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将进酒里的"五花马"在唐朝到底有没有?

subtitle 笑语千年03-25 15:31 跟贴 2 条

李白的《将进酒》被后人广为传诵,但后人对其诗中“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一句中的“五花马” 的解释一直模棱两可。有说“五花马”是毛色呈五种花纹的马,有说像三花马修剪马嚣为三瓣一样,五花马是修剪马嚣为五瓣的马。这些解释哪种才是正确的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什么是“花马”

“花马”是指将马颈部的鬃毛进行修剪,形成花瓣状,然后根据其数量称之为“一花马”“二花马”“三花马”等。据宋郭若虚《图画见闻志》记载:“唐开元、天宝之间,承平日久,世尚轻肥,三花饰马。旧有家藏韩干画《贵戚阅马图》,中有三花马。三花者,剪鬃为三辨。 白乐天诗云:凤笺书五色,马鬣剪三花。”

将马颈部鬃毛进行修剪的做法在秦代就已经出现,如秦始皇陵陪葬坑出土的二号铜车马的御马就为一花马。汉代的画像砖上也常见一花马和二花马,但不见三花马。唐代流行三花马,一类以唐太宗昭陵的浮雕六骏为代表,马颈部的鬃毛剪成弯刀状;另一类颈部花瓣呈方块状, 以乾陵神道两侧的仗马为代表。唐代花马以三花马为主,也有个别的一花马。

宋人郭若虚 《图画见闻志》上说:“唐开元天宝之间,承平日久,世尚轻肥,三花饰马 。 旧有家藏韩干画《贵戚阅马图》中有三花马,兼曾见苏大参家有韩干画 《三花御马》。 三花者,剪骏为三瓣 。 白乐天诗云:凤笺书五色 ,马嚣剪三花。”

韩干是唐朝天宝年间宫廷画师,画过许多三花马。从他的著作中,可以看出三花饰马是当时宫廷的时尚,皇族贵戚都喜乘有三花装饰的马匹。辽宁省博物馆馆藏的唐朝另一画师张营的《藐国夫人游春图》,也绘有颈上鬃毛修剪成三瓣、如连绵起伏的三座山峰的“三花马” 。 岑参的《赤镖马歌 》中有“紫髯胡雏金剪刀,平明剪出三骏高”之句,白居易《和春深二十首》中也有“凤书裁五色,马霭剪三花”句,都说清楚了三花是用剪刀修剪而成。

“三花马”还有一种说法。《新唐书》记载:“凡外牧岁进良马,印以三花、飞夕、凤夕等字。”其下注曰:“细马、次马送尚乘局,于尾侧依左右闲印以三 花,其余杂马以风字印印右骼,以飞字印印左衅。”细马和次马是上等良马,尚乘局是唐朝负责掌管御用马匹的专门机构,三花图案是上等御马的标志,印在马的身上。 这种“三花马”与修剪而成的“三花马”不是一个意思,是要加以区别开来的。

《将进酒》中“五花马”的考古学证据

迄今为止,“一花马”、“三花马”都有考古学的证据支持,但在五十年代之前,一直没有可靠证据能够证明唐代有将马鬃剪成五簇的‘五花马’,所以学术界对“五花马”也是将信将疑,一直不敢肯定。

1955年西安韩森寨唐墓出土过一把执壶,从壶的形制和装饰来看,是唐代长沙窑的产品。执壶腹部以模印贴花的形式装饰了一匹五花马的形象,骑在马上的人物似持盾舞剑,马颈部的鬃毛被修剪成五瓣花状,这也是目前所见的唯一可以确认的五花马图像资料。这件五花马实物 资料的发现,为以往学界认为的五花马就是将马鬃剪成五瓣的说法,提供了有力的实物支撑。

从这匹马身的装饰来看,应该属于经过特殊训练,是一种用于表演、比较珍贵的马匹。李白诗歌中与“千金裘”相对应的“五花马”,应该指的是将马鬃修剪成五个花瓣、用于表演的马,这也是非常名贵的马匹。

目前从考古发现的“一花马”、“三花马”和“五花马”图像资料的数量来看,五花马极为罕见。“三花马”是唐代贵族的坐骑,很容易被人所关注;而“五花马”是仅用于特殊场合表演的马匹,数量较少,所以比较珍贵。

有没有天生五色的“五花马”?

李白《将进酒》中的“五花马”是不是这种将马鬃修剪成五瓣的马呢?我们不急于下结论,要看看天然身上有五种颜色的“五花马”会不会存在?

唐人朱景玄《唐朝名画录》中记载 :“开元后四海清平,外国名马重译累至 。 自后内厩有飞黄 、照夜、浮云、五花之乘,奇毛异状”,这里的“五花马” 是上乘骏马的一种,因毛皮有五种颜色而得名,按《马经》的说法,“五色”是良马的标志之一,也是相马的标准。 杜甫《高都护媳马行》有“五花散作云满身,万里方看汗流血”句,用“云满身”对五花马 的毛色做了形象的比喻,描写了这种骏马的飘逸之态。

结论

有了以上的分析,我们就可以对李白《将进酒》中“五花马”到底是什么马下一个定义了。“五花马,千金裘, 呼儿将出换美酒”句的“五花马”与“千金裘”词语结构相同,“ 千 金裘”喻指贵重的服饰,那么与之相对应的“五花马”当是喻指名贵的宝马。李白用难得一见的两种物品,突出诗人不吝钱财、豪放豁达的形象 。

《汉书·西域传》上说:“大宛国有高山,其上有马不可得,因取五色母马置其下与集,生驹 ,皆汗血,因号天马子云 ”。这是西汉时期大宛国用五色母马与“天马”交配的记录,说明至少在大宛国,存在着身上有五种颜色的“五色马”。所以结论出来了:这里的“五花马”当然指的是“五花散作云满身,万里方看汗流血”的五色宝马,不可能是将鬃毛修剪成五瓣的马。因为任何马的鬃毛皆可修剪 ,修过鬃毛的马好找,日行千里的宝马难寻。只有宝马才能和 “千金裘”前后相照应。如果以马鬃修剪成五个花瓣、用于表演的马来解释,显然理解错了李白的诗意。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