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N号房"事件:26万"从犯"和被肆意凌辱的女性们

subtitle 曲一刀03-26 21:58 跟贴 1607 条

实在没想到除了疫情,最近韩国又发生了一件震惊全球的大事!

没错,那就是——韩国“N号房”事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落网的“恶魔”和他的26万“从犯”

去年,大家都知道在韩国演艺圈发生了臭名昭著的“李胜利性招待”事件,这件几乎波及韩国政、商、娱的大丑闻,让我们窥见了韩国权色交易的肮脏底色。

但今天要说的这“N号房”事件,却让师师不寒而栗,“李胜利性招待”事件在某种层面上而言都无法与之相比!

师师给大家简单叙述一下这可怕的事件:

从2018年开始,以赵主彬(音译,25岁,化名“博士”)为首的多名犯罪者,通过服装模特等兼职为诱饵,吸引年轻女性,哄骗她们上传裸照或不雅视频,然后以此为由进行威胁、凌辱,进一步让受害人拍摄包括但不限于虐待、调教、自残等性剥削视频!

在这里,女性被称作XX狗,稍微文雅些的说法是“来月经的东西”。最为可怕的是在这些受害者中不乏未成年人,其中年龄最小的只有11岁!

而这伙以“博士”犯罪者则通过某加密聊天软件,将这些性剥削影像进行有偿分享,提供给付费会员观看或下载,以此获得金钱上的收益。

同时,这伙犯罪者为了躲避搜查不断的新建、解散聊天群,而所建的聊天群则分别以“1号房”、“2号房”等,因此被统称为“N号房”。在这其中以“博士”运营的聊天群最为猖獗,被称为“博士房”。仅“博士房”内,就有1万多名会员!

(网友整理)

更为可怕的是,N号房的会员量足足超过26万!

而韩国2019年总人口才5223万,其中15-64岁男性人口1895万。 也就是说,几乎每100个韩国男性里,就有1个人在付费观看这些影片!还不算那些会共享账号,传播分享的人!

超过26万的会员,却仅有2个人对其进行举报……

而据韩网报道,受到加害的韩国女性超过一万人……

“恶魔”虽然落网了,但他那26万“从犯”却不知道会不会受到惩罚……

02

被“恶魔”肆意摆布的女性们……

或许有很多人会和师师一样疑惑,这么庞大的性犯罪群体,一万多名受害者就没有意识到这是陷阱的吗?

我翻阅了诸多报道发现,这伙“恶魔”是真的畜生不如!

他们的常用套路是这样的:

先在网络上发布各类诱骗女性的兼职工作,如服装模特等。

待到受害者“上钩”之后,则会进一步要求其按照指令拍摄内容,从而进行胁迫。

一旦等他们拿到裸照或视频之后,便会开始对受害者进行更过分的胁迫!

一名匿名受害者在接受韩国CBS电视台访问,说出自己的受害经历。

她自述,事情发生在2018年,当时她还是中学生,“因为家里需要生活费,但选择不多,在打听各种收入来源后,在求职通讯软件上收到讯息,问我要不要做“兼职”,一个月400万韩元(约2.3万元人民币)。”
她坦言,因为受到的金钱诱惑,便开始和对方有了联系,接着就被要求转移到Telegram。当时的“博士”赵主彬曾向未成年的受害者传送股票、帐户等照片炫富,也答应要买手机给她。因为很信任他,所以就把地址和电话号码都告诉他了。”
之后赵主彬便开始要求她拍摄一些身体部位,后来要求变得过分,受害少女拒绝了,但是赵主彬却用强硬的语气说:“我连礼物都买给你了,连这样也做不到吗?”而后开始要求她拍摄性虐待影片,一步步走入的地狱。
受害少女泣诉:“他有了我的脸部照片、声音和所有个人信息,非常害怕他用那些威胁我。”
受害少女因为这件事患上忧郁症,有段期间连出门都不敢,就连大热天也都全身裹得紧紧的,“因为我怕看过影片的人会认出我来。”
后来即使她搬家也换了电话,还是非常的不安。
她透露,在网上都很有多这类“兼职”的信息,对象都是未成年人。甚至有人向10岁小孩说,“如果发身体的照片,就给5万韩元(约人民币300元)商品礼券。”手法相当卑劣。

另外一种手法则更加卑劣:

他们一开始会在网络上物色加害对象,然后再社交平台给她们发送私信:

“你的私人信息被暴露在网络上了。所以你快点击下这个链接看看这些照片是不是你。”

但其实,这个链接就是个钓鱼链接。

一旦这个女生点进去链接之后,就会有个假网站跳出来,要求女生填写自己的登录名称和登录密码,而“恶魔”们则进一步用这个方法获取她们的个人信息,电话号码、家庭住址、家庭关系等。

当他们掌握了你的私人信息后,威胁便随之而来。

他们会拿着这些私人信息对受害者进行威胁,并且要求她们扮成“奴隶”甚至逼迫她们拍摄裸照或视频发送给他们。如果不服从,则会把她们的私人信息公之于众。

由于很多被威胁的女性很多都是未成年人,防范意识差,自我保护意识不强,又害怕自己的信息被曝光,所以便将自己的裸照发了过去。

同样,一旦受害者的裸照被“恶魔”们拿到,那地狱之门也便彻底打开了。

他们会拿着裸照进一步胁迫受害者,如果她们不服从,那么裸照将会被他们公之于众,家人朋友都会收到!

而受害者们,害怕自己的裸照被曝光,只能选择服从、服从、再服从。

在“胁迫-服从”的循环中越陷越深,甚至沦为“奴隶”……

而所有的这些受胁迫而产生的性剥削影像,则会成为“恶魔”们进一步犯罪获利的手段!

甚至他们还会对受害者线下进行强奸,而整个过程则会被全程直播在网络上……

03

事情远未结束……

说实话,我已经气到说不出话来了。

没有滋生病毒的温床,病毒必然没有存活的可能。

赵主彬(博士)被抓了,而且已被韩国首次引用《性暴力犯罪处罚等相关特例法》规定,公开犯罪嫌疑人信息的案例,但那26万“从犯”却依然隐藏在社会当中。

在韩国社交网络上,“要求公开telegram聊天室N号房会员身份信息”的请愿,目前同意人数以超过185万。

而就在昨天,韩国“N号房”事件嫌犯、现年25岁的赵主彬(博士)在被送交检察院过程中,首次出现在公众视野。

虽然他当场向受害人谢罪,称感谢帮助他停止这恶魔般的生活。

但其道歉的主语确是名媒体和政界人士(据警方消息,赵主彬除性犯罪外还涉嫌约1500万韩币的诈骗案,他所提及的应是诈骗案受害者),而对是否承认散布性剥削影像、是否后悔犯罪、是否愧对受害者等问题,只字未提。

要知道,目前仅从他身上调查出的受害者已达74人,其中还包括16名未成年人!

为什么师师说这事远未结束?

因为还有另一条消息让人更为震惊:

据悉,虽然警方尚未确认,但根据虚拟货币交易所留下的个人信息,1万名收费会员中不仅有教授,人气艺人,还包括体育明星,著名创业公司CEO等有知名度的知名人士!

超过26万人!

如此多的“从犯”如果严查起,必然会引起韩国社会的动荡!

因为这起案件最让人害怕的不是犯罪本身,而是对女性的侮辱和歧视,对未成年女性的残忍和加害,这在文明社会中是绝不允许存在的行为!

同时,师师也在此呼吁:

女性,如果你被各种方式要挟了,请报警,请寻求帮助。

不要害怕!更不要放弃!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