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女主题材电视剧应该具有的价值:评《那年花开月正圆》

subtitle 笑语千年03-26 14:18 跟贴 12 条

《那年花开月正圆》在是2017年在东方卫视和江苏卫视首播的大型电视连续剧,该剧播出期间,收视率持续攀升,腾讯视频单平台播放量突破10亿,取得了良好的社会、经济效益。 这总电视连续剧讲述了清朝末年陕西女首富周莹一生的传奇故事,剧中民族文化与地域文化的交织、生动的人物形象与跌宕的人物命运,再配以大女主电视剧特有的女性浪漫主义特质,使其成为女性传奇剧的传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传奇女主的角色塑造

《那年花开月正圆》是一部年代剧,以陕西省泾阳县吴氏家族的史实为背景,讲述了清末山西女首富周莹传奇绚烂的一生。这部连续剧不仅有传统的爱情故事,还融入了历史、战争、商业斗争等元素, 创造出了一个敢爱敢恨的女商人形象。它突破了以往女性主角集中在宫斗剧、家庭伦理剧、玄幻剧等通病,以女性奋斗史为突破点, 讲述了一位普通女性的成功史,以及她成功背后付出的努力,塑造出一个与以往大女主电视剧风格迥然不同的女性形象,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该剧采用了一种对比手法刻画出了女主周莹在各种困难面前完成的蜕变与升华。电视剧开始时,周莹只是一个行走江湖、性格嚣张叛逆的普通女子,因为一进机缘,成为富商吴家东院的少奶奶。但是好景不长,爱她的丈夫吴聘突然去世,吴家认为她是不祥之人,要将她赶出吴家。在人生境遇的强烈反差对比下,周莹不再是无忧无虑、天真可爱的少女,而是一个丈夫死亡、婆家风雨飘零、自己被人嫌弃的寡妇。在艰难的处境中,周莹却主动扛起振兴吴家、替夫报仇的大旗,实现人性的蜕变与升华。

为了成功地塑 造周莹这一形象,该剧在细节上下足了功夫。剧中的服装基本还原了清末社会真实的服饰,精美的刺绣,古典的花色都体现出中国传统文化。电视剧的开头,周莹穿着简洁朴素,体现着一个江湖儿女的洒脱;在被卖入沈家后,服饰则以绿色为主,符合周莹丫鬟的身份;进入吴家变成少奶奶后,服饰越来越华丽,颜色也愈加庄重。周莹服饰的变化,使观众看到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女蜕变成一个独立自强的女强人形象。

民族文化与地域文化

《那年花开月正圆》以陕西省泾阳县为核心,展现了关中平原粗犷豪放的地域风貌。 剧中的吴家大院,包括东、西、南、中四院,做为长房的东院规模最大,西院、南院、中院依次递减,体现了中国传统的宗族文化。周莹的公公吴蔚文是吴家的族长,治家有道,将吴家团结、重商、精明的家族精神充分继传和发扬。

吴家大院中,六椽厅是吴家的商业核心,也是吴家重要的议事场所。周莹在吴家表现出她的商业天赋后,吴蔚文力排众议,让她参加六椽厅例会,为其之后的商业传奇奠定了基础,六椽厅也体现了吴家开放包容的商业精神。允许周莹进入六椽厅前,吴蔚文用"诚信"二字给周莹上了一堂受益终身的课,将"诚信"二字深深刻入她的骨髓。"诚信"是推动剧情发展的符号,也是周莹的精神灯塔。

电视剧中,杜明礼受贝勒爷之命从京城来 到泾阳,赵白石也来到泾阳任县令,打破了泾阳吴家、沈家多年以来相对平衡的局面,把泾阳卷入了京城的权势纷争之中。在剧中,京城是封建统治的代指符号, 代表了封建势力;泾阳县则代表中国当时的民族工商业的蒸蒸日上,象征着封建势力的衰落和现代思想的兴起。剧中的上海是当时西方文明进入中国的窗口,是中西文化融合的代表,与封建势力下的泾阳形成了鲜明对比。《那年花开月正圆》通过泾阳、京城、上海的空间书写,凸显了中华民族团结向上的宗族文化、开放包容 的商业精神、诚信为本的信念传承等传统精神。

《那年花开月正圆》故事主要发生在关中地区。座落在这里的泾阳带着明显的关中文化印记。泾阳街头的凉皮、肉夹馍、甑糕都是关中文化的代表,甑糕不但是周莹最爱吃的食物,还是周莹和吴聘爱情的象征,更是吴聘被毒杀真相的关键证据。这个陕西元素与人物的命运紧密相连。它与剧中的其他关中民俗风情一起,构成了《那年花开月正圆》独特的地域文化景观。

立体化的人物塑造

《那年花开月正圆》通过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上演了一幕幕爱恨情仇、悲欢离合,以人物在特定历史背景下的生存和命运折射出中国社会的历史变迁。除了周莹、吴聘、风流沈星这些主要人物外,剧中的次要人物也都是有血有肉的立体形象,有着各自独特的品质和鲜明的命运烙印,正是他们对周莹的推波助澜,共同推进了剧情的发展。

周莹身上具有与中国传统女性完全不同的品质和灵性,她和整个以男权为主的封建社会格格 不入。正是这种不同的品质和灵性,让她在男性把持的商界异军突起。可以说周莹是封建社会女性意识萌芽的先行者。孙俪在剧中通过擤鼻涕、吐瓜子壳、蹲在椅子上吃饭等外部形式,塑造出了一个桀骜不驯而又重情重义的关中女子形象。

剧中的另一位男主人公沈星移是沈家二少爷,风流倜傥、挥金如土,是个不折不扣的纨绔子弟。但在遇到周莹后,因为爱情而逐渐成长为一个合格的男人,是"成长中的人物"的典型代表。 他对封建礼教并不认同,极力反抗,极力宣传变法,是民主思想和平等观念的践行者和传播者,代表了广大旧中国觉醒的知识分子形象。

吴家的家长吴蔚文与周莹的父亲周老四在剧中,分别代表着迥然不同的封建社会父亲形象。吴蔚文治家严谨、诚信为本、开放包容,是中国商人的典范,也是父权社会中父亲形象的典型代表,代表的是中国儒家传统文化中的道德;周老四则是奉行及时行乐的人生哲学,游戏人间的父亲,身上带着流民的流氓特质,他的身上,折射的是鲁迅笔下晚清中国社会那些"麻木的中国人"。

不完整的女权世界

《那年花开月正圆》作为一部女性奋斗古装题材剧,书写了一部八百里秦川女性传奇。这部戏着重刻画了周莹是如何一步步克服困难,最终在以男权社会为主的商海中穿出一片天地的经过,将人物的命运与国家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在剧中,我们能看到百日维新、八国联军入侵、慈禧太后出逃等真实的历史,也看到国难当头周莹承担时代浪潮的义举,使得周莹的人物形象更加立体化和丰富化。

传统的女性题材电视剧中,女主从一个小人物走向人生巅峰的过程中,都有不同的男性为她助力,女主的霸业是建立在这些男性助力的基础上的。《那年花开月正圆》也没有走出这个怪圈。剧中周莹的成功来自吴聘的引导,沈星移的深情,赵白石的相助,王世均的忠心以及图尔丹的仗义,周莹身上"大女主"的光环,是一个个男性撑起的。周莹并没有逃离"女人通过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的套路,也折射出现代化进程中,中国的女性主题意识、女权地位建构仍然任重道远。

近年来,出现了很多大女主戏,虽然折射出当前社会中女性地位的提升,但这些剧中女性成功的模式,却又从侧面折射出当今女性主体意识的匮乏和无力,也表现了大众文化中普世的婚恋价值观与 别秩序观念。这种情节设计,反映了当前社会中的女性还处在一种"婚姻自由"和"男女都一样"的简单层面,并没有达到对其深层处的性别机制和历史文化进行反思和重建的目的。

大女主题材电视剧的价值意蕴与艺术表达

所谓大女主剧,就是以讲述剧中女主角的成长史为主线,用一个或者几个"男主"帮助女主角成长,最后使女主走上人生巅峰的电视剧。在《那年花开月正圆》中,爱情并非重点,女性的精神传达、女性意识的觉醒才这部剧的核心。

《那年花开月正圆》获得超高收视率,和作品中展现出的儒家文化是分不开的。在剧中,周莹耍小聪明被吴蔚文知道后, 罚周莹跪在吴家祠堂,以儒家的"诚信之道"教育周莹,让周莹发生了质变。后来成为吴家女掌柜的周莹,处处以"诚信"为本,帮助吴家在商战中取得一次又一次的胜利,将儒家"诚信"的巨大作用,通过镜头一点一滴地表现出来。也就是说,中国传统美德在这部大女主题材剧中得到了完美的体现,所以才被观众所认可。

当周莹投资政府的机器织布厂、协助政府烧掉罂粟时,以"贝勒爷"为代表的封建势力为了私利,阻止机器织布厂的成立,用假药代替救命的血竭,,并组织阴谋陷害吴家。女主周莹在经历了各种艰难困苦后,以其坚韧的品格,坚持自我、隐忍屈 辱,不计前嫌的放下对沈家的仇恨,与沈家联手,挫败了"贝勒爷"的阴谋,铸就了商界的传奇。这种对命运不屈的 人物品质,散发出儒家思想文化的价值意蕴。

女性个人自由主义的需求

《那年花开月正圆》脱离了以往女主剧离不开宫廷剧、玄幻剧、爱情剧的桎梏,突破了以往女主剧的剧情,描述了在清末社会底层小人物的生活状态。特别是在周莹这个角色的塑造上,突破了以往的女主剧中女主的形象设定。

周莹不仅仅有着传统女性的美丽、善良、坚毅、隐忍等美好的个性,还有着自强、独立、精 于商业等新时代女性所具备的新特点。 这部电视剧也将现实生活中女性的需求投射到电视剧中,女性观众从性格独立、自强不息的周莹身上,仿佛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子。

《那年花开月正圆》在独特的"时空体"中,以鲜明生动的人物形象与跌宕起伏的人物命运,凸显了中国传统的民族精神,体现出深刻的现代意义与当代价值。

大女主题材电视剧中蕴含的价值意义与艺术表达,正是中国传统文化优秀的最好证明。真实反映女性的生存状态、表达女性真实的情感生活,而不是单纯地塑造满足某些受众自我想象的光环女主,应该是中国女性题材影视作品的发展方向。《那年花开月正圆》以精彩的故事内容、独特的价值意蕴与艺术性,为这个发展方向提供了借鉴。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