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万人围观性侵:她们躲过病毒,却没躲过“N号房”

subtitle 摆渡人03-25 21:45 跟贴 51 条

-1-

你大概也听说了,就在全球聚焦疫情的时候,韩国一个名叫“N号房”的组织突然上了热搜。

这是一个什么组织呢?

确切来说,“N号房”是色情聊天室。

它原本只有一个,后来参与人数越来越多,逐渐扩充到了N多个,于是被称为“N号房”。

和通常人们认知的色情网站不同,N号房存在大量性剥削内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组织者通过虚假招聘、钓鱼链接等方式,非法获取女性的信息和私密照片,然后恐吓、操控女性,上传不雅视频。

与此同时,他们把魔抓伸到下线,囚禁并侵犯受害者,全程直播。这些视频中,女孩们遭遇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凌辱,不仅限于多人性侵,还有被刺字,喂食粪便,植入蠕虫等等。

她们不再被看做具有独立人格的主体,而是奴隶,或者玩具。

一位卧底的记者曾看到,刚上初中的女孩子被带进宾馆,遭受性侵。

而围观直播的人们,却发出一片叫好。

目前能够确定的受害女性有74名,她们大多数是贫困女孩,以及未成年人。其中年龄最小的只有11岁。

而付费围观她们的,有26万人!

这是一个什么数字呢?

有人说,韩国一共有26万辆出租车,也就是说,在韩国,你在路上遇到变态的概率,和看到出租车的概率差不多大。

也有人换算了一下。

韩国人口为5200万,其中2600万男性。平均每100个男性,就有1个是围观过此类直播的变态。

其中还不考虑多人共用一个账户的情况。

-2-

这场26万人参与的性剥削事件,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哪里?

那就是,你永远想象不到,自己和变态的距离有多近。

代号为“博士”的主犯,真名赵主彬(音译),25岁,曾经是个成绩优异,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大学生。

如果不是这件事引起关注,被公开示众,人们一定还以为,他不过是在生活中常见的,人畜无害的大好青年。

何况,他还经常以志愿者的身份,到孤儿院里陪伴孩子。

回头看看当时留下的照片,只会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而N号房的26万会员,不仅仅是围观,更是同谋。

为了获得进入房间的权限,他们除了缴纳折合人民币上千元的会员费之外,还要证明自己“足够坏”,才能得到信任,观看视频。

证明的方式,是偷拍或者意淫自己身边的同事、朋友和亲人,并上传到网站,作为“投名状”。

这26万人,平时各自以什么样的面孔,道貌岸然地藏在人群之中呢?我无法想象。

韩国上百万人集体请愿,要求公开这26万个会员的信息。

而这26万人,并没有悔改。

在韩国一项关于N号房的调查中,竟然有25%的人投票,认为受害女孩活该。

还有人公开表示:“我已经付了观看费用,现在却不能继续看视频,难道这不是欺诈吗?”

“她们只不过被性虐、胁迫、欺诈、猥亵、奴役,而我看不到我购买的视频了呀!”

-3-

令人无语的是,当韩国集体声讨n号房时,微博却涌现大批号主,叫卖N号房的视频。

N号房事件发生在韩国,却值得所有人反思。

因为女性从小到大随时可能面临的风险,绝不仅仅发生在韩国。

“北京时间”媒体报道:广西南宁一乡村小学教师邓某,被曝在10年前,曾长期性侵女生。

受害女生的姐姐赵女士,是因为舅舅无意间发现的笔记本,才得知妹妹这段悲惨的经历。

妹妹在笔记里,痛斥邓某借用老师的身份,从一年级到四年级,多次在教室,借着讲台的遮掩,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对其进行侵害。

看完上面幼稚的字迹,赵女士整个人是崩溃的,甚至不知道该怎样开口核实,才不会造成新的创伤。

于是她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邀请妹妹去散心,吞吞吐吐问起这件事。

妹妹的反应却很轻松,像开玩笑一样回答:“怎么可能?不是我,我怎么会写?”

但她的故作轻松,没有骗过任何人。

赵女士看着她,哭了:“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妹妹这才卸下伪装,放声大哭。——这场哭泣,已经被压抑了10年。

目前,这件事已经被立案,而且人们从女孩10年前的衣物上,找到了可疑斑痕。

但愿藏在校园里的恶魔,能够早日伏法。

-4-

一位名叫@Logiquedelasensation 的博主,发起调查统计:各位女性朋友,从小到大有被性骚扰过(肢体或语言)的回复1,没有过的回复2。

结果远远超出预期。

被骚扰过的女性,不是30%,不是40%,而是90%!

80000多人在留言区讲述年少时的经历。

我没办法把她们的故事向你一一道来,看着满屏的自述,我只觉得很压抑。

而且它们让我想起很多片段。

我想起我小时候,曾在校园里玩捉迷藏,跑进空无一人的办公室,藏在门后面。

一个男老师走进来,一拉门发现了我。他弯下腰,慈爱地说:“呀,你藏在这里。”一边说,一边很自然地伸出手来,摸了一下。脸上依然是慈爱的微笑。

我想起我上大学时,曾在偏僻的教室上晚自习,发现门口不时闪现一个裸露的变态。

好在,当时教室里还有一对情侣和另外一个女生。

看到那对情侣收拾东西要走,我赶紧拍了拍正在看书的女生,叫她一起走。尽管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们四个人在黑夜里狂奔,一直跑到有光的地方,才敢停下来回头。

一个女孩想要平安长大,究竟有多不容易?

她们生而为人,不是任何人的猎物,却经常要像猎物一样,奔跑着穿过黑暗的森林。

每当想到这一点,我都想说:“别再教育女孩该怎样保护自己了!”

我们每个女孩都想要保护自己,却有90%的女孩,不得不活在阴影当中。

“请让那些违法的狩猎者,得到应有的惩罚,好吗?”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