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的情怀:人生如逆旅,吾等皆行人

subtitle 中华诗文学习 02-29 08:0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苏轼于北宋元丰二年(即1079年)因“乌台诗案”由湖州太守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在此期间,有《临江仙·夜归临皋》、《定风波》、《赤壁赋》以及《念奴娇·赤壁怀古》等名篇。这些作品都是以写景抒情为特点,也没有之前“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那种豪放气魄,因此,多数人认为,苏轼在黄州时期的作品都是表达自己的不满以及消极避世的情绪。但其实不然。

临江仙·夜归临皋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縠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馀生。

拿《临江仙·夜归临皋》来说,该词创作于元丰五年(即1082年),正是苏轼被贬黄州的第三年整首词运用并不华丽的语句给读者呈现出一幅极具意境的画面。我们仿佛看到了在三更十分,一位醉翁倚着藜杖坐在小木屋门口,目视前方,默默地听着江水流淌的声音。此时江上略有水波,江心一片孤舟慢慢地顺江而下直至消失不见。作者寓情于景,确有被贬后的无奈与不满情绪的流露,且作者想忘却功利又不得不还于世俗的矛盾心理。

再结合《定风波》中的“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以及《念奴娇·赤壁怀古》中的“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等词句,我们很容易看出,作者是将这种情绪寄予江海、风雨以及沙洲等自然实景,让大自然荡涤心理的世俗尘埃,这与消极避世有着明显的区别。因此,苏轼在黄州期间持有的应该是一种超然物外、恬然自得的豁达情怀,并不是怨天尤人、一味地去“吐槽”失落之感。此时他的心趣已经不受仕途晴雨的影响,不管是风是雨还是晴他都能欣然接受。

最能映称这种情怀的便是后来他又被召回以龙图阁学士知杭州时所写的那句: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而这种情怀也是我们身处在如今的功利社会所缺乏的。

作者简介:黄路,男,1991年生,毕业于西北大学法学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