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小龙虾之乡迎生死4月:虾户准备砸钱请主播带货,希望餐饮业快好起来

subtitle 红星新闻 03-31 19:34 跟贴 571 条

3月28日晚上8点半,家在湖北潜江的张富贵照例打开直播,跟各地的小龙虾养殖户们“聊虾”。突然,一位“虾友”提出一个问题,“现在苗塘虾苗太多,卖不掉怎么办?”

“怎么办?”张富贵挠头干笑几声,“我也不知道咋办,今年真是没办法。”

说大闸蟹会想起阳澄湖,提及小龙虾,当属湖北潜江最有名。全国小龙虾供应,湖北占据半壁江山——国家农业农村部发布的《小龙虾产业发展报告(2019)》显示,2019年中国小龙虾总产量达163.87万吨,其中湖北产量81.24万吨。湖南、安徽、江苏、江西位列其后。

当湖北成为新冠疫情重灾区时,小龙虾产业无异于遭受地震。养殖户们正面对近几年来最严酷的打击。

3月13日,潜江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对外发布第29号通告,宣布有序推进企业复工复产、人员安全流动。

但前期的损失已不可挽回。尽管物流问题已解决,新的挑战也迫在眉睫。即将到来的4月,成虾要出塘上市,这被养虾户们视为“决定生死的时刻”。“只能硬着头皮赌一把,看会不会‘奔驰变摩托’。

3月中旬前,没有一只小龙虾能离开“小龙虾之乡”潜江

湖北当地流传一个说法,中国人一年要吃掉120万吨小龙虾,每吃两只虾,就有一只来自湖北。

小龙虾是湖北潜江的标志。2010年5月,潜江市被评定为“中国小龙虾之乡”——这里不仅有专门的小龙虾技术学院,市中心的广场还有世界上最大的小龙虾雕像。

湖北日报曾报道,有着104万人口的潜江,2018年小龙虾产业产值超过320亿元,带动当地15万人就业。

张富贵就是其中一位。2015年他开始搞小龙虾养殖,如今拥有300多亩塘口。今年春节,是张富贵离开苗塘最久的一次。

往年2月10日前后,当气温达到10度以上时,张富贵就要忙活起来。处理塘口的杂草、青苔,及时投喂,为虾苗生长创造条件。

张富贵录制的短视频

但今年春节赶上疫情,封路又封城。张富贵和其他养殖户们被困于家中,度过了一个“最无所事事”的前三月。

大年初三,他特意关注了天气预报,今年没有倒春寒,对养虾户来说是好消息,10多天后气温大概能到15、6度。往年那时该准备肥水了,今年他唯一担心的是,疫情封路会有影响。

张富贵有个快手号,平时记录自己的养虾日常。去年12月,他还对2020年成虾的价格充满信心,认为不会比19年低,预判早苗还是能卖出好价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张富贵

尽管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这一切,但他还是抱有期待。有人质疑“今年这龙虾可是卖不出去了”,张富贵安慰自己“只要过几天通路就没问题”。

转眼到了2月中旬还未通路,张富贵不得不“改变策略”——他计划把养苗的塘口放弃三分之一,改养成品虾。

对大多数养虾户来说,养虾苗和成品虾各占一部分。虾苗在3月上旬集中上市,越早虾苗越好卖;成虾主要4月出售,只要赶在五一前,都会是个好价钱。

凭借经验,张富贵预估“只要3月10日能通路,影响都不大”;如果3月不能通路,虾苗卖不出去,就要想办法“自己消化”。

水产养殖业又不同于其他,时间一长,温度湿度等环境变化都会影响成活率。张富贵统计过,成虾在塘口多待一周,死亡率能达到10%。养殖户们常说的一句就是,养虾不能等。

但育苗塘养不出成品虾,只能拿新地或舍弃原育苗塘改建虾塘。今年张富贵的苗塘产量至少有15万斤,滞销后他不得不放弃三分之一苗塘、晒死5万虾苗,重新改塘养大虾。

这不会是每个养殖户的必选项。去年小龙虾市场行情低迷,张富贵身边很多养殖户没挣到钱。今年赶上疫情,更打击了大家的信心。“如果说让这些养殖户再去拿地,他会有压力,大家都没有这个勇气。”

尽管张富贵有添置新地的计划,但当地封路,他哪儿都去不了,只能在家干着急。基地上有附近村民留守,张富贵不得不“远程指挥”,让村民帮着投喂虾苗,但清塘、处理青苔都是技术活,只能等他回去再做。

张富贵心态还算平和,随时等待解封去苗塘,直到3月10日。

3月10日凌晨4点左右,潜江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了“26号通告,通告显示,潜江市将全面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市域内所有交通卡口将解除,所有公共交通将恢复,所有企业将全面复工复产。

然而6个多小时后,潜江官方就宣布该通告取消。全市继续实行严格交通管制、人员管控。

张富贵却再也坐不住了。3月上旬气温升高,池塘若还是无人管理的状态,损失将不可预计。他联系了能办通行证的大企业委托办证,3月13日马不停蹄地驱车赶往几十公里外的基地。

3月16日,包括潜江在内的湖北10城才恢复快递业务。此前一个多月时间里,没有一只小龙虾离开潜江。

四月定生死 彼时虾价决定亏本还是赚钱

以往春节假一过,养虾户陈云林就要驱车几十公里从小区赶到基地苗塘,每天观察苗的生长状态。早一天达到规格,就可以早一点出手。

低温虾苗无法成长,去年的倒春寒让不少养虾户欲哭无泪。今年养虾户们可算盼来了“暖冬”。

陈云林关注过,今年全国多个地区相对干旱,恰好潜江的虾苗又迎来“丰产”,对养虾户来说又是一个“好消息”——他们笃定,湖北的虾苗绝不愁卖。

每年3月,湖北的虾苗运向全国各地养殖户。虾苗的储存也有讲究,必须用冷藏车恒温输送,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成活率。

相较于成品虾,陈云林更愿意做卖苗的生意——不用再多花两个月照顾,一锤子买卖直接赚钱,“舒服”。

但疫情的消息传开,养虾户们期待落空,就盼着降雨降温,尽可能延迟虾的上市时间。多延一天,复工的希望就又多几分。

但疫情导致的封路无法避免。物流停滞,虾苗在潜江积压滞销直奔“白菜价”,让养殖户一时难以接受。

陈云林记得,去年虾苗价格最高可达三十多块一斤,价格不好也能卖十几块。平均下来500斤的虾苗至少也会卖出5、6千,有时8、9千也不难。

今年收苗季,养虾户的心一下拔凉——苗价最低一次,已经跌到4、5块。连去年最次时的一半都不到。陈云林一狠心,10多万斤虾苗,不卖了。

陈云林的基地所在的村子也给养殖户们一些“优惠措施”,原本租地900块一亩,现在打折到5、600块。陈云林计划再拿下100亩地,用于消化自己的虾苗。如果不是疫情缘故,他绝对不选择新增塘口。

但现在,陈云林不敢等。他说养虾最忌讳“等时间”。“反应慢了,市场不等人。”对小龙虾这种应季产品,晚出塘一步都意味着压价。

小龙虾是典型的“忙一季挣一年”的行当。“春季就这两个月养虾,你再犹豫不决,时间错过就没了。”

陈云林有点怀念之前忙碌的日子,尽管那是“黑白颠倒”的生活。每天凌晨起床,半夜起虾,一天能拖出几千斤不等,7点之前必须装车,8、9点必须赶到批发市场。“早去才有价,迟了会耽误分货发货,对方就会压价。”

卖完货回来基地,下午又要投食,照看虾子,晚上睡几个小时继续起床,凌晨起虾,周而复始。这套流程从3月开始,往年苗多时,一天还要起两次。

“虾苗这个事已经画上句号了。”陈云林等养虾户们现在全都寄希望于4月成虾价格,那决定他们这一年的收成。

随着全国物流逐步复工复产,运输通道已经不是难题,新的困难是,小龙虾最大的消费市场——餐厅夜市还没有全面恢复,导致供需失衡。

“我们没有任何挽救措施,唯一祈祷就是全国餐饮早日恢复开门营业。”陈云林说。

4月10~15号,是张富贵判断今年“定生死”的时日,“那时候虾价才能决定我们是亏本还是赚钱。”

返回基地后,张富贵又拿了50亩新地养成虾。在他自己看来,就是“赌一把”——赌五一之后完全复工,餐厅夜市恢复原样,供需关系又会发生变化。

张富贵在短视频中调侃虾苗价格

有悲观的养殖户认为疫情影响可能会持续到5月下旬。“如果真是这样,今年小龙虾养殖户就完了。”

小龙虾养殖每年在5月上旬基本完成80%,届时如果餐厅还不能完全恢复,小龙虾将会面临更大积压、滞销,最终只能打折甩卖。

如今很多餐厅开设外卖,但张富贵他们清楚,外卖的量远不及堂食。他们从中捕捉到的唯一一个示好信号,就是外卖的开设,确实拉动了虾价的上涨。

“从放开餐厅外卖开始,虾价从8块一斤涨到20块。”而这仅用了大概10天左右时间。

养殖户每天发愁销路,有人准备培养主播线上带货

距离验证“生死”的结果还有十来天时间,张富贵预测,今年成品虾的价格会高于去年。他相信,只要五一后餐饮业恢复,将会产生爆发式增长,小龙虾的需求一定会被带动。

但这个观点很多人不敢苟同。张富贵的老乡们有“放弃”的,索性不给虾子投饲料,任其自由生长,有就卖,没有也不强求;还有一类更“彻底”的,荒废塘口,直接平塘,等到6月再种水稻。

因为经常在快手上传授养虾技术,张富贵的粉丝已超千人,多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养殖户。他粗略统计过,减少投食、管理的养殖户占到50%,放任不管的也有10%。“这是今年大家一个共同理念——减少成本。”

焦虑的情绪越发蔓延,每天晚上直播时,张富贵总能收到一串提问。除了询问养殖技术,养殖户们最关心的就是:疫情会不会对后续的市场造成影响?我们4月份成虾上市还有没有好价钱?

“肯定是对我们小龙虾养殖造成很大影响,但影响多少,现在没有定论。”小龙虾养殖目前还没结束,张富贵只能耐着性子让大家再等等看。

养殖户们数着日子过,离四月中旬更近一点,就越有“如临大考”的危机。“我现在只能凭经验预测。”到底能不能实现虾价高于去年,张富贵也不是特别确定。

4年前,张富贵开了个加工厂,做深加工。把鲜活小龙虾做成可加热即食的产品,通过电商渠道卖。

产量有限,原本电商销路只占所有销量的30%左右。大部分还是直接倾销到市场。

但今年张富贵考虑加大电商比例。加工产品的好处是,不受餐饮业影响,只要物流是通的,就可以正常运转。

但不足之处也很明显:加工产品的销量就如同餐饮外卖一样,无法替代堂食,更多人还是愿意去餐厅吃虾;另一方面,小龙虾电商近些年才出现,发展还不成熟。

此前张富贵尝试过跟微商合作,把货提供给对方来卖;也联系过专门带货的公司,请个大主播在工厂带货。

尽管销量都不错,但张富贵还是有些不甘:一是对方抽成太高,几乎压没了利润;二是一直作为“代加工”提供货源,对方贴牌销售,自己却没有品牌效应。

原本电商这条路,张富贵还想再看看发展机会,但今年疫情影响,让他不得不加速运作这件事。

他的设想是,单组一个团队,自己培养两个主播带货。但请什么样的主播,采取什么方式带货,他还没有想好策略。

这种尝试需要代价。张富贵盘算过,请一个主播少说也要搭上10万。捧红了皆大欢喜,不红这钱也只能当水漂。

但做这一切的前提是,等4月第一批成虾上市。有虾子后才能做产品,看虾价如何才能决定方向。

会达到什么成效,张富贵心里也没底。他清楚,在电商领域投10万,可能连个响声都不会有,但这又是眼下不得不去尝试的路。“这还是长期投入、也不一定有见效的这么一个事。”

2月25日,位于潜江市后湖管理区的中国虾谷小龙虾交易中心开通物流专线,通过线上交易和点对点收购的方式,助力小龙虾销售。

张富贵认为这对养虾户来说是重要救急。“市政府对我们小龙虾这事也是很扶持,只有线路打开我们的虾才能卖出去。”

3月21日,素有“小龙虾之乡”称号的潜江“2020年潜江龙虾开捕仪式”大幕拉开,这标志着潜江龙虾正式上市。

3月31日,在央视新闻与潜江市副市长王绪军的直播对话中,王旭军表示,截至3月30日,潜江小龙虾总交易量6530吨,已开通上海、江苏、浙江、重庆等60多条专线,辐射390多个城市,日交易量突破400吨。

红星新闻记者 赵倩 王田

编辑 刘宇鹏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