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屋顶,爬悬崖,坐雪山,"寒门学子"上个网课有多难?

subtitle 曲一刀03-04 21:45 跟贴 5488 条
别让“寒门学子”成为疫情中的教育弃子

最近有这样一个问题困扰着师师,疫情期间全国中小学校采用网络直播授课真的有必要吗?

(当然,在这里要圈定一下讨论界限是中小学,也即高中、初中和小学。)

PK台

疫情期间全国中小学校采用网络直播授课真的有必要吗?

2020-03-04  PK已结束  22923人
  1. 1. 有必要,学生的学习可不能耽误了!
    35%
  2. 2. 没必要,劳神费心效果差,缩短暑假不行吗?
    65%

诚然,我们都知道网络授课是当下解决学校因疫情无法开学向学生们提供教学支持的最佳手段。

但从全国中小学开始响应“停课不停学”的号召,纷纷开启“云课堂”在线授课模式后,随之而来的问题却也不时触动着我们的心。

一开始大面积爆发的是诸多网课支持软件的崩溃,而后便是学生、家长以及任课教师的各种吐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可师师最害怕的事却不是这些,而是当某些因家庭条件或者客观环境因素不能上网课的学生和学校强制上网课的要求产生的严重矛盾。

他们一方面不能左右家庭条件和某些现实因素,又不得不参与学校“强制性”的网络教育,夹在中间的这些孩子们到底该该如何自处?

说实话师师很担心,也很害怕。

因为师师知道,虽然现在科技已经相对发达了;网络和软件的水平也足以支持在线授课;智能手机的普及率也很高了……

但在中国,其实还有很多村镇、偏远地区网络条件并没有那么好;还有很多家庭没有智能手机;还有很多家庭没有经济条件负担上网课的流量费用!

(河南14岁山村女孩寒夜到村委会“蹭网”学习)

从全国各学校刚开始响应上网课时,我们就看到类似的新闻屡见报端。

先是河南的“屋顶男孩”,家里条件不好的他只能向邻居求助借Wi-Fi,但为了不打扰邻居,他每天早上8:00就爬上屋顶开始听课。

而后还有河南的三名学生,因村里没网,在村外两三里搭起棚子上网课,冷了就捡点柴烤火。

还有湖北恩施的几名小学生,也是因为家中信号不好无法上网课,只能在野外找一个信号好的地方搭棚子让孩子们集中上课。

还有因疫情滞留湖北老家的南通女孩,因为农村老家位于山区,只有山上的信号比较好,她每天只能搬着小桌子到山上学习。

还有四川广元的高一学生,为了上网课,保证网课的流畅度,只能坐在悬崖边上信号好的地方学习。

还有西藏昌都,因为家乡四周雪山环绕,网络信号差,每天步行30分钟爬到雪山顶上冒着风雪上网课的姑娘。

还有……

相信还有很多很多我们没有在媒体上见到的学生也正在为如何能顺利的上网课而发愁。

在最近这类新闻的采访中,师师印象最深刻的是青海的一个小姑娘对记者说的一句话:“在我们这里要考上大学,必须百分百努力。我们这边的条件比较差,很少有外面的老师愿意到我们这里工作,所有我自己要加油,考上大学,以后回家乡当老师”。

是啊,教育可能是他们改变自身生活环境的最好方法。

很多人愿意称他们为“寒门学子”,当我们看到这类新闻时也会由衷的赞佩他们“奋发图强”的坚韧毅力。

可我们却不得不面对一个无比现实的问题:这样对他们真的公平吗?

在很多城市孩子的眼中,拥有流畅网速以及电脑、平板等高配学习硬件的他们,在线上课不过是教学场所在空间上发生了变化。

但对于网络不流畅、设备不够先进的部分农村甚至偏远山区的孩子来说,在线上课却成为了难以逾越的“天堑”。

他们受教育的权利也因此得不到良好的保障。

在前文中我们刻意将讨论的范围限制在中小学,也是因为在这其中覆盖的是咱们大多数正接受义务教育的孩子们。

前两天,河南发生了一起“贫困户女儿因无法在家上网课吞药物自杀”事件,相信大家多少有些耳闻。

2月29日上午,河南邓州初三年级的李某敏没有钱买手机按时跟听学校网课,吞下大量药物自杀,生命垂危。

据报道称李某敏家共有姐弟三人,因为只有一部手机,姐姐和弟弟上课也要用。李某敏一方面落下了许多功课,同时还要面对老师和同学们的质疑,因此一时想不开服药自杀。

师师最为担心的事果然发生了。

好在女孩被医生在死神面前救回了一条命,没有因此离开这个世界。

可当时在这条新闻下面,某些网友却说,“这么点儿事,至于自杀吗”?

但是如果你能站在孩子的角度就会真切的知道,这么点儿事,在他们眼中有多重要。

孩子们即无法决定自己的出身,又无法决定家庭的条件。而上好学却是他们当下唯一可以做的事,也是所有人对他们的期待。

可这份期待却因为无法顺利的上网课而破灭了。

那个年纪的孩子会怎么想?

老师会不会点名?同学们会不会因此看不起自己?课程没跟上会不会因此考不好?

许许多多属于那个年纪孩子的烦恼接踵而来,她会害怕,会委屈,会忧虑,甚至会想不开……

因为太多太多因素是她那个年纪的孩子无法改变的事了。

我们都知道,在学校里,所有人都穿着校服,但是他们脚上的球鞋永远都不一样。

但孩子们又该如何接受这个现实呢?

还有很多网友说:穷就少生点,让孩子生下来受罪!

难道穷人就不配生孩子吗?

在这个社会,除了少数人是简单模式,咱们大多数人其实都是普通难度和困难难度。

为什么要多生孩子?

因为这样这个家庭才有希望!才有可能过的越来越好!

真正该要反思的是什么造成了这样的问题。

抛开“为什么家里不安装宽带?为什么不用流量,流量不是不限量的吗?为什么不给孩子再买个手机?”等等这些不走脑子的问题。

咱们来仔细算一笔账,如果家中没有WIFI,有智能手机,在开套餐可以连上4G保障可以正常观看直播教学的情况下(大部分套餐超出一定流量会限速),一天咱们按六节课算,平均每天大概就需要30~40元左右,这还不算和老师在线交流,上传作业等行为。一个月按20天的教学时间来算,这就是七八百块钱。

很多人可能看不上这点儿钱,但想想咱们正在说的这部分群体呢?他们在不在意这笔钱?

他们很多人在疫情期间甚至没有收入来源,只能靠不多的积蓄生活,具体的情况只会比咱们想象的更糟糕!

义务教育,不应该是一种产业,更应该是一种资源,它首先必须要保证的就是对保障所有有需求的群体能够平等、公正的享有它!

而现在,全国学校在线授课的方法却远没有达到满足所有学生需求的标准,就开始执行了。

所以我宁愿学生们暑假少放几天,中考、高考能够推迟一下,也希望所有的学子们能够在一个公平的教育环境下接受教育。

因为咱们都知道:孩子们,不容易!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