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美国疫情世界第一,意大利死亡率第一,为何欧美在疫情中如此糟糕

subtitle
杂谈趣事 2020-04-03 13:33

2月份疫情早欧洲爆发,尤其是意大利和西班牙,成为欧洲疫情最为严重的国家,意大利的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曾经一度都是世界第一位。而进入到3月份,特别是3月10日以后美国疫情开始集中爆发,先后经历确诊人数破千、破万、破10万、如今已经突破20万大关,而曾经特朗普引以为傲的美国低死亡率如今也已经突破5000人。

欧美国家都是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特别是美国是世界第一强国,拥有高超的医疗技术,但是为何欧美国家在疫情面前集体沦陷,而且还是在我们给他们争取了1到2个月时间的前提下,还有现成的作业可以照抄情况下,仍然拿出来的是如此难看的成绩单?

综合比较1月份以来,海内外疫情中的表现,可能找到答案。

欧美国家拥有高超的医疗技术,但是公共卫生防疫能力却不一定高

由于欧美国家的资本主义社会属性,欧美的很多医院尤其是一些著名的大医院都是私人资本,这些私人医院追求的当然的高超的医疗技术和优质的服务,但是他们的服务对象是有钱的人,古今中外有钱的人终归是少数,因此最优质和最高超的服务只能提供给有钱的富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美国的私人医院是为富人准备的

而且在在私人医院构成的大的医疗机构体系的之下,欧美国家诊疗费很贵,比如美国的媒体报道,一次简单的急性感冒,经过的简单的CT检查,并留院观察一天的费用就高达数万美元,显然的这样的医疗服务只有缴纳了美国高额医保的人员能够享受,普通人是无法享受的。

而在提供公共医疗资源的医院,则缺乏利益驱动,工作效率低下,以前加拿大的一一则新闻,一名进行身体检查的女性患者,想要做进行身体检测,结果的她的单子被拍到几个月之后,最后轮到她进行检测的时候,发现她已经是癌症晚期。

而我国的医疗体系则是由众多社区诊所、乡村诊所为基础,而后覆盖乡镇、县区、地市各级各级公立医院组成,应对公共卫生类的这种公共疫情的医疗资源非常的丰富,这种体系已经完全能够覆盖全国,而且大多数是能够医保报销的公立性质,这在疫情只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乡镇医院构成公共卫生体系的基本单位

防疫政策执行力上,西方更是远远落后

抗击疫情中的一个重要举措是防控,保障没有被感染的人群不被感染,是防疫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的疫情防护措施出台后,从基层的乡村,社区都迅速行动起来,各种硬核而有效的隔离措施,让隔离等措施迅速全面地落实。我们看到的防疫隔离措施中的老村长的喊声、看到了各个卡点执勤的红袖标,看到了天上喊话的无人机……

再反观欧美,意大利的死亡率的世界第一,但是喊话隔离需要意大利的市长亲自上阵驱赶,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在隔离防护上意大利市长的工作效率貌似赶不上我们村的村长。

冰雪中防疫卡点爆红的大爷

而我们援助意大利的医疗队在实地查看的意大利疫情最严重的伦巴第大区的米兰等城市后,得出来的第一条对意大利人的建议就是:意大利根本就没有进行有效的隔离,大街上的人仍旧我行我素。

“互相拆台”和“八方支援”的差距真的很大

当2月份疫情爆发后,我们看到了这样的欧盟,意大利的口罩被德国人扣留征用,而瑞士的口罩、消毒术先后被德国、意大利扣留征用。

而塞尔维亚总统泪眼婆娑的说:在欧洲团结是不存在,只能在字面上见到,当塞尔维亚真正需要帮助的时候,只有遥远的东方能够帮助塞尔维亚。

纽约州州长曝出纽约州需要与其他州争夺

再看看美国,美国的疫情在3月,马云的王炸之后,终于集中爆发,如今已经累计确诊病例超过21万,死亡人数超过5100人,其中最为严重的是纽约州和加利福尼亚州,都是美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然而在在美国可没有什么“八方支援”,我们看到的是各州美国联邦政府争抢医疗资源。就像纽约州长科莫所说,各州争抢美国的医疗船,最后纽约州抢到一艘。同时各州为了争抢紧缺的呼吸机,开始不断互相竞价购买,最后导致呼吸机价格不断上扬。

八方支援只有我们能够实现

再看看我们,各省市的医疗队源源不断的支援疫情严重地区,这些最美的“逆行者”不惜一切代价地赶往疫情一线,参与战斗,同时国家和各省市各类物资源源不断地向疫情严重地区流入。结果就是我们实现了控制疫情高速增长,而且还保证了大量的确诊患者痊愈出院,这种在紧急时刻调动一切资源,集中力量面对困难的能力,是世界任何其他国家所不具备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