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不可见的气溶胶“有迹可循”!援鄂医护除了救人还做了这些…

subtitle 中国高度03-16 15:38 跟贴 77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中,根据最新的临床治疗和科研进展,确认了“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中长时间暴露于高浓度气溶胶情况下存在经气溶胶传播的可能。”

究竟何为气溶胶? “气溶胶”是一种由固体或液体小质点分散并悬浮在空气中形成的胶体分散体系,其在日常生活中的形态很常见。例如烟雾、雾霾、发胶、气雾香氛等。对于新冠病毒的传播,简单来说,就是病患在喷嚏、咳嗽或说话时产生的比飞沫更微小的物质。据最新研究报告显示,新冠病毒在气溶胶中存活时间最多为三小时[1],因此在近距离接触中存在感染风险。

(来源:北京林业大学新闻官网)

气溶胶传播轨迹“可视化” “捉住”看不见的病毒

虽然潜在的气溶胶传播途径存在,但通过消毒和通风措施均可有效防控。对于普通民众而言,在非医院环境、人群密度不高,通风良好的地方,尤其是没有出现过聚集性疫情的地方,不必过于担心气溶胶传染问题,室外就更不必恐慌。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阚海东教授表示:“气溶胶大多数情况下是近距离传播,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气溶胶都是有传播源头的,而一旦距离远了,气溶胶浓度是呈现指数级下降。”[2]

因此,现阶段“气溶胶传播”的感染隐患,存在于病患与医护人员之间的几率较高。

作为上海市第三批支援武汉医疗队成员,瑞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李庆云主任,一直身处武汉抗疫的最前线。作为医疗组组长,他带领医疗团队负责武汉三院两个普通病区和一个重症监护病房共140多张病床的医疗工作,承担了医院80%以上的重症和危重症患者的救治任务。

(图为李庆云主任对武汉重症患者进行日常医生诊疗与观察)

据其介绍,在一线重症监护病房里,进行高流量吸氧或气管插管等呼吸支持治疗过程中所产生的气溶胶,较难明确其有效传播范围和滞空时间,也缺乏简便易行的科学评估手段,从而使得医护人员很难进行最有针对性的防护,存在感染隐患。

为解决这一问题,其团队提出并设计了一种可视化系统。该设计基于有完整呼吸道的模拟人系统,通过控制模拟人体呼吸时产生规定流速的气溶胶来模拟患者呼吸时产生的气溶胶,然后将常用的呼吸支持系统与模拟人连接,通过激光成像系统使其所产生的气溶胶可视化,以便于定量分析气溶胶的传播轨迹、传播范围和滞空时间,使医护人员能主动防护“看不见”的病毒。

“医务人员在做具体操作时,气溶胶产生的影响范围到底是多少?持续时间又是多少?这些都有待探索。”李庆云表示,“该系统将对今后研究气溶胶的传播轨迹、传播范围及滞空时间提供形象的、可测量的依据,同时也可对未来呼吸治疗设备的人机界面设计、评估及优化奠定基础”。

核酸检测多“假阴” 如何提升标本取样质量并降低感染风险

目前,咽拭子标本核酸检测是诊断是否患有新冠肺炎的金标准。在做咽拭子标本取材时,医护人员会取出一个拭子(白色长条棉签),将拭子深入患者的咽部深处,进行擦拭。虽然取样时间仅十秒左右[3],但在过程中患者会因咽部受刺激,容易出现咳嗽、打喷嚏、呕吐等情况,这就意味着可能产生大量携带病原体的飞沫传播,对于医护人员来说有易感染的风险。

(图为咽拭子标本采样过程 来源:光明网)

此外,由于部分患者舌体较大、口咽部结构不易看清,会影响到取样质量并造成“假阴性”的检测结果,因此需要进行多次重复检测

为了解决上述两大难题,李庆云团队设计出一种有效避免飞沫传播、且可局部照明的咽拭子。即在拭子柄前端辅以灯光,取样时可起到照明作用,提高取样质量;同时在拭子柄上加装略大于张口范围的伞样装置透明屏障,在取样前打开后可有效避免飞沫传播。

(图为梁晓虹护士)

急诊科“90后”护士梁晓虹在实际工作中,也发现了其中的感染问题,便立即与同事沟通对接,设计了一款咽拭子取样防护装置,即在一个类口罩型的装置上,根据取样的常规路线设置一个小口通道,在进行咽拭子检查时,先请病患戴上该防护装置,医护就可以通过装置上的小孔去取咽拭子标本。在保证正常防护作用的同时,可以确保咽拭子取材工具顺利伸入病人口腔,提升取样准确性,并且防止病人口腔中飞沫和气溶胶的喷出。

面部防压伤组件:解决“大花脸”、摩擦损伤等问题

“刚下班,脸火辣辣的疼,脚也磨破了。其实,我也是普通人,也会想家,也会害怕。但我还是名医务人员,要对得起身上的白大褂。”浙江省温州市龙湾区第一人民医院隔离病房护士邵银雪近日在“朋友圈”发了这样一段话,配图是自己被口罩勒的满是压痕的脸。

(图片来源:中国新闻网)

隔离病区内,没有患者家属,没有其他工作人员,只有医生和护士,医护人员不仅要对患者的身体进行救治, 还要抚慰他们的心理,让患者有信心对抗病魔。

为了节省时间救治更多的患者,一线医护人员在隔离衣、防护服、口罩、护目镜的层层防护下,经常会连续工作8个多小时不吃不喝。而摘掉口罩的他们,常常一身汗水,面部、耳朵被压出深深的红色印痕。常常一个晚上过去,印痕还没能够消退,第二天又得接着上岗。

刘琼看到医护人员们一个个都变成“大花脸”,特别心痛。身为医院神经内科护士长,她提出想做一个预制形状的水胶体敷贴的想法,并与同事们连夜通过视频会议讨论各种方案的可行性,创新设计敷贴结构、绘制图纸,并在预制形状的水胶体中加入能保护皮肤的成分。

(图为水胶体辅料,图片源自网络)

目前,医疗器械公司已加班加点赶制出了样品,快递至武汉给医疗队测试,于是“一种面部防压伤保护组件”诞生了。该组件与护目镜、口罩匹配度较高,可以减轻防护品带来的压伤。这对一线医护人员来说,是最好的“减负”。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新冠病毒的神秘面纱,人类至今尚未完全揭开,而它的极度凶险,却已露出了狰狞。在阻击病毒肆虐的最前沿,挺立的是广大医务人员的血肉之躯。他们奔跑在最危险的隔离病区,舍生忘死,从死神手中抢夺生命。我们希望不再听到医护人员不幸感染离世的消息。他们好,战斗才会胜利。

参考资料:

[1] 新冠病毒能活多久?气溶胶中最多3小时铜表面4小时. 澎湃新闻

[2] 什么是"气溶胶传播"?还能开窗户通风吗?. 新京报

[3] 咽拭子采集到底有多危险?记者体验全过程. 中山日报

(部分资料来源: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 作者:朱凡、唐文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