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检察战“疫”记·第五回|调查组彻查高墙疫 检察官剑指失职人

subtitle 最高人民检察院03-17 07:4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上回说到,正当举国上下万众一心抗击疫情时,两个来自神秘高墙内的疫情信息,引来满城风雨、议论纷纷。2月21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发布,湖北、山东、浙江3省5个监狱发生罪犯感染疫情,其中山东任城监狱确诊病例207人。24日,余波未平,武汉女子监狱刑满释放人员黄某英感染新冠肺炎离汉进京事件又曝了光。

疫从狱外来,缘何入监区?

封城已良久,何人私放行?

疫病之控,“严”字当先。高墙森森,怎还能发生如此事端?

先说这任城监狱疫病一事。疫情发生后,高墙之内防疫本就不可怠慢,疫情防控的一道道铁令更是道道急促、道道严厉。可偏偏任城监狱还是给疫病开了口子,森森高墙没能将疫病阻挡在外。

此事影响甚大,经中央批准,中央政法委组成调查组,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有关负责同志参加,赴山东省就任城监狱新冠肺炎疫情有关情况进行全面调查。最高检指派第五检察厅厅长侯亚辉参加调查组,急赴疫情事件发生一线开展调查活动。

这最高检第五检察厅有何职能?为何要派员参加?

第五检察厅又称刑事执行检察厅,本是最高检负责对监狱、看守所和社区矫正机构等执法活动进行监督的专门机构。什么刑事判决、裁定执行、强制医疗执行、羁押和办案期限监督,都在其职权范围内。特别是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后,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赋予检察机关对司法工作人员利用职权实施的侵犯公民权利、损害司法公正的犯罪的刑事侦查权,包括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枉法、刑讯逼供、虐待被监管人等14个罪名,这项职权也由五厅负责行使。

任城监狱疫病一事既是狱内之事,自然是在第五检察厅的监督职责之内。

经调查,任城监狱疫情事件是由1月21日从武汉自驾车到达山东济宁的人员,传染给监狱干警、职工,进而造成部分干警和罪犯感染。调查组认为,先是任城监狱原领导班子思想麻痹、管理松懈,使得干警带病入监、疫情迅速扩散;再有山东省司法厅、监狱管理局对任城监狱疫情防控工作督促指导不力,失察失职;任城监狱原有关负责人及相关干警涉嫌玩忽职守、滥用职权、妨害传染病防治也难辞其咎。

城池失守,必究守将。根据最高检领导指示,在第五检察厅具体指导下,3月4日,山东省检察院依法对山东省监狱管理局原党委委员、副局长王文杰以涉嫌玩忽职守等罪名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一日内,济宁市检察院对任城监狱原党委书记、监狱长刘葆善,任城监狱原党委委员、副监狱长邓体贺以涉嫌玩忽职守等罪名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检察机关反贪反渎职能转隶后,检察侦查权承担的职责和任务更加明确具体,2019年在各级纪委监委支持下,检察机关共依法立案侦查司法人员侵犯公民权利、损害司法公正犯罪872人。正所谓:检察利剑不出则已,一出必叫那司法渎职侵权者无藏身之所。

要说一石激起千层浪,任城监狱一事还在处理,武汉女子监狱出狱人员黄某英顺利过卡“带疫进京”一事又惹得民众议论纷纷。

黄某英本是一单位出纳,因贪污入狱,刑期到2020年2月17日止。因新冠肺炎疫情发生,黄某英居住湖北恩施的弟弟、居住北京的女儿与监狱联系黄某英刑满释放事宜,他们均表示由于交通管制等原因,不能来武汉接黄回家。因黄某英服刑的监区有干警确诊为新冠肺炎或疑似病例,黄属于密切接触人员。2月17日,黄某英刑满释放后,留在武汉女子监狱隔离观察。

隔离期间,黄某英再三要求回家,后干警与其家人约定在2月21日上午,由监狱将黄某英送至武汉北高速收费站口交其接走。由此,第一道关口失守。随后,卡点执勤人员也未按要求对黄某英履行查控职责,将其放行。第二道关口也失守了。次日凌晨,黄某英等人到达北京。北京这边,不知怎的,多道关口竟也没守住。2月24日,黄某英被确诊为新冠肺炎。

武汉封城,黄某英竟然闯关夺隘,畅通无阻,其中必有蹊跷。这岂能不查?2月26日,经中央政法委批准,司法部牵头,会同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组成联合调查组赶赴湖北,就黄某英事件进行调查。第五检察厅副厅长王光月、主办检察官徐伟勇受命参加调查。这徐伟勇也是一员猛将,疫病当前是面不改色心无怯意,连夜逆行入汉,深入武汉女子监狱调查取证。

3月2日,联合调查组公布调查结果,认为“黄某英事件”是一起因失职渎职导致的严重事件,性质恶劣,影响极坏,给首都疫情防控工作带来极大隐患。据报,北京、湖北相关部门已对16名涉事责任人员作出了处理决定。

两事查明,责任已究,但如何保证高墙之内不再出现管理漏洞,从最高检第五检察厅到各地检察机关刑事执行监督部门都上紧了发条。

旋即,一道铁令迅速发出!最高检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要求,要把监管场所疫情防控和被羁押人员健康安全作为重点,派驻检察人员要严格执行监狱管理部门和监狱、看守所关于疫情防控的相关规定,必须严格采取防控措施,坚决防止由于检察人员进出监管场所等行为造成新冠肺炎病毒传播和疫情扩散。不多时,又发二道急令,最高检下发《关于汲取“黄某英事件”教训进一步加强刑事执行检察有关工作的通报》,要求各地检察机关充分发挥监管场所检察职能作用,监督配合监狱做好刑满释放、疫情防控工作,明确责任追究。

两道急令字字如针、句句如钉,各地检察机关不敢怠慢。

湖北省检察院通过监狱视频监控平台,对全省监狱进行视频巡查,发现琴断口、江北、宜昌、长林等监狱存在有些服刑人员不戴口罩、就餐过于集中、集体活动人员密集等隐患,当即要求担负监督职责的相应检察院当天提出纠正意见,监督监狱整改。3月2日,湖北省检察院又向省监狱管理局发出检察建议书,省监狱管理局3月3日就提出了严格规范民警执法行为、严密堵塞防控漏洞、严肃追责问责等五项命令。3月8日,湖北省监狱管理局专门向省检察院报告了六个方面的整改和加强监狱疫情防控工作措施,以及对15名相关责任人员追责问责处理情况。

浙江省杭州市检察院制定实施《刑满释放和出监(所)人员隔离安置检察监督工作实施细则》,坚决防止疫情输出。明确监狱安排隔离的,由派驻检察室负责检察监督;地方政府安排在指定场所隔离的,由所在地刑事执行检察部门负责检察监督。派驻检察室与隔离地检察院刑事执行检察部门应当通过电话、网络等方式建立联系机制,及时通报相关情况,尤其要重点了解即将释放和出监(所)人员的隔离安排等各种情况。

“出口”要管住,里面的人更要管好。可是,防疫形势如此严峻,服刑人员再犯罪案件咋审理呢?别急,政法机关早有准备,线上开庭审理就是一个“法宝”。

3月5日,湖南省长沙星城地区检察院就通过“云间”庭审系统,成功出庭公诉一起服刑人员刘某故意伤害再犯罪案。为减少交叉感染的危险,做到疫情防控、司法办案两不误,开庭前,检察院、法院、监狱多次通过电话、微信沟通,三方达成一致意见后,决定通过线上开庭方式审理刘某故意伤害案。被告人表示认罪认罚,积极悔罪。法庭当庭以故意伤害罪对被告人刘某作出判决。

正当全国检察机关刑事执行检察部门从上到下全力抗疫之时,噩耗传来:3月8日,福建省莆田市检察院刑事执行检察部主任、四级高级检察官李望厦,在莆田市政府参加全市监管场所疫情防控工作专题会,汇报工作后突然晕倒,经医院抢救无效不幸去世。最高检领导专门慰问:

望厦辞世哀殇痛,特向生者表问候。

四十年来躬身劳,赤胆忠心天地鉴。

疫情暴发不退缩,放弃休假守一线。

终日奔波忙防控,蜡炬燃尽示初心!

故人已逝,生者当自勉,唯有继续干好工作、做好监督,把这狱中疫病之事调查清楚,及时追责问责,让失职者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才能告慰逝者在天之灵!

但检察院可不光盯着高墙内,墙外民间法律之事也要做好监督。疫情期间,“四大检察”之一的民事检察工作如何推进?且听下回分解。(检察日报 巩宸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