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8年,美国这场造成五亿人感染的灾难,让西班牙“背锅”到今天

我们爱历史03-26 09:35 跟贴 210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杨基宁

最近,部分美国政客屡屡把新冠病毒同中国相联系,甚至称新冠病毒为“中国病毒”,而即使在美国的公共媒体上,这种歪论也遭到美国网友怒怼。因为,这样的污名化,其实就是一种“甩锅”。

新冠肺炎疫情的确是在中国被报道出来,但这次疫情是否发源于中国,目前未有科学定论。美国许多官员也承认,在美国,确实有一些“流感”死者感染的可能是新冠肺炎。传染病的命名避免污名化,早已是世卫组织和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

需要警惕的是,传染病名称一旦通用,很难得到更正。

例如爆发于1918年,涉及全球5亿人感染,5000万到1亿人死亡的流感,除了西班牙外,国际社会都采用“西班牙流感”的名称,沿用至今。吊诡的是,疫情爆发的最早记录地点是在美国,而西班牙的疫情则是从法国传入。但当时国际话语权掌握在美英法等一战战胜国手里,西班牙在这场疫情中被污名化。

如今,“西班牙流感”已过去整整一个世纪,绝不允许历史的错误重演!

一、最早的记录地点,是美军军营

历史上,西班牙流感其实出现过三波疫情。第一波疫情发生在1918年春季,第二次发生在1918年秋季,这一次的破坏力最大,制造的死亡率最高。到9月份,西班牙流感已经在欧美普遍传播,并迅速传到世界各地。第三波则发生于1920年初,这一阶段的流感杀伤力,已经比较温和。此后逐渐消失,神秘地销声匿迹。

这场被称为“西班牙流感”的大瘟疫,是20世纪人类灾难史上沉痛的一笔。只看名字,就会让人误以为该流感爆发在西班牙,但事实上,最早发生疫情的地方,在美国。

1917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正打到白热化,一度“中立”的美国,也拍板要参战。可想参战,得先有兵。大批新兵训练营,在美国本土迅速建起。

1918年3月11日,堪萨斯州的芬斯顿军营,成为疫情最早的记录地点。起先是军营里一位厨师发现自己咽喉发炎,浑身酸痛,之后的七天里,五百多名士兵发生了类似的症状。当对这严重情况,军营官员们却做出误判,认定是营地骡马粪便传染疾病。于是军营里九吨多骡马粪便被当成“元凶”,几把火统统烧掉,闹得军营里臭气熏天。疫情?当然越演越烈,十三天后,疑似病例就破了千。

该军营最终的数据是,染病的上千名士兵里,233人被确诊为肺炎,其中46人死亡。不久,其他州的军营也先后爆发了流感,但在当时忙于“参战”的美国政府眼里,这只是个“小事”,于是带着病毒的美军被不断运输到欧洲战场。这一年的3月份,8.4万名美军去了欧洲,4月份则是11.8万人。

但是,就是当作为生力军的美军,在欧洲战场高歌猛进时。千里之外的美国本土,这场奇怪的流感,也成了继续蔓延的“暗流”。各州军营外的汽车公司、监狱等场所不但爆发疫情,而且陆续出现死亡病例。虽然在诊治和验尸过程里,越来越多的医生,发现了这场流感的“不平常”处,比如死者多有出血水肿症状,青壮年死亡率最高。但由于1918夏天,疫情在美国迅速结束。所以大多数美国人,也就因此放轻松。以《华盛顿邮报》的说法,这只是“另一种叫法的普通流感”。

正是当时美国官方这种“放轻松”的态度,叫不久后千家万户的美国老百姓,乃至全世界,都付出了沉痛的代价。

二、西班牙稀里糊涂地成了替罪羊

就是在美国官方“放轻松”时,这种“不平常”的流感,正悄然传遍全世界。

1918年时,世界航空业刚刚起步,病毒主要是通过轮船向世界扩展传播,进程较慢,即使这样,仅仅几个月的时间就感染了全球30%的人口,带走大批人的性命。

特别是那些正在欧洲大陆作战的美军士兵,随着一次次冲锋陷阵,行军露营,也把病毒“带”到了整个战场。1918年5月,英国皇家海军爆发流感,舰队三州无法出海。一个月后,法国军队每天都有2000人染病,美国潜艇部队也有一半人“中招”。所有的症状如出一辙:一旦发病,体温就会迅速升高,患者骨骼隐隐作痛,头也会剧烈疼痛,三四天后体温会降低。因此这个怪病,也叫“三日热”。

病毒并不认识谁是协约国部队,谁是同盟国部队,德国人同样逃脱不了侵袭。7月份,德国将军鲁登道夫指挥部队向英法联军进攻,但流感使德军士气大挫,结果功败垂成。许多德国士兵们也在家信里抱怨,说“病毒正在折磨着我们”。但这些前线作战的德军士兵也许并不知道:仅是1918年7月这一个月,德国国内就有数千人染病。

至于协约国方面,病毒也早已在大多数欧洲国家肆虐。英国国王乔治五世染病,西班牙国防阿方索十三世染病。同是1918年7月,英国本土仅军队里,染病者就超过三万人。伦敦一地三周内就有700人染病。法国出现了“几口或者是整村的人全部死去”的惨状。西班牙首都马德里三分之一感染,全国近八百万人感染。也正是从此开始,这场流感被称为“西班牙流感”。

对这个称呼,西班牙也很委屈。因为一战时期,各交战国都在竭力隐瞒疫情,唯有作为中立国的西班牙,如实公开了疫情。于是也就被英美法媒体各种甩锅,扣上了“西班牙流感”的大帽子。虽然西班牙也曾努力揭开真相,以详实证据证明西班牙的疫情来自法国。但没办法,“话语权”掌握在列强手里,这“锅”,就扣到了今天。

值得一提的是,千里之外的中国,也遭到了流感的打击。单是哈尔滨一地,就曾有百分之四十的市民染病,上海更出现了两次大疫情。中国染病的地区,既有黑龙江广东等省,也有上海等重镇,甚至还有四川等内陆省份。

但在当时,虽然疫情已经波及世界,可倘若欧美各大国能够放下分歧,同心协力防控。疫情还有挽回的余地。但那时的各国政要们,满脑子想的,依然还是战争。西方媒体除了大谈“西班牙流感”,却并没有太多防控建议。于是,遏制这场疫情的又一次黄金机会,就这样无情错失。

三、美国历史上最惨的一个月

1918年下半年,一战接近尾声,大批美国士兵回到家乡,这场曾被美国媒体认为是“另一种叫法的普通流感”,也就以更快速度传播起来。是年8月,美国许多港口都发现了病例。一个月后,马塞诸塞州一州的病例,迅速激增到五万。9月26日这一天,就有123名波士顿市民死于流感。

其实,美国当时已经有了春季流感爆发的经验,完全可以通过一系列隔离措施来遏制流感,但与英法各国一样,当时的美国政府,重点关注的还是一战以及战后利益分配。所以大量的游行,依然如期举行。单是1918年9月,费城举办了一场大型游行活动,欢迎回国的美国水兵,约20万人参与其中。结果,直接导致流感大爆发,六周内造成11982人死亡。这,只是当时美国疫情的一个缩影。

到了1918年10月,美国疫情进入了最惨的一个月。疫情在全美国大爆发了。这一个月里,美国死于流感的病人就多达20万。费城等大城市,平均每天的死亡人数就突破三百。疫情严重的波士顿,“到处都在制造棺材,挖掘坟墓”,而且死亡者主要是青壮年。

在当时的美国工薪家庭,许多男主人早晨出门上班,中午症状发作,根本来不及抢救。期盼丈夫下班回家的妻子们,等来却是死亡通知。25岁的美国药品销售员豪斯的日记里记载:她当时每周都要来波士顿下订单,结果1918年10月她来波士顿时,却发现上一周她遇到的人,“三分之二都已经死了”。

让人痛心的是,即使这样严重的疫情,也没有阻止1918年底,美国各州一系列庆祝一战胜利的狂欢活动。从1918年11月11日起短短一个月间,在美国民众的欢呼雀跃中,美国病例持续新增。1919年,美国政府对十一个市镇进行抽查,得出了触目惊心的数据:每1000个美国人,就有280人感染!

那美国到底有多少人死于流感?以熊维佳《1918年美国流感及启示》里的分析,整个1918年,美国人口调查局的数据是47.9万人。但这样的数据是有问题的,因为只统计了占美国人口百分之77的各州,还有许多州并没有被统计在内。然而可以确定的是,1918年至1919年,美国全境至少四分之一的人感染。

如此惨痛的损失发生后,美国率先采取强制的隔离政策,各州的公园与电影院等公共设施,被限制出入长达一年以上。类似的防疫措施,随后在英法等国陆续铺开。直到1920年,这种给人类造成空前灾难的流感病毒,终于销声匿迹。而在全球范围内,这场瘟疫带来的感染人数,公认超过五亿,但复盘全过程,其中的很多悲剧,本不该发生。

从这场历史上传播范围最广的流行病中,人类用生命换来的珍贵经验是:公共卫生是最好的防御手段,应对流行病时,政府需要像处于战争状态一样动用各种资源,将出现疾病现象的人隔离,分隔轻症和重症患者,并限制人们的活动。

只有这样,在面对类似新冠肺炎疫情时,我们才不会再手足无措。

参考资料:张嵚《一群神秘“杀手”登陆美国,令全世界恐惧近百年》、杰瑞米·布朗《致命流感:百年治疗史》、向洋《这一次,我们绝不允许“西班牙流感”的错误重演》、裘雯涵《感染5亿人后神秘消失,我们能从100多年前的西班牙大流感中学到什么?》、加地正郎《西班牙流感病毒是杀人病毒》、熊维佳《1918年美国流感及启示》、馒头说《死神狂欢:1918年大流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