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中收治 拯救生命 公共卫生中心为何能做到?

subtitle 中国高度03-26 09:29 跟贴 237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感谢医院的全体工作人员,是他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2月25日上午,68岁的危重症患者杨先生在出院时说了这么一句话。

杨先生是当天出院的7名患者之一,也是上海首例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1月23日,杨先生住进了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以下简称“上海公卫”),历经一个多月、期间一度昏迷了14天后,最终在医护人员的帮助下战胜了病魔。[1]

截止至3月25日,上海本地新冠肺炎患者的治愈出院率已接近90%,连续23天无本地新增病例;作为拥有2400万人口的特大型城市,在疫情防控方面表现卓越。

而上海公卫作为新冠肺炎患者的定点诊疗机构,承担了几乎所有在沪成年患者的救治工作。

随时备役的“城市堡垒”:守住最后的公共卫生安全

“医疗”与“公共卫生”,从人类医学诞生以来,就是两个共生却未必共荣的词语。几千年来,除了战争外,传染病成为人类面对的最可怕杀手。

1910年,东北鼠疫突然爆发。这场大瘟疫持续了6个多月,席卷半个中国,造成了6万多人死亡。而疫情总负责人伍连德医生首次采取了现代公共卫生理论和方法,让中国主流社会第一次看到了“现代公共卫生”的威力。

(图为1910年参与东北鼠疫防治的医护人员 图片源于网络)

时至今日,公共卫生意识不断提升,国内防疫体系逐步完善,但依旧抵不过千万年来病毒的侵袭。SARS、MERS一个个名字令人生畏。但病毒的神秘面纱,人类至今尚未完全揭开。2003年,为了集中应对“SARS疫情”,北京创建“小汤山模式”。同年5月,上海吸取经验,启动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旨在集合“传染病临床医疗、教学、科研及突发事件紧急应对为一体”。

上海公卫始建于1914年,前身为上海市传染病医院,经历过甲肝、非典、H7N9等现代大规模传染病战役。

医院的本部位于上海市金山区,占地503亩。值得一提的是,医院主体建筑的外圈规划有一片树林,占地500亩。这片森林是为了隔离医院和居民区、保障周边居民和农田的安全,更是为了在“战时状态”做足准备。在17年前建设之初,医院就确定了常设床位500张,同时预留室外空间,在疫情爆发期间可临时再搭建600张床位的传染病房。这圈树林紧紧包裹着医院,形成了一座真正的“城市堡垒”。[2]

(图为上海公卫俯视图 图片源于网络)

去年12月31日,武汉发现不明原因肺炎的消息一出,1月2日和3日,公卫就第一时间启动了为期2天的全院演练;1月6日,公卫成立应急领导小组,全员投入应急状态,并提前准备了应对疫情的物资。[2]

这些程序的前置,为上海与新冠病毒的“正面交锋”留出了时间。“截至3月14日,医院累计收治确诊病例338例,但始终忙而有序。”“患者救治的关键就是一个‘早’字,早发现、早隔离、早治疗。”上海公卫中心副书记卢洪洲表示,就上海的情况来看,能够及时在早期发现并第一时间入院治疗,大部分患者病情还是在朝好的方面发展。只要在早期阶段发现,经过科学治疗,绝大部分的感染者的病情都会稳定下来,并逐渐得到改善,肺里面的病变会逐渐吸收。

负压病房隔绝污染 “ECMO+专家组”专业抢救危重症

在新冠肺炎爆发之前,公卫中心就已划分好了病区与病房的使用,有条不紊地进行管理。一栋楼为一个病区,A3收治重症与危重症,A1收治轻症,A2、A4病区处于随时待命状态,而原本院内收治的其他传染病患者也早已被转移至B区,和其他院区遥遥相望;每个病区又为三区划分:污染区、半污染区和清洁区。在和病房连通的道路上,一路标示着进出的注意事项;为避免污染,病房的门一般不开,平时给患者递送食物都是通过病房边上的小窗户。[3]

(图为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A-2病房大楼 来源:新民晚报)

此外,公卫共有327张负压病房床位[4]。负压隔离病房是绝对密封的空间,包括门、窗、无缝隙的墙、地、顶,以及穿越楼板、墙体的管线的密封,然后通过控制不同区域的送风、排风量的差异,形成区域间的空气压差。

在气压环境下,气流可以实现从安全区向半污染区、污染区的定向流动;同时病人床头的排风装置可以高效过滤空气,避免对外部空气的污染。也就是说,污染的气体既不会在院内循环流动造成内部感染,也不会未经过滤流出、从而污染外部空气。[5]

(图为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负压隔离病房 来源:新民晚报)

除了负压病房之外,上海公卫中心的呼吸与重症医学科还有一支训练有素的ECMO团队。ECMO全称体外膜肺氧合,是一种治疗手段,简单来说就是把不堪重负的心、肺暂时替换掉,让人“先活下来”,为器官功能的恢复争取时间。在新冠未有特效药的情况下,ECMO是危重症患者活下去的最大希望。

公卫中心日常配备4台ECMO设备,为了更好地开展新冠肺炎的救治,又从外院紧急调配了1台。ECMO是抢救垂危生命的顶尖技术,它代表着一家医院、一个地区,乃至一个国家的危重症急救水平。

目前国际上使用ECMO救治的成功率为50%左右,而公卫的这支团队以往的救治成功率则高达60%。据上海公卫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任介绍,由于ECMO技术难度高、手术操作和监护要求复杂,需要专业的团队和娴熟的技术配合,所以他们在平日已将可能遇到的现实情况模拟了几十遍。只有在平日防患于未然,才能从容不迫地应对突发疫情。[6]

针对新冠重症患者,上海公卫采用“3对1”的治疗模式,即1名医生和2名护士治疗1名重症患者,每4小时换一次班;每2小时为患者翻一次身,用振动排痰帮他们排痰。同时,一支由呼吸、重症、感染等多学科专家组成的团队,将根据患者病情变化,随时研究治疗方案。[7]

(图为ECMO设备图片源于网络)

全市精英医护奔赴一线 会议室里“神仙打架”火药味十足

除了医疗设备过硬,疫情期间公卫的医护团队也都是高手云集,由市政府在全市层面统筹调配资源。目前一线救治患者的医生团队中,40%是公卫中心自己的医生,60%是各家市级医院抽调增援的医生。[4]

以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为例,1月21日上午10点,华山医院召集成立了第一批支援上海公卫中心的专家组,由上海市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带队,随行的还有感染科、呼吸科、重症医学科的三位副主任医师。从收到通知到正式入驻公卫中心,期间不到4小时。[8]

在救治期间,上海实行“一人一策”的治疗方案,有时甚至一个患者“一天一方案”。每天、每小时甚至每分钟,专家们都在通过屏幕进行隔空对话,为患者的治疗出谋划策。“怎么说到我的病例的时候就要快点了?”“那是说明病情稳定,你该高兴。”“我们评估希望可以考虑逐步对患者脱机。”“我们的建议是,再等等。脱机可能不会那么顺利,看看24至48小时的肺动脉血流量(PF)指数。”会议室里,往往能够看到这样“神仙打架”的场景。

(图为上海公卫中心的专家会议 来源:上观新闻)

上海市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在一次采访中曾说:“专家到了这份上吧,我看了,脾气没有一个好,每个人都极端的自信,吵架是经常的。但是有一个,每个人都抱着对病人极端负责的态度。大家看到医生都是文质彬彬的,都是假的。”一位负责救治工作的主任医师也说:“大家现在仿佛在练武——患者稍有风吹草动,就是一宿一宿地站桩。”[2]

公共卫生作为传染病防控的第一道防线,历来都是由一群“无声无息”的病学专家在坚持研究、无条件投入。正应了那句话,“只有当危机来临时,人们才会想起它的重要性。”

而科技发展至今,我们仍无法预测像SARS、新冠这样的病毒,下一次会在何时何地袭击我们。我们也无法假设,如果没有这场灾难,我们是不是还在侥幸中继续着对野生动物的饕餮。

或许经过“武汉战疫”,我们需要认真反思的,是全民疾病防控的大健康意识,是公共卫生习惯的养成。生命只有一次,别再度在“野味上翻了跟头”。

参考资料:

[1]68岁的危重症患者出院:感谢上海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澎湃新闻

[2]上观独家|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蹲点记:我在上海“战疫堡垒”的两天两夜. 上观新闻

[3]上海公卫中心病房首次对媒体开放:轻症患者两人一间,传递物品靠“床旁窗”. 新民晚报

[4] 专访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主任朱同玉:返程高峰,上海已准备好了. 新民晚报

[5]不断走出痊愈者的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是怎样设计的?. 新民晚报

[6]医瞬间|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的生死之间:3小时!ECMO撑起生命希望!. 新民晚报

[7]上海市公卫中心:医护和患者比例3:1制定个性化治疗方案. 新民晚报

[8]关键时刻,党员就是战斗堡垒 ——上海党员党组织冲锋在“战疫”一线. 经济日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