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偷偷化妆的女孩”

subtitle 朱门大叔03-25 19:50 跟贴 1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3岁的侄女突然退了家族群,QQ签名改成了“我讨厌你们所有人”,并且伺机离家出走。不过因为疫情,她哪都去不了,最后在学校门口晃悠,被临时路过的老师发现,问她干嘛,回答“迫不及待想回到学校学习”。

老师一听就知道不对劲,天啦撸,学生放假放腻烦了,不可思议,闻所未闻,十分感动,然后把她送回了家。

问她为什么这么做,侄女说:“都怪奶奶。”于是我找到我姑姑,也就是她奶奶,问她干啥了,姑姑说你自己看嘛。

我在垃圾桶里发现了一堆残缺的化妆品,我就大概知道发生什么了。

可能是疫情在家闲得无聊,or春天到了想念学校的小哥哥了,反正侄女就用压岁钱买了点化妆品,被她奶奶发现,她老人家比较古板,可能接受不了这个,说了两句,“你个初中生化妆干嘛?”她们就吵了起来。

作为一个烂好人,我当然要当搅屎棍啦。

我对姑姑说:“小孩子不懂事,您消消气。”

我又对侄女说:“老年人的审美嘛,理解一下,你也消消气。”

侄女反问我:“是不是我越丑,你们越开心啊?”

当时我就被这句话震撼到了。

#2

说起来,我也是过来人了。

虽然我是个直男,但我也知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的道理。而十几岁,差不多是最想恋爱的年纪,不,是爱美意识最强烈的年纪。

不只是女生爱美,丑陋如我,那个时候也知道要让自己看起来像个人,倒是现在不怎么注重这方面了,可能是因为我早就意识到不管怎么折腾都不会有人喜欢我这个事实了吧。

十多年前,还相信会有人喜欢自己的年纪,每天上学前,我都会洗一次头。

青春期有两种错觉,一是洗完头我好像变帅了,二是好像有人喜欢我。

我每天出门前都洗头,站在镜子前,觉得自己就是传说中的追风少年。

追风是不可能的,中风倒有点那个意思。我上学路上都一晃一晃的,为的就是让头发duang起来。我还故意低头走路,总觉得喜欢的人正在偷偷看着我。

多年以后,当喜欢过的人发给我成龙洗发水广告,并且说“好像你”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当初的一切都是一场梦。

对了,我还把“好像你”看成“好想你”了。

我果然是个中风少年。

不过那又怎么样呢?我自己喜欢就好啦。

但现实总会告诉孱弱的少年,你自己喜欢不喜欢其实并不重要。

不知道其他城市的人怎么想,反正像我这种小镇青年,都有过这样的体验:如果你想变美,那全世界都会和你作对。

在我duang了一个礼拜之后,老师就摁着我的脑袋去理发店把头发都剃掉了。

男生必须平头,女生必须露耳朵。不得奇装异服,只能穿校服。

而奇装异服就是除校服外所有衣服的意思。

所以,回想中学时代,除了自己很丑,好像就没有别的刻骨铭心的回忆了。永远灰蒙蒙的,低着头,面无表情。

等到我长大以后,我忽然意识到,青春期没漂亮过的人,这辈子大概也漂亮不起来了。

我可以再往脸上涂胭脂花粉,但心里伤疤却永远无法百分百愈合。

#3

回忆让我痛苦,我一下子怒从中来,为了不想让侄女拥有一个和我一样痛苦的青春期,我完全站到了侄女那一边。

姑姑说:“我看你就是老糊涂了!”

我一个90后怎么就老糊涂了呢?我说:“时代变了姑姑!不要再干涉年轻人的化妆自由了!”

姑姑指了指侄女的脸说:“你自己看看。”

我一看,好像确实有点不对劲,脸颊两侧不均匀分布红色块状物质,就像我得的皮炎。

我心想,难不成我侄女也每天加班,搞得内分泌失调,然后烂脸?

我又把垃圾堆里的化妆品翻出来,都是我不认识的牌子,有的连包装都没有。

害,我又又又又是一个过来人了。

说起来,我也是过来人了。

虽然我是个直男,但年轻的时候,为了变美,我没少吃苦头。

初中时我足有180斤,是班里最胖的人。

有一天我不知是在《知音》还是《故事会》上看到腰缠保鲜膜可以减肥,我就缠了,由于本人体量巨大,家里保鲜膜很快被我用完。

每天看着保鲜膜里的水分,我都告诉自己,那是脂肪,我瘦了。

我当然没有瘦啦,体育课上还差点脱水,当我用保鲜膜减肥的事情大白天下的时候,同学笑我蠢,父母说我败家,只有我的同桌心疼我。

同桌也是个减肥爱好者了,她悄悄对我说:“保鲜膜没用的,吃这个,管用。”

然后塞给我一盒泰国减肥药,“三天瘦十斤”“没用副作用”“很难买的,托亲戚从国外带的”,吹得神乎其神,我问:“你咋没瘦呢?”她说:“我喜欢你,先让你吃。”

我十分感动,立马吃了两粒,然后直接进了医院。

其实我的遭遇还算好的,记忆中不少女同学那些年为了变好看都疯了。

比如听信偶像的美容秘籍,往脸上涂各种奇怪的东西,然后烂脸。

再比如买小作坊产的祛痘药水,烂脸。

为减肥绝食营养不良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了。

那个年代,咨询还不像现在发达,我们不可能知道那些变好看的方法是不是有危害,但我们都一样没有钱,总想着花最少钱,让自己变好看。

结果就是,在满怀期待中,遇见 了一个丑陋的自己。

是不是很像现在那些盲目听信KOL网红被收智商税的小孩子?

#4

我问侄女,化妆品哪里买的。

她说XX哥哥推荐的,我说XX哥哥是谁呀,她说是个主播。

我想去搜那个主播,却发现他已经被平台封杀了。

我语重心长地对侄女说:“其实吧,心灵美才是真的美。”

侄女:“长得丑的人才这么说。”

看来现在的小孩子确实不好骗了。

我又说:“并不是你越丑我们就越开心,你健康成长我们才开心。”

侄女:“骗子!”

我拿来镜子,问侄女:“你觉得自己现在好看吗?”

侄女摇摇头,我又问:“那你觉得我们开心吗?”

侄女犹豫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

我说:“知道我们为什么不开心吗?因为你受到了伤害,我们心疼。”

我带着侄女去医院,医生给她开了维生素b。

医生说,你们这个情况算好的,年轻人,少往脸上涂奇怪的东西,与其这样,还不如不要折腾,好好吃饭,早睡早起,素面朝天,养养皮肤,等长大了,有钱了,一步到位用好的化妆品。

侄女很失落,她说:“长大,还要多久啊。有钱,遥遥无期啊。”

她不知道的是,我和姑姑早就商量好了,给她加零花钱,在嫂子的指导下,用安全的化妆品,正确护肤。

所以,初中生有没有化妆的自由?

我觉得是有的。

我们都有过灰暗的青春期,知道“不好看”的痛苦,又有什么理由阻止下一代好看呢?我们要做的,不过是告诉她们,美的前提是保证自己的安全,不去伤害自己。

from

宇智波猪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