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读疫情之后 特斯拉将面临的危机

subtitle AUTO总编室03-26 12:1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旦市场需求进入减少阶段,特斯拉不但将遭遇股价打压,还将被视为经营萎缩、风险畸高的公司。信念破产将导致一系列支持要素坍塌,从而进入“失败螺旋”。

截至美东夏令时3月23日下午18点16分,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3214例,当天18小时内,新增确诊8794例,美国确诊数已经飙升至全球第三。

而美国疫情的特点是全国处处开花,以东西海岸富庶地区为最。但是,基于确诊数字对美国疫情的判断,没有太大意义。因为测试严重不足,有相当多的病毒携带者未能及时检测。所以,除了各州比例相对靠谱,数据本身并不可靠。

美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已经11天,但直到20日以后,才真正认真地对待该问题。有消息称,美国陆军工程兵正计划接管酒店和大学宿舍,将其改造为医疗设施。

短期复产无望

这种局面下,2月18日前,通用、福特、FCA、本田和丰田在美企业都宣布了停产。他们的停产暂定至月底,但所有人都清楚,延期将毫无悬念。

而特斯拉的停产则扭扭捏捏。2月16日马斯克还在声称“维持最低限度的生产”。他试图保留25%的工人在岗,避免加州旧金山湾区弗里蒙特工厂完全停产。该工厂是特斯拉在美惟一工厂,雇佣了超过1万名员工。

工厂所在的阿米达尔县官员,认为特斯拉不属于“必不可少的业务”,只能维持“最低限度的基本运营”,实际上是令其关门。迫于压力,特斯拉宣布工厂停产,不过,特斯拉仍然声称位于内华达的“超级工厂”和加州超级充电站仍将运营。但是松下在2月21日宣布,23日起“超级工厂”停产14天。

这样一来,特斯拉短时间内复工彻底没了指望。不过,特斯拉宣称,公司现在拥有86亿美元现金,还获得了30亿美元的信贷额度,“足以应付5个季度”。和其他主机厂的低调不同,特斯拉很喜欢在现金流上“秀肌肉”。但86亿美元中间,有23亿美元是股价高点套利。特斯拉在2月初达到956美元的高点,当前股价已经腰斩,不到高点的一半。

这透露了特斯拉的现金流,有26.7%并非从业务运营中取得。股价过山车这种事,可遇而不可得。自己炒自己,很可能因为“内幕交易”被重罚。所以,特斯拉仍须依靠业务现金流。

既然复产无望,特斯拉收入下降到10%。根据2019年Q4财报,特斯拉每月支出3.44亿美元运营成本和4.0亿美元销售成本,现金消耗每月7.44亿美元。那么问题来了,停产期间特斯拉的现金消耗大致为多少?这决定了特斯拉能撑多久。

能撑多久?

坏消息是,特殊时期,特斯拉的成本居然比传统车企还要高。

特斯拉将承担所有零售终端的成本,包括雇佣人员、体验中心租赁和维持最低限度运营费用,还有成本高昂的送车上门服务开支(如果还有车能卖掉的话),所以,特斯拉的销售成本只能减少20%;而运营成本方面,工人放假回家,要发全薪,但加班费一类的费用可以省掉。

作为特斯拉核心竞争力的软件开发部门,坐落于以高消费、高薪酬著称的湾区,平均薪资达到25万美元/年,远比7.6万美元的一线工人成本要高。这批员工有3000人,自然也要养着。马斯克此前甚至不愿意让这些员工居家办公,就是因为他们的产出,决定了特斯拉的竞争力,而特斯拉向来以“将员工榨得一滴不剩”著称。现在这笔成本并未减少。而且,OTA服务、超级充电站服务等,都需要运营。因此,运营成本只能减少10%。

这样看来,即便不考虑融资,特斯拉手头现金还能撑13个月,看上去还不错。但实际上,这并未包括内华达“超级工厂”的支出。虽然这家工厂已经关闭,但特斯拉仍须和松下共同承担人员开支和固定支出。考虑到这一点,特斯拉的现金流还够用6个月。不过,这已经是特斯拉在过去3年里取得最大规模的现金流。可惜,如果不尽快复工,这笔钱预计将不再属于特斯拉。

失败螺旋

复工之后,问题又来了。生活基础消费将迎来报复性反弹,但苦难时期到来后,奢侈品是最早被放弃的。Model 3被东西海岸的中产阶级家庭定义为家庭第二辆、第三辆通勤车,Model 3的销售势头将被打断;而更昂贵的Model X和Model S,将更大概率陷入销售低迷。

高盛此前曾预测二季度美国GDP将衰退5%。但2月23日晚美联储宣布无限制QE,也就是宽松不再量化。市场信心已经低落至比2008年更糟糕的地步。所以,2008、2009年那种GDP连续轻微下跌(0.3%和2.8%),很可能不再重复。最坏的情况看上去已经发生。

和传统车企一样,特斯拉在生产端重资产;和传统车企不同的是,特斯拉自己把持零售端。在危机时代,后者成了大包袱,更不要提特斯拉一直努力推动的基础设施建设。这种扩张开支促进业务增长的模式,在坏年景下,将对其现金流和资产负债表构成毁灭性打击。其成本结构的前提,是市场需求持续上升,特斯拉实际上无法应对减产局面。如果减产20%,特斯拉将在复产3个月内迎来负现金流。

更糟糕的是,截至2020年底,特斯拉有38亿美元应付供应商账款。以往在现金流捉襟见肘的时候,特斯拉往往启动短期融资机制,发行票据,延后现金流压力,随后用收入冲抵此前的应付款。但减产的时候(特斯拉从未遭遇大规模减产),这种机制被打破,特斯拉将没有足够的销售收入冲抵票据。而特斯拉为了稳定供应商,提供了数十亿美元的订单承诺,2020年可能有57亿美元之多。今年肯定无法实现承诺,特斯拉将为违约支付罚金。

短融无法兑现,承诺供应商订单无法支付,特斯拉将面对全新的困境。在以往亏损的时候,特斯拉的现金流从未受到如此严峻考验。这种情形中,特斯拉所谓的信贷额度是否还能兑现,是有很大疑问的。

在1、2月份亏损严重的特斯拉做空势力,会不会放过窘迫的特斯拉?而且,因为马斯克本人质押了为数不详的特斯拉股份(比贾跃亭家族近乎质押乐视100%的吃相是强多了),在强大的资金压力下,马斯克本人可能被迫参与做空特斯拉。

在长达十几年时间里,特斯拉仍然维持了一个信念,那就是产品需求将持续上升,人们相信特斯拉远远没有释放产能潜力,制约因素在于投资不够大。特斯拉供应商、支持特斯拉的银团和投资者、消费者都相信这一点。特斯拉股票遭遇持续做空期间,该信念也未动摇。

一旦市场需求进入减少阶段,特斯拉不但将遭遇股价打压,还将被视为经营萎缩、风险畸高的公司。这是特斯拉以区区几十万辆产能,股价超越通用、福特等数百万辆产能大公司的原因。信念破产将导致一系列支持要素坍塌,从而进入“失败螺旋”。

因为运营资金的减少,客户将质疑特斯拉的维保承诺、OTA服务、充电网络的扩张能力,从而进一步导致销售减少和财务状况恶化。供应商也会要求更苛刻的条款,甚至现收现付。

如果现金危及生产线运营,工厂将会罢工,客户将撤回订金。而特斯拉将无法养活大批技术开发人员,他们多数为了高额薪水而忍受马斯克的坏脾气和苛刻管理风格。到那时,特斯拉将会迎来竞争力的根本性崩坏。

有人认为,任何公司不会因为单一因素垮台。但是疫情是前所未见的强大外力,而马斯克从未有在全球性衰退情况下的运营经验,他的扩张性战略,始终是以繁荣的市场为前提。

特斯拉上海产能逐渐提升,将增加特斯拉的稳定性。不过,如果在全球经济势头不妙的时候拒绝改弦更张,特斯拉的前景不妙。马斯克的冒险主义是否允许他采取收缩战略,将值得一看。不管如何,疫情后复工开始的几个月,将决定特斯拉的命运。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