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舆论战:惨遭失败的埃及法老 如何让国人觉得自己大获全胜

subtitle 冷炮历史03-26 12:15 跟贴 1109 条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公元前1274年的5月,当时的世界两大帝国决战于叙利亚境内的奥伦特河畔。尽管有法老拉美西斯二世亲自登场,也没有能让埃及军队完成预想的北进战略。与之对阵的赫挮帝国军队,则由共治的穆尔西利三世和哈图西利斯三世协同率领。他们之间的固有矛盾,让遭遇伏击的埃及人得以侥幸撤出战场。

埃及军队仅仅在战斗的最后时刻才挽回颜面

尽管前线军队在正面战场上遭遇失利,但当时的大部分埃及人却以为法老替自己大获全胜。哪怕是许多近现代的考古学家,也长期秉持相同的观点,将卡迭石战役当做拉美西斯二世的军事生涯巅峰。这倒不是埃及士兵的发挥有多么出色,而是他们的领袖在战后做了大量具有欺骗性的舆论宣传工作。

埃及与赫悌的两强相争

此前的埃及十九王朝,一直与赫悌人争夺地中海东岸的大片富饶土地。但他们在军事技术上完全落于下风,也在军队的动员体制方面毫无优势可言。尽管埃及很早就会利用偶然发现的陨铁,打造君王专属的战场神器,却需要面对已大量普及冶铁术的强大对手。赫挮帝国也采取一套类似后世秦国的总体战手段,让核心居民的男性能从小就进行大量军事训练。加之更为广泛的采纳铁制武器与重型战车,自然在交锋中优势明显。这也是他们能够从荒凉的小亚细亚半岛山区杀出,一路进军叙利亚、黎巴嫩和巴比伦的重要原因。

赫悌人的军事技术 完全在古埃及之上

然而,法老却不可能在国内面前承认失败。根据古埃及的悠久传统,他不仅尼罗河两岸的最高领袖,还是具有神祗血统的特殊存在。除非有难以阻挡的敌军杀到宫殿门前,就绝无可能暴露自己的对外决策低能。考虑到大部分埃及农民都目不识丁,与外部世界缺乏紧密交流,也就很容易为法老的宣传家们所轻易哄骗。但拉美西斯要的还远不止如此。他期望以更多强势手段,让国内的精英阶层与后世来者,都以为是自己赢得了卡迭石战役。

拉美西斯是最喜欢建造个人纪念碑的古埃及法老

很快,大量带有其名号的纪念性建筑,就逐步在埃及各地开工新建。虽然历代法老都有打造宏伟设施传统,但他们的工程总量都不如拉美西斯二世来的疯狂。无论是在毗邻地中海的尼罗河三角洲,还是靠近尼罗河上游的南方,都有大小不等的雕像、时刻与纪念碑竖立起来。从类似单人大小,到几层楼高的规模是应有尽有。以至于当埃及学在近代成为热门项目,拉美西斯的大名就被几乎所有学者所熟知。因为出土类似文物中,一度有近半数被刻上他的大名。哪怕到了今时今日,这位沽名钓誉的君主,还是全世界人民都最为熟悉的古埃及法老。许多原本成就远在他之上的先王,到被对比的默默无闻。

拉美西斯下令在各处建立超量的个人纪念建造

当然,关于卡迭石战役的专属纪念品也必不可少。拉美西斯就专门让弓箭制作了战场还原石碑,将自己连同座下战车进行同比例放大,以此衬托赫悌对手的渺小与无助。为了尽可能显示自己的无可替代作用,连万名为之殊死拼杀的埃及将士也大都被艺术家给故意省略。后人观赏石刻,只能目睹身姿伟岸的巨型法老,无情碾压那些扭头就跑的赫悌战车。至于更多宣布自我胜利的宣传品,也在百年时间里被考古学家大量发掘。其结果就是近现代前期的历史著作,也无一例外的将卡迭石战役视为埃及胜利。

反映法老打破赫悌军队的壁画

好在打脸虽然会迟到,却永远不会缺席!原本默默无闻的赫悌帝国遗址,在20世纪的70年代被人们无意中发现。尤其是建造在安纳托利亚山区的帝都--哈图萨,因周遭很少有大规模认为活动,得到了非常完整的保存。在赫悌人被迫放弃该地时,曾将皇室图书馆内的许多泥板档案也封存起来。里面的文书就包括大名鼎鼎的《埃及-赫梯和平条约》。通过对上古时通行的阿卡德语翻译,历史学家才首次意识到:原来是拉美西斯二世的埃及更早服软,向不共戴天的老对手祈求和平稳定。

《埃及-赫悌和平条约》的原文泥板

此外,更多黎凡特海岸的考古证据出土,也让学者们越来越倾向于怀疑埃及的舆论引导。经年累月的遗址发掘表明,埃及人在战后就停止了对西亚地区的攻势。除了小片毗邻西奈半岛的外围领地,基本上不再会像过去那样定期北伐。也就是说,拉美西斯二世在很长时间里都不敢再向赫悌人挑战。相反,他执政生涯后期的纪念碑与石板表明,埃及军队的重点转向了其他邻居。包括住在尼罗河上游的努比亚人,以及西面的利比亚绿洲部落。这些新对手的特点,无疑都是在组织体量和军事技术层面弱于埃及。当时的他们也没有习惯,大肆铺张浪费的建造纪念性建筑。所以,拉美西斯在这些区域的胜利也就得以暂时保住。

反映拉美西斯二世亲征努比亚的壁画

不过,赫挮人的两党内斗,还是在卡迭石战役后引发了帝国内乱。失去权力的年轻君主穆尔西利三世,甚至亲自前往埃及避难。拉美西斯也曾借机发难,进行过数次较为低调的北上攻略。但结局大都与先前的溃败类似,根本不能支撑自己的庞大野心。这也反过来证明,埃及军队根本没有在卡迭石战役中获胜。法老的军事才能,就只能永远停留在本国工匠塑造的一堆堆石头上。

今天,卡迭石战役的完整过程已被古战军事学家们所逐步复原。双方所使用武器的优劣,也由技术专家完成了大部分分析。但举全国之力吹牛的拉美西斯二世,依然是全世界最知名的法老。这不得不说是古埃及舆论信息战略的伟大成就!

欢迎关注网易号:冷炮历史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