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债40亿砸技改!昔日白酒巨头存款失踪案了结,花式扩张出网红

subtitle 债市观察V03-26 17:52 跟贴 1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 | 王洪臣

来源 | 债市观察

3月24日,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泸州老窖”)披露了5年前引发的“1.5亿存款失踪案”,称公司近日收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长沙存款案《民事判决书》,根据判决书,最高人民法院驳回公司上诉,维持原判,该判决为终审判决。

据小债了解,泸州老窖目前仅收回2023.99万元,不得不吞下这枚苦果。(想了解存款失踪案详情的朋友,可关注债市观察“bondreview”公众号,回复关键词“失踪”获取案件详细报道)。

01

40亿元债券“砸”向技改

就在这起沸沸扬扬的案件尘埃落定前几天,泸州老窖发布了债券发行公告,表示公司拟发行规模不超过15亿元的公司债券。

本期公司债期限为5年期固定利率债券,起息日为2020年3月17日,本期债券面值人民币100元,按面值平价发行,拟申请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

据小债了解,2019年7月18日,泸州老窖获准公开发行不超过40亿元的公司债券。债券采用分期发行方式,首期已于当年9月4日发行上市,规模为25亿元。此次15亿元债券为第二期。

资金用途上,40亿债券扣除发行费用后,将用于酿酒工程技改项目(二期工程)、信息管理系统智能化升级建设项目、黄舣酿酒基地窖池密封装置购置项目及黄舣酿酒基地制曲配套设备购置项目。

据泸州老窖2016年4月发布的《关于子公司投资酿酒工程技改项目的公告》显示,技改项目总投资为74亿元。

项目完成后,将形成年产优质基酒10万吨,曲药10万吨,储酒能力30万吨的现代化产业基地

根据公告中所列的时间表,2020年12月,项目一期工程将完成验收并试运营。

对于泸州老窖的这个“大动作”,白酒行业资深营销专家肖竹青对小债表示,“实际上白酒行业不缺产能,产能是过剩的,所以现在技改扩充产能是不明智的举措。

泸州老窖在公告中也提到,如果国家政策调控措施继续加码,也将不利于本项目的实施和产能消化。

小债也了解到,泸州老窖在产能方面与茅台、五粮液和洋河股份确实存在一定的差距,总产量在三家浓香型企业中产量最少。

在2019年的债券募集说明书中,泸州老窖指出,当前中高档白酒需求增加,这一项目未来将可以优化产能结构。

02

丢掉“前三甲”,差距仍然在

其实,泸州老窖力推74亿元技改项目的背后,是其念念不忘的重返白酒“前三甲”

虽然茅台在今天已几乎被公认为白酒行业的“武林盟主”,但泸州老窖昔日也曾有过类似的辉煌。

在1952年首届全国评酒会上,泸州老窖获得“国家名酒”称号,此后四届接连获选“国家名酒”称号。1995年,泸州老窖营收仅次于五粮液和古井贡酒,在已上市的名酒中,排列第三。

但是,进入21世纪特别是近十年来,茅台坐稳了老大的位子,五粮液名列第二,泸州老窖却被洋河超越,一直到现在也未夺回曾经的位子。

从营收上看,前述“1.5亿存款失踪案”爆发时的2014年,正是泸州老窖的最低谷。当年其总营收仅为53.5亿元,与洋河股份的146.72亿元相差甚远

此后泸州老窖虽然奋起直追,但截至2019年三季度,其差距仍很明显。财报显示,洋河股份2019年前三季度的营收是泸州老窖的1.84倍,同期净利润超出泸州老窖33.51亿元。

03

大举扩张下,香水成“网红”

2015年6月,执掌泸州老窖12年的谢明卸任,刘淼接任董事长。

面对业绩低迷的泸州老窖,以刘淼为首的高管团队开始对公司进行“壮士断腕,刮骨疗伤”的改革。

对于重返“前三甲”,刘淼同样念念不忘。据小债统计,仅2018年一年刘淼至少在公开场合提及了7次。2018年泸州老窖的经销商大会上,刘淼甚至将这一目标具体化,提出2018年是“冲刺年”,2019年是“搏命年 ”,2020年则要实现300亿元营收,重回行业前三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泸州老窖提出,“必须要做大品牌、大创新、大项目和大扩张”。

于是,就有了投资高达74亿元的技改“大项目”。与此同时,泸州老窖在“大品牌”上也下足了功夫。

2018年,泸州老窖大手笔撒钱世界杯和澳网,当年年报显示,其销售费用达33.9亿元,同比又大幅增加40.67%,主要用于广告宣传。而在此前的2017年,泸州老窖销售费用为24.12亿元,增长幅度达54.68%。

除此之前,公司的创新项目“泸州老窖香水”在2018年还一度登上了微博热搜。

“是浓香型还是酱香型的?多少度香的?”、“喷了会醉吗?会被查酒驾吗?”、“你身上有泸州老窖的香水味”。一时间,这款产品引发了不少热议。

其实为了吸引更多年轻消费者,泸州老窖此前还曾经推出过鸡尾酒产品,同样令业界感到意外。

泸州老窖动作频频之际,其控股股东老窖集团的资本版图也在持续扩张。

据小债了解,从2018年开始,老窖集团掀起一波收购投资潮,鸿利智汇(300219.SZ)、汉鼎宇佑(300300.SZ)、跨境通(002640.SZ)等先后成为其“猎物”。

从收购标的来看,老窖集团似乎对中小创板块情有独钟,不过也有投资同行业的新举动。8月5日,古越龙山(600059.SH)发布的2019半年报显示,老窖集团旗下四川金舵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简称“金舵投资”)已成为其第六大股东,持股0.74%。

一边是老窖集团在资本市场攻城掠地,一边是泸州老窖不惜发债40亿元推进技改,其对“前三甲”的执着可见一斑。

“确保2020年新增纯粮固态基础酒产能6万吨;2021年完全投产后,实现年新增销售收入400亿元、利润80亿元、税收近100亿元,实现再造一个泸州老窖”,在3月20日举行的2020年四川省优质白酒产业振兴发展推进会上,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刘淼如此表示。

对此,有投资者提出疑问:截至2019年三季度,公司货币资金高达103.48亿元,为何还要大笔发债40亿?对此你有何评论,欢迎在下方留言。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