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报音频节目·周读 | 超越时空的经典

subtitle 社会科学报03-14 00:01 跟贴 2 条

当下,很多人都在阅读或者重温《鼠疫》,然而很少有人提及加缪的另一部作品——《戒严》。

社会科学报音频节目开通了喜马拉雅账号,将为大家奉献更丰富的人文社科音频读物。让我们在声音的世界里相见,欢迎扫码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原文 :《超越时空的经典》

作者 |大连外国语大学 陈娟

图片 |网络

1957年,瑞典文学院将诺贝尔文学奖颁给加缪时,在授奖词中赞誉道:“他被一种真正的道德感激励着,全身心地致力于探讨人生最基本的问题。”正因如此,加缪的作品经久不衰。当下,很多人都在阅读或者重温《鼠疫》,然而很少有人提及他的另一部作品——《戒严》。这部也是以“瘟疫”为主题的戏剧同样值得我们深思。

《戒严》正式上演是在《鼠疫》出版一年之后的1948年。加缪一再强调《戒严》并非改编自《鼠疫》。在《鼠疫》这部记事体小说中,作者借第三人称的视角,以冷静的笔触讲述了一个人类在灾难中抗争的故事;而戏剧《戒严》则是用充满激情的台词将灾难中的众生百态展现得淋漓尽致。在加缪看来,它是“最具个人风格的一部作品”。此时重读《戒严》,我们会发现经典作品真的可以超越时空的界限,给予我们对抗灾难的力量和勇气。

整出戏以彗星划过西班牙城市加的斯上空拉开序幕。上天已经向人们发出灾难预警,然而加的斯的行政长官却命令所有人都应当认为这是谣传:“城市上空根本没有出现彗星,任何违反此命令的言论,都要依法严惩。”瘟疫并没有因为一些人的粉饰太平而放过这个海滨之城。当市民们正在庆祝“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时,有人感染瘟疫突然倒下。顿时,人们纷纷惊慌失措。继而,造谣者有之,囤积居奇者有之,兜售灵丹妙药者有之,祈求上帝宽恕者有之……

更加魔幻的是,瘟疫化身为“瘟神”,以一个“身体肥胖,穿一套制服,佩戴一枚勋章”的男子形象出现在众人面前,并且带着一位手持“生死簿”掌管生死大权的女秘书。毫无疑问,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加缪试图借瘟疫来讽刺纳粹。瘟神在女秘书的协助下,让整座城市屈服于他的统治。在瘟神的统治下,人的基本权利一一遭到剥夺。通过种种严厉的管控措施,瘟神掌管了城民的生死,摧毁了他们的意志。

此时的加的斯城如同一座被黑暗笼罩的孤岛,挣扎生存于其中的人类逐渐暴露出人性最阴暗的一面。人们期待“救世英雄”的出现。然而加缪并没有将剧中的主人公——狄埃戈塑造成一个大无畏的英雄形象。瘟疫出现之前,这是一位对未来有很多美好憧憬的普通青年,正与心爱的姑娘情意绵绵、谈婚论嫁。突如其来的瘟疫让他的幸福变得遥不可及。初遇瘟疫,内心的善良和社会责任感促使他鼓足勇气去救助感染瘟疫的同胞。但是与此同时,死亡的阴影也让他不寒而栗。他对未婚妻维克多丽雅说:“我太年轻了,又如此爱你,死亡让我恐惧。”当他发现自己真的被传染上瘟疫之后,大受打击。为了躲避瘟神的追捕,他逃到了未婚妻的家里。维克多丽雅的父亲不肯收留他,他竟然抓住未婚妻的弟弟作为人质,并且为自己的行为辩解道:“在卑鄙者的城市里,什么也不算卑鄙。”丧失了理智的狄埃戈诠释了人性最可怕的一面。原来,在死亡的威胁下,一个原本正直善良的人也可能会变得面目狰狞。我们不禁会问:这样的人有可能成为英雄吗?

加缪的灾难书写是对集体忧患的深沉思考,揭露的是普遍意义上的人性之恶。“无论生还是死,本来都很光彩”,但是瘟疫来了之后,“生与死,全不光彩了”。现实如此令人绝望,人的命运到底会走向何处?难道真的要坐以待毙吗?英雄会出现吗?

戏剧给出的答案是:“只要有一个人战胜恐惧心理,奋起反抗,就足以使他们的机器咯吱作响”。经历了病痛折磨的狄埃戈逐渐恢复理智,残酷的现实让他重新思考生命的意义。他开始反抗,成为了让“机器咯吱作响”的第一人。一个人的反抗或只能让机器有些许的停顿,而所有人的反抗就足以让机器彻底停止运转。狄埃戈于是号召所有城民团结起来一起反抗。一个人的害怕是恐惧,集体害怕就形成了恐慌。只有人人都战胜恐惧心理,整座城市才能克服恐慌,勇敢地向瘟神发出挑战。

瘟神非常阴险,当他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在狄埃戈的带领下开始反抗时,他授意女秘书故意让人夺去“生死簿”,导致了人类的自相残杀。看着人们抢成一团、互相攻击,瘟神发出了得意的狂笑。狄埃戈再一次挺身而出,夺过“生死簿”一把撕掉,制止了悲剧。瘟神见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他以维克多丽雅的生命为交易,希望狄埃戈带着未婚妻离开加的斯去追寻他们的幸福生活,不再理会这座城池的命运。瘟神没有料到自己的提议却遭到了狄埃戈的断然拒绝,他也无法理解为什么狄埃戈会为了他人的生命放弃自己的生命和幸福。这是因为,狄埃戈找到了生存的理由:“我知道他们并不纯洁,我也不纯洁。而且,我一出世就在他们中间。我为我的城市和我的时代而生。”最后狄埃戈用自己的生命换回了维克多丽雅的生命,用坚定的“拒绝”让瘟神失去对这座城市的控制,最后不得不带着女秘书黯然离去。狄埃戈的牺牲拯救了加的斯的所有城民。即使他身上也曾表现出懦弱和卑鄙,但在这场战争中,他经受住了痛苦和死亡的考验,不断地成长,最终成为一个“救世英雄”。

不管是面对何种灾难,天灾也好,人祸也罢,战争一旦开始,就没有人能置身事外,独善其身。继《鼠疫》之后,《戒严》再一次探讨了灾难中“人的基本问题”,再一次向我们传达了加缪的“道德感”。“生与死”这个人类的基本问题在灾难中被无限放大,变得更加紧迫。由此产生的一系列问题在揭露人性弱点的同时,也在彰显人性的高贵与顽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