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权借南郡是将军事压力甩给刘备,但荆州问题一直影响双方关系

subtitle 结伴穷游 03-17 13:14

东吴和蜀汉之间是盟友,但这个关系上却扎着一根刺,就是荆州问题。当孙策占领长江以南的扬州地区(所谓江东六郡)后,东吴势力实际上就进入了瓶颈期,孙策试图夺占徐州,但屡次败于广陵太守陈登之手,说明北上徐州是行不通的。北边打不过,东边和南边是大海,交州这时候还是蛮荒之地,怎么办?只能打西边了。

鲁肃为东吴确定了荆州攻略:“北方诚多务也。因其多务,剿除黄祖,进伐刘表,竟长江所极,据而有之,然后建号帝王以图天下,此高帝之业也。”“夫荆楚与国邻接,水流顺北,外带江汉,内阻山陵,有金城之固,沃野万里,士民殷富,若据而有之,此帝王之资也。”

孙策死前就曾经打过荆州,孙权继位以后就更是频繁西进。刘表则以黄祖守江夏,刘磐守长沙,在长江南北抵挡东吴。虽然史料记载,荆州对抗东吴的战事上屡战屡败,但领土从未落入过孙家之手,而仅有军民被虏走的记载,此外还有射杀凌操、徐琨的小胜。自建安四年(199年)、建安八年(203年)、建安九年(204年)、建安十一年(206年)、建安十二年(207年),与孙氏军队有过交战5次的纪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即使建安十三年(208年),东吴第六次西征终于杀掉江夏太守黄祖,但也是强弩之末,刘表又派自己儿子刘琦来镇守江夏,东吴依然寸土未得。

而就在这一年,刘表病故,曹操南下,刘琮投降,除了江夏郡在刘琦、刘备手里,其他六郡都归曹操了,于是孙刘第一次在共同强敌压力下结盟。

赤壁之战后,曹军退守襄阳、樊城,依然握有南阳郡;经过周瑜一年多与曹仁的争夺战,最终将南郡划归东吴所有,此时孙权占据了南郡、江夏郡、武陵郡大部,分别任命周瑜、程普、黄盖为太守;刘备则占有长沙、零陵、桂阳三郡,并在与江陵隔江相望的武陵郡地盘筑公安城驻军。随后以公安地盘太小容不下驻军为由,向孙权借得整个南郡。

孙权为啥要借地理位置重要的南郡给刘备?这是因为借出南郡,就等于把曹操集团的军事压力全都甩给了刘备:“将军虽神武命世,然曹公威力实重,初临荆州,恩信未洽,宜以借备,使抚安之。多操之敌,而自为树党,计之上也。”

孙权本来打算甩锅后继续西进,吞并益州,却遭到刘备强烈反对,未能成功。但是孙权此后试图向淮南扩张,却在建安十三年(208年)和建安十九年(214年)两败于合肥,这时刘备取得益州,孙权索要荆州不成,派吕蒙攻下长沙、零陵、桂阳,而曹操又夺取汉中,为避免两线作战,刘备与孙权讲和,以湘水为界瓜分荆州,也就是说孙权已经有了荆州的大部分,而刘备只剩下南郡、武陵和零陵的一部分。

后来,孙权欲用周瑜攻伐益州,却被刘备所阻,无疑令孙权极为不快。“益州牧刘璋纲维颓弛,周瑜、甘宁并劝权取蜀,权以咨备,备内欲自规,仍伪报曰:‘备与璋讬为宗室,冀凭英灵,以匡汉朝。今璋得罪左右,备独竦惧,非所敢闻,原加宽贷。若不获请,备当放发归于山林。’后备西图璋,留关羽守,权曰:‘猾虏乃敢挟诈!’”

双方这个同盟此时已经名存实亡,之前虽然孙夫人已经回到东吴,但刘备至少在名义上还承认孙夫人是他正室。这次刘备直接以吴氏为正室,对孙权来说就是把他妹妹给扫地出门了,自然又是一种羞辱。

正因为刘备觉得自己不欠孙权了,双方又撕破脸了,所以坐镇荆州的关羽对东吴相当不客气。先有拒婚,后有夺湘关之米,再加上关羽的成功和吕蒙的撺掇,孙权才终于做出彻底撕毁孙刘同盟,从背后捅刀子的决定。

吕蒙这段话成了孙权决心背盟的最后一根稻草:“令孙皎守南郡,潘璋住白帝,蒋钦将游兵万人,循江上下,蒙则前据襄阳,如此,何忧于操,何赖于羽?况关羽君臣,诈术万端,不可以腹心待之。今羽所以未发难者,以至尊圣明,蒙等尚存也。今不于强壮时图之,一旦僵仆,欲复陈力,其可得邪?”

政治本来就是如此,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直到刘备东征失败后,蜀汉自知已经没有夺回荆州的希望,孙权又因为曹丕三路南征撕破脸了,双方又有了共同的敌人,没有根本的利益冲突,才终于建立了比较稳固的盟约。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