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AMC扩容潮: 类信贷业务打头阵 不良处置收益低

subtitle 21世纪经济报道03-27 00:00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近日了解到,不少地方国资企业都在积极申请新设地方不良资产管理公司(AMC)。

“我们一直想申请成立AMC公司,之前省里刚开放第二家的时候就尝试过,但没有拿到。最近听行业里的人说地方要开放第三家AMC,所以我们又开始积极准备。”近日,一家省级国有企业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针对这一消息,记者从多位业内人士处了解到,对于每个地方允许设立的AMC数量,并没有明确的文件规定限制或放开,一事一议,但一直以来都默认每个地区AMC数量在两家以内。目前也有个别省份拥有3家AMC。

比如,江苏某市正计划申请成立一家,如若获批,是该省的第三家。

近年来,AMC扩容是一大趋势,今年还新成立了一家全国性金融AMC。3月5日,银保监会批复建投中信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申请转型为中国银河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成为继东方资产、信达资产、长城资产和华融资产之后的第五家全国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前4家均在1999年之前成立。

AMC市场还迎来了第一家外资机构参与者。今年2月份,北京市金融监管局宣布,橡树资本(Oaktree Capital)的全资子公司,即橡树(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在北京工商局完成注册,橡树资本在中国管理的不良资产接近70亿美元。

相比之下,地方AMC扩容趋势更明显。2019年底,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公布北京市、湖南省、四川省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名单的通知》,北京资产管理、长沙湘江资产管理以及成都益航资产管理分别获批参与所在省(市)范围内的不良资产处置工作。这意味着经各省级政府(含计划单列市政府)批准设立或授权,已由银保监会批准成立的地方AMC达56家。

从公开信息可见,部分地区明确表现出进一步设立AMC的强烈意愿。比如大连市政府相关人士对外透露,2018年已开始启动设立大连的地方AMC。如若获批,将是辽宁省的第三家AMC。

不良资产快速上升

受疫情影响,银行业的不良率在明显上升。

根据银保监会披露的数据,截至2020年2月,银行业金融机构的不良贷款余额和关注类贷款余额分别达3.30万亿、5.80万亿,不良贷款率突破2%,升至2.08%。

相比之下,2019年底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和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1.86%和24135亿元,关注类贷款余额为37695亿元。

信托业的不良资产上升亦十分明显。据信托业协会公布的2019年信托公司运行数据,截至2019年末,信托行业风险资产规模为5770.47亿元,较2018年末增加3548.6亿元,增幅达159.71%;风险项目为1547个,较2018年末增加675个;信托资产风险率从2018年末的0.98%大幅上升至2.67%。

另据近期国新办发布会披露的信息,近三年以来,银行业总共处置不良贷款达5.8万亿元,影子银行和交叉金融等高风险业务压降了16万亿元。P2P的风险也在大幅压降,目前实际运营的网络借贷机构数量比三年前减少了近90%。

近几年,银行的不良核销速度在大幅加快。最近3年以来,银行业累计核销规模分别为7586亿元、9880亿元和2万亿元。在此情况下,商业银行的不良率保持相对稳定,且不良余额还在迅速增长,这意味着,不良资产的生成较快。据测算,商业银行每年的不良生成规模约为两万亿,这还不包括非银行金融机构、地方融资平台的隐性债务等可能逐渐暴露的不良。

地方AMC类信贷业务何解?

在此背景下,地方政府新设地方AMC的需求强烈。比如上述大连市政府相关人士透露将新设AMC时表示,大连市的银行不良率已达7%,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鉴于大连地区的资产质量恶化严重,以及对东北地区的引导作用,预计大连地方AMC将会获批。

虽然初衷如此,但地方AMC实际上的业务开展情况却十分复杂。中部地区一位地方AMC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作为影子银行,地方AMC很多业务实际上是帮助地方机构资产出表、掩盖不良,其中主要业务为通道和类信贷业务。“不良只是对外的名义,实际上是类信贷,在公司财务中占比较高。很多AMC表面上类信贷占比在一半左右,实际上可能达到80%,不少类信贷项目会包装处理成不良资产重组。”

其中地产项目又是绝对大头,即使是全国性AMC,亦有相当大比例的业务是以类信贷模式投向地产项目,这与银行不良资产的属性特点有关,也与地产项目本身的业务模式和收益相关,相对而言风险较小、收益较高。

而地方性AMC则在盘活区域性房地产项目方面大施拳脚。据上述地方AMC人士透露,其所在机构今年以来已经盘活了很多当地的烂尾楼,“只要地段没问题,回款很快”。

从这个角度看,很多人将地方AMC与信托业务相提并论。

另一位地方AMC人士对记者透露,与银行和信托相比,地方AMC在法律地位上有本质区别,前者有信托计划这种具有法律效力的形式,信托资金可以与自有资金相隔,可以公开募资。地方或民营AMC开展业务,要么依靠强大的股东背景,提供长期、便宜、可穿越周期的资金;要么在资产端有独特能力,否则大都只能做一些大机构不愿意做的项目。

真正的不良资产处置业务方面,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现在收益空间很小,“以前国有银行经常会有一些资产包出来,能捡到一些宝,处置的收益比较高;股份制银行的抵质押物相对差一些;地方性银行、农商行不良资产质量最差。”

该业内人士透露,近几年,国有大行很少有不良资产包对外,可能是他们的真实不良确实下来了,也可能是内部清收团队越来越厉害。在这种背景下,“真正做不良处置的地方AMC,收益少,日子很难过”。

原标题:透视地方AMC扩容潮: 类信贷业务打头阵 不良处置收益低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