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健身教练决定去送外卖

网易态度营销03-02 18:51

2月11号那天,我第一次跑完了35单;昨天很幸运,我跑了41单;下个月,我要开始自己的储蓄计划,每个月至少存5000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觉得,自己一下被推向了个人资金链断裂的边缘。”

佛山的25岁泰拳教练向罗勇很发愁。以往有啥苦闷,他就上健身房举举铁,或者和人打一场拳。这一次不行。疫情之下,健身房一直歇业,没有收入,每个月他要还5000元消费贷款。

这样的苦闷,单纯靠锻炼排解,完全无济于事。1月25日,向罗勇注册了美团众包骑手的账号,干起临时送餐的活计。跑一单挣一单的钱,头天跑完,隔天就收到钱。

和平常那些骑着电动车穿梭于商铺和小区的骑手不同,向罗勇是骑着自己的“死飞”自行车送货,因为害怕订单超时白跑一趟损失几块钱,他送餐时蹬得飞快,站起来蹬,蹬得喘不过气,比平时锻炼还累,“这就叫生活所迫”。

而在距离佛山40分钟车程的广州,同样是因为打工的健身房迟迟不开门,21岁的潘俊超也决定成为一名专送骑手。疫情期间,各地人员隔离、道路封闭,省外老骑手返岗受阻,还在老家韶关的潘俊超在站长的连环CALL之下,提前回到广州入职,开始了自己作为骑手的“实习期”。

2月的广州,气温在20摄氏度上下,潘俊超骑着新入手的小毛驴穿梭在大街小巷,进出各类小区,看到各种风景,途经珠江时,裹挟着水汽的湿润微风拂面而来,让他心情舒畅,“很快乐的,像在旅游”。

如此,两个年轻的95后健身教练,不论是出于被迫自救或主动转型,都在体验着另一份完全不同的职业辛酸和快乐——这也是疫情期间中国用工形态转移的缩影。

来自美团的数据显示,从2020年1月20日到2月23日,7.5万名劳动力成为他们的骑手,这一数量还在稳步增长。新增骑手中,有37.6%都像他俩一样,来自生活服务业。

“我恐怕是佛山唯一一个骑自行车送外卖的骑手”

@向罗勇,1995年生,现居佛山


我恐怕是佛山唯一一个骑自行车送外卖的骑手,如果问我什么感受?一句话就可以形容——“我太难了”。

我跟女朋友原本在同一家健身房工作,都是健身教练。以前春节过后我们就会开工,最晚正月十五后也要开门。因为疫情的关系,正常上班时间推迟了,只说3月份可以开工,但是具体是几号能上班,老板也没说。

我和女朋友都觉得,开工好像有点遥遥无期,不如先找点赚钱的兼职吧。

上岗第一天,送的第一单,接的是披萨店的外卖。我骑着车,背上以前军队发的迷彩双肩包就去了。披萨店老板看我这一身装备,直接傻眼了,说披萨不能竖着放,然后手忙脚乱给我整了一个外卖箱。

这一天,我载着这个披萨店老板手做的外卖箱送了5单。

送完最后一单,下雨了,我是淋着雨回去披萨店还了外卖箱,然后再蹬车回了宿舍。可能是一口气骑了2个多小时没停过,蹬着蹬着,“啪”的一声,一个轮胎就爆了。

当时我距离住的地方还剩3公里,咋办?继续蹬啊。

还好我骑的是死飞,轱辘比较小,车胎爆了就爆了。结果我发现,车子越蹬越重。一想,这也太不划算了——这死飞一对轮胎就100多块,我当天总共才挣了50多块。

第二天,我就送了一单,还是披萨,目的地很古怪,我还没找到地方,订单就超时了,白跑一趟,8块钱跑腿费全扣了。

再后面几天,我有事没去,加上前两天受的“打击”,就有点不想去送外卖了。女朋友看我这样,便给我做思想工作,就说了一句话:“哎呀,咱们现在都没工作,不上班,需要生活呀,努力吧。”

我心说,行,我努力一点,挣钱去,毕竟自己还有5万多的外债,每个月要还5000多的银行贷款,没钱续上,心里很慌。

压下去抵触的情绪,后面送餐似乎就比较顺利了。疫情最严重的那些天,订单多,骑手少,出去干半天外卖,可以接十五六单——我这几天跑得就少了,因为总感觉接单难,一个店门口蹲着两三个骑手,都是骑电动车的,我这样骑自行车的人哪有活路?好在,我有一些老学员在家憋得时间太长,主动约我上课了。


在店门口等待派单的骑手们

做众包对我来说,不能算是特别好的增加收入的手段,主要是因为我骑自行车,远距离订单接不了,只能接送去近处的三五块钱的单,一般就两三公里路程。我后来也会同时接几个“顺路单”,不过这个有风险,要是有一家店家出餐慢,就可能导致后面的订单全都超时,基本上这一串单子就都白跑了。

有一次接“顺路单”,特别惊险。那天我同时接了两个“华莱士”的订单,目的地距离店家都是2公里左右,但是方向上南辕北辙了,好在时间充足。

没想到,店家出餐慢,需要等10多分钟。我在等待的那段时间里,见缝插针接了两单近的,送餐回来了,发现食物还没做好,给我剩下的时间,比预想的少了5分钟——这可真急死我了。

既然都这样了,那就再蹬快一点吧!

东西做好,我拿起来就一路小跑冲了出去。北边的一单顺利送达,送南边的一单的时候,偏偏导航又出错了——因为疫情很严重,到处封路,手机导航规划的路线根本走不通,只能绕远路。时间更紧张了,我直接站起来踩着脚蹬,速度比平时快一倍,蹬得我都喘不过气。

等到了南边的时候,离规定时间差不多还剩1分钟,我赶紧打电话,上气不接下气地让顾客过来取餐。当我把外卖交给对方的时候,一看时间,还剩30几秒——好险,以前在部队实战演习,我都没这么紧张,这就叫生活所迫吧。

其实,这一单也就赚五六块钱,但是对我来说,通过努力得到的钱都是很珍贵的。

我17岁就去南京当兵,在部队里待了5年,体能还不错,也擅长擒拿格斗。退伍后,有个健身学院的老师问我想不想当健身教练,我就去学了3个月,随后又去曼谷进修了泰拳课程。

因为工作,我换过很多城市。从南京退伍之后,就到广东来了,最先是佛山,后来又去了广州、深圳,待过很多家大小健身房,包括知名的连锁店——毕竟,人想往高处走嘛。

现在又回到佛山,工作的健身房还是我来广东时最开始的那一家。

见识过很多后,发现这里才是最适合我。我们健身房虽然也讲销售提成,但是专业度高,没有那么多销售业绩考核,适合我这种想走专业路线的低调教练。而且这家健身房也更有人情味,教练和会员们很容易打成一片,会员们多来自于附近的电脑厂、机械城,有的在这边打工,有的自己开店,我们的会员费很便宜,一般人都消费得起。

在健身房打工,主要收入是带私教课,教人用泰拳减脂塑身,也会带一些小孩打泰拳。一节私教是300元,但是,收入很不稳定,像寒假暑假,约课的人多,我1个月可以拿1万多块的工资,低的时候也拿过三四千元。

当健身教练,挣的钱心安理得,上了课、耗费了时间,月底就可以拿到提成;可当骑手就不一样了,跑完一单挣一笔钱,你会即时看到收入,如果你白跑了,就没有钱,“结果导向”效果非常强,逼着你不由自主就紧张起来。

虽然我这段时间挣得并不多,不过也足以让我体会生活不易——以前做教练的时候,身边都是一些高消费的人群,跟他们接触时间长了,自己也被带动去高消费;做了骑手之后,我才觉得,哪怕是1块钱,也要珍惜,那是付出汗水挣来的。

所以,骑手账号里的钱,我还都没有提现,等需要用的时候再取出来吧。

我在佛山待了一年多了,平时,我除了训练就是去广州和大良那边学健身课程,以后的生活中可能会多一项新的项目——当骑手。毕竟每跑一单,赚个二三十块钱,刚好能够保证我一天的生活费,我可以下班之后跑2个小时,从10点跑到12点。

我打算今年攒钱买一辆机车,可以平时骑,也可以送外卖,等于可以生钱——说来惭愧,我现在做的一切事,好像都掉钱眼儿里了。以前我很不屑于做微商卖运动补剂的,觉得这会影响一个教练的专业度,但是,这几天我又重新发广告了,还是生活所迫。

有意思的是,我妈知道我在送外卖后说,“如果你做骑手,可以回老家来做啊”。我老家在湖南省衡阳市下面的一个小县城——当然,我不是一个听妈妈话的人,就算回去,我也会选择长沙。

等我年龄大了,干不了健身教练,再去考虑做专职骑手,或许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我太开心了,没有想到送外卖这么好玩”

@潘俊超,1999年生,现居广州


我算是慢热型的人。做健身教练的时候,我就发现自己很难跟陌生人沟通。

健身教练分两种:一种是私教,必须要靠口才——就是通过销售能力去卖课;另外一种是团操教练,一节课挣100多的课时费。我纯粹是出于爱好误打误撞进入了这一行,最开始什么也不懂,只是喜欢徒手健身,就跟着网上瞎练。后来我去健身学院学习了怎么做私教、怎么带团操,学了2个月,就去应聘教练了。

广州有几百家健身房,我正式上班前,曾加入过一个团操教练兼职群,很多健身房会在里面招募团操教练代课。一看到招募信息,我就接活,坐着地铁满广州跑,可以说,广州11条地铁的154座车站,我几乎都去过。

在健身房工作,可以天天锻炼,我很开心,唯一一点不好,就是我不太会做销售,这可能跟我的阅历太少有关,而且也不懂什么沟通技巧,总是卖不出课。

可要想在健身房活得好,只能靠销售挣钱。没有业绩的话,压力太大了。公司也有业绩排名,排名靠前的同事,一个月能有十几万的业绩,而我只有一点点,有时还会被领导点名批评。每天都处在这样的环境中,我就感觉很压抑,在团操课的舞台上也越来越没有自信了。

我知道我一直在逃避做“销售”的事情。我的老家在广东韶关,初中没毕业,我就来广州读了一个中专,学的是“计算机网络应用”,3年后毕业,学校给我介绍了一份电话销售的工作。我过去了,待了大概半个月,就发现实在不适合自己。

我原本以为当健身教练可以只做自己喜欢的事,没想到依然要“销售”,现在看,这个职业实质上是服务加销售的一种组合。

去年10月,我在健身房实在做不出业绩了,正好身边有一个朋友做“数字货币”,我看收益很高,就辞职跟他一起搞,第一个月就赚了5万元,但还没高兴多久,第二个月连本带利都跌没了。

那段时间我天天宅在家里,很颓废,也不知道干什么,脑子一片空白。等到了1月,我下决心改变这种状况——但是我没太好的学历,又不想做销售,能干点什么呢?

想来想去,我觉得可以试试送外卖。

其实我本来没打算那么早就入职,当时疫情形势还很严峻,爸妈也不同意我早早回广州。不过,大石站站长一直打电话催我,说他们很缺人,我跟爸妈保证,一定会保护好自己,就回广州了。

2月7日,我正式开始送外卖,实习期1个月。当骑手的第一天,感觉广州就像一个空城,夜晚黑漆漆的,只有路灯。想来如果不是疫情,平常晚上,路上总会有各种小吃摊,热热闹闹的。

但这样的广州,在白天也不会影响我的心情。

以前天天待在健身房,和会员们大眼瞪小眼,没有机会出来逛,更没想到送外卖原来这么好玩——天天骑着小毛驴电动车到处跑,看各种风景。我们站点离长隆动物园很近,很多小区的景色都特别好。坐在小毛驴上吹着江风,心情舒畅——这可是坐在办公室吹空调的人休假时才能享受到的快乐。


骑着小毛驴电动车,穿行在城市中

不过,第一天上班我就赔了20块钱,因为有一单在派送前没有把餐食固定好,路上菜洒出来了。我跟客人说,实在不好意思,路上太颠簸。他接过外卖时没说什么,等我走了挺远的时候,忽然打电话跟我说,“实在没法吃”。我就原价赔偿他了,毕竟,这是我的个人责任,理所应当赔偿。

后来有一天的晚高峰,我跑单跑到电驴没电了,偏偏这个时候又来了2个新的订单,一个是蔬菜,一个是一堆熟菜外加一个大西瓜。我没时间给电驴充电,就踩着电驴的脚踏出发了,速度一下就慢了很多,第二个订单送到时,已经超时30分钟了。

中途,我打了3次电话给客人:第一个电话没打通;第二个他接了,很不耐烦,让我快点;第三个电话,他生气了,说,“等我下楼看看,如果菜凉掉了的话,我就退掉”。

听到他的这句话,我心都凉了——超时这么长时间,菜肯定凉了。这个订单很贵,我拿货的时候还特地看了一下,150元左右。我到了地方,等客人下楼时,下意识用手摸了一下外卖包装袋,还好,温的,不凉。我说,“先生,这还是热的”。那人没说什么,拿着外卖走了。我这才把心放下了。

碰到这种情况,如果对方坚持要赔,我也只能认栽,因为客人不可能去了解你遇到了什么样的突发情况,你踩着电驴过来的累,他们也不知道。

“在实习期,超时是很正常的,后台也不会扣你钱”——这是我师父告诉我的。上岗前一天,站长给我安排了一个师父,我后来有什么不懂的问题都问他。师父跟我说,接一单送一单,慢慢来,熟悉路线,最重要是,“不能有差评和投诉”。

我记下了师父的话,从7号到现在,不仅没有差评,还收到几次打赏,钱不多,一般是8块8或者是6块6。这对我来说特别有意义——就跟我之前在健身房带会员减脂,对方瘦了,我比他们还开心一样。这是体现我价值的时候,是别人对我的认可。

同期比我先入职或者后入职的新实习骑手,都有过投诉和差评,我能做到没有,当然不是因为我长得帅,主要还是服务态度。

这半个多月我骑着电驴,从小巷子经过时候,会听到其他外卖小哥打电话,他们一般都是这样说的:“喂,你的外卖到了,可以下来了。”客人下来之后,他们把外卖递给客人,什么都不说,直接就走了。毕竟我之前做的是健身教练,属于服务行业,跟会员交流的时候很注重礼貌用词。我跟客人说话,总会说“麻烦您了”、“用餐愉快”或者是“久等了”这样一些话,还会顺便帮客人扔垃圾。

我们一般是早上10点上班,晚上8点下班,比我早2天入职的同事跟我说,他每天就做够8小时,管它有没有单就下班了。但是我每天晚上8点都走不了,经常熬到10点多。我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每天跑满35单,我是金牛座,会时刻计算着自己的荷包,只有保证每天33单,月底才能拿8000元的工资。

眼下,我很满意我现在的工作状态,困难肯定是有的,但是办法更多。做骑手比我在健身房挣的工资还高,那时最多的时候,我一个月可以拿6、7千,低的时候,只有4千多一点。以前羡慕别人工资高,但是很迷茫,不知道怎么做,现在每天很踏实,目标明确,“做”就好了。

2月11号那天,我第一次跑完了35单。昨天很幸运,我跑了41单。下个月,我要开始自己的储蓄计划,每个月至少存5000元。



即使时间很紧,我们仍然要在取餐前接受严格的消毒和体温检测

广州很大,我想找到自己的落脚之地。

我之前有一个女朋友,很漂亮的姑娘,比我大4岁,家境也非常不错,在广州有车有房。我跟她在一起总是很自卑,想给她最好的东西,但是却没有能力。我去年投资数字货币,挣了钱的那个月很开心,一心想着终于可以跟她规划未来了,但是这个美丽的愿景很快就幻灭了,我就不敢再见她了——为了她好,我应该离开她。

年前,我给她发微信说,不想再浪费她的青春、不想再拖累她了。2月14日,情人节的时候,她忍不住给我发了信息,说了一大堆“会等我”的话。但是我不敢给她任何承诺,只想好好挣钱,完成每天的外卖小任务、每个月的存钱小目标,然后可以在2年半或者3年内买房——广州市内的房子不可能买得起,周边可以看一看,比如从化,房价只要一万六七,现在从广州过去也有地铁,很方便。

我刚来广州那会,第一次看到“小蛮腰”,心想,怎么会有那么高、那么好看的塔;看到珠江新城,也很惊讶,觉得那里的楼太好看了。

我没有去过别的什么地方,我感觉广州挺好的,如果有可能,我当然希望在这里扎根。

虽然我很享受在无人的路上骑电驴的畅快,但是我更喜欢到处都是人的广州。真心希望,正常的日子早点到来。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