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野狼disco配得上现在热度吗?这口东北腔粤语,广东人都被带跑偏

subtitle
MC龙岛主 2020-01-18 23:35

今年新年跨年的时候,野狼disco在跨年晚会的上线频率仿佛给人一种今年是不是狼年的错觉。尽管这首神曲从这个夏天开始就一直高温不退,但越是如此就越会容易激起异见者。喜欢的人称它大俗即是雅,不喜欢的人则直接炮轰其是土嗨神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觉得野狼disco冒犯到他们的品味呢?首先,网络娱乐兴起这些年里,网络神曲就曾像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尽管,其中也不乏有素养不错的音乐作品,但很多的网络音乐创作人都是非科班出身甚至半路出家,和经过市场层层把关筛选出来的音乐人创作出来更成熟的音乐作品比起来,不少网络音乐作品与之相比则显得粗糙了许多。

曾几何时,网络歌手这个称呼在舆论中甚至带着一点贬义的色彩在里面。而野狼disco在一些人的印象里就是这一类网络神曲,它不但媚俗甚至连技巧也浅薄。然而很多人不知道,老舅创作野狼disco这首歌并非出自偶然的灵感,这首歌这么突然的走红也并非全靠运气使然,而是靠着老舅日复一日的打磨到成型,然后待在木桩下耐心守株待兔的结果。

为什么又有那么多人在野狼disco这首歌中找到共鸣,甚至连憋足的粤语都憋足地那么微妙微翘,连广东人听了都会跟着摇头哼唱。这实属是老舅的辛勤创作和亲身体会,两年多以前,老舅偶然发现了蒸汽波这种艺术风格,他就立刻锁死了这种风格。那会,老舅已然在说唱圈沉寂些许时日,虽然也不至于毫无成就,但离风光的距离还是肉眼可见。

在看到比自己更年轻的后辈都渐渐走起来的时候,老舅更加坚定了要在音乐上做出转变的决定。和年轻人比起来,他的事业心更加坚定,就像马俊离开妻儿环绕的家来到中国新说唱,他们都知道,已经到了要孤注一掷的时刻了,他们等不起。所以老舅听到蒸汽波音乐的时候,他并非一时起意,而且等待已久寻找已久。

而这种融合了八九十年代文化的音乐风格对于出生于1986年的标准80后老舅来说,他既感到异常亲切也非常了解其中的精髓所在。在创作野狼disco之余,老舅记录在案的这类风格和类型题材的创作达几十首之多。只是最终野狼disco这首歌达到了他所期待最趋向于完善的平衡。

虽然这首野狼disco听起来似乎那么荒诞,但在90年代确实有一张红极一时的舞曲专辑《野狼的士高》。这张专辑其中有着《请你恰恰》《兔子舞》等等贯穿着了70后80后半个青春记忆的经典舞曲。在中国经济腾飞的初期,讲粤语的南方都市也确实是全国年轻人的潮流指标。老舅重新提炼这些让人共鸣良多的记忆,这种因为时代更迭而造成的荒诞效果又刚刚好符合了我们这个时代所热衷的沙雕文化。

从老舅将蒸汽波这种风格融合到他的说唱音乐一开始,他的创作就有着明确目的。老舅也不止一次透露,他希望能创作出一种可以所有人都跟着哼唱的音乐,一种能够雅俗共赏的音乐。所以,雅俗共赏这个词并不是媒体绞尽脑汁强加给老舅的,而是他自己所追求的。野狼disco这首歌最大的可敬之处在于老舅对于自身音乐的经营能力,而不是大众或者专业乐评人关于他的音乐的艺术价值评论,那是时间的事情。老舅按照既定的路线最终一步一步获得了他要的结果,这是他脚踏实地的工作成果。从这个角度来说,他就配得上这些热度。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