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因为礼仪习俗而引发的矛盾,却因为翻译错误而变成了战争?

subtitle 历史皇太后03-26 16:57

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战争似乎是一个永久的主题,战争就像是历史循环的必然产物,总是会在不经意间出现。当然了,也不是所有的战争都是那么名正言顺,毕竟总有一些战争是莫名其妙爆发的,甚至于根本就是一些很小的事情引发了战争。比如说在幕府末期的萨摩藩和英国人之间的战争,就是一起因礼仪不同引发的血案,进而演变为了一场战争。可以说这是一场哭笑不得的战争,但是它却将对日本的未来产生巨大的影响。

一、惹人恨的英国人

在1853年到1854年的两次黑船事件,让德川幕府威风扫地。在美国东印度舰队司令马修·佩里“不开国就开炮”的威胁下,幕府只能屈辱的签署了《神奈川条约》,随后又在1858年迫于美国的军事压力签署了《日美修好通商条约》,打开了闭关锁国长达两百余年的日本国门。

这件事让日本人民和武士义愤填膺,当即就有一批热血武士策划了一次对美国代表汤森·哈里斯的刺杀。当然了,这次刺杀没成功,不过哈里斯也没生气,反而是心平气和的告诫日本代表——我们美国人只是要和你们日本人而已,但英国人可不是这么想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幕府这边没明白哈里斯是什么意思,被搞的一头雾水的。不过等到英国人来了,日本人就明白过来了,这英国人不是奔着通商来的,是奔着开殖民地来的。英国派来的驻日领事是谁呢?约翰·卢瑟福·阿尔考克,当然他在中国有另一个比较通俗的名字,阿礼国。

阿尔考克是一个铁杆殖民主义者,他1859年到日本的第一件事就是逼迫日本和英国也签署一份通商条约。然后阿尔考克为了庆祝通商条约签署完毕,带着一百名全副武装的英军在江户城的大街上开始耀武扬威的阅兵紧接着阿尔考克就把1609年修建,到1859年已经有250年历史的东禅寺给占了,充作英国驻日公使馆。

更可气的是,阿尔考克游行示威也就算了,阿尔考克还在第二年带着人攀登富士山去了。这可是日本人心里的神山,阿尔考克这伙人上去之后开枪庆祝攀登成功,然后用富士山的积雪冰镇他们带来的香槟酒开怀畅饮。下来之后带着英军从江户一路走到长崎去,美其名曰进行视察,实际上就是对日本的诸多藩国进行威慑。他心里琢磨日本人好吓唬,佩里能行我也能行。可他忘了一件事,这已经过去好几年了,日本人已经不是“黑船事件”时那么惊恐了,现在对他们尤其是英国人,那绝对是的一天二地恨,三江四海仇。

日本人怎么看阿尔考克怎么都恨得慌,上到各藩国藩主,下到平民,心里最大的愿望估计就是把阿尔考克给天诛喽。于是在1961年5月28日,日本十几个信奉“尊皇攘夷”的浪人就闯进了东禅寺要斩杀阿尔考克。阿尔考克临危不惧,趁乱逃之夭夭,但他的秘书和驻长崎领事都负伤了。

大难不死的阿尔考克遂派人联系幕府,索要一笔赔偿金。但是钱刚到手,次年5月29日又发生了第二次刺杀,这次又有两个英国士兵被砍死。这下阿尔考克算是明白了,合着日本人想要他的命啊,所以阿尔考克赶紧加强了公使馆的卫戍工作。但是他没想到的是,仅仅过去不到4个月就又出事了。

二、哭笑不得的生麦事件

这次动手的可不是什么脱藩的浪人了,而是萨摩藩藩主的监护人岛津久光。事情发生在1862年的9月14日,地点是生麦村的东海道——就是日本五畿七道之一的那个东海道,也被称之为“生麦事件”。当时四个英国人在这条道上骑着马耀武扬威,其中一个是英国商人查理斯·理查逊,然后是英国的商人马歇尔和他的妻子,剩下一个是查理斯的雇员克拉克。

路上查理斯等人就遇到了岛津久光和他那多达七百人的卫队,如果按照日本当时的礼仪和习俗,这四位应该下马退让,并且跪下表示尊敬。不过查理斯头铁又瞧不起日本人,遂对旁人表示:“放心,我见多识广,我知道怎么对付这些人。”

于是乎查理斯就带着人和岛津久光的卫队吵起来了,言辞激烈口吐芬芳,然后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马歇尔夫人的马受惊了,闯进了岛津久光的卫队里。岛津久光本来就看这些英国人不顺眼,而查理斯头又这么铁,这就让岛津久光心里就不痛快了。

岛津久光给自己的部下使了个颜色,那意思差不多就是:“看看这英国人的脑袋保熟不?”岛津久光的护卫奈良原喜左卫门立刻冲上去一刀就把查理斯砍翻了,紧接着其余的护卫们一拥而上把马歇尔和克拉克也给砍翻了,只留下马歇尔夫人在原地。岛津久光随后满意而去,这边头铁的查理斯当场毙命,剩下俩人重伤,随后也和查理斯一起上天堂了。

这件事最终传回了英国,在英国国内引起了轩然大波,愤怒的英国人决心找幕府讨个说法。在经过了和幕府长达近八个月的讨论之后(这也算是英国人的传统,做事喜好浪费时间),英国的代理公使约翰·尼尔终于从幕府那里拿到了保证,幕府赔偿死者十万英镑

不过约翰·尼尔按说见好就收就得了,但也不知道他是哪根筋不对,还是吃饱了撑的,非得去找萨摩藩再说道说道。于是为了和萨摩藩好好说这事儿,约翰·尼尔拉上了英国东印度舰队司令奥古斯都·库柏中将指挥的七艘军舰浩浩荡荡来到了萨摩藩的地盘。

英国舰队在1863年的8月11日于鹿儿岛城下町以南七公里的近海停了下来,看到英国人的舰队来了,萨摩藩也不含糊,当时就下令萨摩藩开始整军备战。12日英国舰队前进到距离鹿儿岛城更近的海域停泊,然后派了一个使者上来递交国书,要求萨摩藩处罚“生麦事件”的肇事者,并且赔偿受害者家属25000英镑。

但是搞笑的一幕发生了,担任萨摩藩翻译的福泽谕吉可能外语是个二把刀,也可能过于紧张,反正是把英方要求的处罚肇事者,愣是给翻译为处罚藩主岛津久光。这么一来岛津久光琢磨这英国人是来者不善,所以他就下定了和英国人背水一战的决心。

三、啼笑皆非的萨英战争

当然了,岛津久光还是希望尽可能的避免一下战争的,于是就采取了保留态度,并提议在第二天在鹿儿岛城内进行会谈,以得出一个双方都能够接受的结果。不过英国人可能都比较头铁,在8月13日,英国人拒绝了进行会谈,还态度强硬的告诉萨摩藩必须立刻给他们答复。

岛津久光一看你这不是抬杠吗?于是回复英国人“萨摩在此次事件中,并无任何过错”,并且表示你们英国人应该去处罚杀人的武士去。英国人一听也急了,立刻把舰队开到了距离鹿儿岛城更近的海域去,准备用武力威胁萨摩藩。

这个时候双方基本是撕破脸皮了,8月14日约翰·尼尔郑重告知萨摩藩的使者,如果还不接受按照要求招办,他们就用武力逼迫萨摩藩接受他们的要求。萨摩藩此时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甚至于考虑到己方的鹿儿岛城可能在英国人的火炮射程下,把大本营都搬到远离火炮射程的千眼寺去了。

眼看萨摩藩不为所动,英国人决定来个狠的,于是8月15日,英国舰队扣留萨摩藩三艘蒸汽船只,并在中午对萨摩藩展开炮击。英国舰队一百门各型火炮开始疯狂炮击萨摩藩的炮台和鹿儿岛城,萨摩军也依托炮台对英国舰队进行还击,史上让人啼笑皆非的“萨英战争”就此开打。

此战萨摩军损失惨重,鹿儿岛城里五百多间房子被毁,宝贵的近代工厂研究所集成馆被摧毁,生产火炮的工厂也没了。不过英国舰队也没好哪去,自古军舰硬攻炮台什么时候占过便宜?更别提他们停泊的位置恰好是萨摩藩训练的海域,再加上暴雨突然袭来,舰队猝不及防之下火炮的精准度锐减。

所以说在交战里,英国舰队被重创一艘军舰,另有两艘军舰受到较为严重的损坏,并死伤了67人。而反观萨摩军虽然是全程依托炮台作战,可出乎意料的却仅仅死伤了17人。双方激战至8月17日下午四点,英国舰队觉得差不离了,而且战况也逐渐对他们不利,于是全舰队向横滨方向撤退。

英国舰队这一撤不要紧,英国国内算是吵开了花,毕竟英国的皇家海军什么时候没取胜就撤退了?不过奥古斯都·库柏因为保存军舰的明智举动,所以说被晋升为了海军上将。另一边幕府也不希望这件事闹得太大,遂派人去进行调停。萨摩藩也明白,己方这次其实损失颇大,己方炮台上的火炮在射程和威力上也缺乏优势,若不是英国人自己害怕损失而撤退了,那他们也就坚持不住了。

因此岛津久光意识到,如果必须和英国人化敌为友,充分学习国外先进技术,否则攘夷只能是一纸空谈。于是萨摩藩和英国人在1863年11月15日议和,并同意赔偿英国方面25000英镑。而英国人也不希望和日本国内有影响力的大名闹得太僵,故此也就收了这笔赔款后偃旗息鼓了。

结语

有趣的是,这笔赔款萨摩藩是一个铜板也没出,而是向希望早日息事宁人的德川幕府借的钱,等于说幕府前后赔出去125000英镑。而且因为幕府在日后很快垮台了,所以说萨摩藩从始至终都没还这笔钱。而萨摩藩也从此和英国人成了贸易伙伴,将英国人视为老师和榜样,并大力发展海军力量。可以说这场哭笑不得的“萨英战争”,最后让萨摩藩成为了日本有名的维新力量,并对日后的日本历史起到了推手作用,而这绝对是当时的萨摩藩和英国人都没想到的。

参考文献:《岛津久光公实记》

《生麦事件》

《日本近代史》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