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睡觉"夜入上万!特殊时期下的"无聊经济"火了

subtitle 曲一刀03-12 10:07 跟贴 2684 条

​新冠病毒疫情暴发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了,对许多产业的经济也造成了一定冲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然而~ 就在众多老板纷纷担心公司撑不过3个月而睡不好觉,员工们休业待在家闲得发慌时,视频直播行业却掀起一股画风异常魔幻的「无聊经济」新风向,有的网友甚至靠直播睡觉夜入7万,让许多人心态纷纷崩了.....

毕竟在这个乱花渐欲迷人眼的互联网时代,不怕你奇葩,就怕你寻常。

这个魔幻的故事要从2020年2月10日凌晨开始说起,江西一位95后抖音短视频博主“谁家的圆三”正在睡梦中。不过与他人不同,他的睡觉是在手机直播中进行的。 在那之前他发了条短视频,说想知道自己睡觉会不会打呼噜,于是决定直播睡觉请网友们评论留言告诉他。 等到“圆三”上午醒来瞬间惊呆了!2月10日凌晨1点到4点,共计54万陌生人在线围观了他睡觉......万万没想到,竟然有54万的陌生网友,比他还无聊

紧接着第二次直播是从傍晚5点开始的。在睡觉的过程中,“圆三”除了五六次起来喝水上厕所看评论,其余时间都在睡觉。 而这场无聊的直播,引来了1800多万人在线围观,获得7.6万打赏
短短两天时间内,“圆三”的粉丝数量从3.7万涨到了80多万。 “圆三”在后来的视频里回顾当时的情况:“五点开始直播一分钟瞬间10万人,当时还只是下午5点,但是大家都让我去睡觉,说不睡觉就取关……”

之后,不管“圆三”做什么,是白天还是晚上,都有人让圆三去睡觉。

当圆三表示不想再直播睡觉时,还受到了粉丝们的谩骂和脱粉。

这些大半夜看“圆三”睡觉并花钱打赏的网友,为什么不去看其他更精彩的视频、影视剧,或是玩游戏?甚至自己不睡觉,也想要看一个长相极为普通的男生睡觉?

关于这样的视频直播大型迷惑行为,有人表示或许是因为许多人在疫情之下用无聊消费无聊,类似以毒攻毒的快感吧。

于是,「云睡觉」的骚操作在互联网上迅速传播开来。 有网友表示,“好像找到了2016年千播大战时,直播睡觉也能赚钱那种感觉。”
在抖X平台上,直播睡觉的人越来越多,不仅如此,甚至还有网友将自家的喵星人睡觉的画面进行直播,吸引了2000多万人云吸猫,获得了不少打赏。

伴随着这一概念,同时火起来的还有「云蹦迪」、「云音乐节」、「云KTV」、「云广场舞」等一系列新玩法。

上海某酒吧直播4个小时收入70多万;杭州某酒吧直播5小时收入近200万,引起全行业关注。

在疫情之下,许多视频平台都推出云趴音乐周,将音乐派对搬到了线上。

有资深蹦迪砖家表示,他已经在家中宅了将近一个月,当得知常去的酒吧在线上开直播时,他非常兴奋;同时还表示,虽然是「云蹦迪」,但音乐还是熟悉的配方,有得听有得看总比没有强,至少能够为他无聊的宅家生活增添一丝乐趣。

不仅如此,「云蹦迪」最有趣的事情,是可以在线上切换来回转场,真正实现了超越空间限制的场景。

不在无聊中爆发,就在无聊中消亡。因“无聊”而产生的经济现象,被称作「无聊经济」。

「无聊经济」可以是销售一篇失恋日记,甚至是一首小诗、一句话,标价不高,有的只需一两元,即拍即卖,追随者无数。可以说,电脑游戏、网上聊天、虚拟社区、社交网站等等,某种程度上都是「无聊经济」的产物。

事实上,「无聊经济」这个词汇最早出现时,只是想单纯地告诉人们:人在无聊状态也能产生经济效益。

它的诞生背景是源于互联网时代的资讯越来越纷繁复杂,注意力已成为相对稀缺资源,如何在竞争环境中“抢夺”潜在客户的注意力便成为了「无聊经济」发端的契机。

而处于疫情中的人们,「线下无处可去、有钱无处消费、线上花样不够、闲暇多到无聊」无疑为「无聊经济」提供了生长土壤,由此也诞生了各种人类迷惑行为大赏;与此同时,越来越多年轻人的“孤独症”同样也助长了「无聊经济」的气焰。

那么「无聊经济」还能火多久?也许等到疫情过后,人们的生活陆续回归正轨,线下娱乐场所也逐渐恢复运营,回过头看,这些骚操作或许也如同其他爆款一样,在时间流逝中被人们淡忘;但我相信仍有些既创新又有营养、有意义的内容会沉淀下来。

Anyway~ 作为普通人,要么利用无聊时间充实自己,提升自我价值;要么就利用好“无聊经济”创造新的价值。

但愿你不要只是作为“无聊消费者”,被“无聊”割了韭菜……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