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武汉“封城”后:她欠医院费用20万,他带回家的药还能撑10天

subtitle
黑土影像 2020-02-10 13:51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升级,湖北武汉果断采取了“封城”措施,这是阻止疫情蔓延的霹雳手段。当人们视线聚焦在抗击疫情第一线的医护人员和病患身上时,还有这么一个特殊人群也同样面临着生与死的考验,他们就是当前疫情下的大病儿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睁开眼就想着欠医院的20万元

2月5日,这是武汉封城的第14天,也是熊东东女儿熊梓辰住进移植仓的第47天。熊东东提着饭盒,走在鲜有行人的街道上,给身在武汉儿童医院移植仓内的妻女送饭。他的女儿患有“神经母细胞瘤”,随后继发“白血病”,疑似是湖北首例。

由于当前武汉疫情严重,移植后恢复还算不错的熊梓辰只能延迟出移植仓。熊东东看着每天几千块钱的费用清单,急的抓耳挠腮。图为熊东东与女儿熊梓辰。

女儿患病前,他和妻子在外地的服装厂打工,女儿交给老家的父母照顾。自从女儿在2018年查出患有“神经母细胞瘤”后,他和妻子辞了工作,带着女儿来到武汉儿童医院开始做化疗。

8次化疗做完后的第3个月,熊梓辰又被确诊为:神母瘤继发白血病,此病疑似为湖北首例。本就收入不高的农村家庭,在女儿7个月的治疗中,他们早已陷入困境。面对病魔的再一次来袭,无疑让他们雪上加霜。

熊东东说,他把半年未见的大女儿从荆州老家接来武汉小聚,不料第2天,武汉就封城了。熊东东每天要去外面买菜,然后去医院送饭,9岁的大女儿只能独自留在出租屋。

熊东东很担心大女儿独留在出租屋,但他更怕把外面的病毒带回出租屋。熊东东说,他每天眼睛一睁开,面对医院的20万欠费,和每天仓内的所产生的费用,压力巨大!

现在熊东东只想疫情早点结束,这样可以把大女儿送回老家,小女儿也能出移植仓,费用也能跟着少点,甚至自己也能去附近工地找点事做补贴家用。

从武汉带的药还能撑10天

1月18号,陈湘和父母从武汉儿童医院,回到了阔别一年的信阳老家。由于白血病孩子对于环境卫生有很高的要求,老家的瓦房并不适合。于是,陈湘的父母便选择在县城租房。

陈湘每周三都要做例行抽血检查,而县城的路从正月初3开始封禁了,陈湘去医院则需要去辖区的居委会开通行证。

封城这段时间,陈湘做的最多的就是透过窗户看外面,他经常会说人们现在像是鸟笼子里的鸟。2月5日,陈湘又到了每周一次的例行检查,陈湘爸爸陈建光一早就去居委会开了通行证,下午便借了邻居的车带着陈湘去医院做检查。在家憋了七天的陈湘,透过车窗看着外面的景象,露出了开心的笑脸,毕竟他还是个孩子。

做完检查回家的路上,手里拿着几乎跑遍了县城才买到的阿昔洛韦,陈建光愁眉苦脸。家里的泊沙康唑口服混悬液,妥布霉素滴眼液,氟康挫胶囊等药还能撑10天,而这几种药只能在武汉买。

当初陈建光想着让陈湘在老家过完新年后再返回武汉治疗,让陈建光没有想到的是疫情会发展的这么严重,目前信阳车是禁止进入湖北境内的,武汉是回不去了。

陈湘一旦断药,就会引发感染,那么之前所做的努力就白费了。想到这里,陈建光的内心十分难受。现在,他只希望疫情赶紧结束,这样女儿就能快点去武汉继续接受治疗。

村口的路仍然封着,何时才能回武汉?

2月5日,身在湖北随州农村的王嫚,去村口看了下,路障依然在。她不知道疫情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启程去武汉,她的女儿叶正羽刚过完2岁生日。

1岁的叶正羽由于感冒鼻塞,经医院检查确诊为“急性髓系白血病”。夫妻俩带叶正羽在武汉儿童医院治疗了1年时间,期间经历了化疗、移植、二次回输等。在去年年底,女儿病情稳定,夫妻俩便决定带女儿回老家过年,准备等年过完,再带女儿回武汉做复查。

他们回老家没多久,便听到因为疫情严重武汉封城。随着疫情的加重,随州也出现了新冠状肺炎的患者。王嫚想着女儿病情稍有稳定,现在体质较弱,免疫力低,便和家人商议后决定:春节不出门。他们在家也戴着厚厚的口罩,做好一切防护措施,不让叶正羽有任何接触病毒的机会。

2月8日是叶正羽做复查的时间,截止发稿,叶正羽做复查的时间已经过了,王嫚越来越担心。女儿当初为了化疗,离心脏最近的大动脉里植入了静脉输液港。虽然回来前把体外的部分取掉了,但体内的港针需要每隔28天冲洗一次,每月还需要做骨穿、抽骨髓、抽血等13项检查。但现在,这些他们都无法去武汉医院进行。

王嫚现在很担心女儿体内的静脉港长期不能冲洗,会引起血栓,甚至感染。而女儿抗真菌的口服药也不多了,她希望疫情快点过去,她能早日带女儿去武汉儿童医院复查和冲洗静脉港、买药。

本篇文章由“黑土影像”团队采访并整理记录,保证故事内容真实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他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