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不能忽略的天津名人——锺世铭

subtitle 天津记忆03-26 12:04

图文|张今声

北洋大学是中国第一所现代化大学,它创办于1895年,最早的校舍在天津大营门外梁家园。庚子事变后,德军占领了校舍。1902年8月15日,袁世凯接管天津,随之直隶总督衙门也搬到天津。恢复北洋大学被提上议事日程。几经交涉,德军不肯归还校舍,袁世凯将位于北运河畔的西沽武库划归北洋大学为新校舍。

下图:北洋大学位于梁家园的最早校舍,今海河中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西沽武库(今河北工业大学)是北洋军械局存放武器的仓库,亦毁于庚子事变。主管北洋军械局的张士珩在《竹居小牍》复子鹏信中言道:“于西沽武库以工程余羡建楼三楹,颜之曰‘韬门’,临潞河,榆柳万株,水木之胜,为七十二沽所无。每之库简庀毕,辄放散掾史,倚一胡床,支颐宴坐,收揽水光帆影,以消浮生半日之闲。书剑无成,闲官武库,一楼伫兴,惟人与器义均韬养彻之。”其笔下之北运河、西沽之景色凄迷,令人羡慕。

1903年北洋大学在西沽武库成功复校。复校后的第三班尚未毕业,便于1906年全班被送出留学,锺世铭就在其例。可以说就读北洋大学奠定了锺世铭一生的事业。

留洋进士

下图:锺世铭先生像

锺世铭,字蕙生。生于1879年,卒于1965年,天津南郊于家台人。锺世铭出身于书香之家。其父锺筱云曾就学于天津辅仁书院。锺世铭开蒙时即随其父熟读四书五经。锺筱云的虽然走的是科举考试的路子,但他不是迂夫子。锺筱云看到国事式微,西学东渐并深知八股取仕的弊端。因此,当高凌雯、王世芸、林墨青等于1901年创办普通学堂时,锺筱云即命锺世铭考入该学堂,接受新式教育。后,该学堂更名天津府官立学堂,故而锺世铭履历有“天津府官立中学堂肄业”。天津府官立中学堂于丁家立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下图:丁家立(Tenney Charles Daniel,1857-1930)

丁家立(1857-1930),美国公理会教士,外交官。1887年,在天津设立中西学院,自任院长,直到1895年。同时,他还兼任美国驻天津领事馆副领事,受聘为天津中西学堂总教习。1900年,丁家立任都统衙门总文案。1901年春,成立天冿普通学堂得到都统衙门总文案丁家立的允许,1902年,更名“官立中学堂”。丁家立并任该学堂督办。锺世铭于普通学堂肄业后,考入北洋大学土木工程系。锺世铭曾言道,之所以于官立中学堂肄业而考入北洋大学,一是受到父辈的允诺;一是受到丁家立的影响。

1903年(清光绪二十九年)丁家立出任北洋大学“留美学堂监督”,锺世铭因学业出众,成绩优秀,颇受其青睐。

1904年,北洋大学总办钱镕离任,由沈桐接任,并奉直隶总督袁世凯之命整顿学规,制定《天津大学堂新订各规则》。沈桐一边整顿学规,一边对学生进行严格的考试。在此次考试中锺世铭获得佳绩。1905年(光绪三十一年一月初六)《申报》刊出:“天津西沽大学堂,功课素称完善。去岁经沈观察竭力整顿中西科目,两得其平。年终大考,经督宪(袁世凯)评定甲乙,兹将国文一等念(二十)六名姓氏列左”,念(廿,二十)六名中,锺世铭赫然在列。

1905年,清廷派大臣出洋考查政治。直隶总督袁世凯奏请派北洋大学生随同考查政治大臣一同出洋游学,清廷获准。袁世凯遂照请北洋大学总教习丁家立选派优秀生随同。1905年8月26日,《申报》有“兹将丁君所开各生姓名籍贯照列:……锺世铭直隶天津县,矿……右十一名皆依平时大考等级而开送者。”另有四名为学堂监督罗敦融开送。此次随考查政治大臣出洋的北洋大学生,清廷另有目地“带往各国分科留学”,又言“丁君之意,擬令学生至外国先入高等学堂肄习一二年,然后再进大学堂研究专门,如是则所学方能登峰造极,有禆实用。”锺世铭在北洋大学就读于土木工程系,然而在申报时丁家立缘何将锺世铭列入矿冶工程?当时,各国列强在中国到处开矿,大肆掠夺中国的资源,这深深地刺激朝中的官僚。北洋大学在开办之初即设有矿冶工程。可学习此专业人数不多,且考试优异者不多。丁家立为了多保送学生出国留学,不得已变通锺世铭所学专业。从中也可看到丁家立的良苦用心。在游学各国其间,锺世铭眼界大开,欧洲的政法体制及社会制度,令他十分向往,这也为他后来弃工科而学习政法专业增加了信心。

1906年,锺世铭被派往美国哈佛留学。他在选学院系时,就学于法政研究院攻读,并以优异成绩获得法政学硕士学位。

1910年,锺世铭学成归国。清廷于同年农历八月初五日公布《学部考取东西洋游学名单》,在“英美毕业生三十四名”有钟世铭。同月初八日清廷学部举办“游学毕业生考试”,题目为《刑法之适用限于国境内一切犯罪此原则也,然有时国境外之犯罪亦可适用本国刑法,而国境内某犯罪转不能适用,能一一指明其事实说明其理由欤》。当时考生大多不能解释命题意旨之大处,含糊敷衍。锺世铭凭着丰富的学识,缜密的思维,完成试卷。八月廿二日《申报》公布“游学毕业生等弟名单”并分为最优等、优等、中等。锺世铭获得最优等。

另据《光绪宣统两朝上谕档案》第37册载:“宣统三年四月初六日(1911年5月4日),奉上谕此次验看之学部考验,游学毕业生锺世铭著赏给法政科进士。汪燨之、李庆芳、张恩绶、陈模、蹇先骢均著赏给法政科举人……”

1911年(辛亥四月廿四日),锺世铭廷殿试获一等并点中翰林,入翰林院编修。当时,从科举考试出来的翰林们把持着翰林院,他们根本看不起留洋归国后考中的翰林。锺世铭只是在翰林院挂个编修虚衔,不久被派赴欧洲游历英德俄意奥等国宪政。正当锺世铭在上述诸国详细考察之际,国内局势动荡,清廷命其归国旋充直隶省学务公署专门科员兼直隶高等工业学校教授,主讲英语。锺世铭知识渊博,英语极佳,且又能因材施材,受到教员及学生的好评,又因其办勤勉,精通学务,不久由直隶学务公署科员升任副科长、科长。

致力教育

锺世铭在教授直隶高等工业学校时,因其才华出众,教授有方,受到该校校长周学熙的赏识。

周学熙(1866-1947),字辑之,号止庵。中国近代著名实业家。入袁世凯幕下,主持北洋实业,是袁世凯新政的得力人物。1903年赴日本考察工商业,回国后创办直隶工艺总局。1907年出任长芦盐运使,并两度出任民国政府的财政总长。周学熙在办实业,出任为官时及与列强打交道时,深感人才难得。而锺世铭杰出的才华,使得周学熙对其青睐有加。随着周学熙任职的变更,锺世铭更是随其左右,可谓“股肱之臣”。锺世铭事业的腾飞离不开周学熙的提拔。

下图:周学熙

1912年6月,锺世铭任直隶高等工业学校教务主任并在北洋法政专门学校教授法律。锺世铭兼职北洋法政专门学校,源于张恩绶。

张恩绶,直隶深州城内西街关人。早年赴日本留学,入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科。归国后,应学部考试,授法政科举人。后任北洋法政专门学校堂监、校长。1913年4月27日《政府公报》第349号所载《内务部批(第二百七十一号)》称:“原具呈人北洋法政学会会长张恩绶。呈悉。查该会以研究法政学术为宗旨,尚无不合,应即准予立案。惟请所有由会出版书籍予以版权一节,应俟将书籍呈到,再行核办。仰即遵照。此批。中华民国二年四月十五日。内务总长赵。”北洋法政学会设在北洋法政专门学校内,校长张恩绶兼任北洋法政学会会长。

下图:张恩绶(1881-?)

早在1912年12月,北洋法政学会已编译出版发行《〈支那分割之运命〉驳议》。《支那分割之运命》一书于1912年10月在东京出版,署名复堂学人,即中岛端。该书内容中,充斥攻击中国的无耻谰言。该书出版后,北洋法政学会立即组织翻译,对其荒谬观点予以驳斥。驳议的主要形式是“译者曰”(即加按语)和眉批。按语共计五十九段,眉批共计一八四处。当时,李大钊作为北洋法政学会的编辑部长之一,应负责统筹全书的编译和出版、发行事宜,李大钊也应该是主要编译人员。《〈支那分割之运命〉驳议》一书,于1912年12月出版发行。1913年4月,北洋法政学会又重印此书。

1913年3月,北洋法政学会又完成《蒙古及蒙古人》第一卷的编译工作。

北洋法政学会成员中的政治态度或政治倾向不一而足,既有清末参与国会请愿运动的主要成员或积极分子(如田解、凤文祺、张竞存等),也有当时激进的革命派人物(如王宣、汪瀛、童启颜等),但大多属于立宪派分子(如时已担任直隶省临时省议会议员或已参加统一党、民主党等党派)。李大钊当时为北洋法政学会中的骨干成员,锺世铭为该校教师。他们二人之间有无交集,尚未见诸任何资料,但他们二人之间有师生之谊。为支持北洋法政学会,锺世铭以“名誉赞成员”身份捐款,支持该会工作。

盐税是国家重要的收入来源,盐税的好坏直接关系国家财政的收入。无论是国家与地方都期待盐税收入的稳定与提高,这就离不开专业的管理人才。1920年成立于北京的盐务学校,是近代中国为培养盐务人才而建立的第一所专门学校。早在1917年就有报道:“各省盐务,内容至为纷歧,非先预储人才,不足以收驾轻就熟之效。兹闻院部电致各省盐运使,务各就所辖盐区,筹建专门盐务学校一所,为将来整顿盐务之用。”成立盐务学校的目地,是为培养现代化的专业盐务人才。1920年4月7日,财政总长兼盐务署督办李思浩上呈《为盐务需才,亟应设立盐务学校以宏造就文》。同年5月,李思浩在《呈大总统拟定盐务学校章程缮折呈鉴文》中写道:“本校以造就盐务专门人才为宗旨,学生以深通中外文字、研究薄记、法律、经济、理化及关于各项关于盐务知识为成效,尤以敦品励行通晓经中诸书为进行之实践。”表明成立盐务学校的宗旨和培养目标。盐务学校亦称“北京盐务专门学校”,系北京政府盐务署与盐务稽核总所于1920年4月合办,它的倡办人是张弧。但办学校需要精通教育,又要具备现代知识的人才,锺世铭以盐务署参事兼任该校校长,校舍在北京东城大纱帽胡同。

盐务学校成立后,经费一直处于紧张的状态,常常难以为继,因而无法进行化学方面的教学及试验。锺世铭为此常常奔走于各个派系之间,为学校筹划经费。最早学校不收学费,后来迫不得已才取。盐务学校自成立之初,就是一所“高投入,低产生”的学校。高投入表现在其不惜重金聘请教师,其教师许多有留学背景,具有硕博学位,如:法学教员郑天锡、翻译教员彭沛民、盐政教员左树珍等,另外还有外籍教员。

关于学生学习课程,锺世铭根据在北洋大学学习及美国留学的经验,结合实际情况,设置“别科”和“本科”两种。本科课程则多一些,本科如下:

第一、二年:中文学科(经学、国文、史学、盐政沿革史),英文学科(英文、算学、物理、法律、经济、体操)。英语每星期钟点数12,国文每星期钟点数为6,其他学科或3或2。第三、四年:中文学科(经史、国文、盐政沿革史、现行盐务法规),英文学科(英文、算学、化学、政治、货币、薄记、统计、外国语、体操)英语每星期钟点数为10,其他学科3或2。

从这份开课名单上,可以看出锺世铭对于盐务教育,煞费苦心。课程丰富而又富有现代性,是一所科学合理的现代化学校,同时它是中国近代盐务现代化的标志。它是一所针对性强、实用性、实践性强且区于别于同时代那些综合类大学的专门学校。它类似于今天的高级职业培训学校,这种由国家产业机关创办学校的模式,尤值得今人好好思考一番。这个存在15年的盐务学校,为近代中国培养了200多名现代盐务人才,做为首任校长,锺世铭居功至伟。

1929年,6月16日,北洋大学天津同学会成立,锺世铭出任会长。1933年2月6日,北洋大学代校长李书田决定增设讲经,其顺序为《大学》《中庸》《易经》,并邀请锺世铭于2月11日开讲。锺世铭此次讲经受到学生的好评。

1932年,李实忱于天津创办国学研究社。李实忱,名廷玉(1869-1952),天津人。保定将弁学堂毕业,曾任九江镇守使、江苏督军公署参议、江西省长等职。1922年卸职返津。李实忱在创办国学研究社时言道:“民国肇造以来,二十有六矣。欲正人心,而人心日趋于险诈;欲厚风俗,而风俗愈极于卑污。试为参致此之由,实起于民三废经,民七废孔,有心人难怒焉之。”李实忱此言某种意义上也代表锺世铭的想法。当李实忱找到他后,锺世铭欣然担任天津国学研究社副社长,并主讲《大学》。国学研究社以“三不收费”而闻名。不收报名费、不收讲义费、长期听学不收学费。其开办所用经费由李实忱承担,运营费则由各发起人按月分捐。身为副社长的锺世铭按时捐款,直到1937年国学研究社停办。后来在天津传承国学研究的龚望、余明善、陈隽如、王坚白、冯谦谦、张淑纯、刘炎臣等皆出其门下。

下图:锺世铭为龚望作联

1933年夏,耀华中学筹建礼堂。爱国人士、社会名流纷纷捐款。赵天麟在《本校礼堂落成记》末尾言道:“《周礼》云:‘国功曰功,民功曰庸’。”他主张将兴建“耀华”礼堂捐款人的姓名,镌刻在礼堂前庭的墙壁上。据此碑记载,锺世铭捐银1000元。锺世铭因其早年学过土木建筑,耀光中学校舍的建计,他亦参与其中。

下图:耀华中学礼堂

抗战胜利后,北洋大学复校,锺世铭被聘任伦理学教授。1946年5月茅以升出任校长,在其未到任之前,由金问洙代理校长,锺世铭出任训导长。抗战期间,北洋大学曾被日军战领,战后该校一片狼籍,百废待兴。1947年8月18日,《申报》有消息:北洋大学代理校长金问洙辞职,在校长茅以升未北来前,校务由训导长锺世铭暂代。1947年第二期《教育通讯》有《锺世名代理北洋大学校长》载:“代理国立北洋大学金问洙因病亟需调养,呈请辞职。教育部予以照准,并派该校教授兼训导长锺世铭为该校代理校长。按锺君天津人,六十七岁,北洋大学工程系毕业,曾得美国哈佛大学学士及硕士学位,历任直隶高等工业学校教授,教务长,翰林院编修,直隶学务公所专门科长,北洋法政学校教授,财政部盐务稽核总所坐办总办,盐务署编译处参事秘书,总务处处长,财政部盐务学校校长,财次部次长兼盐务署署长,财政部部长兼盐务署督办,奉天交涉总署署长兼东三省交涉总署署长等职。”教育部之所以不烦其烦罗列锺世铭的履历,其意在借助锺世铭的声望,来缓解因教育经费紧张带来的不安因素。另一方面,锺世铭曾出任过财政部次长是个理财好手,捉襟见衬的经费或可经过其手能用在应用之处吧。

同年12月26日,教育部发言人言道,北洋大学自茅以升辞职后,改由刘仙洲继任,在刘未到任前,由锺世铭教务长暂代。并追加经费15亿元,为建设扩充之用,如嫌不足,教育部限于实际支配,现实无法补益。此时的北洋大学处于极端困难时期,锺世铭代校长利用种种条件,使出浑身解数采取有效措施,维系校务,保证教学。然而好景不长,终因物价飞涨,教育经费拮据,办学愈加困难,仅坚持几个月的代校长后,他终于提出辞呈。锺世铭曾对其弟子刘炎臣说过,自己平生事业的发达皆源于北洋大学,那个时侯想回馈母校,带好北洋大学,使其走出困境,自己无能啊。是夫子之道,亦是无奈之言。

从政为宦

1913年,袁世凯以办理善后为名,向英、德、法、日、俄五国银行借款,总款为2500万英镑。以中国全部盐税为抵押,设立由外国人控制的盐务稽核总所征收全部盐税。以盐务署署长兼任总办。周学熙参加签订“善后借款”合同,并以财政总长兼盐务总办。周学熙有感于由外国人控制的盐务稽核总所若无精通法律和洋务的有识之士参与其中,中国的盐税大权势必旁落。他决定采取“掺沙子”的办法,将精通法律和洋务的有识之士,尽量网罗其中并不断壮大,此举颇类其当年“以滦制开”之翻版,锺世铭、武光建等正堪大用。因此,周学熙将锺世铭调往盐务稽核总所并任筹备委员会委员。

武光建,广东新会人,著名翻译家,师从严复。锺世铭与武光建二人皆通中西学,相谈之下,一见如故。在以后的工作交往中,二人相互支持,相互协助,他们的友谊终生不渝。

盐务稽核总所的设立,既要让外国人过的去,又要最大限度保证中国的利益,故而在制定其规章制度时,颇费周折。锺世铭用其所长,在规章制度建立时,倾尽全力为中国争取最大的权益。这些条例或许在外国人面前不堪一击,但其爱国之情,不容忽视。因了锺世铭在筹备其间的表现,1914年1月1日,袁世凯发表总统令,给予锺世铭“四等嘉禾章”。并擢升锺世铭盐务署坐办兼盐务编译处坐办。周学熙辞职后,1914年2月,周自齐出任财政总长兼盐务署督办。周自齐有“理财高手”之称,据说他理财的妙招之一,就是从英国贷款到美国换成美元,然后再到英国换成英镑去购买廉价的日货高额卖出获取利润。这在当时亦是高明之举,但是盐务稽核总所关系着国家的实体经济,何去何从?锺世铭联合武光建等在其职权内据理力争,因他们办事圆融,谙通西方法律且力排众议,使一些看些小事而可能引发为大事的问题得到圆满解决,同年,12月28日,袁世凯发表总统令,给予锺世铭、武光建等“三等嘉禾章”。

1915年,周学熙复任财政总长。1916年6月29日,袁世凯发表总统令:“财政总长兼盐务总办周学熙呈请任命锺世铭为盐务署参事,应照准。此令。”同年,7月11日,袁世凯发表总统令:“财政总长兼盐务署督办周学熙呈擬将盐务署参事叙列四等等语应照准。此令。”此令中,锺世铭又得到嘉奖。在十几天内,锺世铭连获嘉奖,可称为“异数”。袁世凯复辟其间,周学熙奏称,锺世铭勤劳卓著特进为少大夫。之所以在不长的时间内锺世铭屡获嘉奖,这与周学熙与张弧之间的矛盾有着极大关系。周学熙提拔锺世铭是为了制衡张弧。另外,锺世铭之所以连获嘉奖,也与当时袁世凯急于称帝有关,他意在网罗人才并为其所用,这也是其常用手段之一。

张弧(1875-1938)原名毓源,字岱杉。1912年任两淮盐运使任,转年任盐务筹备处处长,旋改财政次长,并兼盐务署署长,盐务稽核所总办,1923年署理财政总长。锺世铭虽然身在官场,但他在周学熙与张弧之间尽量秉持中立的态度,在夹缝中生存。他尽量干好实事,故受到褒奖颇多。后来,他任盐务总署顾问兼秘书、北京盐务学校董事长。

下图:张弧

上世纪二十年代初,直奉两系军阀把持着北洋政府,且明争暗斗,相互倾轧。1921年11月10日,北洋政府内阁决定,锺世铭代理财政部次长兼盐务总署署长。这个决定颇令人意外,同时北洋政府为此事并专电回复张作霖(1875-1928,奉系军阀。时任蒙疆经略使,辖热察绥特区,并进京组织梁士诒内阁)。有关锺世铭此次的升迁,当时《申报》有《财政部暗潮已平》报道:“财政部提议,该部财政次长兼盐务署署长、稽核总所总办汪士元未到任之前,擬以参事锺世铭代理,议决照办。议毕之后,即由高凌霨同齐耀珊进府报告……惟闻锺氏与奉天方面颇无任何渊源,此次竟能得其电保,颇出人意料之外。”其实,锺世铭此次升迁,是直奉两派斗争的既得利益者。直系欲保举汪士元,而奉系欲举王永江,因了王永江在东三省财政位置上,分身乏术,故张作霖力保锺世铭,名义上为国家择人才,实则要挟北洋政府,若不同意锺世铭代理,则索要军饷。可见,锺世铭此次升迁是直系妥协的结果,这也为锺世铭后来的亲奉留下了伏笔。

1922年12月26日,锺世铭被免去财政部次长之职。之于免职原因,同年12月23日,《申报》有《财部两次长之暗潮》称:“锺世铭与张作霖从未见,此次张氏到京,始登门趋谒,并从盐款项下腾挪三十万元,拨奉军边防费,以求得张氏欢心。”当时,曹锐任直隶省长,锺世铭从盐款项下拨给张作霖边防费之际,恐曹锐不悦,特派盐务总署顾问钱崇垲赴津向曹氏说明此举,并非亲奉。不料,曹锐察知其情,对钱崇垲大加申斥,并开除崇垲在曹锐处的咨议一职。锺世铭知此情后,十分愤怒,兼之他的财政次长是张作霖提名而被任用的,所以他一意趋承奉系,藉作护符。从此,每当奉天向财政部索饷时,锺世铭都积极配合。如:以盐馀作担保,发行国库券等。此事虽未能成功,但也看出锺世铭亲奉的态度。另,因盐款存放问题,锺世铭与罗鸿年起了争端。当时财长高凌霨因躲避债主,不到财政部上班,并将部务委托罗鸿年,而锺世铭依仗与高凌霨交情深,颇轻视罗鸿年。如,同年11月,盐务总署账面190万元,除还给外国银行100万元外,锺世铭将馀下90万元付给与其关系密切的银行,遂使政府扩充京师八校教育之费用,迟迟不能解决。又因许多部门发不出工资,引起众人围在财政部或锺世铭府邸索晌。同年12月26日,张弧出任财政部长。之前,张弧任盐务署署长时,本为锺世铭上司,而署中重要职位又多张弧故旧。锺世铭上任后以裁员为名,裁去张弧的旧党,故而二人结下冤恨。此次张弧出任财长,故锺世铭被解去财政次长之职当在意料之中。

1923年2月16日,因北洋政府财政已到山穷水尽地步。张弧上台后发行1400万盐馀公债,惹起众怒。有人欲推举时任盐务署长的锺世铭替代张弧。不知未何此举未能成功。有消息称,3月6日,徐世昌示意锺世铭代理部务,锺世铭力辞。3月21日,锺世铭奉政府令来津与张弧筹商军警饷款。张弧没有办法,亦不回京。锺世铭只好回京复命,政府有意以锺世铭替代张弧。亦有史料称,锺世铭代理过财政部长。但笔者查阅大量资料,未发现有锺世铭代理过财政部长之任命。但锺世铭来津与张弧会面并商筹饷款,亦表明锺世铭有可能已代理部务之职,这有待于材料的进一步发掘。

1923年6月23日,锺世铭被当时总统指令收押,理由是其于第一次直奉战前交付奉军150万元,未有收据。“其在任上,不止接济奉军一项,其他项目亦多”。收押锺世铭遭到奉系张作霖的不快,他质问北洋政府。面对奉系咄咄逼人之态,北洋政府只好采取息事宁人的态度,7月28日,锺世铭一案已有结果:锺世铭接济奉军150万元,系因当时奉势赫赫,情在可原,法院只须将收据取回,即可释放。8月初,锺世铭获释,至于是否有收据,或后被收据,不得而知。

1924年3月15日,张作霖以交涉署张寿增办理外交欠得体要求政府更换。张寿增辞职,北洋政府即令锺世铭当晚接任。6月14日,《申报》消称,锺世铭办理日俄交涉颇重视国权,并在张作霖左右力主直和平。

北洋军阀时代,中国的内政外交,政出多门。各派系军阀与政府往往意见相左,且独行其事。1924年7月9日,东三省设立奉天交涉署,锺世铭出任署长。同年,张作霖之东三省自治代表郑谦、吕荣寰、锺世铭与俄代表库米聂措夫订立俄奉局部协定七条等等。同年10月,第二次直奉战,以奉系用利告终。李思浩出任财政部长,并邀锺世铭出任财政部次长兼盐务总署署长。12月7日,锺世铭上任。但在人事上,任世铭与李思浩发生矛盾。12月30日,张作霖命锺世铭筹备款项并将盐务总署人员全部换掉。锺世铭只好照办。

当时,盐税是一大税种,常常被军阀截留。1925年,吴佩孚截留盐税一事引发哄发,各地军阀欲纷纷效仿。身为盐务总署署长的锺世铭居中调停,而“据闻张英华(吴佩孚割据之地负责盐务)此举,于代吴佩孚谋划拆台而外,复颇有与现任盐务署长锺世铭为难之意味(《申报》中华民国十四年十一月三十日)”。吴佩孚要拆张作霖的台,这是军阀之间的争斗,对于此事,锺世铭虽为盐务总署暑长,但也无可奈何,只好一走了之来到天津。而政府限令其10月30日晋京,锺世铭回京后,此事最后不了了之。

当时政局十分混乱,派系林立,且财政开支入不敷出。无奈之下,锺世铭去职后其赴沈阳闲居。

热心慈善

官场的尔虞我诈,颇令锺世铭生厌,他毕竟是有操守的文人。从此,他在也未涉足官场,而是致力于慈善及教育事业。

北伐胜利后,锺世铭来津居住。1928年4月11日,天津英租界工部局选举锺世铭、庄乐峰、陈巨熙当选本年度华人董事,当时英租界有6名英人董事,3名华人董事。锺世铭在任期间,尽量维持华人的利益。

大约在上世纪三十年中期,锺世铭主持天津明德慈济会(编者注:其在黄家花园投资兴建的里巷,亦称明德里),办理公益社会事业。孙似楼在致龚望的信中写道:“锺先生曾在估衣街某善会讲经书,余旅津时到会址参观,敬服已久。”孙似楼,近代著名诗人,教育家。建国后被聘为中央文史研究馆。曾与毛泽东、柳亚子等人唱和诗词。孙似楼此言当是锺世铭主持该会时。从孙似楼的言语中,可见锺世铭登堂讲课的神采。1947年(中华民国35年)明德慈济会上书天津市社会局改选该会负责人。社会局4月29日回复:“兹派钟世铭、程岳儒、徐汉章等为改选负责人。”又有:“世铭等遵于5月1日到会就职。”可见,锺世铭主持该会时间之久。1949年后,该会自行解散。

下图:明德慈济会呈天津市社会局材料及批示公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锺世铭休闲在家,过着平淡的生活。1963年,锺世铭延请龚望在其府上为晚辈及朋友的孩子们义务讲授国学、书法。1965年农历12月9日,锺世铭去世。龚望于其学生王万中手中得锺世铭尊人锺筱云手稿二页,为之装池,题签《钟筱云先生辅仁书院课艺》并有跋:“乙巳十二月初九日,蕙生夫子病逝,嗣子耀华于十一日偕妇返津,翌日棺殓,十五日殡出,葬于南效于家台祖茔。葬毕,生耀华夫妇即将全部房舍、书籍、器物等,一律处理净尽,丙午正月初四日返沪。当其变卖书籍时,余曾与迟东升学兄向其建言,先人之手泽遗稿应当注意保存。渠言凡书籍,皆献政府,应由政府甄别。谈未毕,其妻于门外唤之出,实则书贾三人已候楼上多时矣。当即将各屋所藏中西图籍,扫数售出。楼道院庭,街门左右,为之填塞,大车以载,往返多次。即余所知,如《说苑》八函,仅买去七函、《越缦堂日记》八函,仅买去六函,尚有其他剩余残本甚多。购买者之所以不加细检,必其价廉已极,毋庸细检也。书籍卖后,楼上下各屋所余之断简残篇,满地皆是,积有尺许之厚,往来行人践踏而过。如是者数日,专待收废品者清除。此册即筱云太夫子应课辅仁书院之八比试帖,乃同学王万中于废纸堆捡获者。课艺虽无足珍,然亦先人手泽。设先师在堂,必不忍其如此践踏。自告终至殡葬,不及旬日,尸骨未寒而竟凌替若是,为之伤感者久之。因装成册,以付裕国,俾知区区微物,能保存于劫火之余者,亦甚非易事。若非万中同学留心故纸,又将何从而见之哉!”

锺世铭出身晚清,历经中华民国、日伪统治、中华人民共和国,可谓阅尽沧桑。他早年志在科学、法制救国,阴错阳差使其步入政坛。因其文人秉性,又不谙官场规则,数度碰壁,遂退归林下,致力于教育、慈善事业,直至其终。

锺世铭小传:

锺世铭(1879-1965),字蕙生,天津人。清末北洋大学(今天津大学)毕业。后入美国哈佛大学得法政学博士学位,清廷赐进士;复经殿试,点翰林,授翰林院编修。历任直隶省学务公署专门科员兼直隶省高等工业学校教授、直隶学务公署副科长、科长。北洋政府时期,先后任直隶高等工业学校教务主任兼北洋法政学校教授、财政部盐务稽核总所筹备委员会委员、盐务稽核总所坐办兼盐务编译处坐办、盐务总署顾问兼秘书、北京盐务学校董事长。1921年,任财政部次长兼盐务总署署长,1922年免职。1924年复任财政部次长,1925年免职。北伐后,在天津办理社会公益事业,主持天津明德慈济会。1932年任天津国学研究社副社长。天津沦陷时期,隐居不出。日本投降后,北洋大学复校时,一度担任训导长并代理校长。

(编辑:傅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