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辣评-Weekly:半数北斗上市公司业绩堪忧;无数中国企业正拿命干这件事!马斯克:喷气式战斗机时代已经过去;中国商业航天百舸争流

subtitle
卫星与网络 2020-03-09 03:1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集中释放并购风险

半数北斗上市公司业绩堪忧

近期,多数北斗领域的上市公司披露了业绩快报。26家北斗上市公司,其中亏损10家,业绩下滑3家,业绩报喜与报忧的公司各占50%。而在业绩预告阶段,曾有统计显示,沪深两市上市公司业绩预喜的占比达到60%。比较而言,北斗上市公司在整体上的表现显然逊色于整个股市。

这样的表现与上市公司集中进行商誉减值密不开分。多数公司不约而同,在逐步把多年积累的并购风险释放出来。统计显示,截至3月5日,沪深两市已公布的业绩快报里近300家涉及商誉减值,占已公布快报公司的六分之一。

在26家所谓的北斗概念股中,有8家上市公司是北斗产业的中坚力量,但即使是龙头企业,整体情况也不太好看。8家上市公司中,5家业绩报忧,4家亏损,合计亏损超过10亿元。更值得关注的是,4家亏损的北斗企业2018年净利润还为正。能看出,大家都存着2019年扔包袱,2020年轻装上阵的打算。毕竟度过艰难的2019,谁都无法放松,必须得小心应对下一个十年。

然而,疫情让所有人始料不及,给本就不甚明朗的形势更添变数。2020年,企业经营的困难虽然增加了,但对北斗企业而言机会仍旧存在。

在2月底多部委共同发布的《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中,既明确了我国智能汽车发展的路线,同时也给北斗产业打开了一个广阔的应用场景。战略将“覆盖全国的车用高精度时空基准服务能力”作为智能汽车的基础设施之一,提出:充分利用已有北斗卫星导航定位基准站网,推动全国统一的高精度时空基准服务能力建设。

此外战略还强调,推动北斗通信服务和移动通信双网互通,建立车用应急系统。完善辅助北斗系统,提供快速辅助定位服务。并要求军民联合攻关,加快北斗卫星导航定位系统、高分辨率对地观测系统在智能汽车相关领域的应用。

3月4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在研究疫情防控和稳定经济社会运行的同时还提出,要发力于科技端的基础设施建设,包括5G基建、特高压、城际高速铁路和城际轨道交通、充电桩、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七大“新基建”。

七大“新基建”几乎全部与北斗系统有极为密切的关系,哪一个都离不开位置服务。尤其是5G基建,《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也提到“加强导航系统和通信系统融合,建设多源导航平台”。工信部透露,三大运营商2019年将建设5万个5G基站,今年估计将新建至少68万个。

与此同时,各地方政府的重要投资也在陆续启动。有媒体统计,截至目前,我国多数省市在今年公布的重点建设项目,总投资额达到34.4万亿,而今年当年的投资额则达到7.28万亿。这其中又有多少机会留给北斗企业呢?

辣评:

根据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卫星导航产业产值规模超3600亿元,预计到2020年产值将超4360亿元。在如此良好的产业基础和市场前景下,为何半数北斗上市公司会出现业绩堪忧的状况,除却各个企业自身的一些具体情况外,也有一些产业发展中的共性问题值得重视。

一是追求表面繁荣,忽视实际价值。在一些北斗企业并购中,片面追求北斗+产业链的形式,对并购企业的内在质地要求太低,造成商誉的大量损失。

二是名不副实。在资本证券市场借北斗概念炒作,但业务与北斗并无关联,业绩更是乏善可陈。正如有论者称:“不要被北斗二字迷惑”。

三是产品的大众消费市场尚未打开,大众消费格局尚未形成,这也是北斗上市公司业绩忽好忽坏,难以保持持续向好的重要原因。

新闻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0VDqoZmmgxveHrVWsknmgg


志澄观察

百舸争流的中国商业航天

随着中国的经济的高速发展,我国在载人航天、北斗卫星系统、高分辨率遥感卫星、月球探测等领域,取得了一系列举世瞩目的成果,缩短了我国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也大大增加了我国自主创新发展航天技术的信心。

随着美国和世界航天全面商业化浪潮的到来,我国航天发展将面临新的严峻挑战和新的考验。2014年11月27日,国务院正式对外公布60号文件,更明确地鼓励民间资本进入航天领域。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国家民用空间基础设施建设。完善民用遥感卫星数据政策,加强政府采购服务,鼓励民间资本研制、发射和运营商业遥感卫星,提供市场化、专业化服务。引导民间资本参与卫星导航地面应用系统建设。由此,开启了民营企业争相参与发展我国商业航天的新局面。

虽然,我国的商业航天已经取得了突出的成就,但与目前在商业航天方面领先的美国相比,还有明显的差距。我们可以发现当前我国商业航天的发展存在的主要问题有:①缺乏较长远的统筹规划,项目的低水平重复较多;②缺乏原始的技术创新;③缺乏对民营航天的地位与作用的共识。

我国发展商业航天也要构建新型举国体制,这既要发挥国企的主力军作用,又要发挥民企的生力军作用。为此,提出以下六条建议:

1、做好构建商业航天新型举国体制的顶层设计。

2、加快完善商业航天法律法规。

3、设立商业航天发展基金,沟通创业公司融资渠道。

4、逐步建设国家航天研究中心。

5、开放航天基础设施。

6、培育勇于创新善于合作的创业团队。

商业航天作为国家航天发展的重要部分,也将成为大国博弈的重要领域。为此,我们必须要从国家战略的高度来布局我国商业航天的发展,夺取世界商业航天的新高地。

辣评:

以国企为主力构建中国商业航天的新型举国体制,有其基于历史和现实的合理性,其一在于中国航天业的发展一直依赖于国企和举国体制,这种惯性仍将对商业航天的发展带来不可忽视的思维和实践的影响。其二在于中国商业航天中的民企力量还较为弱小,整体上难与国企抗衡,更遑论参与国际竞争。其三在于商业航天的市场远未成熟和完善,市场力量不能成为商业航天发展的根本力量。

但是,从商业航天发展的逻辑来说,国企和举国体制并非其内在发展动力和规律,在某种意义上,商业航天正是对航天业举国体制和国企模式的商业化、市场化改造。

因此,在以国企为主力构建中国商业航天的新型举国体制这一命题中,其实凸显了中国商业航天发展理念上的某种犹豫,即现实发展路径与理想发展目标之间的矛盾,而这种矛盾,也许正在成为越来越难解的一道谜题。

新闻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M6L_wcHmHNmH1O_1Nz8Cbg


无数中国企业正拿命干这件事!

2月21日,最高层召开会议,提出要推动5G网络、工业互联网等加快发展。

疫情是“危”,工业互联网则是“机”。

有人预言,2020年,工业机器数据就会超过全人类生成数据的总和。

在制造企业看来,工业互联网就是“工厂+网”,本质姓“工”,可让工业制造如虎添翼;但互联网企业认为,工业互联网以“网”为基础、以“云”为核心,制造不过是新商业链条的一环。

由此,演绎出工业互联网的新价值、新模式。以需求促生产、以生产促升级的方式,让制造企业极具发展工业互联网的内在动力。有人甚至乐观预计,这种商业模式如果得到发展,工业互联网将催生出新的产业体系。

2019年8月,工信部公布“拟支持”工业互联网平台:阿里、华为、浪潮、海尔、用友、东方国信、徐工、三一、富士康、航天云网10家。国家的目标是:2025年,形成3-5家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平台。

为让中小企业接上工业互联网,政府更是操碎了心。

从2015年发布《中国制造2025》开始,工业互联网上的政策利好不断。

以全面实施工业互联网“开局之年”的2018年为例,从发起“323行动”,到成立工业互联网专项工作组;从发布2018-2020年的“行动计划”,到推动建设的“推广指南”……

特别是“行动计划”,要求2020年底,推动30万家工业企业上云、培育30万个工业APP。这成为中小企业低成本、低门槛、快速“登云触网”的绝佳契机。

而疫情之下,享受到这波政策利好的企业,在“复工大考”中彰显优势:企业越是顺应了工业互联网发展趋势,数字化程度越高,远程复工能力就越强,化危为机的弹性就越大。

从更广阔的视野看,中国制造也必须要应对这场深刻变革。

未来,谁能先打造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工业“操作系统”,营造出海纳百川的“制造生态”,才有可能在高端制造业占据一席之地。

有预测显示:2020年,中国工业互联网市场规模将达1275亿美元(9000亿人民币);2030年,则会膨胀到1.5万亿美元(10万亿人民币)。

伴随这张网成熟与发达的,将是全球最大制造体系的脱胎换骨,是中国由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升级,以及中国经济的巨人登鼎之旅。

辣评:

新冠肺炎疫情,不仅是一场全民战争,更是对中国经济的一场大考。中国经济能否经受住疫情的严峻考验,很大程度上不是复苏与恢复的问题,而是创新与转型的问题。工业互联网在这次疫情中的精彩表现,加速了人们对其价值的认知和实践应用的推广,这也是这场疫情带来的正向价值之一。17年前的非典疫情激发了消费互联网的活力,我们期待这次疫情也能成为工业互联网爆发的契机。

新闻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5xP4Of6yNISPzgtq4zhCfA


埃隆·马斯克

喷气式战斗机时代已经过去

2月28日,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举行的美国空军协会空战会议上,作为人工智能公司OpenAI的创始人之一的马斯克说:“战斗机时代已经过去”。

马斯克的评论与一天前空战司令部司令的评论相吻合。这位将军说,美国空军可能会考虑在未来5至8年内,用XQ-58A Valkyrie等无人驾驶飞机(UAV)取代有人战斗机,因为它看起来能让老化的洛克希德马丁公司F-16退役。

虽然无人机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但人工智能的快速发展让美国空军领导人和马斯克相信,这种飞机可以用于作战行动。人工智能所实现的自主性可以使军队大量部署飞机,不给操作人员造成负担,也不会因为敌人的干扰或通信链路问题而失去对飞机的控制。

当谈到开发下一代空中制空战斗机时,美国空军公开考虑在驾驶舱内不设飞行员。

就在三天前的2月25日,美国国防部(DoD)发布了一个道德框架,旨在指导美国国防工业发展人工智能和美军使用此类新兴技术。五角大楼希望为人工智能提供保障,以防止高度自主的飞机或武器造成意外伤害。

尽管如此,美国国防部也在大力推行人工智能,因为它担心被竞争对手赶超,他们正在投入大量资金和人力,以便在2030年前实现人工智能的主导地位。例如,人工智能可以让无人战斗机正面瞄准并更快地向敌人发射导弹,从而在空战中获胜。

马斯克说,人工智能控制的战斗机器人对军方的吸引力太强,无法阻止,尽管应该有保障措施。“不是我希望未来是这样的,未来就会是这样的。我这么说是因为这很危险,但这是会发生的事情。”

辣评:

马斯克向来语不惊人死不休,但根据以往的经验,他的惊人之语往往可以得到兑现。当然,如果喷气式战斗机的飞行员都要面临失业的风险,留给人们的工作岗位确实就不太多了。

新闻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pv3DCDJrsQbFFoSz8jv_9Q

本文系《卫星与网络》编辑及独家点评,转载及引用部分观点请在文首注明出处、公众号ID及作者。感谢支持有态度的媒体!

未按照规范转载及引用者,《卫星与网络》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编辑:林紫、娜娜

主笔记者:李刚、张雪松、乐瑜、朝天椒、黑法丝、刀子

策划部:孙国锋、杨艳

视觉总监:董宁

专业摄影:冯小京、宋炜

设计部:顾锰、潘希峎、杨小明

行政部:张萌、姜河

业务部:记军、王锦熙、袁玲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1赞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