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昌硕的十二方田黄印:“破古法”而“出己意”

subtitle 澎湃新闻03-25 10:06
吴昌硕,被艺界公推为西泠印社首任社长。上海吴昌硕纪念馆近日以文图呈现了难得一见的吴昌硕自刻十二方田黄印。

吴昌硕(1844-1927),中国近现代艺术发展史上承前启后的一代宗师,勇于创新的海上画派巨擎,他以极高的造诣,将中国文人画中诗、书、画、印的传统结合得天衣无缝,达到“奔放处不离法度,精微处照顾气魄”的艺术境界。被艺界公推为西泠印社首任社长。上海吴昌硕纪念馆近日以文图呈现了难得一见的吴昌硕自刻十二方田黄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吴昌硕像

酸寒尉印 四十六岁

酸寒尉印

吴昌硕篆刻力求“破古法”而“出己意”,即在传统与创新之间达到一种变通与突破。此方印胎息于秦汉将军印,线条劲挺、气息高古。特别是运刀镌刻,十分犀利生辣而峭拔爽捷,充分展现了将军印特有的刀感笔意,凸显了古朴清刚而酣畅矫健之印质形态。综观全印,笔画虽细,但却内蕴郁勃的力度气势,生动地演绎了“奔放处见法度,精微处见气魄”。

一月安东令

一月安东令

“一月安东令”是昌硕先生最珍贵的十二方田黄自用印之一。这批印取资极广,凡瓦券、封泥、古钱、汉切玉印、汉碑篆额及吴熙载等都能融会贯通,自出新意。此印“一月”二字合文,取法残瓦券。印加十字栏,“东令”借边左立,右边文字上提,“月”字别致地半斜而出,铤险全局。允为点睛之妙笔也。“瓦甓之间有道在。”此印足可证之。

缶老 六十九岁

缶老

“缶老”印是昌硕先生六十九岁时的力作。此时的书法、篆刻已“人书具老”,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此印巧妙地把“小篆略参大篆的笔意”运用到印中,使印文雄健豪放,厚重灵动。此印边款曰:“拟古封泥遗意”。实际上缶老把封泥那有宽、有窄,有整、有残,有虚、有实的边线处理方法灵活应用并与印文有机地融和,使整方印神韵苍古、气势磅礴。

吴俊卿

吴俊卿

玉印质硬,古人惯用碾玉法,效果则光洁瘦挺。切玉者,顾名思义该是切刀硬入,非功力强劲者不能为。以大师扛鼎指力在田黄石上施为,真是游刃有余了。“吴”字笔画少而独占一边,此大手笔,“俊卿”二字含汉碑额意趣,盘屈徊环,方中寓圆,笔笔生情,这是古玉印中很难见到的。曾听乐三师说过:“白文印也是有边的”。个中三昧细审此印或能参悟一二。

古桃州 六十八岁

古桃州

此印为缶翁诸印之别派,属空灵一类。有邓吴之遗韵,但又不同,其开合其跌宕则自出新意。缶翁放空胎息㧑叔,但又不同,往往神工鬼斧不露痕迹。此印“古”字下方收缩,“桃”字左右放空,“州”字上下疏空,把重心密集于中部,使之疏而不空,因呼应而固其气,密集处不闷塞而因外空而得其神。实为缶翁审美标帜之自述。令人叹为观止,可望而不可及。

俊卿

俊卿

此缶老常用之印,安详庄重中有错落之美。侧款云:“汉碑篆额,古茂之气如此。”因知此印源自汉碑额。晚清印人尚印外求印、印从书出,缶老兼善,故能玩得印外文字之形,又能得印外文字之气。而欲得印外文字之气者,又必如先生精通篆隶之笔法也。

弃官先彭泽令五十日 六十六岁

弃官先彭泽令五十日

是印与“一月安东令”异曲同工,昔贤以印喻志,喜用典故。彭泽令陶渊明弃官归田,缶老佩其志,效其行,仅三十日即弃官,因有“官田种秫不足求,归来三径松菊秋”句于侧款。印共九字,行分三列,然用刀较平时刻他印整伤,笔意亦似刻露,“令”字末笔尤显,大小错落左右平衡,则多见匠心之痕,盖因石为田黄落刀便已受制约,又如何不计工拙随心所欲焉?缶老恐亦未能免也。

安吉

安吉

印文“安吉”二字,取法秦印格局,中锋运刀得自《石鼓文》神韵,注入战国布币钱文笔意,圆融流畅,灵气英发,显示吴氏自家神貌。无年款,似为中年代表作。

仓翁

仓翁

缶翁原名俊,初字香补,中年更字昌硕、别署仓硕、苍石等,也自署“仓翁”。此印为田黄佳石,非正方形,虽只刻“仓翁”二字,但用刀完全表达出其书法的厚重沉着、大气磅礴。作者以老到的印文残破、残边手法,使我们看到全印传达出的任意斑剥、古朴意趣。方寸间带给我们的是一种阳刚恢宏之美。边款刻“冶銕刊”三字,疑非缶翁款

苦铁

苦铁

“苦铁”朱文印边款云:“拟古泉字而笔迹小变。”泉字即币文,古币文线条均劲健爽利,此印用力亦以劲爽为主。而缶翁朱文印胎息自汉封泥,因苍浑古厚,故此引“苦”字中“口”的下部与“铁”字右半左下笔极力加粗并和下边粘连,而左边亦加粗与其他加粗处作呼应,苍浑与爽利在此印中相互辉映,增强了整体艺术效果。

老至居人下

老至居人下

缶庐印多壮伟醇厚,而此作则是以细峻得醇厚,较前者尤难。要在镌刻时以刀为笔,且见笔见刀。使线条见功力、见内力、见张力。读此印足以玩味到唐人“屋漏痕”般积点成线的极致。此外,在章法上的“疏处走得马,密处不容针”的构思,更是获得了“知白守黑”的奇妙艺术效果。

长愁养病

长愁养病

此印长方形,朱文“长愁养病”四字,与“美意延年”、“樾荫草庐”、“稼田眼福”诸印章法相同。融浙皖两派之长,刀中见笔、印内寓画,线条恣肆郁勃,呈长袖善舞之姿。乃晚年佳作。边款:“亭毒万物,孕愁以生,逍遥六时,无病而呻,镌吾家季重之言为铭,聋。”

吴昌硕十二方田黄印印拓

吴长邺题字:吴昌硕先生拾弐方田黄自用印存。先大父缶翁篆刻存世原已不多,几战乱后愈见稀少,其田黄自用印共壹拾弐方实为国之瑰宝。今已捐献在杭州西泠印社,兹钤其印存移赠与浦东纪念馆以供同好参考。

相关推荐

  • 看宋画里的春风十里:春水初生,春林初盛
  • 赵伯驹对元明画家的影响——兼论赵伯驹的“北宗”身份
  • 曾孝濂 把花草画进书本里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