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英国留学生:周围七八成人想回国

subtitle 环球网03-25 09:41 跟贴 365 条

原标题:在英国留学生:周围七八成人想回国

近期,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受到控制,但在全球其他地方快速发展。远在他乡的大批中国留学生陷入了选择回国还是留下的两难局面。尤其在美英等留学大国,疫情的失控让学生们备感压力,而回国也担心面临机舱传染、航班停飞、天价机票等种种障碍。

与此同时,网络上出现一些对留学生不友好的声音,也加剧许多海外学子的焦虑感。《环球时报》记者采访了几名来自疫情严重地区的中国留学生,他们有些正准备“挑战”回国之路,有些因其他原因只能留在当地。他们向记者讲述了客居他乡的紧张、“漫漫回家路”,以及在国外的自我保护经验。

天价机票,临时停飞

自疫情暴发以来,往返欧洲和中国的航班一票难求。《南华早报》此前报道称,包租一架可容纳60人的飞机成本约为200万元人民币,均摊到每名乘客约3.5万元人民币。一名意大利华人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搭乘商务包机回国的费用近5万元。另一方面,从美国疫情最严重地区之一的加州旧金山飞往北京或者上海的单程票,从平时1000美元以下的价格猛增到3000-4000美元,几乎是学生一个季度的房租。

“部分同学在封城前,就通过在德国、俄罗斯转机回国了。”在意大利佛罗伦萨读书的刘同学对记者说,现在转机的线路所剩无几。“前几天朋友计划从罗马经莫斯科离境,但航班临时停飞,他们一行3人被困在罗马。”记者在意大利的中国留学生论坛上看到,许多人发帖讨论“回国途径”“回国隔离”等问题。

许同学在米兰读书,他对记者说:“我一开始很纠结到底‘回’还是‘留’。留下担心疫情,回国担心路上的风险。我后来预定了阿联酋航空的航班,结果出发前一天被通知航班取消了。这之后我反而没那么纠结了。原地不动,这样最安全。”

准备数月的“漫漫回家路”

在英国伦敦留学的吴同学可能算得上是稍微“幸运”的那一批。在焦虑了一个月后,她终于在3月中旬的一个凌晨抢到一张回国的机票,“如果航班不停飞的话,我可能终于可以离开了”。

吴同学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英国高校1月开学时,正好是中国疫情相对严峻的时候,大家在担心家人的同时,也忙着上课,大多数人没有回国的打算。“2月大家开始焦虑,一般这是安排4月复活节假的时期,因为疫情,很多人取消了旅游计划。3月,回国成了大势。”

据吴同学的回忆,3月初从英国回国还能买到四五千元人民币的机票,但现在可购买的日期越来越晚,“买10天以后的票才能低于1万元,稍微一犹豫就不得不再推迟,看好的机票马上被买走,价格飙到几万元”。

目前,回国已经成为吴同学周围七八成人的选择,同学、朋友和同一公寓的陌生人都在深夜和国内的亲人一起蹲守在航空公司的网站上。“以前转租群的租房都炙手可热,现在折价、甚至送口罩,房子都租不出去。”而在浪费的房租、不得不与导师线上交流的困难、暂时无法带走的行李,“都是令人烦躁的,但还没有生命重要”。

在踏上回国之路前,吴同学早已准备好各种防护物资。“长途航班本身就带有危险性,我已经准备了防护服、护目镜、口罩、免洗洗手液、酒精喷雾以及一次性手套脚套。防护服过于闷热也可能造成体温上升,这经常在测体温的时候造成影响。”航班上的拥挤情况也令吴同学担忧,害怕本来健康的人可能也在长途旅行后被感染。

担忧出现反华情绪

与生命安全相伴的,是这次全球疫情给留学生带来的心理压力。纽约州被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为“重大灾区”后,曼哈顿等人流聚集地区已出现抢劫等混乱状态。在长岛读研究生的张同学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我最怕的不是疫情,而是出现反华情绪”。

“有时打车去超市囤货,看到有美国人在囤子弹。”由于担心人员混杂,张同学已经很久不乘坐公交,通常都在宿舍不出门,只在必要时到附近的超市购买生活物资。她对记者说,即便疫情已如此严重,学校和社区却还发邮件告诉大家“不要戴口罩”,自己出门也不敢戴口罩,“害怕被别人打”。

针对记者询问是否考虑回国时,她表示再观望一阵,“一是现在航班很不确定,二是怕回国后就回不来了,影响学业”。不过,她表示自己已经买好全套的防护服、护目镜等装备,一旦有回国的机会就“全副武装”起来。

当然,除了政治因素外,也有很多其他困难令滞留当地的中国留学生头疼。在加州读博士的王同学因个人原因无法回国,她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美国大部分高校关闭了图书馆和实验室,学生们的学习和科研无法正常进行,影响到毕业的进度和签证期限。有些学校甚至关闭了学生宿舍,一些私人房东也终止了合同,个别留学生失去了住处。

因为学校的食堂和服务部门关闭,没有私家车的学生不得不通过订餐、超市送货等方式解决基本的生活问题,“在美国此类服务一般价格较贵,致使生活成本大大增加”。口罩、消毒液等疫情期间的必需品依然缺货,学生们只能足不出户,遇到紧急事件需要外出时无法做好防护。随着学校内大部分部门的关闭和校外商家的停止营业,利用业余时间打工、兼职和实习的留学生已经“失业”,有些人可能无法负担房租和生活开销。

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大部分留美中国学生并不考虑此时回国,原因是想要克服困难按计划完成学业,并尽可能减少人口流动、杜绝感染。很多学生已经在积极考虑居家隔离和线上学习等应对措施,一些学校留学生组成了互助群体,分享线上学习、采购物资、隔离生活的经验,缓解压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美国各地高校为防疫关闭校园,学生们不得不在限定时间内搬出宿舍。图为马里兰州陶森大学学生,本月初该州宣布因疫情进入紧急状态。

全力配合检疫要求

“之前看到网上说我们留学生‘千里投毒’,心里挺不是滋味的”,许同学如此对《环球时报》记者遗憾地表示。“虽然我没能回去,但我能理解回去的同学,大家只是很想回家。”

在看到国内的新增数字逐步清零时,很多中国留学生都感到欣慰,对国内亲人的担心也有所缓解。但由于输入型病例的增多,网络上出现一些对留学生不友好的声音。“我不想冒风险回国,更不想影响到国人”,刘同学对记者说,“现在的抗疫成果来之不易,我不回去给祖国和家乡添乱”。

吴同学向记者介绍称,周围的同学时刻关注着国内政策的变化。“一开始英国不属于疫情严重地区,但出现输入病例后,我们也被编入需要统一隔离的队伍,在国内的父母也在打听是否需要提前联系当地隔离人员、落地北京的航班会被分到哪里检查防疫。”吴同学对记者说,检疫措施越麻烦,学生们反而越安心。“我们很担心自己在流程中犯错,给检疫人员带来麻烦。但总而言之,无论去哪里隔离都不是问题,只要能顺利回国就行。”

在纽约的中国留学生发给《环球时报》记者自己的购物单,包括防护服、护目镜、橡胶手套等防疫物资。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