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野生动物养殖是人类刚需?打着保护旗号,却干着滥捕滥捞滥吃勾当

subtitle
徐德文科学频道 2020-02-20 19:3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最近一篇标题为《野生动物养殖是人类祖先的伟大创举》的文章,逆行超车,引发公众错愕。

这篇文章是由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下属的一个蛙类养殖委发布的,其观点确实非常“新颖”:“因一次疫情就全面‘禁野’将是武断的,不科学、不理性”,“对于人类而言,对野生动物产品的需求从未停止,某种意义上说已经成为‘刚性需求’”。

一场已致数千人死亡,全国人民被囿于方寸之地,国家经济全面停滞,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何时能够结束的巨大灾难,被轻描淡写地说成区区“一次疫情”,我们暂且不讨论是不是应该全面禁野,单就对这次疫情的认识来说,该文作者确实心很大,为“野生动物”们操碎了心——不,应该说是为吃“野生动物”们操碎了心。

我想很少有人能够反对,这场疫情是人类进入21世纪以来,波及面最广,对人类健康和生命损害最大,对经济和社会破坏性最强的一场灾难,没有之一,我们甚至还看不到它何时能够结束。在如此严重的人类危机面前,竟然有人迫不及待,为一己私利,跳出来为“禁野”鸣冤,甚至还抬出了人类老祖先,称野生动物养殖是人类祖先的伟大创举。

该文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混淆“野生动物养殖”和“驯养野生动物”的区别,你现在的野生动物养殖,能和人类祖先驯养野生动物划等号吗?在狩猎采集时代后期,人类祖先经过极其漫长的时间,挑选出性情温顺、适宜喂养的动物,驯化成一直繁衍到现代的家畜家禽,为整个人类文明的发展壮大奠定了基础。你现在搞的野生动物养殖或狩猎,不过是为少数牙尖嘴刁的“饮食怪癖”供给“怪味”,提供嗜血杀戮的机会,人类驯养野生动物的创举在1万多年前就已完成,无须再重复“创举”了。

尤为可笑的是,该文竟提出消费野生动物是人类社会刚需的观点,把少数人的饕餮口欲强加给文明大众,这就像说强奸犯的欲望是人类的刚需,所以所有男人都有强奸的刚需一样,完全就是狗屁不通的逻辑。事实上猎杀野生动物只是人类在野蛮时代不得已的需求,是人类动物性的体现,自从进入文明时代后,人类已逐渐减少了对野生动物的猎杀,现代文明更是倾向于彻底杜绝这种野蛮的杀戮行为。

生命的演化就是能量的掠夺,一个生命的存在是以另一个,甚至更多生命的牺牲为代价,在地球几十亿年的历史上向来如此。然而,当我们人类占领生态位,并演化出智慧之后,生命的意义已不再是单纯的能量掠夺,而是对客观世界,对宇宙的认识和改造,自然而然,掠夺其它动物,尤其是野生动物的能量,已被视为是不道德,甚至是犯罪的行为。虽然我们现在还无法做到不掠夺家畜家禽的能量而生存下去,但随着科学和伦理的发展,未来人类是有可能以某些更“道德”的蛋白质来取代肉类的。

目前的这次疫情,始发地是华南海鲜市场,已经明朗的线索是,蝙蝠携带的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在感染了某些中间动物后,最终被传染到人类身上,进而引发了疫情的大爆发。如果没有这些不明不白的野生动物的养殖、交易,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人类的几率就会小得多,毕竟携带病毒的蝙蝠,要感染人类规模化养殖的家畜,其难度还是要比感染野生动物大得多。

这次刊发文章的蛙类养殖委,真的是太过忧心自己的利益了,因而迫不及待地跳出来,不顾全国人民仍在抗疫之中,一味地开始洗地,真的是被利字迷蒙了眼睛,只怕会适得其反。根据第一财经的报道,该养殖委于去年3月29日在东北林业大学成立,负责人都是东北一些林蛙、蟾蜍养殖大户。林蛙是我国东北地区及内蒙古林区重要的两栖类动物,目前虽有地方尝试人工养殖,但一直未获成功,所以只能半人工养殖,中间的名堂就有些多了。

根据黑龙江合江林业科学研究所专家邓际华的说法,个别养殖户少养多捕,甚至对野外林蛙资源进行掠夺性捕捉,造成了林蛙资源的严重破坏。而辽宁省林业技术推广站专家黄明水则介绍,林蛙养殖对野生资源破坏严重,一些人对野生林蛙资源进行大肆盗捕,不择手段。有的更使用手摇发电机,顺河而下,致使一些幼蛙被电击致死。有的在山脚围塑料膜堵截,造成幼蛙下山入水困难,导致死亡。

所以你看看,无利不起早,这个蛙类养殖委之所以心急忙慌跳出来站台,没有任何科学常识,却指责“禁野”不科学、不理性,其实是因为有着重大的利益关系,国家层面倒真的应该考虑,是不是应该在法律方面,对野生动物的饲养、交易采取更严厉的行动了。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也该好好清理一下自己的门户了,下面挂靠的这些打着保护野生动物旗号,却干着滥捕滥捞滥吃野生动物勾当的分支机构,究竟还有多少呢?

徐德文科学频道公众号:xudewen028,传播最新、最前沿、最有趣的科学!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4赞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