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假道伐金”蒙古可汗窝阔台、拖雷却搂草打兔子

subtitle 历史中简堂赵刘果儿03-25 00:00

古代历史时期,关于"假道伐虢"的真实故事颇多。比如说:刘德华主演的电影“墨攻”所阐述的就是“假道伐虢”的故事。但果儿本文所要叙述的却是发生在南宋、金朝、西夏、蒙古鼎力割据时期与《三十六计.混战计》中"假道伐虢"有异曲同工之妙的"假道伐金"。

例:A族入侵与B族比邻的C族,而向B族提出要求准许A族部队在B族的领域内通过,A族在获得B族的允许之后,军队经由B族的领土开始侵略C族。

而这时,在A族完全消灭了与B族相邻的C族之后,掉过头来极有可能一鼓作气攻陷B族的领土。以此实现,搂草打兔子的目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论述《假道伐金》,我们就要从宋、金、夏三国鼎立时,崛起于漠北草原的成吉思汗说起。

公元1206年(宋开禧二年),崛起于漠北草原上的成吉思汗建立了蒙古汗国。

至此,中原大地三国鼎立的局势遭受了前所未有的考验。

世人皆知,蒙古在崛起之前,华夏大地上的统治格局一直由南宋、金朝、西夏呈现三方鼎立的形势。

在这样一个历史时期,它是一场力量整合的阶段,它是南宋、蒙古、金朝互相厮杀博弈的阶段,它也是封建政权势力重组的一个阶段。

可以说,在这样一个瞬息万变的时代。漠北草原上的蒙古部落得以迅速异军突起,而遭受蒙古铁骑步步紧逼的金朝也逐渐走向了没落。

再看兵多将广的南宋政权却偏安一偶,隔岸观火,看着蒙、金二虎相争。

金朝,是宋蒙政权共同的敌人,因为要实现消灭女金政权是双方共存的敌人,宋蒙也就殊途同归聚在了一起。

(关于宋、蒙灭金之战详情,容果儿再行篇幅阐述,此文不在码文累述,就此略过。)

虽说,南宋政权的在执政者和权臣们想因陋就简、苟且偷安,且不说消灭金朝,就算是有效地打击一下金朝的嚣张气焰,也一直是宋朝百余年的梦想。

因为,对于宋朝来说,上至君下至臣,一直都将女金政权是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百余年来宋朝的文臣武将一直都将收复中原、消灭女金政权视为一个永不忘怀和具有感召力的理想。

我们都知道,蒙古草原上的游牧部落一直以来备受女金政权统治者的凌暴欺压。

成吉思汗铁木真雄起于草原,创立蒙古汗国之后,将消灭金朝政权放在了首要位置上,势将灭金为第一己任。

众人皆知,金太祖完颜旻一统女真部落之后,消灭辽国建立了大金政权。由于金朝执政者一直奉行残酷凶暴的统治政策。

因而,偏安一偶的南宋政权与游牧于漠北草原的蒙古诸部落皆是金朝的受害者。

所以说,站在主观因素而言,蒙、宋在联合抗金与灭金的战略上都具备共同点,这就为日后宋蒙的联盟灭金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但是,宋蒙之间的关系,就犹如恋人谈恋爱一般,先是陌生,慢慢相处到熟悉,彼此之间通过试探性的接触,渐渐由陌上感、恐惧感开始走向了热恋期。

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因而,蒙宋的关系一直在盟友、敌人之间徘徊而时冷时热。

公元1206年(宋开禧二年)游牧于漠北草原的蒙古部落建立了大蒙古国,历史称之为蒙古成吉思汗元年。

在蒙古立国之前,华夏大地上一直保持着由宋、金、夏三国割据的格局。

随着草原霸主蒙古部落的崛起,彻底地冲破了宋、金、西夏三足鼎立的割据局面。

我们知道,蒙古建国初年可以说是一个灾难年。

因为,在这个历史阶段内西夏,金朝、南宋等三个封建统治政权的疆域内都爆发了兵弱于外,政乱于内的战争。

在这样特别的年代,也就预兆一场改变历史格局的时代即将来临。

公元1206年宋开禧二年3月1日,西夏崇宗的孙子李安全与后宫罗氏勾结发动政变,废桓宗而自立为帝。

建国一百多年的西夏自这一刻起就意味着走向了末路。因为,20年后的公元1227年,成吉思汗将西夏灭亡。

与此同时,中原腹地的宋、金政权也在在公元1206年(开禧二年)爆发了战争。

宋、金双方在淮东、淮西、四川等地发生了一系列的极其猛烈的交兵。

宋、金这场战争的起因是因为南宋政权的权相韩侂胄为一雪百年之耻,收复故地而针对金朝政权发动的"开禧北伐",目的就是为了彻底消灭已是日薄西山、气息奄奄的女金王朝。

由于,南宋权相韩侂胄在军事力量上准备不足,最终"开禧北伐"的战争以南宋的彻底失败而落下帷幕。

公元1208年(宋嘉定元年)宋、金双方签署了停战协议,史谓"嘉定和议"。

这场战争站在女金王朝的角度而言,是一场被动性的战争,是一场极不情愿参与的战争。

因为,崛起于漠北草原的蒙古汗国在北面一直蠢蠢欲动窥视着女金王朝的一举一动。

南宋发动"开禧北伐"的主战场在金朝的南面,这就等于说,女金政权一南一北均有敌人,属于是腹背受敌,其政权处境是相当危险。

虽说,与南宋的这场兵戈争霸,女金政权赢得了胜利,也顺利的从南宋的手中获得了战争赔款,但毕竟这场战争也让女金政权的元气大伤。

因此,当南宋发动的"开禧北伐"失败后,向女金政权提出停战合议时,金朝也知道自己的势力大不如从前,也就默认了这个请求,没有继续向南宋腹地进行纵深攻击。

而后又在宋、金双方签订"嘉定协议"之后,金朝向南宋送还了所侵吞的土地和俘虏的百姓。

我们在反过来看南宋,这场战争站在南宋的角度来看,似乎就像是小孩过家家,将残酷的战争视同儿戏一般。

因为,一方面急于建功立业、加固政权的权相韩侂胄对于这场战争准备工作不到位,急遽树威所导致的。

还有一方面的原因,就是南宋中央政权对金朝日渐衰败的评估过于理想化,于是形成了以强胜弱的荒谬论断。

南宋政权在"开禧北伐"战争中不但损兵折将,还付出了割地赔款的代价。

而发动"开禧北伐"的主导者韩侂胄也在战争失败后,因女金政权的要求而身首异处了。

自此,南宋政权进入了权相史弥远篡权专政时期,南宋告别了短命宰相韩侂胄的统治特色,于嘉定初年迈向了"嘉定更化"。

南宋继任宰相史弥远仅仅是在政治舞台上走秀了一番,借用"嘉定更化"为自己博取了一些政治资本而已,其真实本质是还是为了巩固权相的政治地位。

关于南宋权相的形成和特点,请参阅果儿的另一篇拙作:以南宋奸臣"史弥远"为例,分析宋朝"权相"的形成与特点

略论:蒙古可汗"假道伐金"之战略

假道伐金,是成吉思汗灭亡金朝的一个战略设想,这个设想不单单是一种战略,也是一种国策。

我们可以通过成吉思汗去世时留下的遗言之中找到最为肯定的答案。文描述如下:

"金精兵在潼关,南据连山,北限大河,难以遽破。若假道于宋,宋金世仇,必能许我,则下兵唐、邓,直捣大梁。
金急必征兵潼关。然以数万之众,千里赴援,人马疲弊,虽至弗能战,破之必矣。"《续资治通鉴.卷164》

通过这段史籍,我们则不难发现,按照《三十六计》而言,这就是混战计之"假道伐虢"。

等于说,成吉思汗想从南宋的境内穿过,辗转于南宋境内向金朝腹地进军,进而实现歼灭女金王朝的战略部署。

"假道伐金"更好地体现出一代天骄成吉思汗铁木真是一位天生的军事战略家。

既然说"假道伐金"是蒙古汗国的一项国策。

那么,无论是在成吉思汗执政期间或是成吉思汗散手人寰之后,蒙古政权的后任继承者都很好地将这个战略加以实施和无条件的推行了下去,从而实现了联宋灭金的目标。

所以,宋、金、蒙三国鼎立的局势下,成吉思汗萌生的向南宋政权"借道"的谋略就自然成为了消灭金朝政权的一个至关重要的环节。

我们先不说南宋统治者同不同意"借道",成吉思汗的铁骑势必都会要经由南宋的国境向金朝腹地迂回过去。

因为,成吉思汗凭据判断,认为对南宋政权与金朝之间因"靖康之耻"所带来的国仇家恨来做最基本的判断,认为南宋必定会同意蒙古"借道伐金"的这个方案。

毕竟,站在南宋的角度而言,这也是一个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的机会。因而,成吉思汗作出了这种单方面的积极论断。

可是,理想过于美化,那接憧而来的就是残酷性的现实。

事实而言,蒙古与南宋在"借路"这个问题上和蒙古汗国爆发了诸多的不愉快和武力矛盾。

因此来说,成吉思汗所提出的"假道伐金"构想并不是一帆风顺的。

那么,蒙古可汗为何舍近求远实行"假道伐金"呢?

这个问题,我们就要从金朝的关河防线说起。女金统治者在潼关要地部署了几十万的军事力量。

即使是再凶猛的草原狼也难敌千万只东北虎。毕竟,蒙古国和金朝对比起来看则是兵稀将少。

因此,蒙古国在重兵防守的黄河防线上很难穿越过去。因为蒙古善于骑兵突袭式作战,而不善于水战。因此,也就唯有向南宋"借道"迂回了。

纵然成吉思汗的铁骑所向披靡,纵横驰骋,但也仅仅属于是精兵强将,毕竟和兵多将广的女金政权展开大规模作战简直就是拿鸡蛋碰石头。

毕竟,金朝在关河防线布置了几十万的大军,蒙古汗国想硬碰硬,那就等于是以卵投石、自掘坟墓,所以说蒙古军没有那么傻。

面对拥有重兵驻守的关河防线,蒙古可汗选择了避开敌人的主力而去寻找敌人的兵力薄弱的地点进而攻破。

引用水浒传的故事来说,蒙古可汗的这一招就是"林冲棒打洪教头—找出破绽再下手"

于是,蒙古就采用了避实就虚的战略构想,决定借道南宋,绕过潼关辗转至陕西境内,在其背后一路杀进女金政权的腹地河南境内,从而实现围剿女金都城"南京"(开封)的战略设想,令女金王朝戍防在关河防线上的军队毫无用武之地。

不得不说,蒙古可汗的这一步棋走得堪称绝妙,也是一手高明的战术。

蒙古为了"假道伐金"的战略设想,频频针对南宋采取了分阶段的试探性攻击。

公元1222年(宋嘉定十五年)蒙古国四杰之一、太师、元朝开国功臣也是蒙古征金大元帅"木华黎"命令蒙古游骑试探性侵扰南宋境内,凤州(陕西宝鸡)地区。

公元1227年(宋宝庆三年)二月,成吉思汗派遣一股军队进入南宋境内勘探地形,以求探路问道。

蒙古铁骑一路金戈铁马攻击到了南宋境内,恰在此时成吉思汗在进攻西夏的途中去世,蒙古大军随即返回。

公元1229年(宋绍定二年)八月,窝阔台因袭旧制继承了成吉思汗的汗位之后,为了实现成吉思汗生前制定的战略。

蒙古部队因此频繁入侵金朝,但是入侵金朝的战事极为不乐观,因为蒙古军频频遭受挫败。

公元1231年(宋绍定四年)五月,窝阔台召开由蒙古汗国全体王爷和大臣们共同参加的伐金会议,商讨运用什么战略能消灭金朝政权。

大蒙古监国"拖雷"恰逢事宜地为窝阔台可汗献上了一位叫"李昌国"的降蒙谋士提供的灭金谋略。

史籍记载原文如下:

"金主迁汴,所恃者黄河、潼关之险尔。若出宝鸡,入汉中,不一月可达唐、邓。金人闻之,宁不谓我师从天而下乎!"
拖雷然之,言于太宗。太宗大喜,语诸王大臣曰:"昔太祖尝有志此举,今拖雷能言之,真赛因也。"赛因,犹华言大好云。遂大发兵。"《元史.卷115》

来得好不如来得巧。降蒙谋士所献之策恰好与成吉思汗"假道于宋进而灭金"的战略构想不谋而同。

窝阔台可汗听闻之,对其大嘉赞赏。从而在商议灭金的战略分析会上,最终将借道宋境围歼金朝的计划全面推向了实际的行动。

"借道灭金"的军事计划是:

第一路由窝阔台可汗亲率中路大军,从白坡(也就是今天的河南孟县附近)向南行军一直度过黄河,向金朝发动正面攻击,以牵制潼关防线上的敌军主力,防止金兵回援京都;孛思忽儿带领蒙古左路大军自济南一路向西。

那颜拖雷统领蒙古右路大军,从宋朝秦凤路也就是凤翔地区穿过宝鸡,向南渡过渭河(渭水),准备向宋借路,辗转至南宋的四川境内,一路沿着汉江(汉水)行军至河南境内,自金朝大本营的后方杀向金军,以求取得攻其不备、一举灭金制胜的效果。

蒙古三路大军按照约定于公元1232年(宋绍定五年)春季,在金朝首都南京(开封)会师,再一举消灭金朝政权。

蒙古汗国在落实了借路于宋境灭亡金的战术战略部署之后,蒙军大军随即就向南宋发动了军事攻击。

公元1231年(宋绍定四年)八月,蒙军大军开始向宋所属的利州西路(西和州)发动了军事攻击。

"北兵十万攻城东南门,以降者为先驱。"《续资治通鉴卷.164》

西和州的地方官陈寅与镇统王锐带领州内军民奋勇抵抗,屡屡击溃蒙古军的进攻。

知西和州陈寅迫于战事需要频频向统御边防武装的四川制置使发出求援,但制置使却故意拖延没有及时向西和州派出援兵。

"寅帅忠义民兵与敢死士力战,昼夜数十合,兵退。制置司以寅功遍告列郡。北兵伐木为攻具,增兵至数十万,围州城。
寅率民兵昼夜苦战,援兵不至,城遂陷。"《宋史.卷449》

同一时期,蒙古汗国外交使臣速不罕率军行至青野原(陕西略阳县北附近),向南宋言明了借路的请求。但南宋沔州(陕西略阳)主官设计斩杀使者速不罕。

蒙古右路大军统帅拖雷在获悉使臣被杀后,怦然大怒,决意动用武力通过宋境。

蒙古军队在攻克沔州之后,拖雷将所属兵马一分为二,两路大军皆由沔州开始向南行军。

公元1232年(宋绍定四年)10月24日蒙古大军开始强攻利州路所属的大安军驻地(陕西宁强县西北阳平关),南宋驻军与蒙古军决一死战,但南宋军队寡不敌众,城破兵败。

蒙古大军在乘利席胜后一路顺着西汉水(嘉陵江)开始南下。

蒙古东路大军由按竺迩担任前锋军,驻扎屯守于兴元路(陕西汉中)、洋州(陕西洋县)中间地带,遣派使臣向南宋政权的四川制置司提请蒙军借路伐金的需求。

蒙军计划欲借道南郑(陕西汉中),穿过洋州、金州地区,一路向西纵深于河南西南地区的唐州、邓州,穿越至河南境内腹地与蒙古南下大部队聚集,集兵一处围剿金朝都城。

蒙古前锋软硬兼施游说南宋四川制置使佳如渊,先是言明借道伐金则有利于南宋政权,继而又用威胁的方式逼迫桂如渊。

"宋制置使桂如渊守兴元,按竺迩假道当于洲曰:"宋仇金久矣。曷从我以洗国耻!
今欲假南郑,由金、洋达唐、邓,会大兵以灭金,岂独吾利,亦宋之利也。"
如渊遂输刍粮,遣百人,导大兵由武休关东抵邓州,西破小关子。"《新元史.卷149》

蒙军动用军事力量逼迫南宋驻军。制置使桂如渊非但没有领导部队进行有效抵御不说,反而因为惧怕蒙古大军的淫威弃城而逃了。

蒙军这一路大军就这样顺风顺水地穿过南宋境内,如约而至抵达了河南境内。蒙向宋借路获得了阶段性胜利。

但是,因为蒙古政权是诉诸于武力才取得了"假道"的胜利。

因而,南宋政权境内的四川疆域与边防线遭受到了史无前例的破坏,用兵燹之祸来形容也不为过。

蒙古大军名义是"借道",但现实情况却是让四川地区的经济、人民、粮物、边防设施等都遭受到了史无空前的戕害。

"三关外地,生聚一空。""人心既愤鞑骑横行,十七州生灵死者不知其几千万。"
蚕食烧毁,无有存者,而况保防之户,亡流马之舟,… …千里之地,莽为丘墟。"《鹤林集.卷18》

南宋诸多州府在蒙军的借路过程中均遭受了毁灭的打击。

如:天水军(甘肃天水西南附近)、同庆府(甘肃成县)、西和州(甘肃西和县西南附近)、兴元府(陕西汉中东部)、洋州(陕西西乡)等十几路州府在城破沦陷后。

蒙古军队违背人道主义,施行了窮凶極虐的"屠城",对诸州府治所实施了彻底的破坏,对城镇居民实施了惨无人道的杀戮。

屠杀劫掠、摧毁家园、戕害不辜一直是游牧民族的真实本质。

成吉思汗曾经言道:一生最为快乐的事情就是打败对手,围剿追杀敌人,掠夺敌人的财富,侵占敌人的土地,俘虏他们的妻妾儿女。

这或许是古代历史时期,那些游牧于草原上的诸蕃族部落渠魁们的人生追求或志向吧。

人生短暂,旦夕之间,人生的意义在于快乐的创造价值。

蒙古汗国在实行"假道伐金"的阶段里,蒙古大军肆无忌惮的在南宋境内肆意烧杀劫掠,滥杀无辜,残害百姓之举,也频频遭到了南宋境内军队和百姓的奋勇还击。

所以,蒙古铁骑在南宋境内也不是所向无敌,顺风顺水的。

南宋的四川地方官员和将领大多数是坚持抵抗蒙军侵犯的,也给蒙军一定的打击。

但是,蒙军因何能"借道"成功呢?

蒙古汗国能"借道"功成这个问题,表面看起来,是因为四川制置使桂如渊临阵溃逃引发的。

因此,作为四川制置使的桂如渊负有渎职之罪。

毕竟,作为战场第一领导者的桂如渊,既没有率领将士积极备战,又没有巩固边防,陈兵驻守,以至蒙古铁骑兵临城下时,他不组织士卒奋力御敌,而是携带妻儿老小弃城而逃,彻底泯灭了敬业坚守、保一方平安的臣子之责。

但是,探究南宋戍防失败的真实原因,我们不难发现南宋的权相史弥远才是蒙军"借道"成功的罪魁祸首。

因为,导致南宋边防溃败的主观因素是源于权相史弥远的误国思想所致。

因而,时任四川制置使的桂如渊若是没有得到权相史弥远的授意,他即使有一百个脑袋也不敢临阵脱逃。

毕竟,弃国家安危于不顾的罪责是犯了诛灭九族的重罪。

他即使不计功名富贵弃城而逃,他任由军民陷于战乱屠杀,他令境内百万生灵遭受涂炭,那是因为他遵奉了代天子而行皇权的奸臣史弥远对蒙退让屈服的旨意。

对此说法,果儿的依据是,时任南宋宝章阁待制、潼川路安抚使、知泸州的魏了翁在其所著《鹤林集.卷18》中记载:

"人莫不咎,如渊之暗,而不知弥远实使之。"

根据这段史籍所述,四川制置使桂如渊是接到了史弥远的旨意才选择了弃城而逃。

所以,果儿说南宋权相史弥远才是"借道伐金"事件的隐形元凶并负有不可推卸的首要责任。

回眸转望,蒙古的中路大军,原定计划是经由淮东地区(南宋淮南东路)"借道"穿越南宋境内,进而实现迂回至河南进攻金朝南京(开封)的战略目标。

按照预定计划与时间上来看,蒙古中路大军借南宋淮东之路进军金都,看似更为合理。

因为,在行程上而言,蒙古中路灭金之旅,属于是直线纵深,按理说应该是首先抵达会师地点,而不应该是迂回于四川的右路大金率先到达。

那是,因为淮东地区是南宋的军事重地,也是防御力量最为强盛的地方。

毕竟,淮东地区的军事使命是以卫戍南宋"临安"京都的安全为主。

蒙古政权向南宋"借淮东之路"伐金,重点是运用了政治机谋,通过外交把戏,力争南宋能同意蒙古"假道伐金"的构想。

殊不知南宋政权没有顾及蒙古可汗的面子,直接驳回了这个看似合理但不合理的要求。

公元1231年(宋绍定四年),根据史籍《宋季三朝政要》记载:

"鞑靼自山东通好,欲假淮东以趍河南,羣臣议不许,度正奏鞑靼兵入蜀,诏诸州守臣严守备兵。"

这则史料就很好地证明了,南宋政权并没有答应蒙古"假道"淮东伐金之请。

武力"借道"四川的右路蒙古大军在南宋境内一路斩关夺隘于四川借道成功后,还兴妖作崇将南宋四川境内的蜀口关隘悉数破坏,更有一部分蒙古游骑纵深潜入到四川内陆纵马烧杀。

蒙古在纵兵深入四川内地无恶不作的同时,针对四川境内的山岳险阻、军事部署、地形地貌、人文风土等掌握甚多。

此举就是为了日后蒙古部队大范围入侵南宋创造了极为有利的先决条件。

因而说,蒙古假道伐金之谋,就未来而言,南宋政权是凶多吉少。

无论是站在历史的角度还是站在当下的立场来看,南宋政权在蒙古"假道"灭金的主观立场上不借路的态度是坚决的,也是正确的。

但是,代天子而行皇权的隐形皇帝史弥远却是选择了曲意迁就、以求保全自我、悲观颓丧的戍防思想,被动承认了蒙古大军"假道"的现实。

以至于,南宋政权赔了夫人又折兵,不光丢失了大片国土不说,又未能起到和蒙古可汗"友好互通"的目标。

同时,还将南宋政权的边防部署、军力强弱、将官贪生怕死、政权腐败无能等问题都彻底地暴露无遗。

南宋绍定四年期间,重病缠身、缠绵床第的史弥远即使在生死弥留之际依然把持着南宋中央的军政局势。

而南宋的傀儡皇帝宋理宗赵昀则是有名无实,既没有实权也没有话语权。所以,蒙古"假道伐金"所导致的南宋军事防御挫败,权相史弥远负有直接责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