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年前为魔兽瘟疫写论文的玩家如今正研究新冠病毒

subtitle 游研社03-19 10:42 跟贴 381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另一个能帮助人们理解疫情的游戏已经玩不到了。

《魔兽世界》玩家想必基本都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

2005年,拥有将近400万玩家的《魔兽世界》中爆发了一场瘟疫。因为暴雪设计上的疏漏,一种传染性极强的debuff在各大主城肆虐,在造成巨大伤亡的同时,引发了游戏中的社会混乱。

这场在虚拟世界里发生的风波被称作“堕落之血事件”,一度得到公共卫生学界的关注,在接下来的数年间,被很多研究者作为流行病学的“虚拟案例”加以研究。

当时,一名叫艾瑞克·洛夫格伦(Eric Lofgren)的美国大学生,以此事件撰写了一篇论文,主题是“虚拟世界如何协助研究现实中的传染病”,刊发于顶级医学期刊《柳叶刀·传染病》上。

13年后,洛夫格伦已经从本科生变成了一名资深的流行病学家。在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的当下,他目前的主要工作是研究美国医疗体系如何应对新冠病毒的流行。而近期他在接受采访时表明,2007年那篇关于《魔兽世界》的论文,至今仍然对普通人个体、乃至整个社会医疗卫生体系,有着非常的意义。

我们不妨跟着洛夫格伦,从流行病学的视角重新回顾一遍“堕落之血”。

(鉴于“堕落之血”事件已经广为流传,如果你早已熟知,可跳过下面这个章节从第二部分看起。)

1

“堕落之血事件”始于2005年的9月13日。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在《魔兽世界》1.7版本上线,“祖尔格拉布”副本正式开放这一天。

“祖尔格拉布”副本的最终BOSS是“血神”哈卡,在战斗过程中,哈卡会向玩家释放名为“堕落之血”的负面法术,中招的玩家不仅会得到一个持续掉血的debuff,还会将其传染给一定距离内的队友。

不难看出,这个技能的目的是在限制玩家的走位。由于它造成的持续伤害极高,所以在暴雪的本意里,“堕落之血”只应该出现在这场BOSS战中,不太可能会被玩家带出副本。

但暴雪的设计师忽略了自己的设计漏洞。

作为一个具备传染性的debuff,玩家角色并非“堕落之血”的唯一宿主——玩家的宠物也会感染“堕落之血”。而宠物身上的debuff并不会因为解散消失,会在下次召唤时继续保留(这是为了防止玩家通过解散再召唤的手段达成“净化”的效果)。

于是,有玩家在副本中解散感染“堕落之血”的宠物,再去人口稠密的主城中把携带瘟疫的宠物召唤了出来——潘多拉魔盒就这样打开了。

在洛夫格伦的研究中,肆虐艾泽拉斯的“堕落之血”,和现实中流行病传播的情形十分相似。

比如,游戏中的玩家都拥有远距离移动的手段,这是“堕落之血”快速传播的基础。很多感染了的玩家在死亡或是治愈前将自己传送到其他主城,进而把瘟疫传染给了更多的角色。

而在历史上,不论是中世纪的黑死病还是19世纪的霍乱,其跨地域流行都是因为病毒携带者的长途旅行。

而《魔兽世界》里众多回血速度超过掉血速度的NPC,类似于现实中的“无症状携带者”。尽管他们始终在向周围散播病毒,看起来却很健康,进而对瘟疫的传播也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

于是,几乎牢不可破的感染链就这么在NPC、玩家以及宠物间中形成了。

哈卡、感染人群、未感染人群、宠物、NPC之间的复杂传播关系

瘟疫传播的过程中,拥有更高血量的高等级玩家往往是相对安全的,真正惨死街头的大多是些低等级玩家。就像现实中的易感人群(儿童、老人以及免疫力受损患者)一样,贫瘠的血条注定这些人无法在瘟疫面前久久支撑。

尸横遍野的情景带来的是更彻底的混乱,游戏世界本来就没什么稳定的社会结构,瘟疫下的玩家更是陷入了疯狂。

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开始主动散播瘟疫,这种现实中的“反社会行为”在游戏里并不会遭到过重的谴责,毕竟游戏中的死亡不是真正的死亡。

不少善良的治疗职业玩家主动向低血量的感染者伸出援手,使其不至于倒毙当场。这确实切降低了传染病的死亡率,但并不能阻止疫情进一步发展:存活下来的感染者获得了更多的时间去散播疾病,就连治疗者自身也可能遭遇“患者”的感染。

疫情影响下,越来越多的玩家无法正常进行游戏。暴雪起初想通过隔离的手段限制瘟疫,但就像前面所说的,这只是个游戏,开发商无法进行强制的地区封锁,玩家也对“隔离”普遍抱有抵制态度。

最终,暴雪只能通过更新补丁彻底抹去了“堕落之血”的传染性,让它变成了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直伤技能。

2

尽管这场闹剧最终被暴雪以一种现实中无法效仿的方式掐断,但其呈现出的人类对流行病的真实反映却是具备研究价值的。

也因此,当时身为《魔兽世界》玩家的洛夫格伦在一位教授的协助下,把自己亲身经历的这场“瘟疫”写成了论文,最终刊发到了最顶级的医学期刊上。

值得一提的是,洛夫格伦的本科学的是生物学,学习方向原本和流行病毫无关系。但在2007年毕业后,他选择去念公共卫生的硕士(MSPH),并在之后一直从事公共卫生和流行病领域的研究。

这是否是由于“堕落之血事件”的影响,我们不得而知。但总之,在多年以后,洛夫格伦成为了一名流行病学领域的专家,目前就职于华盛顿州立大学。

恰好,新冠病毒在全球大面积爆发后,华盛顿州成为了美国疫情最严重的地区之一。

图自《世界日报》,左上角最鲜红的那块即华盛顿州

自疫情爆发以来,洛夫格伦的研究重心很快就转移到了新冠病毒身上。目前,他的主要工作是研究新冠病毒对美国医疗体系到底会产生多大影响。

他通过收集分析数据来判断病人住院时是否需要呼吸机、病患是否可能将疾病传染给照顾他的医护人员……“我是流行病学家,研究新型传染病是我的专长”,洛夫格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此说道。

洛夫格伦看来,他在2007年所著的那篇论文,与他当下的工作存在着重要的相似之处,即“人们应对疫情的行为会严重影响疫情的流行情况”。

新冠肆虐的大背景下,人与人之间如何交互、政府下达的规章制度是否能够严格执行,都会影响疫情的传播速度。

现实中可能罕有“堕落之血事件”中那样主动散播病毒的玩家,但像“我就去看个球”、“我就去聚个餐”这样的人却不在少数。即便他们没有传播疾病的主观意图,但其行为带来的后果却可能同样严重。

洛夫格伦还指出,2018年,流行病学领域的不少顶尖专家离开了美国。这使得过去的几年里,美国对流行病的反应速度下降了。

他用《魔兽世界》举了个例子,“在游戏中,玩家始终懂得积累物资应对接下来的挑战,尽管这不一定有用,但做好准备永远是必须的。……这就像即便地震有阵子没来,也不能抛弃预测地震的人,地震总是会来的。”

作为2007年那篇论文的第二作者(与洛夫格伦合作的那位教授),妮娜·费弗曼(Nina Fefferman)今天也在田纳西大学与各地学者共同研究新冠病毒。在她看来,曾经对“堕落之血事件”的调查研究即使放在今天依旧没有过时。

Eric Lofgren(左)与Nina Fefferman(右)

“那使我真正深入地去思考人们怎样看待威胁,以及看待威胁方式的不同会怎样影响他们的行为。在那之后,我花费了很大的工夫去构建风险感知的社会结构模型。如果没有对‘堕落之血事件’的了解与调查研究,我的工作会比现在艰难得多。”

如今,就像“堕落之血事件”在魔兽玩家中口耳相传一样,有关新冠的一切话题也在各路社交媒体上展开。费弗曼表示,在美国,她有关新冠检测的研究受到了极大的阻力,这意味着美国真实的新冠病例数,或许会比人们目前所知的要多得多。

3

关于2007年那篇论文的故事,就到此为止了。

长久以来,学界一直有人反对将“堕落之血事件”与流行病学研究联系起来。用洛夫格伦的话来说,“总有人认为游戏中那种纯粹以作恶为乐的玩家在现实中并不存在,游戏中的灾难不会也无法在现实世界中重演。”

的确,游戏只是游戏,我们也常这么说。但有的时候,游戏突然就变成了现实的一面镜子。

作为一个老玩家,洛夫格伦最近也没落下《魔兽世界》怀旧服。据他所说,即使在今天,魔兽玩家们也经常提到“堕落之血事件”,并暗暗期待暴雪连带着把瘟疫也“怀旧”一次。很明显,玩家渴望进一步了解传染病,不论是站在病毒的角度,还是站在人类的角度。

当年引发“堕落之血事件”的副本——祖尔格拉布,确实即将加入怀旧服了。只不过,和十几年前相比,今天的战场,并不仅仅在艾泽拉斯之内。

(本文部分资料来自PC GAMER对Eric Lofgren和Nina Fefferman的采访)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