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鹃花落杜鹃啼——白居易与杜鹃花的情缘

subtitle 国学园04-01 19:58 跟贴 44 条

杜鹃花,又名映山红、山石榴,与报春花、龙胆花并称中国三大天然名花。每年的农历三四月,杜鹃花便如火如荼地怒放起来,映得万山红遍。春天一到,杜鹃花悄无声息地生长在沟渠坡底、庄稼田地、城郊山野,大片大片的、自由自在的开放在山坡上,安静地对着蓝天舒展笑脸。红红的、粉粉的、白白的,柔柔地牵引着你的目光,夺目而壮观地摄取你的魂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高山杜鹃之美

杜鹃,花期4—5月,杜鹃科杜鹃属木本植物。杜鹃是安徽、江西、贵州三省的省花,也是长沙等十余市的市花。其花语是爱的喜悦,珍重,永远属于你,最适合送给恋人、家人和朋友。

杜鹃花落杜鹃啼

在鸟与花的关系中,一般是鸟有鸟名,花有花名,几乎没有一个是雷同的,唯有杜鹃却是花鸟同名,所以唐代大诗人白居易才有“杜鹃花落杜鹃啼”之句。杜鹃惯作悲啼,甚至啼出血来,从前的诗人词客,称之为“天地间愁种子”,鹃而啼瘦,其悲哀可知。

这个典故,源于一个美丽的神话。古蜀国杜宇称帝,号望帝。那时荆州有一个死而复生的人,名叫鳖灵,恰逢洪水为灾,民不聊生,鳖灵凿巫山,开三峡,除去水患,立下大功,望帝立鳖灵为相。传说望帝看上了鳖灵美丽的妻子,不惜让位给鳖灵,自己则入西山,隐居修道。死后化为杜鹃,至春则啼,滴血则为杜鹃花。据说杜鹃的啼声,是在说“不如归去”

这一声声的啼叫,是那化为杜鹃的望帝,在声声呼唤他梦牵魂绕的佳人,那像鲜血一样染红的花朵,就是献给爱人最美的誓言。从此,杜鹃花便与杜鹃鸟密不可分,杜鹃鸟声声“不如归去”是那么凄厉,杜鹃花红得像火一般的美丽,却是望帝的鲜血染就的。以至于古人看到杜鹃花,就会想起那个凄美的传说,想起杜鹃鸟那叫到灵魂深处的声音,想起望帝那和泪扬歌的痴心。

因为有这个古老的传说,所以自古以来的文人墨客,常常以此为题材来创作诗词。如唐代李白《宣城见杜鹃花》“蜀国曾闻子规鸟,宣城还见杜鹃花。一叫一回肠一断,三春三月忆三巴。”;晚唐韩偓《净兴寺杜鹃花》“一园红艳醉坡陀, 自地连梢簇茜罗。蜀魄未归长滴血,只应偏滴此丛多。”。

最为著名的与杜鹃花有关的诗句,当属唐代李商隐的《锦瑟》:“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这首诗以蕴含众多迷离的意象,为历代诗评家瞩目,至于如何理解其涵义,我以为诗不是用来解释的,诗的美妙就在于含蓄,而含蓄是无法解释的。

毕节百里杜鹃

宋代杨万里《杜鹃花》“泣露啼红作么生,开时偏值杜鹃声。杜鹃口血能多少,恐是征人滴泪成。”;宋代杨巽斋《杜鹃花》“鲜红滴滴映霞明,尽是冤禽血染成。羁客有家归未得,对花无语两含情。”;宋代晏几道《鹧鸪天》“陌上蒙蒙残絮飞,杜鹃花里杜鹃啼。年年底事不归去,怨月愁烟长为谁。梅雨细,晓风微,倚楼人听欲沾衣。故园三度群花谢,曼倩天涯犹未归。”;宋代康与之《满江红》“……镇日叮咛千百遍,只将一句频频说。道不如归去不如归,伤情切。”。

红色的杜鹃花,还可说是杜鹃啼血所染,但把紫、白、黄诸色的杜鹃花,也说成是杜鹃啼血所染,恐怕就有点说不过去了,但传说毕竟是传说,不必太过当真。

白居易与杜鹃花

杜鹃花枝低则一二尺,高则四五尺,据说在黄山和天目山中,有高达一丈开外的。一枝着花三数,有红、紫、黄、白、浅红诸色,有单瓣、双瓣、复瓣之别。春季开放的称为春鹃,夏季开放的称为夏鹃。春鹃多单瓣与双瓣。桃鹃夏开却为复瓣,并且不止一色,有作桃红色的,也有白地而加红线条的。四川、云南二省,都以产杜鹃花名闻天下,多为双瓣。

白居易十分喜爱杜鹃花,他写过十多首关于杜鹃花的诗歌,常把杜鹃花比喻为山枇杷、山石榴等。白居易与杜鹃花结缘,是在中年后因得罪权贵,被贬为江州司马。唐朝的江州,即现在的江西九江。他第一次来到九江时,正值花月正春风、青山绿水长的春天,那漫山遍野的杜鹃花,简直就让白居易觉得,九江就是人间仙境。

他作了一首《山枇杷》,来赞美九江的杜鹃花。“深山老去惜年华,况对东溪野枇杷。火树风来翻绛焰,琼枝日出晒红纱。回看挑李都无色,映得芙蓉不是花。争奈结根深石底,无因移得到人家。”

我若是在这深山里老去,面对东溪一望无垠盛开的杜鹃花,真是可惜了这大好年华。一树一树的风掠过,杜鹃花红艳如火的枝头,好像被阳光晒过的红络纱。回头一看,桃花、李花都失去了光彩,芙蓉花也黯然失色。可惜这杜鹃花的根,都长在贫瘠的山峰和石底下,没人能把它们移植到自家的院落里。

白居易后来还是将杜鹃花请回了家中,有诗《戏问山石榴》为证:“小树山榴近砌栽,半含红萼带花来。争知司马夫人妒,移到庭前便不开。”把杜鹃花移栽到自家院子,移植时是含苞欲放来的,可是因为我家的司马夫人啊,嫉妒这美丽的杜鹃花比人还要娇艳,就把杜鹃花移到庭前之后,就再也不开花了。

白居易把杜鹃称比作花中西施。一次他在九江的庐山,看到漫山遍野的映山红,心情无比的欣喜,写了一首《山石榴寄元九》送给元稹,让好朋友也来跟他一起分享他快乐的心情:

“九江三月杜鹃来,一声催得一枝开。江城上佐闲无事,山下斫得厅前栽。烂熳一栏十八树,根株有数花无数。千房万叶一时新,嫩紫殷红鲜麴尘。泪痕浥损燕支脸,剪刀裁破红绡巾。谪仙初堕愁在世,姹女新嫁娇泥春。日射血珠将滴地,风翻火焰欲烧人。闲折两枝持在手,细看不似人间有。花中此物似西施,芙蓉芍药皆嫫母。奇芳绝艳别者谁?通州迁客元拾遗。 …… ”

元稹收到白居易的信后,分明感受到了好朋友的喜悦,便给白诗人和了这首《紫踯躅》,诗风却是大大的不同:

“文君新寡乍归来,羞怨春风不能哭。我从相识便相怜,但是花丛不回目。去年春别湘水头,今年夏见青山曲。迢迢远在青山上,山高水阔难容足。愿为朝日早相暾,愿作轻风暗相触。乐踯躅,我向通州尔幽独。可怜今夜宿青山,何年却向青山宿。山花渐暗月渐明,月照空山满山绿。山空月午夜无人,何处知我颜如玉。”

元稹借女子的感受,表达了对分别后的挚友的无比思念。诗写一个我见犹怜的女子,面对漫山紫色的杜鹃花,却是满腹相思付流年的心酸。柔情百转千回,相思浸入骨髓,唯有山长水远的沉默。是谁在这朵踯躅花前,久久流连不允离去,等待如思念一样绵长。

白居易年年都赏杜鹃,他在《雨中赴刘十九二林之期及到寺刘已先去因以四韵寄之》中写道:“云中台殿泥中路,既阻同游懒却还。将谓独愁犹对雨,不知多兴已寻山。才应行到千峰里,只校来迟半日间。最惜杜鹃花烂漫,春风吹尽不同攀。”在九江闲云野鹤待了三年之后,白居易升调为忠州(今四川忠县)刺史。

这位爱杜鹃如命的诗人,带着从江西挖下的杜鹃花,不远千里移栽到了忠州。这一回杜鹃花竟然养活了,白居易禁不住内心的喜悦,作了这首《喜山石榴花开》“忠州州里今日花,庐山山头去年树。已怜根损斩新栽,还喜花开依旧数。赤玉何人少琴轸?红缬谁家合罗裤?但知烂熳恣情开,莫怕南宾桃李妒。”

白居易还有一首《山石榴十二韵》“艳夭宜小院,修短称低廊。本是山头物,今为砌下芳。千丛相向背,万朵互低昂。”此诗为大和二年他任官刑部侍郎时所作。这个爱杜鹃的诗人,又把杜鹃移栽到了干燥的长安。从此长安不寂寞,杜鹃花开无花妒。白居易的《江上送客》,更是把送别的凄苦,表达的无以复加。“江花已萎绝,江草已销歇。远客何处归?孤舟今日发。杜鹃声似哭,湘竹斑如血。共是多感人,仍为此中别!”

江南杜鹃的浓艳瑰丽、如火如荼的喧嚣,与塞北杜鹃的万山红遍、漫山遍野的气势,都寄托着悲凉而又壮阔的情怀。那种繁华和灿烂下面掩盖的,是杜鹃凄苦而决绝的历史背景,渗透的是杜鹃缠绵而又无奈的宿命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