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上大都会博物馆 能看见多少赵孟頫笔下的细节

subtitle 网易艺术03-20 09:41 跟贴 44 条

科技进步促使观看方式发生改变,越来越多的博物馆与美术馆将线下优质展览在线上同步展示,“云端”观展成为不受限于空间与时间的日常,我们将选取五大洲数十家场馆的线上展览开启“云端”之旅。这不是展览的简单介绍,而是关于展览的深度体验。当科技加持艺术,感官一定会有新的领悟,新的观展形式必将引领新的观看方式,我们一起探讨,因为是在“云端”,我们将会链接所有关于艺术的奇思妙想,当然也包括把所有艺术的过往在今天的投映。国际篇第三期我们将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展开一段略显特殊旅程,在“云端”《近观中国书画》(Chinese Painting and Calligraphy Up Close)。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让关于艺术的观看再近一点

想象一下,在将近一千年以前,当黄庭坚写下《草书廉颇蔺相如传》时,朝内同僚观看的场景;在六百多年以前,赵孟頫画出《人马图卷》时,文人朋友观看的场景;以及五百年左右以前,吕纪画出《鸳鸯芙蓉图》时,宫廷画师观看的场景。宋代、元代、明代的场景我们可以想象,可未必准确,观看书法与绘画的他们都是谁?他们在观看时谈论了什么?他们在观看时有无茶饮?又有无燃香?时隔几个世纪,这些细节我们更多的只能想象。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作为观众的观看或在工作的单位,或在起居的厅堂,因为当时并没有今天意义上的美术馆与博物馆,还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所有的观看都是近距离,展开在案牍或是拿捧在手中,近一点,再近一点,这样可以把细节处的精妙一览无余,因为没有美术馆与博物馆,自然也就没有玻璃柜、警戒线与越界的安全提示音。

相比较今天的我们,几个世纪前的他们观看的方式是那么仔细,而这种仔细的程度我们也是只能想象一下吗?。答案是——未必,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展览《近观中国书画》,旨在带给我们一种想象之外真实,依托丰富的馆藏优势,本次展览选取从五代董源《溪岸图》(传)到清代王翬《康熙南巡图》等数十件作品,自2020年01月25日开始,用将近一年时间分为上、下两期展示,为了充分体现展览价值,即走进中国书画的核心——近距离观看,展览将艺术原作与放大的原作高清图片并置,关于笔墨、线条的精微纤毫毕现。更难能可贵的还在于,这些作品的高清图片已开放版权,观众可以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官网免费下载,通过液晶屏幕仿佛古人一样捧在手中观看,近一点,再近一点,甚至比古人看的更仔细,包括绢本的肌理与墨色的剥落,。

尺寸最高的绘画与最长的书法

在“云端”首先来看看五代董源的《溪岸图》(传),这幅卷轴是中国早期现存山水画中尺寸最高的一幅,南唐时期的东南形胜跃然纸上,山峦、河流与树木、杂草交错,毫无疑问,山水是空间的艺术,但在细节里我们却可以看见时间,这时间便是急湍的瀑布与微澜的河面,一快一慢,一张一弛,由此安静的空间开始运动,光阴与岁月开始流淌,且千年来也不曾终止。临水的亭阁台榭中,侍童注视怀抱幼儿的妻子,妻子注视静思远眺的丈夫,而丈夫所眺望的或许是未来的诗和远方,沿河边而上,井然有序的院落迎来牵着耕牛的农夫,刚刚耕作完的他也许能闻见晚餐的芬香,因为不远处青年端着的十有八九应该是美食。因为近观,我们在自然的雄伟中发现细腻,更发现着家居的惬意。

五代 董源《溪岸图》(传)高221.5cm、长110cm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五代董源《溪岸图》(传)(局部)

再来看看这幅北宋黄庭坚的《草书廉颇蔺相如传》, “廉颇者,赵之良将也。赵惠文王十六年,廉颇为赵将,伐齐,大破之,取阳晋,拜为上卿,以勇气闻于诸侯。蔺相如者,赵人也。为赵宦者令缪贤舍人。”当我们最熟悉的故事——廉颇与蔺相如以书法的形式展现,那些是意料之中?那些又是意料之外呢?如果《溪岸图》亮点在高,那么《草书廉颇蔺相如传》则在长,这是中国古代书法现存作品中最长的一幅,全篇近1700字,长度达18米,作品不同,线上浏览的侧重也不相同,《溪岸图》适合放大观看细节,《草书廉颇蔺相如传》则适合依次浏览整体,这是线上才有的优势,因为所有现场展览都不太可能将18米的长卷全部打开。当然把这幅书法作品放大看细节一定也有不一样的收获,比如在作品结尾处,因为能更仔细看见用笔的飞白,也就更能理解黄庭坚书写“先国家之急而后私雠也”时的情绪。

北宋 黄庭坚《草书廉颇蔺相如传》(局部)纸本 全卷高33.7cm、长1840.2cm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在这幅画中你听见了什么

今天的野生动物摄影师可以通过摄影器材精密捕捉动物的体貌动态,但对于任何一位野生动物摄影师而言,拍摄好的动物作品都是困难的,相比较景物、静物以及人物,动物的不确定性太大。如果摄影器材都有很大困难,那么画笔呢?尤其是当我们看到林良、吕纪的花鸟绘画作品,我们感慨的应该是野生动物摄影师的容易还是明代宫廷画师的不易?

“林良吕纪,天下无比”,本次展览的《二鹰图》与《鸳鸯芙蓉图》是这句话最好的注解。在林良的《二鹰图》中,两只雄鹰矗立在树干之上,凝视彼此着,有力的扭动、凶狠的目光,乃至于每一篇羽毛都再将这冷峻的气氛推向极点,更不消说加之萧瑟丛林的衬映。远观的冷峻会随着视线的移近而变得有一点温暖,虽然只是单色,但当我们慢慢放大局部,看见的却是由笔墨描摹出的体表温度,再看一会,一呼一吸的气息都能感觉到,就像我们真的走进一只动物所能感受的那样。吕纪《鸳鸯芙蓉图》是另外一番景象,草木欣然、花团锦簇,喜鹊在枝头落下,鸳鸯嬉戏与芙蓉花旁,且不说这动物与植物画的多么逼近真实存在,也不说成就这种真实需要画家画出多少线条,把画面再放大一点,视觉转换成了听觉,鸳鸯之间的情话你听懂几分?喜鹊是不是在歌唱金桂飘香? 我们看见的细节让我们超越了看见,触碰到了温度,聆听到了鸣叫,这些在摄影作品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吗?或者说可以如此强烈的感受的到吗?当然,在动态影像中我们可以听见声音,也看见动作,只是少了些画中的意境,以及比真实更重要的想象空间。

林良《二鹰图》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吕纪《鸳鸯芙蓉图》绢本设色 高172.7cm、宽99.1cm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吕纪《鸳鸯芙蓉图》(局部)

关于山水画、花鸟画近观的感受,是否也会发生在人物画上面?答案是肯定的,看见更多细节,看见更多可能,甚至于非常重要的内容蕴含在细节之中,读一读赵孟頫、赵雍、赵麟《赵氏三世人马图卷》中的人物表情,以及人物和马的关系,是“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的文字更有说服力?还是《人马图卷》的画面更有感染力?《近观中国书画》还有更多作品在等待观看,还有更多细节在等待解读,请开始你自己的节奏。

赵孟頫/赵雍/赵麟《赵氏三世人马图卷》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中国古代的书法与绘画创造了一座又一座高峰,这其中离不开每一代人对上一代人的继承,离不开艺术学习的传移模写,而书法家和画家只有通过对作品近距离观看、对细节的高度观察才能更好的完成临摹,用笔、用线、用墨、用色,这所有的观看在互联网发达的今天变得愈加便捷,虽时间上远隔千年、空间上远隔千里,却又都近在眼前,相信这样的继承、这样的观看一定会有更好的创造,就像历史上的每一次创造一样。“云端”很大,我们也将会观看到更多细节,创造力是关于过去的,也是关于未来,观看,近一点,再近一点,未来也许就在里面。如果你也喜欢艺术、迷恋科技,加入我们的线上之旅,“云端“观展,我们下期见。

(文章主要参考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近观中国书画》(Chinese Painting and Calligraphy Up Close)展览介绍、展览作品介绍,图片及截图来自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官网。)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