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码宝贝重映:我们都是未被选召的孩子

subtitle 网易槽值03-19 16:57 跟贴 649 条
未被选召的孩子,依然在生活里升级打怪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槽值》栏目(公众号:caozhi163)出品,每天更新。

手握勇气徽章的太一,温柔善良的素娜,这些名字,都是无比熟悉的童年回忆。

心中最早关于梦想,勇气,友情的种子,就在主人公成长的过程中生根发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01年发行的《数码宝贝》不知不觉也过了近20个年头,伴随了一代人的童年的它也最终“长大成人”。

“相信爱永远不会止息,即使偶尔会遇上难题,一定能化险为夷”

八个少年集齐代表不同品质的徽章就能打败大boss,是童年的信仰。

数码宝贝进入尾声,童年回忆的大门也暂时关闭。

2020年,剧场版《数码宝贝大冒险:最后的进化·羁绊》上映。

那句“献给所有和数码宝贝一起成长的孩子们”,猝不及防地,在每个人心中放下一颗催泪弹。

1

也曾和数码宝贝一起“拯救世界”

时光拨回十多年前,放学守在电视机前,等着数码宝贝播出,是一天里最幸福的时刻。

这份幸福有着现在难以体会的忐忑:蹭别人的点播。

能不能蹭到想看的动漫,能不能蹭到要看的集数,都是未知数。

90后童年所熟知的不是视频网站,是点播台。各种海外进口的动漫电影资源,都汇集在这个台中,需要通过电话去点播,一次5-10元

夸张点说,在孩子们心中,当时能够点得起的,都是土豪;

而点了动漫世界数码宝贝的,都是恩人。

伴随着片头曲,从炫酷的片头进入,和八个少年一起进入数码宝贝的世界。几乎成为那时候,90后们最热血沸腾的瞬间。

每集的战斗时刻,一看到数码宝贝进化,就要站起来跟着一起哼BGM,以至于梦中都被战斗音乐所围绕。

まもれ! 爱する人を

守护着 所爱的人

たくましい自分になれるさ

使自己变得坚强

——进化曲《Brave heart》

这份热情还蔓延至现实。

有钱的孩子甚至会给自己配一只“神圣计划”(手表样数码宝贝进化器“),引得同龄人羡慕不已;

预算不足也要有梦想,为了集齐刨冰泡面附赠的数码宝贝卡片,吃的嗓子疼也不在乎。

下课后,装备齐全的孩子在操场用数码宝贝(卡片)大战,各种口号和中二台词层出不穷;

装备不够的孩子不甘落后,开始在教室内文斗:“我觉得暴龙兽是里面最厉害的数码宝贝!”

“不对!天使兽明明是最厉害。”

如今的00后可能没办法想象,90后对于当时的数码宝贝有多狂热。

数码宝贝收视率在当年日本创造了辉煌,最高13.7%,平均11.2%,相关大电影的票房突破20亿日元。

这样的热潮在中国也不减。

1999年的数码宝贝,豆瓣评分9.2分,可以称为“看多少遍都看不腻”的动漫神作系列。

B站上数码宝贝相关视频过千条,播放量过百万的不在少数,和田光司的butterfly则是必备的BGM。

仔细翻看弹幕,制作者和观看者多是数码宝贝的当年的观众,“童年大爱”四个字就能轻易唤起我们的感动。

2016年4月3日,和田光司去世,B站和微博的90后自发地为他送行。

“无限大な梦のあとの 何もない世の中じゃ”,“光叔再见,希望你只是去了数码宝贝的世界。”

每个人的童年,几乎都有数码宝贝的身影。

累的时候,就翻出来看看,心中就能涌出一些勇气。

2

那些动人的情节,你还记得吗

在那个靠电视连接世界的时代,数码宝贝在我们心中,种下了最初有关友情和善恶的认知。

印象中最赚人眼泪的,是迪路兽进化为天女兽的过程。

代表着光明力量的小光是最后一个被选中的孩子,也拥有着邪恶力量最怕的数码宝贝迪路兽。

没有钥匙和徽章的他们,想要对抗邪恶的吸血魔兽,困难重重。

巫师兽带着小光的钥匙和徽章一路艰险、负伤来到东京。

希望将钥匙送到自己的小光和迪路兽手上,帮助战胜邪恶势力。

决斗的最后,小光还没有拿到钥匙,可几乎所有的数码宝贝身负重伤。

吸血魔兽只差最后一击就能够杀死小光和迪路兽,统治世界。

决斗的最后,巫师兽冲到了迪路兽面前。

小光和迪路兽都没有受伤,而巫师兽却永远地倒下了。

巫师兽挡下了吸血魔兽的最后一击,也为太一给小光送钥匙和徽章争取了时间与机会。

带着对朋友的不舍与对黑暗力量的愤怒,迪路兽完成了天女兽的超进化,汇集所有数码宝贝的力量,射出了代表着正义的神圣弓箭。

为了守护心中的正义,也为了守护挚爱的伙伴。

数码宝贝们分别选择了“牺牲自己”和“变得强大”。

那些勇敢、纯真和美好,最后化成了守护家园的力量。

如果说小光和数码宝贝们的战斗,是最热血和感动的瞬间。

而关于孩子们和数码宝贝的点点相处,则是这部动画片带给我们的温情。

最让人感动的瞬间,大概是美美与鼻涕兽的相互守护。

巴鲁兽还没有掌握进化的方法,美美在战斗中受尽了危险。

此时站出来救美美的,依旧是被美美嫌弃的鼻涕兽。

面对熊仔兽的绝招,鼻涕兽们没有选择躲避,而是排起了高高了城墙挡住攻击,不让美美被击中。

明明只是一些扔大便的数码宝贝,害怕阳光所以生活在阴暗的角落里,肮脏的外表与并不好看的长相让所有的人不愿靠近。

因此也总让人忽略它们其实也有自己在意的东西,同样温柔而善良。

强壮的熊仔兽面前,鼻涕兽就像蝼蚁一般不堪一击。可是它们却依旧在为了保护美美而战斗,倒下了再一次爬起。

太多时候我们都会下意识的以貌取人,对于不合眼缘或者长得不好、不够卫生的人冷眼相待、不愿接近、下意识地排斥。

等到真正的接触之后,才会理解歌里唱的那句“丑小孩”的内心独白:

“我很丑,可是我很善良。”

再回忆起数码宝贝们第一次集体进化时的新奇,第一次合作击败敌人的兴奋,相处时的点点滴滴……

就像在寻找徽章时,阿和回答光子郎的疑问:“为什么一定要找到徽章帮助数码宝贝进化呢?”

“我想变强的不只是数码宝贝,我也可以一同长大。”

被选中的八个孩子们其实都不完美,都有着各自的苦恼与弱点。

这趟在数码世界的探险中,孩子们都经受住了成长的磨练,让手中象征着不同品质的徽章发光发亮。

勇气、友情、爱心、知识、诚实、希望、光明。

看着孩子们一道道战胜难关,追番的我们似乎也懂得了这每一种品质背后的意义。

看数码宝贝的年代里,每个人都有一个拯救世界的梦想,就像动画里的八个人一样。

就像孩子们一样,我们终将回到现实世界里,为了自己的世界而战。

3

未被选召的孩子,依然在生活里升级打怪

现实世界里似乎也有许多“怪兽”。

虽然它们没长一副吸血魔兽的可怕形容,但带给我们的压力却一点儿不少。

学习工作、家庭情感,不预期的疾病,这都是一个又一个的难关。

我们身边没有数码宝贝,它们没办法代替我们向这些关卡冲锋。

长大后的我们,终究要挥别无忧无虑的童年。

不断重复着“再见”的数码宝贝

但不知不觉间,好像我们还没来得及对童年说再见,它就在一个电风扇吱呀作响的午后消失了。

小时候的梦想和童年买的是一班车票,也跟着越开越远。

我们渐渐地接受平凡——甚至许多时候,我们的脑海里不再出现与梦想有关的想法,只期许一个平淡安康的生活。

同时我们也明白,即便已经尽可能地除去奢望,还是必须逼迫自己不断进化,方能打赢生活里的战斗。

就在正缓慢受锤的当口,有人突然告诉我们,《数码宝贝》20周年了。

停下手里的活儿想想,这个名字似乎有些陌生,仔细咂摸还有一点拗口。

如同隔着积灰的玻璃看橱窗里的玩意儿,怎么也不大真切。

耳畔模模糊糊响起些声音,好像是一个男的拖着尾音在唱什么“Oh,my love……”

好连上网,点开一个叫“《数码宝贝》大结局!高燃!Butterfly!”的视频,终于还是没来由地心理一紧,作用到泪腺上,生挤出几滴许久没出现的眼泪。

为什么还是被感动了呢?

巴鲁兽有一个答案:因为离别是很痛苦的事。

逃避和美美告别的巴鲁兽

是啊,离别是很痛苦的事。

成年的人经历过太多,仿佛早早自我接种起针对离别的疫苗,已经不会为此感到难受了。

毕竟诸如此类的场合太多,倘若每次都要大费一番情绪和精力,也怪累人的。

可是,怎么可以呢?难道就这么缄口不言地让未实现的愿望作罢?就这么默不作声地让没拥抱的亲人和朋友走远?好像,还是有一点不甘心。

姗姗来迟的巴鲁兽不住地向电车上的美美大喊:“美美!对不起!再见!”

美美笑了。她探出窗外,帽子被风吹起,飞出去,飘起来,留在了数码宝贝的世界。

孩子们与数码宝贝告别时经典的“飞帽杀”

美美的徽章正是纯真。许多人说,这是编剧安排她最后一个和数码宝贝告别的原因——纯真伴随着飞出去的帽子远去,孩子们作别童年,迈过了成长前的最后一坎。

那么纯真就此从孩子们的身上消失了吗?

没有,它永远存在于8个被选召的孩子的记忆里。

那是一个外人碰不到的秘密世界,被可爱的数码宝贝守护着。除了纯真,一同被守护的还有勇气、友情、爱心、知识、诚实、光明和希望。

连带我们的那一份也在。

有细心的人发现了《数码宝贝》里一个很有意思的事实:亚古兽总是第一个进化,而巴达兽总是最后一个。

相对应的,太一拿的徽章是勇气,阿武拿的徽章是希望。

在数码宝贝的世界,这可能是编剧埋下的又一个秘密。

他好像有话想对当年坐在电视机前的我们说。

但或许是不好意思,或许是怕人笑话,最终选择了这样一种奇怪的方式表达。

他想要告诉那些还眨巴大眼睛,捧着小脸蛋的孩子:不要害怕这个世界,凡事总需由勇气开路。

而当友情、爱心、知识、诚实、纯真和光明都被锤得遍体鳞伤,也不必感到迷茫。

因为你们总还剩下那最普通也最珍贵的一样,希望。

想要在第一时间收到槽值文章的推送,欢迎关注我们的公众号,搜索“槽值”或者“caozhi163”就可以啦。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