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战疫者|聚焦武汉社区医院:最好的防护服给唯一的救护车司机

subtitle
澎湃新闻 2020-02-03 21:19

从1月24日至今11天,大量发热患者到武汉的社区医院就医。
1月24日,武汉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挥部发布第7号通告称,为解决发热门诊等候时间长、床位安排不及时等问题,全面实行发热市民分级分类就医服务。武汉市当日召开的工作会议提出,各社区负责全面排查社区内的发热病人,并将病人送至社区医院。
“目前,武汉各大社区医院需要对患者病情进行筛查、分类;安排车辆将病人送至指定发热门诊就诊;帮助确诊患者联系定点医院住院治疗;对于无法就诊、确诊的,落实病人在家自我隔离,做好居家观察的服务工作。”2月2日,武汉一社区医院——湖北经济学院医院医生邓焜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介绍说。
澎湃新闻了解到,社区医院提前对患者病情进行筛查、分类,可缓解目前定点医院门诊排队长、交叉感染风险高的压力。但与此同时,社区医院又面临着处理能力有限、防护物资紧缺、人手不足、帮患者联系转诊定点医院却“一床难求”等现实矛盾。
武汉有近200家社区医院,疫情防控期间,社区医院的现状亟待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湖北经济学院医院内的一名正在值班的医护人员。
“社区医院春节留守值班的人太少,我在通城老家一刻也坐不住了”
1月24日,除夕,武汉疫情严峻。
身为武汉社区医院医生的邓焜,此刻还在老家咸宁市通城县。她整晚没心思看电视上的晚会,一个劲刷手机上关于疫情的新闻报道。
“1月24日,武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下了通告,社区医院要承担起社区内的患者筛查、分类的工作。看到通告,我在通城老家一刻也坐不住了,我们医院在春节留守值班的人太少了,面对疫情,肯定人手不够。”邓焜说。
1月24日,为防控疫情,武汉、咸宁都已经“封城”,高速路段实行交通管制,邓焜想从通城开车回到武汉上班十分困难,“我当晚把能打的电话都打了,最后联系到通城县疫情防控指挥部,我说‘我是医生,我必须要回武汉’。第二天,我去指挥部办公室开了一张证明。”
1月25日,大年初一,邓焜的弟弟驾车把她送到武汉市江夏区凤凰山收费站。“开到收费站口,我让弟弟掉头回去,我自己走过了收费站,我要回去上班,但我不能拖累弟弟。”邓焜说,“我看到在收费站执勤的警察哥哥,我对他们说,我是医生回来上岗,警察对我说,武汉加油!进入武汉的那一刻,我在老家一直悬着的心,反倒是安定了下来。”
站在高速路口的邓焜给医院打电话,由当时值班的同事开车,把她从收费站接回了医院。
“最开始两天防护物资急缺,医护人员就像在‘裸奔’”

1月25日,邓焜返回武汉后第一天上岗,去上班的路上,她录制了一条视频,她说“我们的城市生病了,我们来保护她”。(00:18)

本以为回到武汉就已经胜利了一半,谁知道更大的挑战还在等着邓焜。
“上岗第一天,面对的第一个困难就是没有防护物资。社区医院原本就没有医用护目镜、防护服的储备,医用口罩、帽子也几乎已经消耗殆尽。”起初两天,邓焜和同事们把一切能拿出来防护的东西都用上了,“最开始,我们就是戴的普通医用口罩接触发热病人。一次性医用帽子没有,拿家里浴帽带着;护目镜没有,就用游泳镜;防护服没有,每天回家把白大褂洗了,第二天再穿。”
据邓焜介绍,社区医院接触的都是发热病人、疑似病例,还有个别确诊后因没有床位只能在家隔离的患者。除了在医院门诊给病人问诊、量体温、开药、打针,还需要去很多病患家中帮助消毒、送药,甚至上门进行社区居民遗体消毒的工作。

湖北经济学院医院的医生在给病人看诊。
“毫不夸张地说,没有防护,社区医院的医护人员就是在‘裸奔’。”就在邓焜和同事们一筹莫展之时,1月26日,她接到了好几个志愿者打来的电话,“有志愿者说给我们送物资,我问他们,怎么给他们结账?买这些防护用品,不能不给钱吧?志愿者跟我说,‘提钱?不存在。国家有难,你们冲在最前面,我们能做的,就是给你们提供枪支弹药,不然你们怎么保家卫国!’”
邓焜的微信朋友圈,有她写给志愿者的这样一段话:这世界终归有一些人是热血沸腾的逆行者,捐赠到医院的18箱(900套)防护服,全靠志愿者们不计报酬、不畏艰难,帮助我们从蔡甸区运到江夏区。他们有的连饭都没吃,有的连防护服都没有,一天只休息几个小时,就只为了联系更多物资送到更多医护人员手中。你们是一群最可爱的人!
“现在,我每天一睁开眼睛,就开始打电话,四处筹措物资。尽管卫健委和爱心人士送来了许多防护物资,但因为每天消耗量巨大,物资还是短缺。恳请更多人帮帮我们!”邓焜说。

湖北经济学院医院内,病人正在药方拿药。
仅一名救护车司机,24小时待命
“快!这是一家四口都确诊感染了的,把他们送到江夏区人民医院就诊!你上车前要做好防护啊,防护服、口罩、手套全都穿戴起来!”2月2日,就在记者和邓焜的采访间隙,听到她焦急地嘱咐救护车司机。
据邓焜介绍,社区医院需要负责安排车辆将病人送至指定发热门诊就诊。她所在的湖北经济学院医院有一辆救护车,仅有一名救护车司机,24小时待命。因为她们医院没有拍CT的设备,而邻近的另一家社区医院藏龙岛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又没有救护车,很多江夏区的患者是在藏龙岛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经医生诊断、拍片后开好证明,再拿着证明来这里搭乘救护车,前往定点医院就诊。
“这名救护车司机,每天都要把确诊的、高度疑似的患者送去发热门诊。不管什么时候,病人只要来,24小时他都得送,没有人和他轮班。每往返一趟,救护车要进行全方位的消毒,然后再接下一趟。这名司机从事的是最危险的工作,在救护车那么密闭的空间里,他要和确诊的、高度疑似的患者密切接触那么长一段时间。”邓焜介绍说。
谈起这名救护车司机,邓焜难掩担心,“所以我们一直都把最好的防护装备留给他!之前很多校友捐过一些不符合医疗级别的防护服,物资不够的情况下,我们就把医疗级别的防护服给司机,我们穿普通的。而且他不是医务人员,他不懂如何做专业防护,每出一次车,我就要全部嘱咐他一遍,我真是担心他!”

2月2日晚,邓焜8点多才吃上一碗泡面。她对记者说,“我好想吃热干面啊。”
“转诊定点医院一床难求,希望情况马上能好起来”
2月2日,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表示,武汉将确保当天疑似病例全部完成送检,每天向社会公布床位情况,确保应检尽检、应收尽收。
据武汉市卫健委2月3日公开发布的数据,截至2020年2月2日23时,武汉市26家定点医院共开放床位7259,已用床位7332,空床位131。
据《长江日报》报道,关于已用床位大于开放床位数的情况,是部分医院采取各种形式,竭尽所能、尽最大努力安排加床,形成已用床位数大于公布的开放床位数。
邓焜介绍说,社区医院要帮助确诊患者联系定点医院住院治疗,但面对一些患者因定点医院没有床位住不进去的现实问题,她也感到很痛心。
“1月26日,我们社区有患者家里一家三口都疑似感染了新冠病毒,患者是拿着肺部CT来的,片子显示‘病毒肺’,双肺已经全白了,但定点医院没有床位,住不进去,只能回家隔离。”邓焜介绍,“目前定点医院确实存在床位紧张的问题,往往只有有人治愈出院了,或者有人去世了,才能空出来一个床位。”
她说,目前社区医院困难很多,但医护人员战胜疫情的决心更大。希望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建好后,更多定点医院开放后,这种情况能马上好起来。
“儿子说,妈妈你去吧,你去了能帮助更多的人”

2月2日晚,邓焜给记者发来她的两个宝贝儿子背诗的视频,她就是看着这些小视频,度过夜晚思念儿子的时光的。(00:26)

邓焜有两个儿子,大儿子10岁,小儿子4岁。目前,两个儿子都在通城老家由她的丈夫照顾,丈夫没有阻止她去武汉上一线,只对她说“我不想你去,但我知道你一定要去”。
1月24日晚上,邓焜准备离开家去医院的时候,她对儿子们说,有很多很多医生在网上说不论报酬、不计生死,但是现在病人太多了,妈妈要去帮他们。4岁的小儿子对邓焜说,“妈妈,你去吧!你去了可以学习更多的东西,能帮助更多的人!”
10岁的大儿子却一直沉默,直到她临走前才讲,“妈妈,没关系,你去吧!我会帮你把弟弟带好,我会带着弟弟在家做作业、背诗,你放心吧!”
“昨天,我接到大儿子的老师打来的电话,说4月18日要带儿子去北京参加亚洲机器人大赛,我好开心啊!希望那时候,武汉的疫情已经过去了,我们已经胜利了。”邓焜说。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