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东平成"回炉第一人" 造车新势力天际迷失

subtitle BusinessCar03-26 13:02 跟贴 1 条

向东平天际汽车创始人张海亮还记得这些造车新势力的名字吗?

在向东平的工作生涯中,恐怕2017~2020年在天际汽车的3年是无奈且求而不得的。

这位曾经被任命为天际汽车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营销官的汽车老前辈,不得不在现实中低头。

近日有关向东平的最新任命下来了:现代汽车任命向东平为现代汽车集团(中国)副总裁、北京现代副总经理、销售本部长,并于3月23日正式赴任,主要负责北京现代的市场销售、营销网络等业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对于向东平而言,他应该算是负责任的和天际汽车说了再见。

2019年12月底,天际ME7终于在绍兴天际汽车第一工厂正式下线,这是自2019年3月天际汽车正式从电咖汽车更名后的首款量产车型。目前官方预售价格补贴前为381,800元,它将和蔚来、广汽Aion LX同场PK。向东平应该为其的诞生准备了很多营销手段,高端、智能、豪华、细致是为其量身打造的专属名词。

这款千呼万唤始出来的量产车型,原本计划在2020年大展其身手。但老天总爱开玩笑,天际汽车开局不利,遇上国内疫情大爆发,有关天际ME7车型的全面推进计划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下被全面搁置。

让原本营销进度落于人后的天际汽车愈发沉重。

现在的天际汽车可以做什么,怎么才能顺利出圈,是这位首席营销官该慎重考虑的事情,可目前市场情况实属无奈。

高管离职潮

或许在常人眼中,这只是一场“道不同不相为谋”的离职,可事实上,对于向东平这类拥有汽车行业数十载历练的“老人”而言,他恐怕已经嗅到了造车新势力未来前景中的不乐观性,离开是为了自己可以拥有更好的出路,合情合理。

近日在网上流传开的一张图片,记录了2020年开年之后,造车新势力行业高管离职情况。

在新一轮的新势力洗牌中,这些曾经想着“赌一把”的汽车人,还是选择纷纷做了鸟兽散,毕竟梦想和现实需要匹配在同一高度。

除了向东平将担任现代汽车集团(中国)副总裁、北京现代副总经理、销售本部长之职外,原博郡汽车营销和销售副总陈曦将加入奇瑞星途,接管营销;威马汽车出行事业部总经理刘立群离职,目前去向不明;小鹏汽车自动驾驶研发副总谷俊丽离职;蔚来的副总朱江早前也正式离职,去向不明;合众汽车营销副总邓凌则是前往上汽大通任职。

蔚来,小鹏,威马,这些已经成功站在新势力前三甲第一梯队的车企们,即便在车型,营销和市场端已拿下不小的体量,但市场销量的小众化依旧是他们目前前进道路上的绊脚石。

每月几千台销量的争竞还不足以撑起能和传统车企纯电市场匹极的优势,更何况是刚实现量产的天际汽车了。

更有意思的是,这些已知从造车新势力行业离开的高管们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回到传统车企,而向东平即将任职的现代汽车集团(中国)副总裁一职,在此之前,几乎没有与之相近的职位可以作为案例。

向东平此举,还被行业人打趣的称之为“回炉第一人”。

或许只有向东平自己清楚,他算是幸运的。在疫情节点,在新势力洗牌节点,自己可以成功的握住现代汽车这根“救命稻草”,比起其他想要跳槽却不得的汽车人而言,向东平的下一个归属,起码比起天际汽车光鲜太多。

可是,这样的离职潮如同冰山效应,旁人永远看不见海面平静之下的波涛汹涌。

众所周知,随着国产特斯拉进驻,国内新能源市场开始上演“冰与火之歌”,这位强大且嚣张的敌人,一举拿下了疫情之下的2月销售冠军,早期一直流传着的“国产特斯拉将会登顶中国新能源市场宝座”的传言,并非空穴来风。

市场开始寄希望于蔚来ES6,广汽Aion系列,小鹏P7这类有可能和特斯拉一拼高下的车型,似乎忘记了在它们身后还有一帮处于第二梯队的造车新势力们。

无依无靠的它们,在拼命”找钱“的过程中必须自我成长,但负毛利、成本、供应链、渠道等问题让它们举步维艰。

这个危与机并存的时代里,高管们的纷纷离职如同一个信号塔,告诉着世人,“他们需要一片全新的肥沃草场”。

第二梯队的天际

可惜向东平没能如约将天际ME7推给用户,在他华丽转身之后,天际汽车的营销交于了陈敏。

和向东平同宗的陈敏,都来自于上汽大众。

按照计划,陈敏上任后,将按照“战略规划”进行天际汽车的品牌建设和销售、售后服务发展,以及新零售战略发展及大客户战略运营,稳步推进天际ME7上市销售工作。

无论如何,留给天际ME7成功杀进第一梯队的时间不多了,疫情之下,陈敏的任务很重。

毕竟目前的天际汽车处境较为尴尬。

即便张海亮一直强调,天际汽车以用户为出发的原点,一直按自己的节奏走;位于绍兴的智能化整车生产基地如何先进,但市场只认销量。

而2019年12月线下的天际ME7至今没有明确的正式交付时间。

据消息称,目前天际ME7正处于批量预投产爬坡阶段,但由于疫情原因,供应链关系无法复工。特别是位于湖北的供应商目前无法判断复工日期,导致绍兴天际汽车基地无法正常运转。

这个理由并非天际汽车一家所苦恼,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主动出击。

和其他车企的想法相似,天际汽车也选择了线上直播说车,并和天猫、苏宁一起举办首秀活动,在其官方微博端忙得不亦乐乎。

但会有多大的转化率和反馈,会给天际汽车这款标榜为高端车型的品牌带来多少的实质的用户,就不得而知。

有人说,这是天际汽车的自high行为。但要知道,如果不自high,哪里来的关注度和影响力。

如创始人张海亮所言,“对于任何一家新势力公司来说,永远都是危与机并存,要想存活下去活的更好,必须时时刻刻求新求变,不但要创新,还要持续创新,传统和固化营销手法是玩不转的。”

但愿他的话可以掷地有声地转换为实际操作,而非只是自我享受的侃侃而谈。

因为当下的天际汽车必须迎头赶上,努力靠近第一梯队的车企,才有可能拿下市场的“免死金牌”。天际汽车需要做的事情还很多。

截止目前,天际汽车没有最新的融资情况,在2019年4月份,天际汽车宣布完成20亿元的A轮融资后,天际汽车目前已累计融资超过65亿元。

但在陈敏的规划中,品牌建设、销售、售后服务发展,以及新零售战略发展及大客户战略运营,这花钱如流水的规划远景,也给天际汽车带去无限大的压力。

65亿元,似乎只能打开一扇窗,让阳光透进来,然而想要得到全方位的照射,张海亮恐怕有得忙了。

毕竟曾为上汽集团副总裁的他应该比任何人都想要赢得行业的认可和尊重。

虽然大家心知肚明,向东平的离职如同是张海亮失去了一只“左膀右臂”,毕竟对于张海亮而言,向东平是值得托付和信任的人;曾经的上汽“五虎将”(首席营销官向东平、首席技术官牛胜福、首席人事官金迪、首席财务官陈晓斌、首席制造官刘岩)他们愿意为了张海亮和造车梦潇洒离开上汽;曾经“起誓”愿意一起打天下的好兄弟,却也抵不过岁月中的真实,不知道向东平的离职会不会引起天际汽车高管层的动摇,有关信任、理想和现实的矛盾也在慢慢发酵。

如今仿佛除了张海亮这类创始人,其他人均可全身而退只能道声珍重。这便是造车新势力行业的多变和无奈。

如今这些无奈的情感恐怕也只有身处其中的掌舵人才能了解到。

但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他们江湖再会。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天际ME7会顺利出现在城市的街头,到那个时候,或许才有资格讨论天际是否会进入第一梯队以及未来。

文/林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