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堡、马卡龙、葡萄酒……黑死病中产生的现代饮食

subtitle 家电网03-23 11:40

【家电网HEA 3月23日原创】476年,随着西罗马帝国的灭亡,蛮族渗漏进欧罗巴的心脏部位,最初能够理解高水平文化和美食的大众亦随之消失,直至五百年后,欧洲才开始出现美食这一概念,意味着在公元5纪到公元十世纪的这五百年间,人们吃食物只是为了不被饿死,仅仅是为了充饥而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黑死病出现之前,据史料记载,欧洲中世纪时期,人们一般一日两餐,主餐在接近中午时开始,第二餐大约是我们现在所说的下午茶时间。只有小孩和病人才吃早餐。谷类是欧洲人最重要的主食,谷物多数会制成面包,一些估计指当时欧洲人一天会吃1至1.5公斤的面包,但谷类有时也会煮成稀粥和面条。而那些现代欧洲人很排斥的诸如舌头、眼睛、尾巴、耳朵或者一些内脏等“下水”,却是当时平民最普遍的肉类来源。像胡萝卜、豌豆、花椰菜、球芽甘蓝、芜菁甘蓝、欧防风、南瓜、刺苞菜蓟以及卷心菜都是中世纪饭桌上必不可少的蔬菜品种。

这一切,都随着黑死病的爆发而迎来终结。

距今673年前,黑海港口城市卡法(现乌克兰城市费奥多西亚)遭到蒙古大军的围攻。为了使卡法城尽快投降,蒙古人将尸体放入投石机然后抛入城内,没过多久,卡法城内爆发瘟疫,肆虐欧洲的黑死病便由此爆发。

黑死病的破坏力十分强大,数据显示,三个世纪以来,黑死病总共夺去了2500万人的生命。其中,1630年米兰有一半的人口陨灭在瘟疫中;1656年和1720年,瘟疫分别消灭了热那亚人口的60%和马赛人口的30%。

黑死病的巨大影响不仅改变了欧洲的经济体制,促使其走向近现代的商品经济,更是改变了欧洲人民的饮食习惯。据了解,为了寻找治愈黑死病的方法,当时的人们尝试过大便涂抹肿块、用尿洗澡、把蟾蜍放到胸前等等方法。而蔗糖,也成了欧洲人民眼中的“灵丹妙药”。

当时,蔗糖是由阿拉伯人发明的调味品,来到欧洲时间并不长,欧洲人的制作技术尚不成熟,而且蔗糖需要的甘蔗,在纬度较高的欧洲,很少有适宜种植的地区。因此,蔗糖在欧洲是,最少见、最难得吃到的奢侈品,加上其外表洁白,味道甘甜,让受病痛折磨的人减轻了不少痛苦,不少欧洲人都将其当做药来食用。当时意大利医学中心萨莱诺医学院在医书中这样写:“蔗糖对于热病、咳嗽、胸闷、嘴唇干裂、胃病具有疗效。”

这一观点极大改变了欧洲人的饮食习惯,他们像玩命一样地囤积蔗糖,并加入到各种食物中,以花式吃法来进食。今天在欧洲能吃到各种甜到发齁的马卡龙、松饼、杏仁糖和布丁,都出现在黑死病肆虐的时期。意大利语中甚至用“就像一家没有砂糖的药店”来形容人们陷入手足无措的绝望境地。

像欧洲的甜点一样,汉堡中加蔬菜也是在黑死病期间出现的。在黑死病期间,不少食素的基督教修士都保持了自己强壮的身体,没有染病,这一习惯也改变他们手底下的信徒们,很快多吃蔬菜,以轻油低脂高纤作为健康饮食标准的西方饮食观就建立起来,蔬菜也成为人们常食用的汉堡中的常客。

与此同时,由于人口大量死亡,农耕所需的劳动力出现难以弥补的缺口。许多原本种植小麦等谷类作物的耕地改成了种植葡萄这种耐干旱、不需要过多人力栽培的植物。加上葡萄酒有一定的杀菌效果和基督教中认为葡萄酒是基督之血的宗教原因,原本主要作为宗教仪式用品的葡萄酒,变成了平民百姓日常饮料。

瘟疫是与整个人类历史相伴共生的灾难,但换个角度理解,它其实也是人类文化进步的推手。鼠疫让资本主义在欧洲加快成长,而资本主义的逐利本能也促进了全球化的形成,同时也促进了现代医学、现代科技的产生。如今,新冠疫情的出现,令人造肉、5G、人工智能等加速发展,相信疫情过去后,人类世界又会迎来一个崭新的时代。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