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孙贲以长沙,业张津以零、桂”,聊一聊曹操对刘表布置的棋子

subtitle 插画师的三国梦03-26 19:11

南乡子(杨慎)
携酒上吟亭,满目江山列画屏。
赚得英雄头似雪,功名。虎啸龙吟几战争。
一枕梦魂惊,落叶西风别唤声。
谁弱谁强多罢手,伤情。打入渔樵话里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提到刘表,很多人认为他只是一个坐谈客。从整体上来看,刘表的主要目标都放在了南方,比如与益州、扬州、交州都有战事,对北方则兴趣寥寥。比如曹操和袁绍在官渡相持的时候,再包括曹操长途奔袭三郡乌桓的时候,作为一州之牧守、拥兵十万的刘表却毫无动作,这大概也是他“坐谈客”的称号的最大来源。刘表对北方兴趣不大,不过曹操对荆州可以说是兴趣盎然,他与刘表之间围绕南阳诸县的拉锯战就不提了,对于荆州的后方,曹操同样做了文章。曹操的心腹爱将夏侯惇曾经给一个叫做石威则的人写过一封信。其中内容透漏了一些关于曹操对刘表的压制的战略。总体上来说是拉拢交州与扬州对荆州,协助自己对荆州进行围剿。下面小编就来聊一聊这件事。

《夏侯元让与石威则书》的历史背景

夏侯惇与石威则的书信,在《三国志·吴书·孙破虏讨逆传》中被称作《夏侯元让与石威则书》。其中全文已经佚失,仅留存“授孙贲以长沙,业张津以零、桂”这么两句,出自晋人虞喜的《志林》,信息非常少。按照《志林》中的说法,这封书信是写于曹操击败袁绍之后。可能是建安五年(即公元200年)的“官渡之战”之后,也有可能是在建安六年(公元201年)曹操再度击败袁绍的“仓亭之战”或者是建安七年(公元202年)袁绍愤懑而死。总而言之最起码是在建安五年之后,河北的威胁基本已经解除,曹操可以从防守转为扩张的阶段。

“官渡之战”之后,袁绍虽然没有到崩溃的地步,但是也已经是元气大伤,从次年的“仓亭之战”就能够看出来;而后袁绍去世,剩下袁谭、袁尚、袁熙、高干,分别控制青州、冀州、幽州、并州,势力更加削弱,无法集中起来;而同时江东集团的领袖孙策遇刺身亡,将位置传给孙权。孙策在临死前改变了江东集团的战略,留下“慎勿北渡”的遗命,大概是告诫张昭、孙权等人,不要贸然与曹操争雄。而孙权也履行了这个策略,向曹操表示臣服。“曹冲称象”故事中孙权进贡大象,大概就是在孙权统治江东初期的时候。曹操也表示了和平的意愿,表孙权为讨虏将军,领会稽太守,直到建安十三年(即公元208年)的“赤壁之战”之前都是相安无事。

此时与曹操有明显敌对关系的剩下两个,一个是河北袁绍或者已经出现分裂状态的袁谭、袁尚;一个是占据荆州,以刘备为屏障的刘表。曹操的扩张方向有这么两个,他也曾经在刘表和袁氏之间犹豫过,有过南下进攻刘表的打算,最后还是因为二袁的交争将重心放在河北。不过无论是进攻荆州,还是消灭袁氏,策反荆州的后方对于曹操来说都具有优势,前者令刘表首尾难救;后者令刘表瞻前顾后,于是曹操利用汉献帝的政治影响力,令孙贲竞争长沙郡;令张津竞争零陵郡、桂阳郡,来牵制、削弱刘表的力量。

曹操与张津、孙贲的关系

那么张津和孙贲是何许人也,曹操为什么选择这两个人呢?首先来说一说张津。张津这个人物早在中平六年(即公元189年)的时候就已经出现。当时汉灵帝去世,宦官集团的大靠山倒了,袁绍令门客张津劝说大将军何进趁机消灭宦官集团。张津在当时身在洛阳,是袁绍的门客。而曹操与袁绍之间的关系比较密切,根据史料可知,袁绍与曹操之间的人脉网络有相当的重合度,据此推测曹操与张津可能有一定的交情。

后来张津成为交州刺史。根据《三国志·蜀书·许靖传》中记载,许靖在避难交州的时候,由于无法从荆州北上或者西入益州,于是写信向曹操求助。信中提到张津,评价张津“亦国家之藩镇,足下之外援也。”虽然这封书信可能被与许靖有隙的东汉使者张翔毁坏(也有可能没有),但曹操也不可能只有许靖这样一个信息渠道;根据《南方草木状》中的记载,张津在建安八年(即公元203年)曾向曹操贡献交州特产——益智子粽;又根据《晋书·地理志》中记载,张津、士燮在建安八年表情设置交州的行政区域(当时并无交州,张津应该为交趾刺史),得到曹操的同意,任命张津为交州牧。从这些记载中可以看到,张津与曹操的关系应该是非常和睦的,张津对曹操所挟的汉室表示支持和臣服,所以才会受到曹操的拉拢。

其次是孙贲。孙贲是孙氏宗室,他是孙坚的兄长孙羌的儿子,换言之是孙权的堂兄。孙贲先后跟随过孙坚、袁术、孙策,后来被孙策任命为豫章太守。豫章郡与荆州的长沙郡相通,刘表就曾经命令从子刘磐从长沙郡攸县入侵豫章,反过江东集团也可以从豫章进攻长沙。消灭刘表、竞长江之极是符合江东集团的利益的。另外曹操与孙贲还是儿女亲家,在“赤壁之战”之前,孙贲还一度打算派儿子入质,以投靠曹操,后来被朱治劝止。有一种说法,孙贲对孙权的忠诚度有限,曹操拉拢孙贲在牵制刘表的同时也是为了分化江东集团,这一点小编不发表看法。

曹操牵制刘表战略的结果

曹操为了牵制刘表,使其不能安然北上,拉拢交州刺史(或交州牧)张津以及江东集团中的豫章太守孙贲作为外援,同时进攻荆州南部的零陵郡、桂阳郡、长沙郡。关于孙贲是否与刘表竞争长沙,在《三国志·吴书·孙贲传》中没有任何记载;其实除了孙贲这个豫章太守以外,与长沙相邻,承担对长沙而来的刘表的军事威胁的军事长官还有建昌都尉。而无论是首任建昌都尉太史慈,还是疑似第二任建昌都尉的程普,都没有对长沙郡主动发起进攻的记载(太史慈是被动防御反击)。所以小编认为在孙贲或者说江东集团这里,曹操的战略应该是没有奏效的。

而张津则不然。根据《三国志·吴书·薛综传》中薛综对张津的评价:“与荆州牧刘表为隙,兵弱敌强,岁岁兴军”可以得知,张津与刘表在荆州南部、交州北部这一带进行了非常高强度的战事,以至于达到“岁岁兴军”的程度。这或许就是因为曹操令其争夺桂阳、零陵的授命。不过张津的实力弱小,交州对中原政权的认同感也并不强烈,张津频繁与刘表进行战争,引起交州人的不满,最后被部下区景所杀。刘表趁机派遣赖恭为交州刺史,意图对交州加以控制。总体上来说,曹操挑拨张津与刘表交战,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分散了刘表的精力。但是由于张津实力不济而被杀,导致曹操的这颗牵制刘表的棋子,并没有起到非常明显的效果。

参考文献:《三国志》、《全晋文》、《中国历史地图集》、《晋书》、《南方草木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