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祝各位易友情人节快乐!希望我们早日迎来春暖花开

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就在1个月前,英国的哈里王子夫妇决定“退一步”离开皇室生活,震惊了全世界。爱情童话迈入现实?两人“离家出走”的决定点燃了大家的好奇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爱情童话

先来认识下两位主人公,如果要找个合适的词来形容哈里,那可能就是“矛盾”。

与哥哥威廉相比,哈里曾是个令人头疼的“问题男孩”:17岁被怀疑吸食大麻,20岁在夜总玩乐时与记者发生冲突,21岁打扮成纳粹军人参加化妆舞会引发风波...丧母之痛令他备受煎熬,在《每日电讯报》的专访中,哈里曾表示,自己在28岁之前不敢谈论母亲之死,他用了近20年的时间,才走出丧母之痛。缺乏温暖的同时又渴望不受束缚,哈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了众人眼中的“花花公子”,绯闻众多,而梅根的出现,让他眼前一亮。

尽管婚后饱受争议,但梅根的个人奋斗史却不应当被忽略。

与衔着金钥匙出生的哈里不同,梅根从小生活在洛杉矶最乱的街区。梅根的母亲是一名非裔美国人,非常坚强,在梅根成长的岁月里,黑白混血的她经常遭受同学的非议,但她的母亲始终是她积极奋斗的榜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考取名校西北大学,拿下戏剧和国际关系双学位;到联合国总部实习;转战娱乐圈后,梅根也努力地想要为自己争得一席之地,虽然直到二婚前,她也未成为一线明星,但这并不能成为否定她的理由。自信、敢于尝试、野心满满,这种来自于底层的蓬勃生命力,或许正是让哈里痴迷不已的原因。

哈里曾在采访中表示,“我选择了她,因此无论我们未来会面对什么困难,我们俩都将会永远在一起,共同面对,携手向前”。不过估计那时的他可能也没有想到,竟然真的会“一语成谶”。

2018年5月19日,哈里与梅根的婚礼在英国温莎城堡圣乔治教堂举行,现场温馨满满。两人还入选了2018年《时代》杂志“全球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时代》杂志称“两人的爱情让世人再一次相信童话的存在”。

王室风云

2019年1月9日,哈里夫妇突然宣布:经过了几个月的深思熟虑,我们决定在今年作出一个改变,力求为我们的新角色腾出空间。我们决定放弃高级王室成员的身份,并且通过工作寻求经济独立,但也会一如既往地支持女王。吊诡的是,哈里事先没有跟王室达成共识,女王竟是从电视上得知的消息。哈里夫妇先斩后奏式的单方面离家出走,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哈里夫妇脱离王室的新闻,在英联邦内不断发酵。

终于在1月13日,伊丽莎白二世与哈里王子举行了一个半小时的会面,带着遗憾同意了哈里夫妇脱离王室,并且允诺给他们一个过渡期。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则表示:加拿大国民完全同意哈里夫妇生活在加拿大,政府将考量哈里夫妇在加拿大期间的安保费用。那么,哈里夫妇是否从此与英国王室一刀两断了呢?

也不完全如此,他们打算卸下王室高级成员的职位,放弃顺位继承权,但保留公爵名号。但其实这么做本身意义不大,因为哈里的王位继承权相当靠后,几乎无望登基。

在财务方面,哈里依然会接受父亲的经济支持,梅根王妃也希望保留他们温莎庄园内的别墅(去年刚花了240万英镑装修)。

简言之,哈里夫妇并非打算真正退出王室,他们希望放弃部分王室成员公务,换取更多个人自由,以期少受社会舆论监督,少受王室规则约束。

成长之痛?

经济独立,对普通百姓并非易事,对王室亦然。

公开数据显示,每年200万英镑的王室津贴是哈里夫妇开销的主要来源。换句话说,他们必须通过父亲查尔斯的支援,才能勉强维持相对奢侈的生活。

高级王室成员的身份,伴随着许多限制,其中就包括不能利用王室的名衔来赚钱。而商人们最乐意利用王室和文化来兜售商品,前者借其贵,后者借其雅。无论如何,我们不可否认,哈里夫妇即便不大张旗鼓地动用王室的人脉和资源,光是凭借着自身不凡的影响力,就能轻松斩获数以百万计的商业收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事实上,自从梅根以王妃身份进入公众视线以来,时尚界媒体纷纷聚焦她的穿衣品味,引起了西方女性的狂热跟风,令14个相关服装名牌脱销。在网红经济时代,流量就是王道,哈里夫妇的王室名号带货能力有多强?不言而喻。

梅根曾在Lyst的年度总结中,在年度带货榜单中位列第3,前两名是Kardashian家族的两姐妹。

那么,哈里夫妇是否有商业化的野心呢?

目前来看,两人在这块做的很“不错”。据《太阳报》报道,哈里夫妇近日与银行巨头高盛集团和摩根集团进行了频繁的会面,他们将通过演讲和形象大使这两项工作来开启他们的财务独立计划之旅。据称哈里夫妇通过这两项工作可以赚到10亿英镑(折合人民币将近100亿元)。而此前媒体报道也透露,梅根与迪士尼签署了一项协议,为一个未公布的项目做画外音,作为交换,她将向自己支持的一个保护大象的慈善机构捐款。

梅根早期一直被诟病重利轻义,她多次抱怨王室吞并其婚前财产。同时,他们身为苏塞克斯公爵夫妇,早早地注册下Sussex Royal(苏塞克斯皇家)的商标,布局不可谓不早。虽然他们言之凿凿退出王室,名下基金会却仍然沿用王室名号。

英国人不禁担忧,长此以往,英国王室只会越来越商业化,最终失去神圣光环而堕入凡尘。

反过来讲,牺牲王室荣誉来谋取商业利益的行为,实在是乏善可陈,不尽丢尽了王室的脸,更是丢尽了全英国人的脸。因此,网民们对哈里夫妇的讨伐声从未停息过。在千里之外,也有网友为英国王室操心,还套用儒家伦理,数落哈里夫妇的几大罪状——哈里夫妇吃着王室的饭,却砸了王室的锅,此为不忠;哈里夫妇在凯特王妃生日宣布了消息,此为不义;为梅根(拥有非裔血统的二婚王妃)的缘故,哈里把王室上下闹得鸡犬不宁,落得一个众叛亲离的结局,此为不孝。一些英国民众呼吁女王剥夺哈里夫妇的贵族头衔。不过,一日为王妃,终身受瞩目,这大概不会妨碍哈里夫妇继续吸睛与吸金。

尊严之战

毫无疑问,从全球范围内来看,英国王室是近三百来最风光的家族,如今的英国君主仍是十六个国家名义上的元首。事到如今,王室存在的意义,在于凝聚社会共识,撑起英国门面,这正是纳税人肯于每年花费上亿英镑供养王室的缘由。

哈里虽然在年轻的时候丑闻满天飞,但是自他从父亲手中接过军队头衔后,从未推脱过应尽义务。近年来,哈里多次开展环保公益活动,游走于军队与民间,以最高票数荣获“最受欢迎王室成员”,个人形象大为改观,颇有“浪子回头”之意。

但梅根方面却始终压力重重。

凯特与梅根最大的共同点在于,她们一起开创了王室与平民通婚的先河;但她们的区别在于,凯特被视为王室荣誉的缔造者,梅根却经常被视为王室尊严的毁灭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婚后数年里,凯特努力承担王室责任,积极出席各项社会活动,在王室和民众之间建立了良好的沟通桥梁。反观梅根,她搬出肯辛顿宫、产子避开王室传统医院、圣诞节期间前往加拿大富豪家里花天酒地……无论是什么新闻,只要梅根参与其中,似乎都不会受到媒体称颂。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一情形与梅根的铺张浪费不无关系。她一年之内花费巨资添置衣物,随随便便一个聚会的耗资就高达50万美元,行为最终惹怒了女王陛下。

哈里的母亲黛安娜王妃在离婚后曾被爆料情人成群,被认为抹黑了英国王室。不少好事者甚至因此怀疑,造成黛安娜离奇死亡的车祸,就是 “为了维护王室声誉所采取的必要之举”。

再向前追溯,爱德华八世为美人抛下江山,每年领着相当于两千多盎司黄金的津贴到处挥霍,时不时出卖一些个人隐私,还因接近纳粹给王室带来了不小的麻烦。爱德华八世退位之时,伊丽莎白二世尚是一介稚童,如今跨过沧桑岁月,“超长待机”的女王又目睹了似曾相识的一幕。王室长辈们自然不希望哈里夫妇重蹈覆辙。

渴望自由

已故黛安娜王妃曾经说,“如果你足够幸运,找到真正爱你的人,那么你应该誓死捍卫它”。作为被外界评价为与她最像的孩子,哈里或许对这句话有着更深的感悟。

而美国出生长大的梅根,从一出现似乎就是王室规矩的破坏者,尽管她努力地想要融入这个集体。梅根在婚后删除了自己的社交账号,没有再接任何电视剧,还努力推广更多的慈善项目,但她的种种行为依然被诟病,出席庄重的活动或在公共场合没有穿裸色丝袜,裙子没有到膝盖,参加活动时跷二郎腿...

在纪录片《哈里和梅根:非洲之旅》中,梅根稍微有些哀伤地表示,“我真的试过英国人那种不苟言笑的情感。我努力了,真的努力了。但我认为,这种做法对人内在的影响可能是真正有害的。”

《美国周刊》最新的报道称,哈里夫妇目前居住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温哥华岛,知情人士透露,“哈里在加拿大过得格外开心,感到十分放松。”“到目前为止,他并不后悔自己的决定。”

他们的命运会如何,谁又能预知呢?那么还是祝他们幸福快乐。

作者:巫不苦,现长居海外,致力于西欧北美的经济与文化撰稿。编辑:LD

本文系独家约稿,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转载事宜可发邮件至guojisu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