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医护子女中考加分,是否是不公平的代际传递?

subtitle
知著网 2020-02-22 05:0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们希望孩子们继承的是挺身而出的勇气,以及用专业知识造福他人的责任感。」

>>>

日前,湖北省政府发布《关于进一步关爱和激励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一线医务人员的若干措施》,其中提出,2020年参加中考的一线医务人员子女,有关市州可在其录取总分基础上增加10分后参加中考招生录取。

随后,四川、海南、山东、南京等省市政府也出台相关政策,同样体现了对抗疫一线医护人员子女的教育倾斜,中考加分力度从10分到30分不等。

▲微博投票:你认为#一线医护人员子女考试加分公平吗#?

从微博评论中可见,这项“中考加分”政策饱受争议。一种观点认为,医务人员在一线承受巨大的身心压力,怎么补偿也不为过。如果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那么付出越多,自然需要对等的回报。

▲微博网友对中考加分是否公平的讨论

另一种观点认为,此政策有违公平原则,“出力不讨好”,建议考虑其他奖励方式。针对山西大同援助湖北医护子女中考加30分的政策,有网友评论是“大跃进式的加分”、“不如直接发录取通知书”。

秉持着朴素善意的我们,希望能为付出牺牲的医务人员做出补偿和奖励,这是理所应当的。但为什么诸多保障政策中,只有“中考加分”引起网友争议呢?

对于奋战在一线的逆行者,政策倾斜看似无可厚非,但补偿和奖励也应公平公正,且惠及全体。“中考加分”这一政策,对于医护人员内部,乃至其他行业的逆行者,都存在着奖励失衡。

首先,湖北“中考加分”属于一次性政策,即仅限2020年中考的医护人员子女可享受。这意味着获得中考加分的学生数量被限定,那么,没有适龄子女参加中考的医务人员,可能就白白错失了奖励。

▲微博网友质疑“中考加分”的公平性

刚刚踏上工作岗位的医务人员,摘下口罩还一脸稚气,自然无缘享受子女加分的政策。而不少上了年纪的医务专家,也在抗疫前线用尽一生所学,而因为孩子早已长大,也错过了中考加分的福利。

他们同样在一线参与救治,同样不眠不休,累倒在医院走廊和休息室,同样脸上被口罩和护目镜勒出印痕,在交接换班时,不舍得脱下身上的防护服。对他们来说,却没有享受到加分政策带来的的“关爱”和“激励”。

▲医护人员的面部勒痕

而此系列措施的后半部分,即教育以外的补偿和奖励机制,却得到了一致好评。如将医护人员在疫情防控工作中的表现,作为人才评价和人事管理的依据,对在职评审、人才项目和评选事业单位岗位聘用予以倾斜等。这种公平公正、惠及所有医务人员的奖励手段,或许才是他们真正需要的。

一刀切的“中考加分”政策不仅体现了医务人员内部的奖励失衡,也忽视了一线其他行业的逆行者。在一线的民警、外卖小哥、建筑工人、环卫人员和志愿者们,他们的孩子能加分吗?

▲“逆行者”职业图谱

同样承受着被感染的风险,也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力所能及做出奉献,他们的付出应该被看见,他们也同样需要“关爱”和“激励”。对于每个对疫情做出贡献的人而言,他们的动机绝不是孩子中考加分,但我们需要给予他们一视同仁的尊重和理解。

疫情期间,在前线的医务人员无法兼顾家庭教育的重任,而医护人员的孩子们呢,不仅要承受更大的心理压力,也不得不赶上学习进度。在此考虑下,针对医务人员子女的教育政策有相当的人情味,但温情之余,我们也应理性考虑到教育资源的有限性、公平性。

▲微博评论加分有违教育公平

如今,因疫情在家主动隔离的师生们,已经陆续通过网络授课。以往整齐划一的校服遮住了学生们家庭条件悬殊,而线上教育让我们看到各个地区、家庭教育资源的差距。幸运的孩子能够用笔记本、iPad、手机齐上阵,家长和老师忙着设备调试、功能监督。

然而,这些习以为常的教育资源并非人人都能享受。来自四川山区的一个女孩,需要每天走两公里山路,才能找到有信号的地方听网课。教育资源有限、珍贵,对于边远、贫困地区勤奋的孩子们来说尤为如此。

▲女孩需步行两公里山路才有信号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国实施高考农村专项计划,让贫困地区、教育落后地区的学子们,同样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对教育劣势地位的学子而言,专项计划无异于雪中送炭,因为这给边缘地区的勤奋学子们都提供了均等受教育的机会,而非把教育资源限于小部分人。

▲农村专项计划促进教育公平

因此当我们出于善意,以教育资源的倾斜来补偿医务人员子女时,是以一种不足来弥补另一种不足。对医护人员子女而言,中考加分、优先录取、优先调整专业可视为对逆行者父母的补偿;基于教育资源的有限性,一旦有“人为的优先”,就一定有“被动的落后”。

或许应届中考生心中也百味杂陈,一方面,他们尊重和感激着逆行的医护人员,另一方面,他们也在挑灯夜战,也在期待着疫情结束后,凭借自己的努力考上心仪的高中。

对这些十四五岁的孩子而言,中考差距中的十分、二十分、三十分,实在不是个小数字。

或许,以父母的成就来价值判断孩子本身就有失偏颇。

日本出现“新型肺炎校园霸凌”,无辜的孩子被同学辱骂和排挤,至于原因,孩子们回答:“因为我的爸爸妈妈是医护人员、负责疫情的官员、隔离酒店工作人员……”

▲日本“新型冠状肺炎校园霸凌”

如果说,孩子因父母受到歧视是不当的,甚至触目惊心的,那么孩子因父母受到额外优待的合理性也有待商榷。

今天医护人员的孩子中考加分,明天罪犯的孩子中考要降分吗?如果惩罚措施不应“连坐”,奖励也不必遵循“老子英雄儿好汉”的旧制度。

或许在我们的文化和历史中,家庭观念一直是被强调的。在社会变革和家庭变迁面前,代际之间仍有相互依存的关系,资源沟通也仍具有互补性。在孩子独立前,父母与子女的关系往往是“接力赛式”,代际支持从父母流向子女。而在孩子独立后,亲子之间也存在代际反哺,“养儿防老”的观念深入人心。

诚然,“中考加分”的举措可被视为医护人员向子女流动的资源,无论是湖北政府还是普通民众,也都乐见医务人员被补偿和奖励。然而如曹林所说,这样的加分是“慷教育之慨”、“慷公共之慨”。

我们需要明白的是,一线医护人员的孩子们是值得骄傲的,因为他们的父母挺身而出,对抗疫情。而对于父母不是医护人员的大部分孩子而言,爸爸妈妈稍显平凡,但也在疫情中付出了微小而诚恳的善意,同样值得骄傲。

如今,一线逆行者的孩子们承担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心理压力,因此更多的关切和尊重是有必要的。心理辅导、网课学习都能为医护人员“保障家庭后勤”,这样才能让家长在前线安心抗疫。同时,这种关切也应给予医护人员留守在家的父母、配偶。

▲关注医护人员子女的心理健康

如果说有什么是需要“世袭”的,我们不希望是日本疫情中出现的歧视、霸凌,也不希望是将补偿变成中考加分的“特权”。我们希望孩子们继承的是挺身而出的勇气,以及用专业知识造福他人的责任感。

我想医护人员此刻最期待的奖励,莫过于通过努力让疫情快快过去。希望那时候有一个小小的带薪假期,让他们陪伴一家老小,自己则暂时做回小孩。

那时候所有疾病都烟消云散,一切都敞亮、公正和光明,人人都健壮感激,有可抱希望的明天。

图片来自网络

参考资料:

[1]杨菊华,李路路.代际互动与家庭凝聚力——东亚国家和地区比较研究[J].社会学研究,2009,24(03):26-53+243.

[2]郭元祥.对教育公平问题的理论思考[J].教育研究,2000(03):21-24+47.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77赞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