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钟南山院士盛赞护士,希望能多角度全方位宣传!

subtitle
护理界2020-03-07 20:12

疫情战场上,站起了这样一批英姿飒爽的“女子军”。她们肩扛重任,身影出现在隔离病区、发热门诊、志愿者先锋队之中。

很多人心疼她们脸上口罩留下的勒痕,宣传她们壮士割腕般“剃头”的决心。

但身为一名护士,不卖惨,不娇气,只因她们本身的重要性值得这声赞扬!

0 0

钟南山:

希望能多角度全方位宣传护士!

疫情期间,一段钟南山院士点评护理人的发言视频,被许多护士转发,相信感染了无数白衣天使——

“一个护士好不好,最重要的是那颗心,很多病人在走的时候都舍不得护士。为什么?是护士在他们最困难的时候,给他们安慰。从他们暖心的安慰、美丽的微笑、轻柔的话语,使得病人看到了希望,看到了阳光、看到了未来,这就是我们护理默默地,在为医疗做出了贡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其实,这段视频发生于19年5月12日,一场为毕业护生举行的毕业授帽仪式上。

为迎接第108个国际护士节,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为同学们授帽寄希望,做守护生命的“提灯人”。

“我母亲毕业于协和高级护理专业,她待人特别有爱心。因此,我从小对护理行业有特殊的情感。" 钟南山由衷表示。

2012年5月4日,钟南山院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点评到医患关系。

护士每天有70%—80%的时间与病人接触,他们的态度直接影响了医患关系。”他认为,现在大家大多把眼光集中在病人与医生身上,而忽略了护士在其中的作用。

“她们是无名英雄,应该提高她们的社会地位,让她们有更强的工作责任感和自豪感。”他倡议,社会应给予护士更多尊重、关爱和鼓励。

早在2006年,他就已经在为护士发声。走进《当代护士》,希望能多角度全方位宣传护士!

0 0

张文宏:

医生有多重要

我们的护理姐妹们就有多重要

2020年,硬核医生张文宏(上海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或许从未想到,会因为他说的两句“分内”话,成为疫情期间全民关注的焦点。

第一句,“要消除医生的恐惧”。

1月15日,当上海出现第一例感染人员时,张文宏医生无惧病毒,选择和第一线的医护人员站在一起,这是他做出的第一个决策。

并且给自己定下了每周查房两次的规定。“其实我们华山医院的病房不需要我查房,我去查房的主要原因其实只有一点,要消除我们医生的恐惧。”

第二句, “人不能欺负听话的人。”

1月29日,距离上海首例感染病例被发现已经过了14天。第一批进入隔离病房的医护人员,每天工作16个小时以上,已经支撑到了极限。

“他们是了不起的医生,但不能因为他们“了不起”、“听话”,就欺负他们。”

“换防”,全体一线岗位换成党员,这是张文宏做出的第二个决策。

2月22日,张文宏医生再添金句——

“医生有多重要,我们的护理姐妹们就有多重要。”

至此,上海的治愈出院率已超过74%,张文宏提及疫情防控中很关键的一个团队。

“有一个很容易被忽略的团队,就是我们的护理团队。你认为我们的医生有多重要,我们的护理姐妹们就有多重要。”

现在都在歌颂医生,完整的说法会统称为“医护人员”。但现在,“护士”这个词被单拎了出来。

我们的护士,终于在历经种种磨练和忽视后,站在了疫情前沿,成为了当之无愧的骨干力量!

0 0

疫情过后

这些赞扬的声音还会不变吗?

经过白衣战士和群众的共同努力,疫情一线不断出来患者治愈出院的好消息。

有11位患者出院后手举感谢牌,不停地向医护人员道谢。

2月23日,湘雅二医院援鄂医疗队负责的病区一次性出院患者11名。

这11位患者换上了消过毒的衣物,等待接他们去隔离地点的车。大家站成一排,手中举着感谢牌,不停地向医护人员道谢。

听到自己出院能回家了,其中一名中年男子,捂着脸激动得哭起来。17天之前,他的生命曾一度垂危,在医护人的合力救治下,终于成功从死神手中逃脱,治愈出院。

站在护士站前,这位患者一手拿着医护人员送的“康复鲜花”,一手捂住眼睛,哭到不能自已。

有患者出院后在现场深情“表白”。

同日,浙大一院之江院区第七批10位新冠肺炎患者出院,这位患者在现场接受采访时当众表白——

“她们穿着厚厚的防护服,我虽然看不到她们的脸、不知道她们的名字,但她们的眼睛,能给我力量。说星星很亮的人,是因为你们没有看过那些护士的眼睛。”

有患者出院后重新寻找曾温暖他的“杨护士”。

“听到她的声音,我就知道是杨护士。因为我们看不出来一个人的面貌,戴着护目镜,穿着很厚的防护服,只能通过声音来识别,一听到她的声音,我就很激动。”武汉洪山方舱医院康复患者刘猛,住院期间一直很焦虑,是杨护士的话给了他鼓励,是她的眼神给了他活下去的希望。

这位来自江西援助武汉医疗队的杨辉利护士回应——

“照顾患者的心,永远不会改变。”

几个月后,我们终将战胜病毒,大家热烈的畅想着疫情过后的计划。

有人说,等疫情过去,我一定要去吃火锅、喝大杯的奶茶;有人计划着旅行,恋爱;学生们头一次迫不及待地想返回校园生活;大人们忙着重新投入工作,或者参加面试。

那我们的护士呢?等疫情过后,这些赞扬的声音,疫情中衍生出的荣誉、尊重与感恩,也会不变吗?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30赞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