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观察 | TikTok美国国会听证会:“产品-用户-数据”关系链升级为国家安全问题

* “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是由复旦发展研究院和丰实集团共同打造的中美关系研究的学术平台

2020年3月4日(北京时间3月5日凌晨),美国国会参议院举行听证会,召集人来自密苏里州的共和党参议员乔什·霍利(Josh Hawley)就TikTok(抖音海外版)的数据安全问题提出:TikTok会收集用户的访问记录、搜索历史、点击记录、邮件图片、时区位置等资料,以及在相关设备上运行的其他应用程序的信息。而TikTok位于北京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将会把收集到的数据转交给中国,由此带来国家安全问题。他表示将推动立法,禁止所有联邦政府雇员在所有联邦政府设备上使用TikTok。

TikTok是字节跳动公司旗下一款短视频产品,也被称为“抖音”海外版,2017年9月在国际市场上推出并迅速风靡全球。从2018年10月开始,随着这款短视频软件成为首个在美国下载量最多的国产应用软件,TikTok成为美国政府、大型互联网公司、媒体关注的热点。围绕TikTok相关的争议也不断扩大,从对其产品功能、数据收集、隐私条款、内容审查方面的质疑,到现在成为国家安全问题,关切程度日益升级。

TikTok在这个过程中,一直试图就相关问题做出澄清并给出相应的整改,比如修改软件功能、修订社区条款、发布透明度报告、全平台禁止政治广告、将数据产品人员等各个方面同母公司剥离等,但依然无法消除美国多方对其的担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虎嗅网

此次听证会呈现出的三大主要特点

1

扩大对产品的封禁提议获得普遍赞同

这是继2019年11月后TikTok第二次被纳入美国参议院听证会讨论,TikTok和另一家接受质询的苹果公司均未出席。

从上一次听证会之后,出于对网络安全的考虑,美国国务院、国土安全部、国防部以及运输安全管理局已经禁止在联邦政府的设备上使用TikTok。此次听证会邀请了来自国土安全部、联邦调查局、司法部国家安全司、美国企业研究所和新美国智库等机构的专家和学者,霍利的提议得到了相当程度上的赞同。

司法部国家安全司副助理检察长亚当·希基(Adam Hickey)表示,“政府雇员、首席执行官或其他具有更高价值的人员成为情报服务跟踪和入侵的对象。”国土安全部网络安全助理主任布莱恩·威尔(Bryan Ware)认为,“在政府的设备网络上,绝无像TikTok这样的应用程序的落脚之地。”

新美国智库研究员谭珊珊(Samm Sacks)之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如何评价参议员霍利禁止所有联邦雇员使用TikTok”表示:“非常合理。我们不是要全面禁止中国公司,我们需要采取有针对性的手段。我的确认为联邦工作人员不应该使用TikTok。

2

关键用户的数据安全纳入国家安全范畴

实际上,此次听证会的主题旨在讨论“要与大型技术公司和中国建立怎样的合作伙伴关系”,并且在第一讨论小组中,美国网络安全人员谈论最多的是如何保护美国企业和基础设施,免受黑客、勒索软件和其他网络安全问题的威胁与影响。

而参议员霍利对于TikTok的指控包括数据收集和保存路径,同时还指向其母公司是否会将用户数据收集转交给中国。亚当·希基强调,“数据使人更容易成为目标。”布莱恩·威尔警告称这类数据可以被武器化,“TikTok数据可能成为中国利用的大型数据库的一部分”。联邦调查局的克莱德·华莱士(Clyde Wallace)认为:“它造成了可以进行数据挖掘的巨大信息漏洞。”

虽然在听证会上专家不断强调对TikTok可能会向中国返回用户数据的担忧,但无人展示出实质性的证据予以证明。这一主题使人想起2019年10月,美国参议院高级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和阿肯色州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要求对TikTok进行国家安全调查。他们敦促调查人员就TikTok收集的用户位置相关数据和其他敏感个人信息问题进行调查。同样,去年共和党参议员在对苹果公司的听证会上也抨击其按照政府规定在本地存储中国用户的数据。

TikTok曾在2019年11月发表声明表示,美国用户的数据只存储在美国和新加坡,该公司没有接受中国或任何国家政府的指令。但是由于缺席听证会,这一内容没有机会得以强调。

3

普遍怀疑带来对具体解决方案的渴求

霍利提议要对TikTok实行扩大化封禁得到了相当程度的赞同,表明对大型科技公司尤其是带有中国背景的公司的不信任态度正成为普遍认知。

2019年1月,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进行的一项调查将TikTok描述为一种“华为规模的问题”,指出该应用程序在西方用户中的受欢迎程度构成了国家安全威胁,其具有收集包括武装部队人员信息及其位置、图像和生物识别数据的能力。

实际上,美国对于TikTok回传数据更为根本的担心在于,数据调取能力的不对等会影响其在世界范围内高新技术的引领位置。因此霍利提出要立法“禁止所有联邦政府雇员在所有联邦政府设备上使用TikTok”可以说体现出对解决该问题的强烈渴求。

霍利今年40岁,2019年新加入参议院,是现任参议员中最年轻的一位。此次他是作为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犯罪与恐怖主义小组委员会主席来召集听证会,他在推特上经常抨击中国的科技公司,同时也是提倡禁止TikTok的主力声音。

参议员乔什·霍利在听证会上展示TikTok会收集的数据。图片来源:https://www.hawley.senate.gov/。

TikTok的“产品-用户-数据”关系链

作为国产软件出海的代表性产品,TikTok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成为任何个体想在最短的时间内向尽可能广泛的受众传播信息的最有效方法。它充分利用了推特“简洁”和YouTube“视觉化”的最佳表现,大大节省了主体在网络世界提升传播能力的成本。根据应用分析网站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TikTok目前累计下载超过16.5亿次,是2019年全球下载量最多的软件。根据eMarketer今年2月的数据显示,目前TikTok在美国拥有约3720万的用户,预计2020年会增长到约4540万。TikTok利用人工智能通过用户与内容的互动来分析用户的兴趣和偏好,为每个用户显示个性化的推荐内容。

虽然TikTok将自己归类为娱乐应用程序,但其主要使用者——在美国,60%的TikTok用户年龄在16至24岁之间——并不把其仅仅作为一个“对口型唱歌”和“跳流行舞蹈”的平台,他们在上面讨论严肃的政治话题,组建政治联盟,为其心仪的候选人拉票,发布新闻更新,共享实时评论,进行事实核查,而这种媒介使用,甚至在脸书、推特、YouTube之外悄然成为了一种新的政治力量,开辟了一块新的“政治战场”。

《纽约时报》2月27日撰文《TikTok上的青年政治家们》,关注美国青少年尤其是Gen Z(Z世代,出生于1995-2005之间)在TikTok上的政治行动。而一些网络原生媒体的项目也助长了TikTok的用户渗透。比如Buzzfeed就推出一项“青少年大使”项目,招募一些年轻的内容创作者用视频的方式表达他们对政治问题的热情和创造力。

这样的操作并不是孤例。相关研究显示,目前全美已经有超过100家媒体和记者个人在TikTok上申请了账号。这将大大有助于媒体和记者与这些新世代的群体进行互动,了解和助力这些热情、具有创造力、关注美国政治和未来的“明日之星”,而其制作和完成的内容借助短视频社交媒体平台的大量传播给媒体也带来了流量和广告。

因此不难想象,庞大且迅猛增长的用户量,智能化的算法推荐和内容呈现,青少年对其的创造性使用,甚至媒体为了更好的下沉触及用户争相在TikTok上开辟账号,背后是对用户数据强大的收集、分析、预测能力,这些在美国2020总统大选前夕、中美贸易持续谈判、全球互联网公司竞争白热化、数据资源成为核心竞争力的整体趋势下,这样一款当红应用势必无法“岁月静好”地“佛系生长”。

TikTok上的青年政治家们。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TikTok出海的本地合规实践与挑战

事实上,TikTok为了进一步开拓其海外尤其是美国市场,一直在努力进行本地合规。

2019年2月27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 FTC)对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在美国的运营实体Musical.ly, Inc.(后更名为TikTok)处以570万美元的罚款,因其“未通知13岁以下用户的父母有关该应用程序收集和使用个人信息的行为,在此类收集和使用之前未征得父母的同意,并且未在父母的要求下删除该信息”而违反《儿童在线隐私保护法》(Children’s Online Privacy Protection Act, COPPA),“非法收集13岁以下用户的姓名、电子邮件地址、图片和位置,且用户个人资料图片和简历保持公开状态”,最后FTC与TikTok达成和解协议,TikTok修改了其软件的年龄限制功能,目前仅允许13岁以上的用户登录并创建帐户。

为了备战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多个社交媒体平台针对虚假信息和网络操纵已经提前布局,强化对平台内容和政治广告的审核。相比脸书对于平台上政治广告的“精细化操作”——对那些当政或正在运行机构的政治广告免审,TikTok对平台上的政治广告采取了全平台封禁,认为“它们不符合公司为用户创造‘真正有趣的体验’的目标”,它希望被誉为是一个创造力表达的场所,并创造一个激发这种创造力的“积极清新的环境”。

2019年12月,TikTok发布了第一份《透明度报告》,该报告披露了各国政府对TikTok的数据要求,但未披露有关该公司是如何执行其政策的。可惜这份透明度报告并没有让外界非常满意,而且有些数据也遭到了质疑,比如《连线》就撰文评论指出,该份报告“并没有给出一个完整的故事”。

2020年1月初,为了应对越来越严格的监管机构要求,TikTok承诺提高透明度,并发布了一套更加全面的新社区准则。这些规则比之前的要点更为广泛,分为10个不同的类别,涵盖了从恐怖主义宣传、仇恨言论到性内容的所有内容。TikTok全球信任与安全团队的成员在博客中写道:这些规则“是TikTok区域和国家团队根据当地法律和规范进行本地化和实施节制政策的基础。”

3月6日就在国会听证会结束不久,TikTok官网发布消息称,网络安全专家罗兰·克劳特尔(Roland Cloutier)正式加入TikTok成为该公司第一位首席信息安全官。克劳特尔曾在ADP公司担任信息主管,在网络安全和法律执行方面具有30多年的经验,其中包括在美国空军、国防部以及退伍军人事务部总计超过10年的工作经验。可以看出TikTok也在不断强化其在网络安全方面整体实力。

此次听证会TikTok的缺席被霍利评价为“TikTok只是不想在宣誓后回答问题。”美国国会听证会是国会在初步研拟立法政策时收集与分析各界意见资料或调查事件的一种主要方式,也是一切正式立法讨论的起点。因此可以预见,在未来,类似的听证会和立法提议还会不断出现,而作为一款立意国际化的国产软件,至少在数据安全、隐私保护、内容审查和国家安全的层面,都将面临严峻挑战。

(方师师,上海社会科学院新闻研究所)

参考文献

1. Scire, S. (2020, Feb 3). BuzzFeed News is recruiting teenagers to make election-themed TikTok and Instagram videos. NiemanLab. Retrieved March 1, 2020, from https://www.niemanlab.org/2020/02/teen-ambassadors-buzzfeed/?utm_source=Pew+Research+Center&utm_campaign=266b2048e1-EMAIL_CAMPAIGN_2020_02_04_02_34&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3e953b9b70-266b2048e1-400178253

2. Tylor, L. (2020, Feb 28). The Political Pundits of TikTok. The New York Times. Retrieved March 6, 2020, from https://www.nytimes.com/2020/02/27/style/tiktok-politics-bernie-trump.html?utm_source=Pew+Research+Center&utm_campaign=741629f652-EMAIL_CAMPAIGN_2020_02_28_02_37&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3e953b9b70-741629f652-400178253

3. Publisher and journalists on TikTok. https://docs.google.com/spreadsheets/d/1n2a8dSLE6ZG5Eql_Bt9ayPi14WkZ3-IsviEmlI1f11Q/edit#gid=0

4. Rebecca, J. (2020, Jan 22). TikTok never wanted to be political. Too Late. Vox. Retrieved March 1, 2020, from https://www.vox.com/the-goods/2020/1/22/21069469/tiktok-memes-funny-ww3-politics-impeachment-fires

5. Kerry, F. (2020, Jan 16). With dance challenges and explainer videos, publishers invade TikTok to court Gen Z. CNN Business. Retrieved March 6, 2020, from https://edition.cnn.com/2020/01/16/media/tiktok-news-publishers/index.html?utm_source=Pew+Research+Center&utm_campaign=5c952c65a9-EMAIL_CAMPAIGN_2020_01_17_02_10&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3e953b9b70-5c952c65a9-400178253

6. Alex, P. (2020, Jan 9). TikTok's list of community guidelines just got way bigger. Mashable. Retrieved March 6, 2020, from https://mashable.com/article/tik-tok-new-community-guidelines-2020/

7. Louise, M. (2020, Jan 8). New Rules, Who Dis: TikTok Overhauls Its Community Guidelines. Wired. Retrieved March 6, 2020, from https://www.wired.com/story/tiktok-overhauls-community-guidelines/

8. Emily, B. (2020, Jan 8). TikTok announces new content rules against misinformation, terrorist activity. The Hill. Retrieved March 6, 2020, from https://thehill.com/policy/technology/477387-tiktok-announces-new-content-rules-against-misinformation-terrorist?utm_source=Pew+Research+Center&utm_campaign=c7b9ccb204-EMAIL_CAMPAIGN_2020_01_09_02_52&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3e953b9b70-c7b9ccb204-400178253

9. Louise, M. (2020, Jan 8). TikTok's First Transparency Report Doesn't Tell the Full Story. Wired. Retrieved March 6, 2020, from https://www.wired.com/story/tiktok-first-transparency-report/?utm_source=Pew+Research+Center&utm_campaign=2ba6e8274f-EMAIL_CAMPAIGN_2020_01_03_02_30&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3e953b9b70-2ba6e8274f-400178253

10. Craig, T. & Tony, R. (2019, Feb 28). The U.S. government fined the app now known as TikTok $5.7 million for illegally collecting children’s data. The Washington Post. Retrieved March 6, 2020, from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technology/2019/02/27/us-government-fined-app-now-known-tiktok-million-illegally-collecting-childrens-data/

11. Michael, S. (2019, Nov 2).The Trouble with TikTok. Politico. Retrieved March 6, 2020, from https://www.politico.com/magazine/story/2019/11/02/the-trouble-with-tiktok-229890?utm_source=Pew+Research+Center&utm_campaign=cc7896d6ba-EMAIL_CAMPAIGN_2019_11_04_02_16&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3e953b9b70-cc7896d6ba-400178253

12. Elizabeth, C. (2019, Oct 25). U.S. senators call for intelligence probe into Chinese-owned app TikTok. Reuters. Retrieved March 6, 2020, from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usa-congress-tiktok/u-s-senators-call-for-intelligence-probe-into-chinese-owned-app-tiktok-idUSKBN1X32J3?utm_source=Pew+Research+Center&utm_campaign=8ac7bd7763-EMAIL_CAMPAIGN_2019_10_28_01_10&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3e953b9b70-8ac7bd7763-400178253

13. Sarah, P. (2019, Oct 3). TikTok explains its ban on political advertising. TechCrunch. Retrieved March 6, 2020, from https://techcrunch.com/2019/10/03/tiktok-explains-its-ban-on-political-advertising/?utm_source=Pew+Research+Center&utm_campaign=1d8626301f-EMAIL_CAMPAIGN_2019_10_04_01_51&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3e953b9b70-1d8626301f-400178253

14. Ryan,B. (2019, May 16). Forget The Trade War. TikTok Is China’s Most Important Export Right Now. BuzzFeed News. Retrieved March 8, 2020, from https://www.buzzfeednews.com/article/ryanhatesthis/forget-the-trade-war-tiktok-is-chinas-most-important-export

15. Claudia, B. (2019, Jan 11). The Growing Popularity of Chinese Social Media Outside China Poses New Risks in the West. 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Retrieved March 8, 2020, from https://www.piie.com/blogs/china-economic-watch/growing-popularity-chinese-social-media-outside-china-poses-new-risks

本文版权归“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所有,如需转载请与本公众号联系并注明出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