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严禁野令!1500亿产值600多万个野生动物养户受影响!业界呼吁建立补偿退出机制‖抗疫助农大家谈.礼蓝动保特约

subtitle 农财宝典畜牧版 03-26 08:16 跟贴 56 条

据了解,2018年食用野生动物养殖业产值约1494亿元,如今受疫情影响,整个食用野生动物养殖业面临不同程度损失。而在“最严禁食令”面前,很多地方的野生动物养殖产业正面临转型和转产。

全面"禁野"后,特种养殖产业何去何从?补偿退出机制或帮助企业加快转型!‖抗疫助农大家谈.礼蓝动保特约

南方农村报记者 赵飘飘 实习生 林晓岚

2月24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明确自2月24日起,在原有法律禁止食用的野生动物的基础上,全面禁止食用“国家保护的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以及其他陆生野生动物,包括人工繁育、人工饲养的陆生野生动物;全面禁止以食用为目的猎捕、交易、运输在野外环境自然生长繁殖的陆生野生动物。

在“最严禁食令”面前,很多地方的野生动物养殖产业正面临转型和转产。

多个食用野生动物产业受困

“最严禁食令”一出,很多网友都替华农兄弟捏了把汗,毕竟他们的花式烹饪竹鼠在短视频平台上实在是太火啦,播放量上亿,很多人都是因为他们才认识竹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概一月底接到通知,竹鼠生意就暂停了。”华农兄弟刘苏良表示。据了解,华农兄弟养殖场在江西省赣州市全南县星辰竹鼠养殖场,华农兄弟自2014年开始竹鼠养殖,已经有6年。如今,曾经直播100种吃竹鼠理由的他们,已经开始吃素,直播内容也变成了挖竹笋、吃竹笋。

华农兄弟因为在网上有一定知名度,转型转产相对比一般养殖户容易。更多的竹鼠养殖户可能正在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广东省韶关市南雄县全鑫竹鼠养殖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吕杰介绍,合作社投资300多万元养殖的5000多只竹鼠,如今被“判了死刑”。“投资竹鼠等特种养殖的,多是农村创业者,如今每天要3000多元的养殖成本,资金压力很大,已经顶不住了。”吕杰无奈的说。

疫情暴发前,竹鼠属于新兴产业。很多地方政府鼓励竹鼠养殖,如广西鹿寨县导江乡、贵州镇远县竹坪村、江西崇义县……但如今,竹鼠养殖成了烫手山芋,政策未明确之前,大多数种植户都得暂停销售,暂停销售意味着钱只出不进,养殖户经济压力大,还有一些准备扩大养殖的,计划也被迫落空。浙江多地还封闭隔离竹鼠养殖场。

和竹鼠一样处于困境的还有蛇。在湖南永州、郴州、衡阳、湘西等地养蛇企业较多,整个湖南有2000多家,持证的1000多家。广西、贵州、云南、四川都是养蛇大省。疫情之下,蛇厂也面临巨大压力。

同样是蛙命不同。3月初,农业农村部与国家林草局协商,把《人工繁育国家重点保护水生野生动物名录》、《国家重点保护经济水生动植物资源名录》,以及农业农村部公告推广的水产新品种等作为划分依据,将列入上述名录的两栖爬行动物,明确由农业农村部按照水生动物管理。牛蛙、美国青蛙成功“洗白”,但黑斑蛙、虎纹蛙(田鸡)养殖户仍充满迷茫。据了解,全国黑斑蛙生态养殖已达到年产销量9万~10万吨,市场消费规模达到近30亿元。受疫情影响,黑斑蛙、虎纹蛙养殖一筹莫展。

据了解,2018年食用野生动物养殖业产值约1494亿元,如今受疫情影响,整个食用野生动物养殖业面临不同程度损失。 2016年,全国食用动物产业的从业者已达626.34万人。

多地出台补偿退出机制

3月23日,广东省肇庆市农业农村局、林业局共同起草《肇庆市关于支持以食用为目的陆生野生动物养殖项目转型退出工作方案(征求意见稿)》,旨在支持、指导和帮助野生动物养殖场(户)调整和转变生产经营活动。

据统计,肇庆市现有各类以食用为目的的陆生野生动物人工养殖场(户)423家,涉及竹鼠、眼镜蛇、滑鼠蛇、泰蛙等11种,现有存栏数560多万只(条)。

肇庆市确定属地管理、应退尽退、依法补偿三个原则。县(市、区)政府为责任主体,负责本辖区以食用为目的的陆生野生动物养殖场、养殖户退出和调整、转产;推动以食用为目的,且未纳入畜禽遗传资源目录的养殖陆生野生动物全部退出;对受影响的养殖场、养殖户依法给予一定补偿,补偿标准由市统一制定,补偿资金优先从村集体经济收入、单位帮扶资金、产业扶贫资金等渠道解决,确无法解决的,可由相关县(市、区)按程序从财政涉农资金中统筹考虑。

同样,3月20日江西省林业局提出,“积极争取上级有关支持,尽快完善并出台食用性人工繁育野生动物补偿工作方案,切实维护群众利益。”同日,安徽铜陵市要加大帮扶养殖户的力度,鼓励养殖户做好转产转型。

另外,在四川省攀枝花市、乐山市和云南省楚雄州、广西壮族自治区凭祥市、贵州省荔波县等地都提出,对面临的补偿资金、野生动物收容安置、社会风险评估等制定初步方案。

特色养殖转型

食用转药用

疫情之下,湖南永州异蛇科技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谭群英多日难入眠,她在仔细研究了政策后,终于找到了转型之路。“转产、转项养殖是最好的出路。”谭群英介绍,《决定》中提出“因科研、药用、展示等特殊情况,需要对野生动物进行非食用性利用”,这意味着,人工养殖蛇类项目可以在法律法规框架内,采集蛇毒、蛇蜕等药材来生产国内紧缺的多种成品药及制药原料药。随后她联系了医药公司,对方也对合作项目感兴趣。如果能顺着“药用”的道路走下去,前途应该比较光明,合作社社员的利益也能得到保障。

蛇养殖从食用到药用,虽然找到了转型的路子,但毫无疑问,门槛更高、资金更多、管控更严。虽然已经在摸索中,但可以预见,实际转型中还得克服技术等一系列难题。

回归传统养殖

在四川省德阳市罗江区万安镇太平村,周红梅的蛇养殖基地已经开始转型。“这里有3000多只小鸭子。疫情刚出来的时候,我就开始想着饲养家畜了,目前总共养了1万只小鸭子。”周红梅介绍。

在饲养行业摸爬滚打多年的周红梅颇能未雨绸缪。“有了2003年的经验,感觉只要是这类病毒与野生动物有关系,养蛇是特殊的饲养行业,猜想可能会受到波及。即使疫情过了,今年蛇市场多半也很低迷。所以疫情刚出现后,我就开始转型。”周红梅决定以后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鸭子是大家经常吃的禽类,需求量大。”除此之外,她还饲养了很多兔子。

在安徽省合肥市庐江县,王道金养殖蓝孔雀已经10年,是当地小有名气的“孔雀大王”。受疫情影响,当地政策规定如果饲养蓝孔雀作为观赏用是不受禁止的,如果作为食用,则禁止养殖销售。“如果禁止食用,仅靠观赏市场很难支撑养殖产业的发展。“王道金介绍,思前想后,王道金决定带领周边孔雀养殖户回归传统养殖。

王道金用养孔雀的经验养鸡,为节约成本,他将原有孔雀孵化设备进行了改装。近日,王道金的第一批鸡苗进入孵化状态,按照预期,2000只土鸡将在端午节前后上市。

转型特色中草药种植

广东河源市特色养殖主要集中在竹鼠、豪猪、蛇、果子狸、牛蛙、梅花鹿等6类,涉及四县一区、15家企业、229户贫困户、产值682.5万元。

如何转型?河源市加快筹集特色种养转型资金,按照“地方实际、相似转型”的原则,结合疫情后保健养生的中草药需求量大的特点,制定了特色养殖转型转产工作指南,指导贫困户、涉贫企业有序转产,种植艾草、甜叶菊、金银花等。

如今,河源涉及9个村镇38户贫困户的4339只竹鼠的养殖项目,计划转产为养鸡、种植秀珍菇等项目;涉及7个村镇90户贫困户的1249头豪猪的养殖项目,计划转产为养鱼、酿酒、养殖家禽项目。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