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联合骗礼物,为了榜一放弃男友:直播的水有多深?

subtitle 雷科技01-02 22:13 跟贴 283 条

——

FOREWORD

我很佩服那些直播很厉害的人。

他们拥有忠实的粉丝群,他们的直播风格得到了粉丝的认可,他们可以利用粉丝资源为自己创造源源不断的利益。

这是直播这条路最好的结果。

但是我回头望去,看到更多的人还在这条路上苦苦挣扎。

没有走到最后,就已经面目全非。

01 人人直播时代

“打赏”这种事情,其实很久以前就有了。

妓女穿轻屐,笙歌泛小舠。

史君慵不出,愁坐读离骚。

古有让须眉折腰的梁红玉,倾城的钱塘名妓苏小小,技压群芳的才女董小宛,温婉灵秀的北宋名妓李师师……

这些历史名妓,虽是风尘女子,却以过人的才情和容貌赢得天下人的赞赏。

妓娼有别,“妓女”一词,并不是贬义。

妓女指受过专业训练,具有专业技能,从事艺术服务的女子。

演奏乐器,吟诗诵词。

古代的高端青楼,也属清雅之地,文人墨客、达官贵族常去消遣。

现如今流行的直播网红文化,我觉得性质和古代的卖艺女子差不多。

我为你提供娱乐消遣观赏的价值,你为我掏钱。

其实没什么大不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艺人表演完,给她吆喝鼓掌、送礼物、掏钱……只不过,现如今的媒介和方式变了。

互联网的快速发展,突破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

从2016年到2018年,直播行业迅速崛起,虎牙、斗鱼、熊猫、酷狗、网易等各大直播平台也纷纷涌现,抢占人口红利。

但在这两三年的行业竞争中,直播市场已经出现优胜劣汰、用户往市场“头部”集中的现象。许多直播平台纷纷破产倒闭。

而在这市场大环境中求生存的主播们也面临同样的问题。

一个平台的整体流量,与其入驻的顶级主播息息相关。每一个成熟的大直播平台,至少有一个台柱子,其影响了平台的输出内容、知名度和商业价值。

比如虎牙直播的职业lol选手uzi,绝地求生的4am战队,之前从抖音挖过来的抖音红人莉哥;斗鱼直播的yyf、旭旭宝宝、冯提莫等超级大主播;酷狗直播的兔子牙等人……只要开播基本都能在热门推荐看到,直播间礼物满天飞,各种线下代言商业活动也接到手软。

直播为什么发展如此迅速?

现在的年轻人生活压力大,想要摆脱焦虑,追随和寻找自我价值。

工作寻找困难,薪资低,工作辛苦,职场的勾心斗角、业绩压力、同事老板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等,让许多奋斗的年轻人慢慢望而却步。

相比之下,直播只需要通过网络媒介工作,在镜头前,你是相对自由的。你处于独立自由的空间,你不需要接触现实中的人,你可以自由发挥自己的才能,甚至只需要动动嘴皮子,就可以开启直播之路。

我们常常听说各大直播平台的大主播又年入几千万、几百万了,哪个新人主播一开播就遇到大哥了,发一则短视频就红遍全网了……

在网络上,打好基础,拥有庞大固定的粉丝群,接下来就是红利期,你可以利用自己的流量为自己创造巨大的利益。

但是在主播极度饱和的如今,除了极少数爆红的人,要想从新人主播开始慢慢做起,有很长的一条路要走。

直播达人,超级网红,知名博主,短视频达人……这些网络催生的新兴流行职业,令无数的年轻人向往。

在这条路上,有人望而却步,及时退出。

有人身心俱疲,看不到希望,半途而废。

有人终于熬出头了,可能已经完全迷失自我,变成了另一个人。

02 直播潜规则

每一个刚进入直播行业的人,都会问自己几个问题:

我会红吗?会有人喜欢我吗?我多久才能赚到钱?我会不会是爆红的幸运的那一个?

果果认识一个朋友(简称小A),也是抱着这个心态,在大学里开启了她的直播生涯。

她选择的是某唱歌直播平台,因为她唱歌不错。

兼职主播,时间上没有太多限制,而且兼职的门槛很低,基本没有门槛。只要你决心成为主播,就可以在五花八门的主播招聘中,成功上岗。

小A去应聘的时候,果果陪着她去的。

该直播平台有各大公会,公会旗下有许多的直播艺人,平时的礼物收入平台、公会和你按比例分成。

比如平台和公会六四分,公会再和你五五分,你得到的就是20%的礼物分成,粉丝给你刷一百块,你只能拿到20块钱。

小A去的公会,平台排名前十,算是比较有实力的。

面试就是去直播的房间,助理直接帮你注册,然后试播半个小时。

公会老板会登入直播间看你的表现。

果果看到小A第一次上镜的样子惊呆了。

非常强大的美颜,难怪招聘上都写着:

不需要高颜值!只要长相5分以上

美颜加公司改造,立刻让你光彩照人!

小A唱了几首歌,毫无疑问通过了。

小A是一个佛系主播,因为她只想唱歌,所以基本只是周末过去播几个小时。

但是公会老板也理解,因为一开始就说好了是兼职,时间自由,而且小A唱歌是真的不错。

小A的收入有多少?

一天播5个小时左右的话,收到的礼物是200-400元之间,分成差不多40-80元之间。

一天赚不够100块是正常的。

因为小A基本只是唱歌,不聊骚,不叫大哥,不加私信,不做吸引眼球的行为。

最重要的是,直播不定时,时间还很短。

这些行为在直播行业基本被判死刑。

讨好直播间的粉丝是主播的基本素养。

粉丝进来要欢迎,尤其是要记住那些常来的粉丝,一进入直播间就要嘴甜喊“欢迎xxx”,最好叫哥哥。

要嘴甜,因为粉丝就是来你直播间找存在感的。不仅要顾及刷礼物的粉丝,也要顾及那些不刷礼物的人。

他们给你刷礼物,你不能不知所措,而是要“感恩戴德”,即使只给你一朵小花花,你也要非常感谢,因为说不定扔了一个小花花的是大哥的小号。

然后给你刷了很多礼物的大哥,接下来的基本操作是给大哥表演一个节目,以表谢意,或者加私信“增进感情”,方便下次他再给你刷。

果果看过小A的直播,一个词语总结——木讷

有人给她刷很多礼物,她只会不知所措,楞一会,然后说:“天呐,谢谢!”

如果那个大哥继续刷,她会说:“别刷了,够了够了。”

老板看了估计会气死。

因为小A基本只是去唱歌,最好也可以赚钱,但是她很快就看破了这个套路——

在直播里,你不可能活成现实中的样子,你如果不按套路和规则走,基本不可能赚到钱。

小A唱了几个星期就不去了。

因为她的性格在直播间里完全不能生存。

在后期,她曾经加过一个大哥的微信,那个大哥是她的老乡,给她刷了几千块,但是从来没有过分的要求和言语行为,小A最后加了他的私信。

大哥欣赏小A的性格,并且大哥有家庭孩子,给小A刷钱目的比较单纯,算是神仙粉丝了。

大哥后来和小A说,其实他来直播间也没多久,他主要是听身边的朋友说,XX直播里面有很多狼,他好奇才来玩一下的。

大哥说:你不可能成为大主播的,你知道那些大主播为什么都有忠实的大哥给她们刷巨额礼物吗?如果没有线下交易,这基本是不可能的。

小A感到非常震惊,她觉得有很多大主播看起来都很正经啊。

“都是表面的”大哥说,“没有任何的大主播,是一开始就这么正经的,正经的主播很难成为大主播,她们一定经历过什么你不知道的交易。你太单纯了小妹妹。”

小A告诉我这段话的时候,她说她怀疑人生了。

她本来觉得,保持自己的骄傲,不像其他主播学习,做“独特的自我”,唱好自己的歌,会慢慢吸引到属于自己的粉丝,也会逐渐有人支持她的。

但是她现在感觉:不做出改变,不学习潜规则,是不可能在直播中赢到最后的。

03 现实中的主播

直播的那段时间,小A也认识了公会其他的主播。

一层办公楼,分成好几个房间,时不时都会有人过来开播。

爱唱歌的钢铁直男

有一个男生,和小A基本同期进入公会。

唱歌也不错,还会弹吉他,和小A一样是走才艺路线的。

但他也是一个“木讷”的男人,在直播间里也不“嘴甜”。

他的礼物少得可怜,尤其他还是男生。

因为刷礼物的土豪大哥,大部分是男的,女主播更容易受到关注。

后来这个主播哥哥一直不温不火,每天怨天尤人。

小A最后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买了一个“认证歌手”的直播标签,算是有了“身份”,慢慢地也学会了骚话,直播间的粉丝渐渐多了起来,但是礼物没有很可观。

对直播失望的小姐姐

有一个小姐姐是和小A比较好的,平时也会连麦互动。

但是这个小姐姐在小A走之后也消失了。

在最后的几场直播中,小姐姐和小A说,其实她和她也是一类人,她感觉她不适合直播,不能适应这个平台。她不想去讨好别人,不想去讨礼物,不想虚伪迁就,所以她决定退了。

小A还能继续回大学上课。

可是小姐姐高中就毕业了,独自来到广州打拼,也没什么技能。

做过一段时间的淘宝模特,但是身材样貌不够出色,所以赚不到什么钱。

她和小A说:我准备去学习舞蹈,我看到一个舞蹈机构在招学徒,闭关学习两个月,毕业后包分配工作,学费2万多,毕业后工资8000左右。

她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她打算停播,然后去学习舞蹈。

小A不知道她后来怎么样了。

但是每次看到“舞蹈招生包分配工作骗局”之类的新闻和文章,都会想起那个不愿意迁就的小姐姐。

多少人学习两年舞蹈都还处于中等水平,学两个月的舞蹈,真的能包分配工作,月收入8000吗?

坚持直播的杨可爱

小A离开公司几个月后,再次登录该直播平台,搜索了那个熟悉的名字:xxx杨可爱。

果不其然,她还坚守在直播的第一线。

这是一个励志的直播典范。

一开始,杨可爱样貌、才艺都不突出。

但是她具备主播很重要的技能:嘴甜,会说“骚话”逗哥哥们开心。

小A喜欢看她的直播。

说白了,大概是一种观赏表演的心态。

杨可爱不算是会说话的类型,但她强在敢说,所以引起了一些小土豪的关注。

她的收入也并不客观,但她贵在坚持,有好几个粉丝都愿意给她刷礼物。

小A不喜欢她身上的风尘味。

年纪看起来也是20出头,但是常常穿一些奇奇怪怪,还有点暴露的衣服。

专门学习了舞蹈,扭扭腰、甩甩头,舞蹈跳了几个月都跳不好,看起来像自学的。身材也比较胖,舞蹈看起来没有美感,但有些粉丝就是爱看,小A觉得难以理解,可能还是因为她“嘴甜”吧。

而且这几个月,她的打扮、化妆技术、美颜效果、背景布置......明显和当初土里土气的打扮形成鲜明的对比。

小A还在公会的时候,杨可爱就在他们公会的群里说,自己和男朋友分手了。

她直播的时候,男朋友支持她,也对她很好,可是男朋友没什么钱,长得也不好看。

她说她要分手了,然后和榜一在一起。

看榜一的照片,应该是28岁左右的小叔叔,长得还可以。

当时还单纯的杨可爱,接受了榜一这么多礼物,就有点心动了。

公会的姐姐们劝她:不要这么着急,以后多的是大哥呢。

她回复说:嘿嘿,不急。

小A几乎没在那个群里说过话,但是她在那个群里见识到了太多的黑幕。

比如同一个公会的人在群里约好一起连麦,然后互撕,让粉丝心疼自己,给自己刷礼物赢过对方。

粉丝在公屏里互相开战,刷礼物讨主播开心。

其实背地里,她们的关系好得很,还把礼物截屏发到群里炫耀。

这种欺骗粉丝的行为,让小A感到一阵恶寒。

最后

在直播这条道路上,很多人没能一直走下去。

因为她们发现,直播的规则太多,你看似自由,其实最不自由。

只要打开摄像头,你的一言一行,都在接受无数目光的凝望和审视。

当初莉哥短时间内在抖音收获千万粉丝,然后和虎牙签订直播合同,网传虎牙花了5000万将莉哥挖了过来。

但是没过多久,莉歌国庆期间在直播中篡改国歌被举报,然后遭遇封杀,欠下虎牙违约金2个多亿。

人生起起落落得太快。

直播本来就是一个靠混别人饭吃的职业,你的收入和生活质量,依赖于别人对你的喜爱。

既然如此,你就不可避免地要受到别人的牵制。

从小A的经历中,我可能只是瞥见了直播行业中的冰山一角,但也是最无奈的现实。

这条道路还有无数人在前仆后继。

有的人找准了自己的定位,在直播界风生水起,活成了自己喜欢的样子。

但绝大多数的人还处于行业底层,在行业的漩涡中不断挣扎。

她们痛苦纠结。

她们改变适应。

再次纠结。

再次改变。

她们无形之中,已经活成了另一个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