枪的特警看到被关押的我,和双手的鲜血淋漓脸上冷若冰霜地问,话却像冬日的炭火。

”同学,你怎么样了?他们有没有伤害你?这群杀千刀的!”

他看着我傻傻地愣在原地以为我吓傻了,拉着我鲜血淋漓的手带着我离开了黑暗......

我背过他,最后复杂地看了一眼像黑洞一样欲要吞噬心灵的罪恶竞技场,离开了。

我,会拥有,新的开始,新的征程,对吗......我真的活着!

幽暗处。

一个人点下删除键,数据清零,默默注视着我的白色面具,带着发冷的微笑隐入阴影.......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