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路,终究是要一个人去走的

枫小以03-26 14:0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 枫小以

- 01 -

盛夏,晌午,知了聒噪地叫着。

我说想要吃冰淇淋的时候,他笑得很难看。

我知道,这会让他有点犯难。从村里到镇里,有两公里,在零上37度的三伏天,想要把一支冰淇淋完整的带回来,他需要有超能力。

可是看着他皱眉的样子,我突然心情大好,哪怕刚刚经历了一场热感冒。

他跨上自行车走的时候,像一阵风,以至于我忽略了他已经45岁,左腿上还有两颗钢钉。

没错,我就是故意刁难他,谁让他说,暑假如果我不回妈妈那里,要什么他都给。

可是我想回妈妈那里,我不想窝在乡下,这个电视只能看中央一套的地方,我要和娜娜她们去露营,要去海边冲浪,要看新上映的电影,要吃麦辣鸡和汉堡……

他是跑步回来的,大滴大滴的汗珠从脸上滚滚而下,然后从破帆布包里掏出一个保温饭盒,冰块上放了两支冰淇淋。

他像个追女孩时羞涩的大男人一样,举着饭盒给我说,喏,冰淇淋来了。

我接过来时,他转身又跑了,我说你干什么去啊,他头也没回地说,自行车在半路掉链子了,我去取回来。

那支冰淇淋的名字很好听,叫‘甜甜心’奶油雪糕,但奇怪的是,为什么我吃的时候,总觉得很苦。

我抹了一把眼泪,笑着把两支冰淇淋吃完了。

- 02 -

很多人都说,他是个比较二的人,放着城里优渥的生活不过,非跑回农村来过这种鸡鸣狗叫的日子。

而且,他也仅仅才45岁,还没到颐养天年的年纪。

其实,我也问过他两次,他都是笑笑说,你还小,再大一点就明白了。

这是大人们最烂俗的把戏,轻飘飘一句‘你还小’就能搪塞掉所有问题,等你犯了点错时,再表情生动的说一句:你已经不小了,试图让你自羞自愧。

当然,大人们的秘密都比较高级,他们不但不告诉别人,连自己也骗。

我妈说,胡思乱想什么呢,你爸回乡下是嫌城里空气不好,他总是咳嗽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爸说,我和你妈没问题啊,你怎么会这么想,我们是一家人,少来离间我们夫妻感情。

你看,这一唱一和气氛多融洽,所以,我也不忍去拆穿什么,因为我知道,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

在他们还没认识之前,就已经各自在城里打拼了,相遇相知相爱,然后结婚生了我。

我爸爸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我妈妈是浙江人,头脑灵活,喜经商,生意做得不错。

大约在我刚刚不用吃奶的时候,我爸就辞去了工作,做起了全职奶爸。再后来,妈妈的公司越来越大,每天都忙得很,似乎他们也为这件事争吵过,但最后还是我爸做出了让步,一路当爹又当妈的把我伺候到小学毕业。

他很宠我,甚至连我自己都觉得有些过分溺爱,比如读小学六年级时,有一段我成绩下滑,老师觉得我出了问题,就约他到学校谈谈。

老师很严肃地说,小夏这孩子可能有早恋的倾向,你作为家长,你得多注意。

我爸直摇头,怎么可能,她才12岁,玩得好的那几个小男孩我也都知道。

老师很诧异,那为什么成绩一下子就滑出了前五名,这可是要升初中了,紧要关头。

我爸笑呵呵的说,我对她能升重点初中的能力从不怀疑,再说从第四掉到第六,也没多严重,小孩子嘛,有起有落也是件好事。

老师一脸同情地看着我说,别听你爸的,你爸比较二。

我爸依旧保持温暖的笑容,慢条斯理地说,我不二,只是觉得每个人所擅长的领域不同,一个音乐天才数学只有7分,你能说他不好吗?有一天世界会变得很多元,每个人都会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那个时候大家就不会为考第几名而烦恼了。

老师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爸,愣在那哑口无言。那一刻,我觉得他超级帅,简直就是我的男神。

后来我问他,多元的世界什么时候到来啊?

他笑嘻嘻地说,就在不远的未来。

于是我就一直等那一天的到来,等啊等啊,却等来了他要回乡下的消息。

我觉得他骗了我,哪有多元的世界,只有多元的家庭。

我很生气,所以,他走的那天我没有送他,躲在房间里不出去,任他怎么敲门。

- 03 -

说实话,我是很舍不得他走的,我不喜欢保姆做的饭菜,也不喜欢一进家门时,突然少了点什么的感觉。

可是我还小,也仅仅是一名刚考进初中的调皮孩子,很多事不是我能左右的。

从那天以后,就再没有人会在我放学时躲在门后,突然吓我一下,或者给我个小惊喜了。

对于没有送他这件事,我后悔很久,觉得挺对不起他的,事后我也跟他道过歉,可他在电话里说,你要是不能考个好大学,才是真的对不起我。

那好吧,我去努力。时间一晃三年,我初中毕了业,如愿考地进了全市最好的高中,我说我要回乡下看他时,他兴奋得不得了,还说要给我做最拿手的红烧鱼。

十五岁的我,很多事都明白了,我在想,或许我才是这个四分五裂家庭的罪魁祸首,如果没有我,他就不会辞去工作,也不会和我妈妈有分歧,渐渐疏远。

看着他从远处推着自行车回来,我突然觉得,原来,我和我妈妈欠了他太多。

他把他最好的青春给了我妈妈,又把余生给了我。

而这两个女人,却离他越来越远。

我没忍住,冲出去趴在他怀里哭了起来,他揉着我的头发说,呀,这是怎么了呢,冰淇淋没吃好啊,没关系,我已经叫送货车来送了,你刚来就感冒,我也没发现冰箱是空的。

我摇摇头说,爸,我不回去了,我留在这陪您。

他笑了笑,把我领进屋里说,回去还是要回去的,开学前再走,我送你。

我说,那您跟我一起回去,您要不喜欢住家里,可以在外面租房子住……

他打断了我,胡说什么,一家人分开住,让别人怎么看,这乡下多好啊,青山绿水的……”

我站起来冲他喊,您就别骗我了,我都知道了,我看见你们的离婚证书了。

他看着我,愣了一下,我说,我不小了,夏天一过,我就16岁了,我知道是我妈先提出来的,我还知道她想和谁结婚,那个叔叔每次过节都给我发红包……

我像个小兽一样,歇斯底里,尽管我知道,我这愤怒于事无补。

他依旧浅笑着看我,低声的说了一句,别怪你妈妈,问题出在我们两个身上,都有错。

送货车的喇叭在门外滴滴答答的响了起来,他一箱一箱往进搬东西,冰淇淋、薯片、辣条……居然还有一份麻辣鸡和汉堡。

父兮生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而我能做的,大概也只是站在那看着。

除了信任,我再也找不出任何东西回报给他。

- 04 -

很快暑假就结束了,他一直把我送上火车,傻笑着跟我摆手,然后又把头扭了过去。

其实,他老了,老到再也收不住眼里的泪水了。

我冲他喊,一放假我就回来。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翻了翻随身的背包,掏出一个小盒子,追起来从车窗递给我。那是一个水晶船,我八岁的生日礼物,被我打碎了,现在,他把它粘好了。

火车渐行渐远,看着手里的水晶船,我在想,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能力,将他们的婚姻粘合好。

接我的是妈妈的朋友高叔叔,我问他,我妈呢?

他说,公司忙,抽不出时间,上车吧,先带你去吃好吃的。

我摇摇头说,谢谢您,高叔叔,我认得路,自己回家就好。

我没理会他的错愕,大步向前走去,晚上我妈妈刚一进门就先把我骂了一通,你多大了,怎么那么不懂事,跟高叔叔说话什么态度。

她一边换衣服,一边又补充一句,就不能让你回乡下,才几天啊就学这样。

我生气,回呛她,是,爸爸没您有能力,所以您就跟他离婚了,您现在多厉害,公司董事长,要什么有什么……

她抓起一件衣服就朝我丢过来,红着眼圈看着我说,狼心狗肺,我这么没日没夜的忙为了谁?你以为钱那么好赚吗,你见过我陪人喝酒时有多不情愿吗,你知道每天工作12个小时有多累吗,现在好了,你们联合起来对付我……

她越说越激动,竟然哭了起来。

我走过去,摇着她的胳膊跟她道歉,于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为他平反,就这样尴尬的失败了。

我知道,我什么都做不了,我只是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小公主,柔弱的像一株小草。

几天以后开学时,我在电话里把这件事跟他说,他再一次告诉我,不是你妈妈的错,这么多年,她不容易,以后别那样伤她心了。

是的,我总是那样让人伤心,连捍卫一个完整家庭的行为,都很没有底气。

更加的无能为力。

- 05 -

时间如同过山车一般,从我的青春里呼啸而过,高三毕业,我考到了上海读大学,然后毕业,恋爱,工作。

六七年光景,就像烟云水雾一样,飘渺得很。

他在电话里跟我说,带回家让我看看呗。

我说,好,过中秋时就带回去请您把关。

他笑着说,那拉勾,不许反悔,回来我给你们做红烧鱼吃。

遗憾的是,在他看到自己的准女婿之前,我们就分手了。

大学三年,毕业两年,五年的马拉松长跑,最后他爱上了一个美国妞。

其实我知道,他不是爱上她了,只是她能帮他拿到绿卡,这才是叫我最恶心的。

他出国那天,我在黄埔江边给他打电话,刚接通我就忍不住哭了起来,我说,爸,我想你了……

他说,好孩子,没事的,老爸在,天塌不了……

第二天,我买了张机票回了乡下老家,他骑着自行车去镇上接我,把皮箱放到后座上,用绳子捆好。

我说,老爸,我想吃冰淇淋了。

他摇着头笑了笑,去给我买了一支,拍了拍车横梁说,敢不敢坐上来?

我挑衅地看着他,您行不行啊?

他不屑的撇撇嘴,你当我老了啊?

于是,我吃着冰淇淋,坐在他前面,时光一下子就回到了小学时的光景,那时候他每天就是骑车自行车送我上学的。

下坡的时候,他大声喊,闺女,坐稳了,我要放坡了。

他像个欧洲中世纪骑士一样,把自行车蹬得飞快,风从耳边呼啸而过,路边的白杨树一排排向后倒去。

那真的很炫,很拉风,那一刻,他就是我心目中的超级英雄。

只是,上坡的时候,他下来了,满头的汗,他掏出一支烟点上,坐在路上说,累了,歇会,歇一小会儿。

终究,他还是老了。

我说,您不是答应我不抽烟了吗?

他咳嗽了两声,笑着说,一个人没意思时就抽两口。

是啊,他一直都是一个人,这么多年了。

而我刚刚失去一个人十几天,就伤心得不得了。那他呢?

- 06 -

他给我做了最拿手的红烧鱼,非要我陪他喝几杯。

我说好,喝就喝,谁怕谁?

于是三杯五盏就喝了起来,他抹了一把额头的汗说,其实认识你妈妈前,我也爱过一个姑娘,差点就结婚了,后来因为你爷爷觉得他们家家风不正,死活不同意,我们就这样分开了。

他端起酒杯又喝了一口说,那时候想起来就很后悔,怎么不勇敢一点,可是后来我就想,如果我和她结婚的话,就没有你了,你说不上就是谁闺女了,那我可不干。

我说,真荣幸,幸亏当初您抛弃了她。

他尴尬地笑了笑说,其实呢,上天就给了两个人那么多的缘分,强求不得,失去未必是坏事,从其他地方会得到更多。

我知道,他是在宽慰我,我懂,可是想起来还是很难过。

于是,后来我和他就都喝多了。

我半夜起来时,看见他坐在院子里抽烟,就那么望着天空,不知道在望什么。

那个背影,很寂寞。

住了几天以后,他突然就病倒了,医生说,治愈的可能性不大,已经病很久了。

我哭的时候,他揉着我的头发说,傻孩子,人哪有不老的,这辈子生了你,我就很知足了。

后来有一天晚上,我看见他在翻一本旧相册,我想,他应该是想我妈妈了。

我给她打电话,她说回不来,公司忙得很,正在谈合作。

我在电话里跟她喊,我爸不知什么时候站到我面前,摇了摇头说,算了,她有新的家庭了,就别打扰她了。

就这样耗了两个月以后,他走了,那天下雨,雷声很响。

把我的回忆都震得轰隆隆。

我握着他冰凉的手,多希望他的超能力再次神奇,可是,超人也会老,超人要去另一个世界救人了。

我想起他说的,也许上天就给了我们这么多的父母缘分吧,但愿,来世能再见!

三七烧过以后,我整理他的遗物,发现几本手绘本,都是我小时候画过的画,还有那天他看的那本相册,里面全是我的照片,从一岁到十五岁,每张照片他都在后面写了字。

我的小公主满月咯~

真棒,小宝贝会爬了~

去幼儿园第一天,哭得可真难看~

……

上初中了,祝学习进步~

又走啦,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回来~

我就这样翻着,翻着,像要把时光翻回去一样。

院子里的老自行车在那孤零零的躺着,那个夏天,他骑着它去给我买‘甜甜心’奶油雪糕,像个有超能力的英雄一样,举着饭盒对我说,喏,冰淇淋来了。

喏,冰淇淋来了。

我合上相册,眼泪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以后这冷暖人间,要我一个人走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