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只有我们大美女才会长胡子

subtitle 网易浪潮工作室03-19 16:08 跟贴 377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有个女神级的女生,平时我对她都是只敢远观不敢近看,害怕女神的光环照耀出我的平凡。

直到有一天,她悄悄来问我,“有没有什么办法去掉小胡子的呀?”

从此,我就释怀了,原来大美女也会长胡子的呀!

我一直以为长胡子是男生的专利,而长了胡子的女生就是“女汉子”!

结果,事实是我读的书太少了......

不只是男生会长胡子

一直以来,男性脸上长胡须、身体毛发旺盛,在女性看来就是性感的象征。

怪不得呢,咱们现男友宅在家里面时,蓄起了小胡子,在女友粉看来,竟成了颜值的“意外收获”了。

还有易烊千玺和吴磊弟弟,一旦留起了胡子,我立马从姐姐粉变成了女友粉。

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主观臆测,2016年澳洲的一项心理学研究发现,蓄了胡子的男性与刮干净胡子的男性相比,前者对女性的性吸引力更大[1]。

作者认为,这可能是由于人的体毛生长分布是受雄激素调控的,雄激素才是胡子蜀黍们吸引女性的根本原因。

看来胡子是男性散发荷尔蒙的信号呢。

可是,性感象征的胡子在女性身上发生时,却成了很多女生“会呼吸的痛”。

每当呼吸的空气吹拂过我上唇部的小草丛,我就猛虎落泪。

为什么女生也会长胡子呀?!

要想知道如何除掉这些恼人的毛发,就得知道它们是如何长起来的。

要知道,女生的小胡子再怎么长,也不会达到男生那般茂密的程度。

可是,为什么男生女生的胡子的生长差别这么大呢?

在我们出生以后,身体的毛发就会被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较短、细软无色的毫毛,咱们脸颊上的绒毛就是属于毫毛。

而另一种就是较长、粗硬带颜色的终端毛,比如头发、眉毛、睫毛和腋毛等,当然,还有隐私部位的毛发等。

除了受基因与种族影响以外,毛发的类型大多数是受激素调节的[2]。

终端毛都是由毫毛分化而来的,在咱们身体的特定时期,男生和女生的性激素分泌就会开始出现差异,男生主要分泌大量雄性激素,而女生则以雌激素为主。

这也就造成了男女身体毛发的不同,当受到大量活性雄激素刺激时候,就会刺激细软的毫毛生长为粗硬的终端毛。

所以,我们可以这么理解,刚出生的时候,不管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都是没有小胡子的,有的只是一层覆盖在唇周的细软绒毛而已,这些无色的小毛毛,我们不仔细看根本就不会留意。

而到了青春期的时候,男女性征变化,男生分泌大量雄激素,促使唇周的小绒毛生长为有颜色的终端毛了,而且还会持续长长颜色变深,慢慢地,人们就会发现,小伙子发育了嘛,你看胡子都长出来啦。

至于长了小胡子的女生,虽然我不太想承认,但是事实就是这么难以接受,这也是是因为咱们以体内的雄激素在起作用。

女生体内,大量的雌激素与少量雄激素共同作用,也会导致咱们腋下、隐私部位甚至是唇周,都会长出深色的毛发来。

女生长胡子有多尴尬

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挪威Oslo大学就采访了200多名女性,发现近一半的育龄期女性都在为自己唇周和隐私部位过于茂盛的体毛而感到困扰[3]。

研究发现,在女性群体里面,她们的体毛分布也各有差异。

而这些差异,不仅与年龄、基因种族有关系,还会与心理状态和特定疾病有关[4]。

2013年,中山大学开展了一项女性的体毛分布研究,结果提示,患有多毛症的女性,她们发生痘痘、月经不调以及多囊卵巢综合征的概率明显高于毛发正常的女性[5]。

不出意外,科学家们把这些现象归因于女性体内雄激素的作用。

产生雄激素可不是男性的专利,女性的很多器官,如肾上腺、卵巢甚至是皮肤组织,也可以产生雄性激素[6]。

而皮肤的很多问题,如痘痘痤疮、毛发过多,甚至是女性脱发,都可以归结为雄激素性皮肤疾病。

可惜的是,目前,皮肤学家们还是没有在治疗这类皮肤问题上找到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

所以,长了小胡子的女生们,先不要急着自卑,要知道这多为正常现象。

不过是我们的长相与现代社会审美出现了一些小小的“冲突”。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我们身体出现了短期以内体毛异常增多,并伴有月经不调体重增加等征象时,可要警惕是不是多囊卵巢综合征了。

多囊卵巢综合征是一种复杂的内分泌疾病,目前它的发病率主要在10%左右[7]。

虽说多囊的发生受基因调控,但是越来越多研究发现,不良生活方式以及过大的生活压力,会促使其发生[8,9]。

不管是为了美丽还是为了健康,妹子们都不要忘记要好好生活呀。

如何与小胡子和谐相处

虽然我们还没有办法从根源杜绝女性长胡子的现象,但是,这些年来,世界皮肤美容姐妹团在治理毛发问题上想出了很多解决方案。

1、机械除毛

机械除毛,很简单,就是偷偷拿老爸或男朋友的电动剃须刀、或者自己用刀片修眉刀等来解决啦。

这种方法最经济最方便,但是我真不推荐。

首先是卫生问题,剃须刀这种私人用品,常容易携带人的体液和血液,大家不要共用,即使是家人也要注意区分一下哦。

其次是安全问题,咱们唇周的皮肤比其他部位更为脆弱,血管也更丰富,操作有风险,剃毛须谨慎。

除了卫生与安全问题,还需要警惕的是,机械除毛,只能作用于皮表部位的毛发,而皮下的毛囊并不会受损,剩余毛干的横截面较为粗黑,导致唇毛“越剃越粗”、“越刮越扎人”的错觉。

此外,剩余的毛干还有可能被困在毛囊里面继续生长,导致毛囊炎的发生。

2、化学除毛

化学除毛分为脱毛膏和漂胡剂两种。

脱毛膏,是通过乙酰巯基等化学物质的作用,使唇周的毛发溶解,以达到除毛目的的方法。

而漂胡剂,则是通过漂白剂把唇毛的颜色漂淡,以达到隐形唇毛的目的。

以上两种方法,都不建议。

因为其中的化学成分对人的面部皮肤或多或少有刺激甚至是致敏作用,风险太大,而且效果并不咋地。

3、物理除毛

其实物理除毛也算是机械除毛的一种,主要是通过蜜蜡或蜡纸,强力粘附体表的毛发,再通过大力撕扯,把毛发连根拔起。

当然,在毛发被连根拔起的瞬间,往往伴随着一声灵魂出窍的嚎叫。

痛!真的痛!

新手操作犹豫、下不了狠手,很有可能会损伤皮肤,痛苦加倍。

但是,因为蜜蜡可以把毛囊也带出来,所以它们再次生出来的时间就不会像单纯刮毛那样短。

刮胡子你得天天刮,而一次蜜蜡脱毛,效果至少可以保持一两个月。

4、激光脱毛

激光脱毛,是现在最为流行的方法,即通过特定波长和能量的激光,深度作用于毛囊和毛干等黑色素富集部位,使得这些部位吸收光能并迅速发热坏死,而达到永久性脱毛的效果[10]。

因着唇部皮肤的敏感性,激光脱毛还是有不适与疼痛感,但是这些问题都可以通过美容师的操作手法来达到缓解[11]。

但是,激光脱毛有一个限制,就是作用于黑色素,这意味着,如果你皮肤较黑,而毛发颜色又很浅,那么激光的能量很难聚焦于毛发根部,效果就不好。

而且,最关键的问题就是,激光脱毛单价昂贵,治疗也不是一次就能搞定,对于唇周部位的毛发,至少要3-5个周期才行,钱包有点捂不住了。

目前常用的解决唇毛问题的方法就是这么多啦,姐妹们,冲啊!

参考文献:

Dixson, B. J., & Rantala, M. J. (2016). The role of facial and body hair distribution in women’s judgments of men’s sexual attractiveness.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45(4), 877-889.

Garn, S. M. (1951). Types and distribution of the hair in man. Annals of the New York Academy of Sciences, 53(3), 498-507.

Lunde, O., & Grøttum, P. (1984). Body hair growth in women: normal or hirsute. American journal of physical anthropology, 64(3), 307-313.

Bouabbache, S., Pouradier, F., Panhard, S., Chaffiotte, C., & Loussouarn, G. (2019). Exploring some characteristics (density, anagen ratio, growth rate) of human body hairs. Variations with skin sites, gender and ethnic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osmetic science, 41(1), 46-54.

Zhao, X. M., Ni, R. M., Huang, J., Huang, L. L., Du, S. M., Ma, M. J., ... & Yang, D. Z. (2013). Study on the facial and body terminal hair growth in women in Guangdong by using modified Ferriman-Gallwey scoring system. Zhonghua fu chan ke za zhi, 48(6), 427-431.

Bienenfeld, A., Azarchi, S., Sicco, K. L., Marchbein, S., Shapiro, J., & Nagler, A. R. (2019). Androgens in women: Androgen-mediated skin disease and patient evaluation.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Dermatology, 80(6), 1497-1506.

Yildiz, B. O., Bozdag, G., Yapici, Z., Esinler, I., & Yarali, H. (2012). Prevalence, phenotype and cardiometabolic risk of polycystic ovary syndrome under different diagnostic criteria. Human reproduction, 27(10), 3067-3073.

Goldrat, O., & Delbaere, A. (2018). PCOS: update and diagnostic approach.

Papalou, O., & Diamanti-Kandarakis, E. (2017). The role of stress in PCOS. Expert review of endocrinology & metabolism, 12(1), 87-95.

Sudhir, N., Shafia, K., & Shrutakirthi, S. (2018). Wooden spatula for pain reduction in upper lip laser hair removal. Journal of cutaneous and aesthetic surgery, 11(1).

Kamath, N. K., Mallya, H., & Pai, V. A. (2016). Complications of Laser hair reduction. Complications in cosmetic dermatology-Crafting cures. New Delhi: Jaypee brothers Medical Publishers (P) Ltd, 61-7.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