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去年3月惊动青瓦台的娱乐圈丑闻后,韩国再次爆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性犯罪案件——“N号房”事件,26万名参与围观者、最小的受害人只有11岁...事件背后曝光的这些信息令人震惊。

N号房背后主谋:3名“运营者”2人被捕

“N号房”得名的由来,不是现实生活中的房间,而是在通讯软件 Telegram (其核心卖点是“阅后即毁”)上所建的多个秘密聊天群,其中按数字命名的聊天室被统称为“N号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虽然让这起丑闻曝光的记者们(还有两名协助调查的女大学生)是从去年开始卧底“N号房”的,但事实上这起可怕的犯罪事件早在2018年11月就已经发生,当时背后的“运营者”,或者说“创建者”是网名为“godgod”的人,他创建了最初的8个聊天室,专门用来分享色情内容。去年2月,“godgod”把自己的房间交给“Watchman”之后突然销声匿迹,他也是目前仍未被抓获的主犯之一,而传言他的消失可能是因为他将要参加高考,也就意味着这个创建了“N号房”的人当时可能才18岁。

在“Watchman”的管理下,N号房进一步演变,房间变为了8个高阶房间和4个衍生房间。而他自己则控制着一个叫做“高墙房”的过渡聊天室。那些想进入高阶房间的用户只有通过watchman的审核方可进入。他甚至给出了规定,进入N号房的人不能潜水,要积极参与讨论和上传视频。这个规定也被继任的“博士”沿用了下来。

而与“Watchman”相比,“博士”显然更不容易满足,他创建了三个所谓的“奴隶房”。

想要进入“奴隶房”?那么首先需要缴纳25万-150万韩元,约为人民币1500-8500元的价钱方可进入。同时按照规定,进入后的人也不能潜水,要积极参与讨论和上传视频。

在“N号房”中,没有人可以假装置身事外。

堪称优秀学生的背后 令人发指的残暴恶行

“博士”赵周彬(音译)身份的公开在韩国引发了极大反响,这是韩国首次引用《性暴力犯罪处罚等相关特例法》规定,公开犯罪嫌疑人的信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与人们想象中不同,“博士”看上去很普通。

25岁,毕业于一所工业大学的信息通信系,甚至在校期间成绩优异,大学4年中有3年各学科平均绩点都在4.0以上,还多次获得奖学金。据媒体报道,他还在3年内曾参加了50多次志愿活动,甚至还在一家某非政府组织担任志愿活动组长。

而就是这样一名“优秀”的毕业生将数十名、其中有不少是未成年女孩,拖入了地狱。

据调查,“博士”每次都会先以“介绍高报酬零工”的名义接近受害女性,然后以付款打钱为由索要受害人的个人信息(身份证、账户、面部照片等),当受害人不听话时,就威胁“把发生的事情告诉周围亲友”等。此外,“博士”还会对受害人进行“暗杀威胁”,并通过“拍了这个就可以拿到钱”等方式,引诱受害者拍摄更大尺度的性剥削内容。

更为耸人听闻的是,包括“博士”在内的聊天群成员将一些受害人称为“奴隶”,“博士”还要求受害者用刀子在身上刻下“奴隶”或“博士”的字样,对于这群被“奴役” 的女孩,裸露身体已经算是“基础操作”,还有更多“伤害性”的内容。她们被迫做出满足观看者的行为,包括割掉乳头,吞食粪便,甚至被指定的人强奸等。

而在她们当中最小的女孩只有11岁。

卧底的记者们曾透露,“看了几个之后无法相信这是事实,那天晚上做了一个地狱般的噩梦。”即便每次出现视频时他们都会进行截图并交给警察,但是这对于正在某处遭受打击的孩子来说这一切又有什么用呢? “罪恶感和恶心并没有消失”......

而导致了这一切的“博士”,对着镜头只是说:

“感谢你们结束了我无法停下来的恶魔生活”。

他们无辜吗?26万人围观性犯罪仅有两人报案

根据警方公布的资料显示,N号房案被害女性多达74人,在案件被曝光前,曾经加入过房间的用户多达26万人,相当于每100名韩国男子里,就有一个人进过这个聊天室,然而由于有人会共用账号,实际用户人数可能比26万还要多。

然而讽刺的是,在这26万看客中,只有2人选择报案,其中1人还在发现“警方没有调查”后也成为了一名“房主”。这些人的轻蔑态度引燃了韩国民众的愤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们在在网上发起五项请愿,即要求韩国政府严格调查这一丑闻,并曝光犯罪人员的个人信息。在短短一周内,超过500万网民在青瓦台官网发起并参与了请愿。韩国总统文在寅3月23日表示,“要把这起事件当成一起重大犯罪案件,通过彻底的调查,对加害人进行严惩。尤其是针对儿童和青少年的数字型犯罪要严惩不贷”。青瓦台核心官员称,“总统认为,这件事不仅关乎女性的问题,也是关乎韩国社会安全和基本人权的问题”。

但是随着调查的进行,也有曾经参与了围观的人出来“抱怨”,在NAVER上,有人表示“我太委屈了,都睡不着觉了。我又没有犯罪,只是付费观看成人视频而已,这有错吗?我们付了钱,结果房间没了,那些上传淫秽视频的女性才是诈骗犯。”

文字翻译来自@哎一股清流

他们真的无辜吗?有韩国女性直言:我们比任何人都希望自己身边的男性(身边的亲人、所爱的父亲、弟弟、哥哥们)不是罪犯。比起委屈地狡辩,为什么不先认识到这样的行为本身就是错的?想想如果这些受害者中有你的亲人,她们也是活该吗?

韩国女性困境:性犯罪调查和追责并不容易

尽管韩国总统文在寅指示要彻查涉案人员,包括“N号房”的会员,但是警方的调查却面临种种困难,首先因为Telegram是海外软件,所以在请求协助等方面存在困难。而且,相关聊天室随时都可能消失。

另外能否处罚收费会员的问题也伴随着复杂的法律解释。

根据韩国现行法律,在聊天室中观看或发言的用户仅被认为是“使用者”而非施暴者,因此他们无法被惩罚。只有直接生产或散播性剥削视频的人,才能适用涉及性暴力犯罪等相关特例法或青少年保护法律。而即使是这些可被量刑的直接施暴者,所面临的最高刑期也可能只有7年到10年。散布性剥削视频者,根据韩国的《信息和通信网络法》,仅会被指控为散布色情内容,面临“入狱少于1年或罚款低于1000万韩元”的判罚。

而在韩国性犯罪案件的司法实践中,缓刑、罚金、社区公益等替代刑大量抵消了本就惩罚力度不强的法定刑罚,甚至在故意犯罪中,酗酒也构成罪犯抗辩的正当事由。可以说,韩国性犯罪处罚宽松,间接放任了犯罪行为的发生。

如此前被抓的“N号房”前运营者“Watchman”,他涉嫌通过“N号房”散布包括未成年人在内的9000多条非法淫秽视频,据最新报道,韩国检方日前要求判处他3年零6个月有期徒刑。

有网友震惊:与受害者经历的这一切相比,3年6个月实在是太轻了。

N号房离我们并不远 分罪恶而不是划分性别

随着“N号房”事件的调查深入,越来越多的犯罪事实也浮出水面,Telegram还存在10多岁男性性剥削聊天室,其中甚至有小学生。同时就在昨天,扫黄打非办回应“国内版N号房”情况,称相关网站均为境外网站,目前已不能访问。此前据媒体举报,这些网站首页充斥着未成年人裸露身体的图片,观看者花几十到上百元充值成年费会员,就可以观看下载大量的儿童色情图片、视频,其中一家的会员数达800多万人,另一家三四分钟就增加一个会员。

“N号房”事件离我们并不远,而事件讨论的背后并不应该成为关于性别的指责。

在这些受害者中,无论是成年女性,还是未成年的男孩女孩,都是弱势群体。通过操控他们,这些恶劣的施暴者们感觉到了权力的快感。我们不应当觉得事不关己,这些行为就是犯罪,不是所谓的两性矛盾。

愿这样的事件发生后,我们都能作为一个有良知,有道德的正常人,为自己、为他们发声。

部分内容整理自环球网、韩国N号房记者实录(凤凰天使TSKS翻译)、看看新闻、澎湃新闻、中国青年报、NAVER、YT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